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一四八章:豹奴
    突然间灵光一闪,众人都沉默了下来,仔细的思考着。

    兄弟们一起出生入死这么多年了,要说谁是内奸叛徒,怕是谁都不能够接受,即便马钧也猜测了秦朗,可是心中还是不信的。

    既然说出来了,就不怕秦朗说什么,兄弟们之间,本就该如此,仇怨都说出来,解释清楚,就可以了。

    几人细细思量后,纷纷回答,没有,近期没有触动九曜阵法。

    何晏猜测说:“你们大家好好想想,所有人一路过来的话有没有误碰了什么东西,才会让九曜阵法启动?”

    所有的弟兄们都不知所惑,只是摇了摇头。

    天地间还是继续昏沉,风吹动人的心弦,搞得人心惶惶。

    刘伶突然站出来说:“我在营地时,似乎感觉到有些诡异的地方,当时似乎九曜的阵法颤动了一下,感觉就在周围,当时,我以为是豹奴找我有事,我出去时,看到豹奴正在烤着全羊,应该不是豹奴,难道那时,还有其他兄弟们在?”

    “对,我当时也感觉到了。”豹奴似乎想到了什么,连忙站了起来。

    而在当时,只有豹奴跟刘伶两个人在一起。豹奴听到刘伶这么说后也才清楚当时确实有人触碰了九曜阵法。

    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刘伶从曹营出来之后,发现并没有什么异常的事情,但是当时根本没想那么多,只是突然感觉到九曜联系的阵法一动,似乎有兄弟们在传递信息,突然间灵光一闪,好像是九曜阵法,一下子就过去了。

    而豹奴当时在烤全羊,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刘伶好像记起一件事,拍手说:“对了,我记得当时豹奴一直在发呆,也不知道他怎么了,只是走进一看时发现他的眼神很空洞,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豹奴听到刘伶说自己后突然吓了一跳,一直抖着,说:“哪有,我当时是想阿姆了,好久没有看到她了。”

    突然后背有人拍了一下,豹奴回到一看,是何晏,有些恼怒道:“你拍我干嘛?”

    何晏捏着下巴着说:“豹奴,你怎么在营地吃起了烤全羊?”

    豹奴尴尬地说:“这不是刘伶也不陪我玩,阿苏也不在,正好在附近抓了只山羊,我就烤了起来。”

    所有人突然望向了豹奴都开始怀疑豹奴。

    梓萱摇了摇头说:“我觉得会不会当时就是豹奴启动九曜阵法的,然后自己没有注意到。”

    所有人听到梓萱的分析后都赞成:“我觉得梓萱说的也对,估计就是那个时候豹奴启动的阵法。”

    只是,眼下这种时刻,不论有意无意,若只要是他开启的九曜阵法,那么泄漏消息的必然是他了。

    而当时,他清晰的知道,他自己做了什么,没做什么!

    豹奴听到他们这么说自己后心里非常不爽,突然有人轻轻拍了拍豹奴:“豹奴,你不要生气,我相信你。”

    是秦朗,秦朗开口说:“豹奴与我在一起较多,他是天生的兽皇!莫说那控制御兽的本领便就让人控制不了他,他一身的神力,莫不是还真有几个人能够收买的了豹奴?”

    豹奴抬起头说:“我当时真没有启动!。”

    刘伶听到这番话后也说:“我都说了,当时只是隐约的感觉,或许有其他兄弟呢。”

    突然间有一个声音传入刘伶的耳朵:“确定是周围,且没有其他兄弟们吗?”

    刘伶听到后惊讶地说:“确实是周围,但是有没有其他的兄弟不知道,但是基本可以确定,定然不是豹奴。”

    刘伶都这样说了,其他人自然也不会再纠结了。

    只是,这时,马钧却是开口了。

    “若是豹奴在其他地方布置好了,然后御兽触动阵法,这未必不能做到。”马钧怀疑的看着众人。

    梓萱有些不相信的看了看豹奴那一身兽皮,这货要是能有这份机敏,也不至于总是跟在秦朗的身后了。

    “那是你,你觉得豹奴有那份技巧?”秦朗没好气的白了马钧一眼。

    马钧还真是点了点头,“前不久,豹奴确实向我学了一段时间的天工!未必没有这份能力。”

    这时,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看向了豹奴。

    豹奴居然向马钧私下里学了天工。

    联合今天出现的情况,难道真是豹奴!

    别说是马钧,待到马钧说完之后,几乎所有的兄弟们都怀疑了起来。

    豹奴想要解释什么,可是发现,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可是这是,梓萱却是开口了。

    “当时,豹奴说,他看上了他们部落的一个女子,他说他学习了中原的文化之后,不愿意强抢过来,想要求取真心,是我建议他亲手制造些东西的,也是我建议他向马大哥学习的。”梓萱一脸真挚的说着。

    豹奴此刻有些甜蜜的点了点头,看样子,这个手段的结果确实不错,八成是娶到了心满意足的女子了。

    何晏细细一想,“此次,豹奴不远千里,可不就是为了让我们去参加他的婚礼的吗?”

    这时,众人醒悟了过来,纷纷点头。

    可是,即便结识解释了豹奴学制造之术的初衷,可是一件件事情,未免太巧了,且当时,只有豹奴和刘伶在周围,且几乎可以确定,这个阵法的触动就是从曹营传出来的。

    那么,刘伶和豹奴之中,必然有一个是触动阵法,传出秘密的人。

    眼下,刘伶先说出了情况,豹奴显然也是感觉到了,可是却是后知后觉的认可了。

    那么,眼下到底是刘伶贼喊抓贼,还是豹奴做贼心虚。

    比较两人的身份,刘伶乃是大官之子,没有这个必要,也没有理由去背叛曹操。

    相比而言,似乎豹奴确实更加可疑一些。

    想到了这里,兄弟们虽然没有明言,可是一个个心中的那杆秤几乎都偏向了豹奴。

    “不用瞎猜,我想豹奴不会有问题的!”何晏开口提豹奴说话。

    虽然何晏总是嫌弃和调侃豹奴,可是却从来不认为豹奴可能会背叛!

    “确实,豹奴和刘伶都应该没有问题!”秦朗点头认可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