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一四零章:计成
    秦朗腰间挟了孙尚香一路往城外疾奔,脚下轻点,两三步踩上屋檐去。可身后之人紧追不舍,他心想:“这人肯定不是以轻功见长,所谓踏雪寻梅,声未到人先到,就算是一时乱了阵脚,也不必把别家瓦块踩下去呀。拖一拖时间,也是好的”

    秦朗心里暗暗偷笑,心道:“我且先耍他一耍。”

    追赶间,后面的高手也是气得不行,偏偏这小子又像抹油泥鳅一样滑溜,街里巷间任他钻去,正想着办法,忽然看见两个黑影朝自己射来,本能般从腰间一拔剑立马就砍开了去,定睛一看,却是两片砖红瓦块。

    他再往前一看,哪里还有秦朗踪影,是气得哇哇大叫。忽地,听见嗖的一声,又是一个黑影迎面打来,老头自负地冷笑,猛地把剑往前一刺,却是噗的一声,这次不是瓦块偏是个西瓜,鲜红甜腻的果汁喷了老头一身,愣了一下反应过来的老头也不说话,提剑就追。

    “这可是你自找的,小子!”

    秦朗自持着轻功高一些,硬是跑过闹市跃下城门,把老头引到了城外的一座荒山野岭,此处土地贫瘠,却偏偏长满了竹子,人烟稀少,所以也有不少穷人把尸体埋在此处,成了个乱坟岗,四处都绑满了白布条,就算是白日也时不时会有乌鸦叫声回旋在上空。

    秦朗专挑了这么个地方,为的是竹林茂盛,能更好利用摸金校尉轻功的优势,也是因为人烟稀少,不必引起骚乱。

    一路上轻轻松松地跑了过来,还能时不时骚扰一下后面的老头,秦朗别提多畅快了,可刚进了竹林,腰间挟着的孙尚香却不安稳,奋力挣扎起来,双手双脚胡乱飞,一肘子打在秦朗的右肋,秦朗顿时像吃下了几斤黄连一般,面色急转,挟着孙尚香的手颤颤巍巍地强忍着没放开,这一下打得可疼。

    秦朗正想给腰间的孙尚香一个教训,可脚下突然一绊,顿时两个人就连滚带爬地摔了个狗啃泥,秦朗慌忙中一瞥,居然是一条倒了的竹子,自己居然没看到!

    眼看离原定位置只有那么一点距离了,秦朗怎么会甘心。

    可一眨眼身后的老头已经追了上来,看见秦朗摔了一跤顿时哈哈大笑,料想不到,脚下也一碍,踢了那横放竹子一脚,狠狠地也滚了下来。

    秦朗当机立断,扭身往竹林深处跑去。那老头好一会才爬起来,看见自家夫人孙尚香昏在一旁,连忙检查起她的伤势来,刚想起身,不料想身后一声清喝,嗡的一声,笔直一根长刀就刺来。

    老头以右臂带动全身,往旁边滚了几滚,堪堪躲过。秦朗又刺,老头提溜起长剑就挡了下来,金戈相见,把秦朗的长刀震得晃动起来。

    “小子,就让你见识一下老爷的山虎剑法。”老头一个鹞子翻身,脚下早已经扎好马步,斜着出去就是一剑,秦朗侧身躲过,接着狠狠地横劈下来,秦朗脸色一变,双手持昆吾刀往上一挡,半个小腿已经没入了泥土里。

    “这人招式虽不吃巧,却偏偏这般有力!”秦朗心里暗暗赞道,手上却是举着昆吾刀对砍了过去。

    老头挥剑还想再砍,秦朗自然不会硬接,先是迎着长剑狠狠伸出去装作硬拼,老头看见秦朗的动作,心里一阵鄙夷,明知那是别人长处自家短处,却不知避重就轻,蠢材。

    刀剑碰着了,这剑确实是万夫不当之威,但秦朗刀头接着了,手腕一转顺势一引,就把这威力无穷的一剑拍到了旁边的地面上,而自己则顺势从土里跳将出来,算是完美接下了老头的这一招。

    秦朗心想:“这位老者竟然不用心也能够与自己对打的相当,好强的实力?”可秦朗发现这老头三分心思在自己身上,七分心思却在孙尚香身上,明显没有出尽全力,而是想趁乱救下孙尚香再说。可现在孙尚香还躺在秦朗这边,老头自然没办法救回,为了让他出尽全力,秦朗想了一想,走近孙尚香身边,老头顿时紧张起来就要一下把剑飞过来,割走秦朗的脑袋。

    秦朗见老头就要动作,连忙掐着孙尚香的脖子,吓住老头再说:“前辈,后生有礼了,我自幼对武功痴迷,练到今日,却困在瓶颈已久了,想向前辈你讨教一两招,所以还望前辈不要有所顾及,孙夫人我保她平安无事,前辈你意向如何?”

    “你莫说诳话,我家夫人现在还昏迷不醒,如何叫平安无事,若是你想讨教一二,自冲着我来,我奉陪到底,但先把我家夫人放了。”老头眼睛眯成一条线,藏着杀机。

    秦朗右手成剑指,点了孙尚香身上几处穴位,顿时孙尚香吐出一口淤血,幽幽醒过来。“前辈,放人自然会放,只是不到时候,你看,你家夫人不是平安无事是什么?只管放马过来吧,若是赢不了我,我自跟外边说是你捆了右手让晚辈的好了。”

    “你!”老头气得不得了,拎起剑就往秦朗冲去,秦朗仗着轻功,来来回回地在竹林上盘旋,老头也两步踏在竹子上,竹子顿时弯了下去,他仔细观察着秦朗的运动轨迹,忽地身形一动,往一个无人的地方激射而去,下一秒,秦朗居然就出现在了那里,可这个时候老头已经就在眼前,想要躲开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硬抗。

    秦朗运起内功,真气运过一周,左手在前右手在后,举起来长刀就往老头奋力戳去,这时长剑短了长刀一大截,优势就体现出来了,老头情急之下也只好把手腕一扭,侧着往长刀刀身一打,秦朗顿时就像台风里一只无力的蜻蜓一般往旁边飞了出去,撞倒了不知多少颗青竹。

    孙尚香在地上看着老头和秦朗对打,看到老头在打斗里明显占了优势却不知怎么高兴不起来,反而心里一阵发寒,不自在地往周围扫了一眼却什么也没发现,只好忍住不适继续观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