<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一五零章:阵法废去
    曹操乃是当时枭雄,若是其他人,如荀彧,夏侯渊等说什么,他或许还会听听。可是若要让曹操去听这帮看着长大的小辈的话,却是有几分难度的。尤其是,目前秦朗得了数缕龙游之气,已经深深引起了他的忌惮!

    可是九曜关系密切,即便曹操忌惮秦朗,九曜都不曾出现有人为了巴结曹操而刻意疏远秦朗的情况。所以,不说是秦朗,怕是其他八曜也不怎么让曹操喜欢,尤其是出现了五曜劫囚之后。

    “正是如此。”秦朗叹息的摇了摇头,这句话说完,秦朗的心中也是说不完的苦楚啊。这么多年来,曹操一直都是他心中的最尊敬的人之一。可是,这么一个人,现在居然会受到如此猜忌。

    只是,今日秦朗,已如吕蒙一般,早就不是蒙童了。

    如今的吕蒙已然是当世神将,而如今的秦朗也已是褪去单纯,多了一份深沉。

    何晏对着秦朗点了点头。

    秦朗会意,取出了摸金符,其他九曜也是知道了秦朗等人的意思。

    “阿苏,没事的。”梓萱对着秦朗安慰的点了点。

    秦朗摇了摇头,“没事的,正如世人如何说义父窃国行逆,可是我等信任他的人,依旧认为他是当世英豪!”

    兄弟们都了解秦朗,秦朗都这么说了,他们自然也没啥可以说的。

    随着秦朗取出了摸金符,兄弟九人秦朗、何宴、豹奴等九曜兄弟结成传送阵法,然后从摸金符中间凝聚出一股白色的法力,从眉目中间直接输送到传说阵法的中间,然后四周突然起了许多咒语的纹路,逐渐增强,最后形成了传送阵法。

    接着九人中间竖起一个白色光柱,直达天际半刻后消失了。

    这个阵法乃是九曜共同发出,意义自然非凡!九曜阵法,九个兄弟共同打开了通道,震动了许昌的碎石。

    只可惜,曾经的联系之用的阵法,已经随着内奸的出现,而彻底的废弃了,也就是说,此次消息根本没有传送出去!

    这个阵法,多次在对战之中以及摸金之中,起到重要的作用!甚至在琅琊的一次战争,秦朗等人用这个阵法传送消息会许昌,而使得曹操及时下达了重要的指令,才使得那一场的琅琊战役满盘胜利了。

    秦朗也没想到这个阵法居然会被废止了,当年他跟其他兄弟们都是危急时刻还有相互联系时才会触动九曜阵法,只是如今竟然会不用了,秦朗有些触动,九曜兄弟都是如此,有着这特殊传输渠道,九曜即便走的再远,都似乎有种莫名的力量,使得他们与许昌紧密相连。

    可是如今断了,这股莫名的力量消失了,他们就好似无根的浮萍一般了。

    在这一刻,不仅是秦朗,便是其他人也都是心中有些迷茫!如此重要的阵法,虽说撤去他们也能够理解。可是就这么撤去了,心中总觉得,自己等人就似被抛弃了一般。

    白色光柱传达天际时就消失了,秦朗原本以为它会送到许昌的,没想到此时曹营却起了一道白色光柱闪过,微弱的竖立在一个营帐里,里面赫然是那长达七年未曾见到的别驾了!七年,长达七年!

    是贾祤,是别驾贾诩,此时应该是前军军师了,地位之高,怕是仅次于前军曹仁了!

    贾祤此时就站在白色光柱面前,接收到了何宴他们的消息:“我等已发现别驾动用了阵法,望师尊查明。”

    九曜的话说的很清楚,智慧如狐的贾诩自然一眼就看懂了秦朗等人的意思。

    怀疑到自己了?嗯,也对!到底是自己一手培养起来的。

    贾诩的脸上划过一抹欣慰,转而又是一种苦涩,苦涩之后,贾诩一阵叹息,哎,“非我所愿,不得不为!”

    从秦朗等人的传话之中,他也是知道了一件事情,九曜阵法传送的终端已经废用了。这无疑对贾诩而言是件好事情。这件事情,得和那人说说了!莫要坏了大事!

    可是此刻也不容他多想,只得披上斗篷,坐上自己的汗血宝马,跟曹营的门卫说:“我现在要跟我的老朋友聚一聚,今晚不回来了。”

    守卫笑着说:“看来军师今夜要在外过夜了,是什么人能让军师这么屈尊啊?要知道军师已经镇守边境七年,可从未在战前离开过啊!”

    “嘘~”

    贾诩淡淡的看了一眼守卫,没有说话,两个守卫似乎瞬间懂了什么,连忙闭口。

    传送了消息,秦朗等人只能期待还有其他的接收阵法能够得到他们的信息了。所谓尽人事,知天命。

    扫去不爽的心情,九曜在郊外的空地起了火篝,烧了酒,所有人都把酒言欢,经过这一次的开怀而谈,兄弟们之间,相对更加的信任了。

    豹奴举起一只羊腿说:“阿苏,我用羊腿敬你一下。这个羊腿不够大,若到了我们草原,我定要让你吃上最大的羊腿。”

    秦朗接过羊腿,轻轻一笑,没有说什么,其他兄弟们却是哈哈大笑。有时,这个如野人一般的豹奴,还蛮可爱的。

    刘伶笑着举起酒壶说:“豹奴,是我让你被别人冤枉了。”

    豹奴摆了摆手:“没事,俺们信仰长生天的,向来喜欢有事敞开了说,以后还是好兄弟。。”

    秦朗听到豹奴这么说后也应道:“对啊,我们是兄弟。”

    说完举起酒壶说:“兄弟们敬一杯。”

    所有人听到秦朗这么说后就都站起来敬酒。

    这一夜,所有人都喝得醉醺醺的。

    慕雪等到所有人都喝醉之后,望了望四周,确认他们确实醉了,小心掠过一旁走向长缨的宝马,骑上后往一条小路走了。

    九曜倒也是因为进行,且离晚间尚早,一个个倒也没有理会慕雪,只是没想到,却让她跑了。

    这夜微凉,月很圆,所有的兄弟情都化成了酒喝进肚子,解了忧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