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九十四章:吴侯怒
    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孙权终于出来见秦朗了。

    秦朗被吕蒙轻轻的推醒。

    一睁开眼,秦朗看到孙权此刻正端坐在那里,一众臣子也在那紧紧的盯着自己。

    这时,他知道自己中了东吴的阴谋了,只是现在头疼的紧,昨夜本就因为大火,还有歌舞,困乏交互。今日又被灌到现在,能不困吗?

    选择自己困的时候,选择自己迷糊的时候,谈判!

    好一个吴国!

    看来,昨天的大火,不是偶然啊,居然是这个目的。秦朗冷冷的一笑,不过,既然你灌酒了,那我就将计就计,直接睡过去,不跟你谈!

    秦朗看了看吴侯,眼前正襟危坐的雄主,竟是眨了眨眼睛,再次睡过去了。

    看到秦朗挑衅的眨眼间。孙权知道,只怕这小子看透了自己的打算了,当下有些愤怒。

    孙权知道此处曹操派其义子秦朗等人登临吴地不过是想着扰乱孙刘联盟,以图浑水摸鱼罢了。

    雄心帝志乃当代英杰皆有,又有谁人没想过人生在世若能造就一番霸业此生无憾了。他,孙权、曹操、刘备等三人不都是正因为如此吗?

    可实际奈何,虽自孙家独占江东至己历三代,多年风雨造就的如今大势,却比不过十数年统一北方的曹操。而其如今更是挟天子以令诸侯,对着江东入手而来。虽是一切自己的料想之中,只是,能够多争取一分利益也是好的,可是秦朗竖子,居然装睡!

    看着,孙权脸色不断变化。不必多说也是知晓了,秦朗那挑衅的眼神此刻已彻底激怒了吴主孙权。余下之人没有一个再行言语,个个都提心吊胆的注意着自己的行为举动,眼观鼻鼻观心,生怕多看多说多错,免得殃及池鱼。

    这是一场针对秦朗的庭议,没想到,秦朗居然当着东吴群臣,睡去了!

    秦朗也注意到了阁楼中此时的气氛紧张,可是醉酒之中的他明知自己行为举止甚是不妥却又有些力不从心,不由又续续断断地说着自己话语。还未说完只见吴主孙权猛然立起,转着手中的那个紧握的酒杯使劲一掷。

    ‘砰’然一声,青铜酒杯在几米外的地上翻滚。

    “朗公子,果然是朗公子,只是,堂堂圣使,晾着我们东吴群臣,似乎不合礼数吧。来人”孙权话语谦谦却每个音都散着威严。

    秦朗顿时感到脊背发凉,一下子愣住了头,还没待稍微清醒半分就见门外行进来二三吴兵,向前一拜就转身向自己抓来,直到把他双臂后压按跪在地才方然酒醒了个半。

    秦朗冷冷一笑,装着耍酒疯道:“吴侯当知,贱人者,人恒贱之。贵人者,人恒贵之。你,孙仲谋,不过如此。我就在这里,若是不把我下狱,你不为人子!”

    江东的群臣看此情景,当下就知道,怕是秦朗故意为之,目的就是为了激怒孙权。若真的下秦朗入狱,只怕是真的要坏了天子的颜面,正式的宣布与曹魏决战了。

    “主公,此子虽然话语过分了,可确是酒力不胜而多饮用了我江东美酒所致,望主公不要计较,一切一大事为重。”

    “老臣认为,陆大人所言有理,为了我江东黎明百姓,还望主公也要做出合理选择。”

    “此子虽然有错,给予一番教训让其安定,不然到外说我江东将儿好欺负不成?”

    “和谈事大,此子也罪不至死,还请主公片放开些。”

    “臣觉得……”

    群臣相议,其实如此之作倒也不过是给足了孙权台阶与面子。

    作为曹操不吝夸奖的孙仲谋,自然不会这么简单。

    孙权虽然怒急攻心可也没有失去其理智,实际上刚才号令拿秦朗下狱听后处置也不过吓吓他给他点颜色罢了。

    在孙权看来,秦朗乃是曹操对外所收的义子,光从曹操对统一南北平定天下来说,目前夺取江东无疑是一局大计之事,而谨慎多疑的曹操将所收的义子派来江东之地让其和谈,就事而言,可以看出曹操对秦朗还是有所期盼的。

    目前为了这么个竖子,引得孙曹大战,划不来。联合曹抗刘,再联刘灭曹,才是王道。

    在这时候,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

    “秦朗,我看在你是醉酒的份上也就到此为止。”孙权一把挥了衣袖,面复无情,“你就先到内廷去暂且住些时日如何?”

    秦朗此刻虽然头晕,可是却也不是傻了。自然知道孙权准备软禁他,不过,这也是个机会,拿到东吴一些秘密资料,或者孙氏祖墓的机密,想到这里秦朗双眼冒精光“如此,谢过吴侯盛情。”

    秦朗被带到了一个柴房之中,直接被丢了下去。这算是,孙权对秦朗的一点教训罢了。当然,敢于把秦朗带到内廷来,孙权自然还有着其他的打算。

    是夜,如墨染。

    秦朗轻轻的揉了揉脑袋,就在这时,一个看护的声音响起。

    “夜色可好?”一道年轻清朗的话声于秦朗身后悄然响起。

    “尚可。”秦朗知道对方在监视自己,当下也是没了心思,准备夜再深一些,再行事。

    “大人,不会还在思绪今日之事吧?”看护秦朗的侍卫也不知如何对语,直此一位冲淡这份孤寂而已。

    看着秦朗没有回答,护卫以为秦朗睡了,也就没有再说话,直接走开了。

    目送着护卫的影子离去,秦朗心中暗暗的喝道:“江东?可笑。”

    区区柴房,拦得住我秦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