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一四七章:相互怀疑
    酒楼之中,气氛非常的和睦。

    当酒喝到半酣之际。

    何晏凑到了秦朗的耳边,低声嘀咕了几句。

    秦朗听了他的话,点点头。

    他的脸色一沉,这让场中的其他人心里都咯噔了一下。看秦朗这个样子,貌似马上要有事发生。

    确实如此。

    何晏过来和秦朗商议的,就是之前就怀疑有内奸的事情。

    其实现在气氛非常的和睦,大家一片其乐融融的样子,然而现在有一个不得不公开挑穿的问题。

    当怀疑的种子已经种下的情况下,必须要尽早解决兄弟们的内部矛盾。既然九曜都已经到齐,那也就到该说时候了。

    何晏和秦朗都觉得,应该在前去孙氏祖地之前,先把这个矛盾给解开,毕竟,由师尊醉道人降下的九曜之内有内奸的事情不可能有假。

    所以,秦朗和何晏准备先看看,可不可能是有什么误会,然后再看看可不可能是被人陷害了。毕竟,此去危险,如果兄弟们相互怀疑的话,对此次的事情很不好。

    “师尊说我们之中有内奸?”九曜的兄弟们在听到了秦朗的话之后,大家的脸色都变了,刚才和睦的气氛顿时不翼而飞。

    其实这一段时间,绝大部分人都隐约明白,某些不可思议的事情,很可能正是内部问题所引致的。

    如果没有自己人通风报信,泄露出那么多的情报。

    局面会比现在好得多。

    其实大家根据一些蛛丝马迹,就很容易发现,极有可能是内部人士搞鬼,可是,这到底是谁弄出来的,大家都只能暗地里怀疑。

    毕竟没有确凿的线索,大家都只能疑神疑鬼,不敢挑明,如果把事情挑明之后,弄错了对象,这样反而会把九曜给彻底分裂。

    只不过现在没有确凿的证据,到底该如何找出这个内奸,可以说是强人所难。大家的脸色都不好看,只是现在秦朗挑明了这个问题,大家不能视而不见了!

    只是秦朗话语刚落,就有人坐不住了。

    马钧从地上跳了起来:“我还是觉得,有可能是阿苏,最近主公总是敌对他,莫不是发现了什么。我们九曜之中,最有可能的叛徒,就是阿苏,毕竟,就阿苏被主公给怀疑了?”

    他的表情低沉,抬起右手指着秦朗,表现得非常的沉静,看样子,应该是属于兄3弟之间的心事公开说,都是把对方当成了自己人的。

    只不过他心里到底是不是这么想的,大家不得而知。

    见到他立刻站出来指责秦朗,何晏等人都脸色一沉。

    其实秦朗并没有指名道姓,不知道为何,这马钧听到了秦朗的话,就表现得如此冲动,莫非他心里有鬼吗?

    何晏首先站了出来:“阿苏是什么人,大家都知道,他做的事,哪一件不是为了大家着想,什么叫鬼鬼祟祟,一副见不得人的样子,老五,你最好说清楚,否则把这个内奸的名头给栽到阿苏的头上,可不是说着玩的!”

    梓萱同样忍不住了:“九曜之中,到底谁是内奸,现在确实还没有确凿的证据,马钧你指责阿苏是什么意思,这里的人,谁都有可能是内奸,但是其中,可能性最低的绝对是秦朗。他做了那么多事情你们不感激也就罢了,现在说他鬼鬼祟祟,实在太过分了。”

    长缨脸上露出一丝冷笑,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然后甩到了场中央。

    她是直接反驳,根本不给马钧面子:“阿苏的话到底踩到谁的尾巴,还没点你的名字你就站了出来,想反咬一口。大家经历了那么多事情,现在谁不知道我们里面有人通风报信,秦朗有这个机会吗?如果是他做内奸的话,我们早就全军覆没了,还有坐在这里的商讨的机会吗?”

    马钧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他完全没有想到,秦朗现在已经得到了那么多人的支持,在他跳出来指责的时候,何晏、梓萱以及长缨都完全没有顾及他的面子,非常干脆地表态支持秦朗。

    场中,麒麟和计都都沉默不语,他们心里非常的矛盾,这个事情没有挑开的时候,尚可以假作不知,现在他们的。兄弟马钧首先站出来点名秦朗。

    这绝对是犯了大忌,说谁不好,把矛头指向秦朗这个最不可能成为内奸的人,让别人都不好帮腔。

    而且他们也不知道,马钧为何变得如此激动,莫非问题真的在他的身上吗?

    虽然他们两个不说话,但是豹奴站出来了。

    当秦朗说出这个问题之后,见到马钧站出来无端端的指责秦朗,他爆发了:“你还好意思说别人?把视线转移到阿苏的头上,老五!九曜那么多兄弟,大家的所作所为,其他的人看不见吗?这个内奸最有可能就是你啊,你是想反咬一口吗?”

    豹奴直接指责马钧,马钧气得想扑上去动手。

    旁边的人赶紧把他拉住。

    看马钧那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长缨不由得又一声冷笑。

    “看来确实是某个人心里有鬼,不然不会表现得如此异常。你说别人就可以,别人说你就不行,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

    马钧红着眼嘶吼着,试图挣脱计都和麒麟两个人抱着他的手。

    冲上去和豹奴长缨大打出手。

    豹奴和长缨都面露冷笑,真要动手的话,来就来。

    这一下子,酒楼包间闹得场面混乱不堪。

    一时之间,九曜这几个患难与共的兄弟姐妹都不知该怎么办。

    这个问题实在太敏感了,当然,等秦朗和何晏把它当众提出的时候,就已经有了一定的准备。

    现在的局面几乎是必然的。

    秦朗开口了:“好了,大家先不要闹了,这里有个问题,最好先弄清楚。”

    一番怀疑下来,秦朗问兄弟们,最近几天,有没有谁使用了九曜的阵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