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一四九章:怀疑
    豹奴对天发誓说:“兄弟们可以不信我,但我可以对长生天发誓,不是我触动过阵法的,对于之前营地的事,我只是处于不知情的状态,所以我真的不清楚这其中的一二。”

    所有人都知道,豹奴来自草原,草原人最信仰的就是长生天,记得豹奴之前说过,族里的祭奠就属长生天庆典最隆重了,每年这一天,所有的人都会把家里的牛羊都会拿出一只来,然后起火篝,妇女则负责宰杀牛羊,男的则负责搬柴起火。

    到了晚上,他们就把一个最重要的东西拿出来了,那就是祭物活人了,而当年豹奴就是被选中当祭物后被救出来的,即使他被选为祭物了,曾经就快失去生命了,可是他还是非常信仰长生天,每年这一天他都会去集市里买只牛腿,然后再烧一壶酒,自己在山上慢慢喝着酒吃着肉。

    所有人都知道豹奴对长生天特别地敬重,现在居然又用长生天发誓,看来真的不是他。

    有些时候,人可以变,但是信仰却不是随意可以变的。

    就在所有人都感到很迷惑的时候,秦朗突然想到了前些日子前来支援他们的摸金校尉,那些人的自称是贾祤手下的人,只见他们身披黑斗风,头戴着镶银的帽子,身上也有一块银牌挡住外来攻击,如此正式的服侍,恐怕只有贾祤了,脱口说:“我猜到是谁了?当日东山之战,有一支摸金校尉的队伍,他们自称是贾别驾的人。”

    而当时麒麟跟阿武也在那里,现在麒麟听到秦朗这么说突然醒悟:“对,怪不得我怎么觉得很熟悉,原来是贾别驾的人马。”

    所有人听到“贾祤“后都吃了一惊,因为他们也没想到现在居然会扯出来那个人,只知道当时东山一战,所有的人马都支援不到,正当烦忧之时,突然有一支摸金校尉解围了所有人的困境,在这样的情况下,贾诩受到高人指点,前来相助了。

    秦朗猜测:“贾别驾当时一定在曹营之中,如果不在曹营的话,当初怎么能赶得到东山来支援我们呢?你们看看,他肯定身在曹营,那天才知道我们被困在东山,所以在曹营得到消息后才能及时支援我们。”

    刘伶听到秦朗的分析后接着说:“照你这么说,我似乎也确实注意到了,营地的军师的身影确实很像别驾。”

    秦朗继续分析说:“如此几乎可以断定,别驾应该是在南阳的,而后随着曹仁叔父去了前线,若真是如此,或许还真有有可能是别驾,毕竟他也是掌有启动九曜阵法渠道的。”

    豹奴听到后觉得也有道理,当初在黑暗中的那个声音好像跟刚才的一样,突然发现后说:“难怪我的长生鹰总是情绪暴动。”

    当初贾诩交代他们任务时,豹奴因为喂养鹰,而被贾诩教训,更是生生抽打了鹰三十鞭子,难怪长生鹰会暴动,如果说长生鹰发现了贾诩,未必没有可能。且因为畏惧贾诩,不敢对豹奴说也是正常的。

    秦朗拍手称好:“如果是别驾的话,倒是完全说的过去了,消失了七年,原来你一直利用气功变声从而在我们中间游走,还想让我们起内讧,别想了。”

    贾祤这个人,可能新来的弟兄都不知道他是谁,就在七年前,贾诩号称去许昌揭发内奸,可是待到九曜会许昌后,便一连七年没有看到他了。

    七年后,没想到再次相遇,竟是这样的情况。

    所有的兄弟了解了贾祤后纷纷唾骂,又笑着对豹奴说:“豹奴,刚才对不起啦,兄弟们不应该猜忌你的。”

    豹奴挠着头笑了笑:“没事啦,都是兄弟们,只是别驾这个人的诡计也太多了,没想到七年之后居然还能看到他,要是下次见到他我一定把他碎尸万断。”

    秦朗等人纷纷点头,“七年来,你们有没有和别驾有联系?”

    何晏摇了摇头,有些牙痒痒的说道,“遥想起七年前,我你,还有梓萱三人,险些因为错误的信息,死于光武帝的守护墓中时那是何等的悲哀!后来一连串的事情,虽然他一直都在说,是有其他的内奸,可是内奸是谁,且他一消失就是七年,七年后再次出现,又是这么诡异,我看八成内奸就是他了。”

    梓萱点了点头,“爹爹也一直在找他,似乎七年前,他发了一个信号给爹爹,只是后来爹爹想要知道具体情况时,他就像人间蒸发了一般,怎么联系也联系不到。”

    刘伶也是叹息的说道,“醉道人师傅也不知道和他是八拜之交还是什么,每次问别驾的事情,总是支支吾吾,不愿意说清楚,师父也是?”

    “胡闹!”秦朗当即喝斥道。

    师傅岂能这么说!

    要知道,天下最受秦朗尊重的就那么几人。毫无疑问醉道人是之一。

    刘伶吐了吐舌头,“我就说说,嘿嘿。”刘伶灿灿的笑了笑。

    其他人纷纷有些无奈,这小子是长不大了。

    “如果说别驾真的就在南阳,且已经身居高位了,如今成了曹仁叔父的别驾的话,许多事情,似乎都可以理解的了了。且以别驾的手段,仅仅一闪就足够他做很多事情了。”马钧深深的点了点头,这么多年,他深深的认识了这么个毒士!

    “只是,为何,当初别驾要设计坑害了一批神秘黑衣人,难道真的是为了自保?”秦朗有些不解。

    那批黑衣人个个都不简单,绝对是经过秘密训练的。可是贾诩却是一批抓了那么多个,试想,怕是无论哪个势力也拿不出第二批,第三批这类高手死士了吧!

    “一切的事情,谁又能够分析的那么清楚,不过,最起码,豹奴肯定是没有问题了,至于其他的东西,交由义父自己考虑去吧,反正我们说了,他也不一定会听。”何晏罢了罢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