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一四六章:怪异的一群人
    这些人到底是什么身份?

    刚才在知道了前面有另外的人马同在古墓之中的时候。

    双方并没有过多的接触,就像路人一样从两条路交错而过。

    所以当对方一行的火光消失在眼帘之中,秦朗等人都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大家的目光都投入到了秦朗的身上,现在没有和对手交战,自然是省了一番功夫,但是任由对方离开了这个古墓。

    之后,对方到底会不会做出不利于秦朗这一行人的举动,这确实难以保证,虽然秦朗他们并没有认出对方的身份,但是这并不代表对方也认不出秦朗他们。

    毕竟秦朗的身份相当的敏感,肯定很多有心人对秦朗的容貌了如指掌。

    大家相遇之下,对方能够认出秦朗的身份并不惊奇。

    长缨有点忧心忡忡的说道:“我们就这样把他们放走,会不会弄出大事来,万一他们把我们在古墓中寻宝的消息透露给了官府,那大兵压境,我们无路可逃啊!”

    秦朗还没有接过话头。

    阿武倒是抢在秦朗的前面,先说话了:“我看阿苏这么做是对的,对方的人敢来盗墓,他们绝对不会向外人泄露这个消息,这可是杀头的大罪,即使把我们暴露了,那万一顺藤摸瓜,找到了他们的身上,他们的小命也保不住,绝对不会做出失去理智的事情。”

    何晏点了点头,他附和道:“不错,阿武说得很有道理,我们应该不用担心,虽然我们现在不知道对方的身份,但是没有发生致命冲突的情况下,双方并没有深仇大恨,对方也不像是光明磊落的样子,绝不会举报我们。”

    大伙议论纷纷,确实就像刚才阿武所说的那样,不管对方是何身份,就算是刚才看到了秦朗他们的身影,只会视而不见,出了这个古墓之后,保密已经是成为了他们的头等大事,应该不会冒着掉脑袋的风险,把秦朗他们的行踪透露出来。

    所以说秦朗等人并不用太过于担心古墓之外的风险。

    这帮家伙的身份实在太神秘了。

    到底是什么人?

    居然跑到秦朗这一行人之前去了。

    能够找到这孙氏一族的祖墓,不知道耗费了大家多少的力气!

    而对方不知道从哪里得到的准确消息,甚至能赶在秦朗他们之前就成功在这里寻宝,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的。

    肯定是老手!

    一路上都没有暴露出任何的行迹。

    当然,秦朗他们每一个人都不敢保证,既然自己这一方远道而来,都能够查探到这个隐秘的消息。

    当然,其他的有心人自然会顺着蛛丝马迹,同样能找到这孙氏祖墓来!

    并不奇怪。

    而且从他们表现出来的行为来看,并不像是秦朗他们的敌人。

    从那匆匆一瞥,对方的行径似乎仅仅是简简单单的盗墓游侠而已。

    当然,也许并不是那么简单。

    实力那么高强的盗墓游侠,而且一行那么多人,绝对不可能是普通的势力!

    只是一时之间难以琢磨得透。

    看样子,对方既然没有抱着任何的敌意,而且同样身为盗墓贼,绝对不会向官府举报,这里面的财富,可不是一次两次就能一扫而空了。

    说不定对方离去之后,把手上的赃物安置妥当之后,找到好的时机又会回到这座古墓来寻宝。

    秦朗还在思索之际。

    阿武已经开口了:“阿苏,这帮人好生奇怪,倒不是说他们的武功有多高,行径多么的奇怪。而是说,他们能够顺利的在孙氏祖墓找出那么多的黄金白银,完全没有惊动墓中的绿毛僵尸,他们靠的是什么呢!”

    阿武说起话来滔滔不绝:“阿苏,我们费了不小的力气,才找到了小智的血液,这一路才能确保平安,而这一行黑衣人凭什么又能够安定下绿毛僵尸,在不受绿毛僵尸惊扰的情况下,顺利找到财宝呢?”

    这确实是一个大问题。

    长缨脸上微微一笑,走到了阿武的身边,拍拍他的肩膀:“不错啊,小子,跟阿苏那么久,现在也学会思考问题呢!很有长进,以后要再接再厉。”

    阿武撇了撇嘴。

    不过阿武说的确实很有道理,这帮人走在他们的前面,顺利的找到了财宝。

    这肯定是做了充足的准备工作的。

    他们手上必然也有安抚绿毛僵尸的物品,说不定也是用孙氏一族后人的血液,或者说,他们这一行人之中,有人是孙氏一族的后人。

    不过既然猜测不透,那就干脆先放到一边好了。

    没过一会,秦朗一行人身路有响动,只不过这回他们都有心理准备。

    粗略的查探清楚了情况,回到了驿站,此次也算是把这个墓给查探的差不多了。

    这时,新的朝廷的使者带着几个九曜的兄弟从他们之前走过的道路摸索了过来,两边汇合在了驿站内。

    双方都没有发生意外,所以大家相见之下,都格外的高兴。

    火光之下,大家找了一片高档的酒楼,才放心地各自找了个地方安坐了下来。

    故人相见,当然分外的热情。

    特别大家都是许久未见的兄弟和伙伴,现在重聚在这里,必然更加的热情。

    难得在这里重聚,先畅饮一番再说。

    那么多兄弟许久未见,心中自有千言万语,等喝了几口美酒之后,这才放开心怀。

    至于其他的事情,当然以后再说。

    “魅罗,刘伶,你们在路上可是遇到了什么危险?”秦朗端起酒杯问着魅罗和刘伶。

    魅罗摇了摇头,而刘伶也是摇摇头,“师尊说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