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一百章:江东孙氏
    他就蹲在书架后面默默注视着这一切,小孩子还在装模作样的看着书,书房还是这么寂静没有声音,他不时喝一口茶,他听得见小孩子宽大的袖子拂过桌面的声响,甚至可以听见翻书的响动。秦朗在苦苦思索,总是觉得有什么地带很不对劲。

    但是,那个,到底是什么呢?

    秦朗看着这个小小的人儿正襟危坐地坐在桌前,一举一动都有士大夫的气概,他又想到了孙权,这个老奸巨猾的狐狸……孙家,倒是又多了一个麒麟儿!

    孙家父子三人,打下了偌大的东吴,若是这小子真的能够继位,只怕又是一头猛虎啊。

    不过,从这小孩的表现之中,却能够看的出来,他惧怕孙权,甚至与孙权有仇!

    看样子,孙权一时半会回不来了。

    秦朗拍了拍长缨的肩膀。长缨会意,不舍的看了一眼孙智,而后两人一个纵身,从窗户离去了。

    出了孙权的书房,秦朗有意无意的离长缨远了一些,长缨到底什么身份。

    长缨自然感受到了什么,一脸的落寞。因为她知道,自己的身份瞒不了多久了。她忽然收敛了神色道:“阿苏,你还记得孙权死去的弟弟吗。”

    “记得,”秦朗点点头,“孙氏二代有四虎,孙策,孙权,孙翎,孙匡。死去的,应该是孙匡吧?”

    “对,而我。”长缨重重的点了点头:“乃是孙匡的妻子。”

    “你……你是孙匡的妻子?”即便想到了长缨可能是孙权的妻妾,秦朗都万万没有想到,长缨居然是孙匡的妻子。

    “嗯?”长缨一震,虽然不愿坦白,但还是重重的点了点头。

    秦朗一愣,抓住了她的手腕:“你乃是东吴贵族,你到九曜,为了什么?”

    “我……”长缨涨红了脸,落寞的道,“阿苏,你……你不信任我!”

    秦朗皱皱眉头:“不,我信任你,才会有此一问?”

    长缨理解的点了点头道:“相信天下都知道,当年合围之战,孙权谋杀其弟的事情吧,也因为此事,天下都骂孙权不悌。刚刚的乃是我儿孙智,我儿尚且不信任孙权,畏惧孙权,你觉得,我会为孙权做什么?”

    秦朗看到她悲戚的神色心中一动道歉:“九曜一体,我自是信你的。”

    长缨这才好着,继续说道:“我是孙权亡弟妻子。孙匡乃是为了孙权的大业而死,且天下悠悠之口,所以孙权对我等尚存有一丝愧疚,不仅优待我孤儿寡母,更是荣华富贵。富贵滔天,宫中众人无不嫉妒眼红。”

    “可是深宫苦楚,他一个只知道争权夺利的男人家怎会懂得。我根本无法忍受他明明知道,明知道孙匡会死掉,还要孙匡去做,你可知孙权的心,有多狠!”,

    秦朗默然地点点头:“我知道。”

    “所以我换了身份去其他地方漂游,因缘际会,成为了九曜之一。当初,若不是你,或许,我不会那么快的走出阴影吧。”

    “我明白。”

    “阿智年幼,却多智。我怕孙权对他下手,所以让他隐忍,没想到,他还是如此放肆。”一想到今日阿智那翻阅孙权书籍的动作,长缨就气不打一处来。

    若是孙仲谋发现了,绝对不会饶了阿智。

    有些事情,报仇可以晚些,但是命丢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阿智,你的儿子?能够智慧如斯,心性如此,将来若是继了孙权的位置,又是一头江东的猛虎啊!”秦朗叹息的说着,也不知道是为长缨感叹,还是在为天下默哀,有着这一位少年在,若他肩扛江东,必然又是一代雄主。

    听着秦朗的话,长缨苦涩的一笑,“孙权防我母子如防贼。看着孙权对阿智如此优厚,实则是想要把阿智握在他的手里!因为朝堂上,尚有一股势力,乃是看在阿智的面上,才为孙权效力的。所以,孙权对我母子好,是做给那些文臣武将看的。”

    秦朗一听,一怔。

    “你所有不知。昔日孙坚手下有四大臣子,创下了偌大基业。然而,他有意培养孙策,但是孙策死后,孙权并不服众,其他文臣武将纷纷站队,因为孙翎,孙匡都是嫡出,所以孙匡和孙翎都获得了一部分文臣武将的支持。这也是为何孙权除去孙匡的原因。”长缨叹息的说着。

    “没想到,东吴孙氏也是这么的乱!”秦朗默默的点了点头,算是明白了,为何,孙权要设计杀了孙匡,可是又厚待孙智母子。

    孙匡在,就是一个随时可以把他取而代之的存在。而孙匡死了,他厚待孙匡的妻儿,那不仅可以获得一个好的名声,同时也可以让孙匡的那批文臣武将归心,为他效力。

    一个如此重权的人,自然也不可能把自己的江东霸主的位置,交给自己的侄子,而不交给自己的儿子。

    从孙权对孙智的教育上来看,也能够看的出,孙权始终希望孙智能够成为文臣武将而不是教导孙智成为一代枭雄。如此看来,孙权把位子交给孙智的可能性更低了。

    再者,交给孙智,孙智也没有这个资格啊。不说孙权自己有儿子,就是孙策的儿子都比孙智有这个资格啊。那么也就是说,孙权,仅仅是做给别人看的,想清楚了这些,秦朗整个人似乎都明白了过来。

    再联想下,从认识长缨到现在,遇到的人和事,似乎都能够理解了。

    “东吴虽乱,孙权却有雷霆手段镇压。智儿尚小,需藏拙,不然,我怕他会遭了孙权的毒手。孙权对自己的兄弟都能下如此毒手,更何况一个侄子呢。一旦他觉得自己的继任者掌控不了智儿,只怕就是智儿殒命之时了。”长缨叹息的说着。

    “你所言也不无道理。只是,我观阿智,似乎不是很甘心。”秦朗提醒的说道。

    长缨一笑,“他很聪明,懂得寻找老夫人庇佑。即便老夫人去了,尚有尚香等人护着他,所以性命定然无虞,只希望他不要贪图其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