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九十五章:来,调戏老娘
    眼见月升至中天,晃晃的照着小院落里的那块冷硬的地面,四周的贱草被霜打得抬不起头来,蔫蔫儿地趴着,这时候的各个房里早已熄了灯,但,她尚在房间踱着步子,不时朝掌中呵上两口气。

    这样干冷的夜晚衣裳冰凉的贴在身上,火炉中的炭火苗巴巴的舔着残余不多黑的炭,她又好似刚才那几次一样忍不住伸手取了桌上的小烛台要点亮,但那豆大点的火烛实在也经不起几番折腾,噗嗤闪烁半分微光,黑下去再不见动静了。

    过了也不知是半柱香还是一个时辰,院外突然传来了悉悉索索的声音,稍微有些熟悉的声音在墙根那里。

    “阿武……朗公子呢?”

    阿武吱呀一声开窗,月光下确确然是慕雪的脸。

    “慕雪?”阿武如今负伤,虽然恢复了一些元气,但总体上无碍的。毕竟是习武之人,只是中了散去功力的药以及被火势轻微烧伤罢了。

    想到那时,修炼断头大法时,阿武把头颅割与屋顶之上,吸收日月精华时,可是清楚的看到和听到,慕雪被安排对付秦朗。可是,时隔昔日才多久,慕雪似乎变了一个人一般,对秦朗的杀气顷刻间全部消失了一般,整个人更是往秦朗身上贴!

    难道慕雪又酝酿着什么阴谋?

    阿武没有说话,只是双眼紧紧的盯着慕雪。阿苏既然真心接受了自己,那就是自己的亲兄弟,为了兄弟的安危,多操份心,他理所应当。

    “这么晚了,朗公子没回来,可会有什么危险?”慕雪也是眉头紧皱,看其样子,就和真的担心秦朗一般。毕竟,要这么一位暮雪寒霜的女子开口,可是不容易!

    阿武看了看慕雪,“东吴侯府传信过来,阿苏在侯府留夜,定然无碍。自然,阿苏代表着天子,更是代表着丞相,他们不敢对阿苏怎么样。”

    阿武冷冷的说完,慕雪听了有些失落的点了点头。

    在她看来,秦朗终究是不信任自己。

    即便是通知,也根本不会想到自己,而是仅仅是想着阿武就够了。

    ……

    今夜这一弈全然可见孙权的品性与耐力,不远处那亭内尚还灯火通明。

    看着不远处的柴房,孙权微笑着品了品酒。

    “子敬,火候可够?”酒是温的,入肺腑,格外的舒爽。

    “够与不够,谁又知道。只是,主公有些火中取栗了。”鲁肃乃是翩翩君子,素为江东众人所敬佩。如今继了周瑜成了大都督。

    “子敬啊,你太高看那丧家之犬了,曹贼不平,刘备真敢动我们?再者,这一次,若是他们真能够势如水火,我必要为我江东拓不世之业!”孙权喝完酒,猛的一掷杯子。

    鲁肃没有回答,这一次孙权的手法有些太过冒险了,无论得罪了曹操或者是得了益州的刘备都够东吴受的!虽有长江天堑在,可若是被曹刘联手断了江东的荆州最后一脉,那么江东必失。

    看着鲁肃的表情,孙权已经知道了鲁肃所想,不过,若是没有点冒险,如何能够取得皇权霸业。

    “来人,把智公子请来,今夜本侯要亲自督促他看书。”孙权淡淡的一哼。

    智公子孙智,乃是孙权弟弟孙匡之子。当年合围之战,孙匡之死,使得孙权愧疚万分,所以一直都善待孙智母子。只是,养子何止千日了,孙家儿郎,总要为孙家做出力所能及的贡献。

    鲁肃一个叹息,当年的事情,本就使得孙权得了个不悌的名字!如今,若是再对孙匡母子出手,无所不及的利用孙匡母子!这若让天下人知道了,又该怎样看待孙权?尤其是,朝堂内孙匡一党的将领,如今都成长起来了!

    柴房内

    一个身影掠过了护卫,直接进入了柴房。

    好好的和谈,被这么一闹,竟是把秦朗抓了。因为孙权刻意封闭消息,竟是没有人知道,而阿武也是得到消息,吴侯与朗公子投缘,夜宿吴廷。

    身影有些叹息,秦朗终究是秦朗,他有所为,有所不为。

    她知道,这么多年,让秦朗举旗谋反的人,不在少数,可是秦朗却始终能够明晰自己,不忘初心,这份自知,在这乱世很难得!尤其是在秦朗得了数缕龙游之气的情况下,秦朗不改初衷,其人可见一斑。

    感觉到时间应该差不多了,秦朗抬起头来,果然看到周围没有了护卫的身影了,当下准备做起来。可是手一撑,似乎碰到了什么。

    皮肤不错,有些柔软!是个人,还是个女人!

    可恶的孙权,居然使用美人计!而且这个女子的实力定然不错,居然可以在自己不注意的情况下,悄无声息的来到自己的旁边。

    借着月色,秦朗细细的看着旁边的女子。

    这女子很丰腴,看不清楚脸,但是从这身段,也不难猜出,这定然是一位貌美女子。

    “居然睁着眼睛。”透过黑暗,秦朗清晰的感受到,对方在看着自己,她居然还没有睡。

    秦朗当下准备擒拿了这个女子。只是那女子似乎很了解秦朗,竟然一个翻身直接站了起来,而后不待秦朗动,直接把秦朗的嘴巴捂了起来。确定没有惊醒守护的护卫之后,女子对着秦朗就是重重的一下,这家伙,居然连自己都没认出来。

    感受到脑袋被敲的一下,秦朗瞬间明白了对方的身份!

    长缨!她怎么知道自己夜宿吴侯府的!

    “你……”

    长缨握了握拳头,示意秦朗不要说话,而后再次躺了下来,在秦朗的手中轻轻的划了几笔。九曜同心,又是多年的关系,秦朗几乎瞬间就辨析出了长缨写的字。

    “想走吗?”

    秦朗如小鸡啄米一般,重重的点了点头。

    长缨狡猾的一笑。

    再次伸出手,在秦朗的手上写了几个字。

    “来,调戏老娘!”

    秦朗瞬间觉得长缨再次犯病了,也是懒得继续和她折腾了,准备看看护卫的情况,能不能在不惊动护卫的情况下,悄然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