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一三九章:调虎离山
    秦朗纵身一跃,落地在孙尚香府邸门口。

    孙尚香忽然察觉有人出现,轻喝一声:“什么人!”

    秦朗知道被发现,并且他自己并没有想要躲藏起来,便走了出来。

    秦朗抱拳问候:“富春夫人,别来无恙啊。”

    孙尚香一看来人,原来是秦朗,道:“我道是谁,我猜的不错的话,你应该就是小翠所说的曹使吧,说吧,你到底所为何事。”

    秦朗没想到孙尚香竟然这么敏感的猜到自己别有来意,但是他却不能表现出来,只能打个马虎眼说道:“秦某人只是来一观富春夫人的绝顶姿色,别无其他来意。”

    孙尚香顿时恼怒:“哼,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等我先将你拿下,看你还说不说实话。”

    说着,孙尚香就拔刀向秦朗杀去。

    秦朗并没有想要对孙尚香动手,所以只是一味的防守。

    孙尚香栖身压近,手中长刀划过秦朗的脖子,秦朗眼神微微眯起,脖子往后一仰,躲过这孙尚香的一刀。

    孙尚香看秦朗躲过这一击,长刀瞬间压下,对着秦朗的面门砍去。

    秦朗见孙尚香刀刀要自己命的样子,也就不再藏拙,脚步一踏,脱离了孙尚香的攻击范围。秦朗拔出自己的长刀,对孙尚香说道:“既然富春夫人刀刀要秦某的性命,那秦某只能对不起了。”说着,一刀向孙尚香斩去。

    孙尚香轻喝一声,接下了秦朗这一刀,但是毕竟孙尚香乃是女儿生,力量肯定是不如秦朗的,被秦朗震的后退两步。

    秦朗得势不饶人,继续提刀压近,孙尚香被连连逼退。在退到墙角时,孙尚香利用自己女儿身的灵活,腿在墙上一踢,借助反震之力,一个翻身,落回院子里。

    秦朗抽身跟上,继续压制孙尚香的进攻,却也拿捏分寸,没有想杀了孙尚香。毕竟自己和她没有什么仇恨,而且,孙尚香府邸还有一绝世高手。就算自己杀了孙尚香,也会被追杀。

    秦朗长刀向前,抓住孙尚香的一个破绽,一刀刀背打在孙尚香手上。

    孙尚香吃痛,手中长刀掉落,被秦朗拿刀一挑,夺来了孙尚香的长刀,并且一个转身,长刀抵住孙尚香喉咙,擒住了孙尚香。

    孙尚香没有想到秦朗的武功如此的高,刚才打斗,他还是留手了的,要是秦朗对她使用杀招她肯定是早就败下阵来。

    孙尚香自幼习武,对自己近身搏斗之术十分自信,谁曾想今日却败给这登徒子,一时间怒从心中起,怎奈被人制住,怒气无处可发。

    秦朗却一脸笑容的对孙尚香说:

    “富春夫人,秦某今日来此本是带着满满诚意,非是有意寻衅滋事,只是为了一睹夫人芳容,怎么夫人却一言不合就刀剑相向呢?”

    孙尚香不屑的怒骂秦朗:

    “哼,对君子,我府中自有好茶,对猛将,我府中自有好酒,对歹人,我必用刀剑伺候!”

    秦朗并未发怒,更是哈哈大笑:

    “哦,我懂了,听闻当年刘玄德迎娶夫人之时,夫人也在门前悬挂刀剑,原来,这是对在下厚爱有加啊。”

    “你放肆!”

    孙尚香听见刘玄德名字,心中之火终于控制不住,身形一动,企图趁其不备,躲开刀刃,谁知秦朗手腕一变,这刀还是不偏不倚的贴在孙尚香的脖子上,丝毫未动。

    “夫人,千万别乱动,刀剑无眼,要是真伤了夫人,在下可万万承担不起,今日在下前来,并非是寻衅滋事,只是有一事想问,只要夫人您坦诚相告,秦某自然作揖赔罪,感谢夫人。但是夫人要是不说的话……”

    正在此间,府里传来一丝冷笑:

    “哼,不说又能怎么样?”

    “谁!”

    秦朗心知不妙,府中一定还有高手!但是未等秦朗反应过来,一道身影猛然奔出,已经到了秦朗的眼前,出手如闪电一般,打的秦朗措手不及。

    秦朗恐怕错手之间真的伤了孙尚香,急忙将其推开,但是动作稍有迟缓,老者招式已经到了,秦朗急忙回身抽刀抵挡,但这老者武功高深莫测,仅仅一个照面的功夫,秦朗已经落了下风。

    好在秦朗手中握有兵刃,几个回合下来,并未吃什么亏,只是没有摸清对方的底细,只能以防守为主,但这老人却丝毫无所顾忌,一番猛烈的进攻如狂风骤雨一般,十几个回合之下,二人未分胜负。

    老者矗然而立,哈哈大笑:

    “小娃子,功夫不错啊,说,你是什么人。”

    秦朗不敢轻敌,但是气势上也不输对方:

    “老前辈虽然武功高强,但是,晚辈也未必输你。待到前辈你赢了在下再说。”

    孙尚香在一旁,余怒未消,听见秦朗如此嚣张,更加愤怒,对老者说:

    “此人两次三番羞辱于我,真当我江东儿女的手中刀剑不利吗!给我杀了他!”

    说着,把自己的兵刃扔给了老者,老者接过兵刃,不再多说,猛地攻向秦朗。秦朗见对方也有了兵刃,不敢小觑,持刀向老者攻来,二人打斗了数十回合,秦朗虽一直一直处于下风,但是并未输给老者太多,而老者体力终比不过年轻人,渐渐的下降。

    “来人!”

    孙尚香见老者擒不住秦朗,大叫守卫,秦朗心中暗叫不好,这老者虽难对付,终究是一个人,独木难支,奈何不了自己,若是大批守卫蜂拥而至,别说孙尚香,自己今天想走都难了。

    秦朗心生一计,抓着于是调转刀头,一个虚身,避开了老者,往墙边躲去,老者以为秦朗打算逃走,急忙追赶,但秦朗绕着墙边假山一转,实则奔孙尚香而去,孙尚香始料未及,手中也没有护身的兵刃,急忙想抽出腰间的宝弓。

    但此时秦朗已经来到孙尚香面前,刀身一晃,打掉了孙尚香刚拿出的宝弓,一刀架在孙尚香脖子上。

    “再动我就杀了她!”

    老者和赶来的卫兵眼见此景,不敢轻举妄动。

    “夫人,失礼了!”

    说着,秦朗挟着孙尚香跳墙而走,直奔城外。

    “哪里走!”

    老者紧随其后,不追上秦朗,誓不罢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