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一零一章:静夜思
    秦朗正好这段时间把吴国各个大臣以及历史研究了一番,再算算长缨入九曜时的时间以及当时的心情,觉得长缨没有撒谎,且当时,若没有自己一直安慰长缨,帮助长缨,亲近长缨,长缨根本不可能走出阴影。

    细细比较之后,秦朗选择了相信长缨。

    长缨靠着秦朗就这么在孙权的后庭屋顶睡了过去,直到天亮,初阳升起,才醒了过来。这一夜,秦朗想了很多,最终却是准备先去探探周瑜府。

    当年,合围之战后不久,传出了孙匡被兄长孙权故意安排,上演了一出兄弟阋墙的传闻。

    而长缨正是在之后几个月进入九曜的。而且那时,长缨心情不好,若不是秦朗当时年幼,心纯良善,好言安慰长缨,只怕长缨当时能否走出阴影都是个疑问。

    且,长缨入了九曜这么多年了,按照刚刚那个小子推算,至少也有十岁的年龄了,这又是一点对的上的。近十年的相处,可以说,长缨拥有无数次可以杀死秦朗等人的机会,可是秦朗等人依旧还健健康康的活着,或者这个已经能够说明一切了。

    “长缨。”秦朗很温和地说。因为母亲的关系,秦朗对于女人一般都是较柔和的,尤其是长缨和梓萱!自然,对于长缨,两人是真的知心好友,而对于梓萱,那是心仪!

    “怎么了。”长缨一脸认真地道,她心中依旧有些担心,秦朗会不会因此而远离她!

    他了解秦朗,知道秦朗的性子。

    秦朗喜欢梓萱,可是,却能因为梓萱喜欢何晏,而一直压抑着。如今,知道自己是孙匡寡妻,不知又是否会因为身份的关系,远离自己!

    “没事。”这话让秦朗横了心,他挥挥手道,“长缨,今天你累了,早点休息吧。”

    “嗯知道了,你也早点睡。”听到秦朗说没事,说明那就是真的没事了。想到这里,长缨有些幸福的靠着秦朗的手臂睡了。

    九曜一体,这么多年过去了,她自然能够分辨出,秦朗这句话是由心说的。

    夜已经深了,秦朗看了一眼窗外闪烁的星空,静静的摸了摸长缨的秀发。

    曾几何时,这位美艳的寡妇,也是那么的冷傲孤孀,拒人于千里之外!

    是的,在进入九耀时,她穿着墨绿色的裙裾,虽然横行,但绝对是冷傲,拒人于千里之外。

    虽然,眼神之中没有那种官家的蔑视,却包含着一丝深深的无法让人忽视的落寞,她单薄的身形有一种病态哀伤的美感,秦朗当时就好奇了,这个女子,到底有着什么样的过往?以至于,有着这样的哀愁?

    原来是死了丈夫…又在保护之名义下成了深锁牢笼的金丝雀…

    仔细一想,那时的长缨是多么的无助,幸好,自己当年没有和何晏一般,隔离她!不然,她得有多可怜。

    再想想现在,这妮子已然跟个没事人似的了,而自己却又是陷入了困难之中了。

    曹家三兄弟……一个个都视他为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杀之而后快…是啊,他死了,他们梦中都会笑醒吧?他抚摸着自己心口的地方,感受到一丝难言的飘渺与寂寞,他一个人,一个人,要对抗这么多人…他们千军万马,而他只有一个人,一个人…

    这种实力悬殊的对抗,才是最孤独的吧。

    有时候他站在轻舟之上遥望漫天蒙蒙细雨,会觉得那丝微不可见的凉几乎侵入了骨髓,他摇着折扇只觉得虚无,无端的虚无,丝毫不能体会到墙橹间灰飞烟灭的快感和文人的那一份诗情画意。只是觉得像是坠入了一个冰凉的深渊。

    现在秦朗明白了,这叫,高处不胜寒,和想有人陪伴。

    这么一想他烦躁郁闷的心情立刻疏解了,焦躁感迷茫感空虚感也随之消失不见,他站起来只觉得浑身轻松没有任何心理负担,在这个压抑的地方,他居然感受到了空气的流通。

    天亮了,亮的有些早,以至于秦朗还没有睡,而长缨也没有睡好。

    当第一缕阳光照射到长缨的脸上时,长缨习惯性的伸了一个懒腰,只是意外的打到了秦朗的脸上。秦朗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大清早的就遭了这小妮子的祸,真是倒霉。

    长缨本就是习武之人,一身武功不差,乃是每日勤练而得。所以每日早起已经成为了长缨的一个习惯了。

    似乎意识到自己在秦朗的肩膀上睡了一夜,长缨有些不好意思的对着秦朗笑了笑,笑容有些尴尬,却是异常的妩媚。

    秦朗摇了摇头,直接站了起来。

    “还是初晨,吴侯府的众人都还没有起来,你可以回去房内,再睡一会。”秦朗自然知道,长缨是担心自己寂寞,没有地方去,才陪自己一夜的。

    长缨重重的击打了秦朗的头一下,“阿苏,你昨晚是不是一夜没睡?”

    秦朗被长缨打得爆疼,险些没有从屋顶掉下去。

    “你……”被长缨的野性归来惊到,秦朗有些惊愕。

    “我什么我?”长缨一副不屑的说道。

    秦朗叹息,这妮子,怕这辈子就这样了。儿子都快十岁的人了,没想到还是这么一副浪迹天下的游侠状态。

    “上面交代下来的任务,且曹仁叔父也再三要求,务必要去周公瑾的府上一探究竟,此人的死,很让人怀疑。”秦朗眯着眼睛,看着吴郡这片土地上,都督府,周公瑾的住宅。多年前,那里也是门庭若市,如今,却已然门可罗雀了。

    “周公瑾?他不是已经去世很多年了吗?为何要去他的府邸?他不过是联合诸葛孔明,对付了丞相,难道就因为这个就要对付他的家人了。什么时候,我们九曜如此不堪,欺凌别人孤儿寡母了?”听到秦朗的话,长缨几乎已经猜到了曹仁以及曹操分配下来的任务了。

    这么多年来,她对曹操曹仁的熟悉,虽然不至于像对秦朗一样,了解到细致入微。但是对他们处事风格,还是清楚的很。他们一定会以防万一,而让秦朗拿了周公瑾的后人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