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九十二章:此仇,朗记下了!
    秦朗大概猜出了对方是老道士的人,冷冷的哼了一声。

    思量到这是驿站,阿武他们留在这里应该没事,所以秦朗提起昆吾就追了出去。这一次,一定要和老道士他们这个势力说说清楚,以后不要再弄这些无谓的东西了,他秦朗,不信这些!他乃是堂堂的摸金校尉,不是普通的善男信女!

    秦朗几个跳跃,来到了驿站的后院:“站住……别跑!”

    眼看着自己占了上风,而对手却一溜烟儿跑了,秦朗气不打一处来,自己刚才在他手中,可是吃了苦头的。好不容易轮到自己,报仇雪恨,对手去却被人带走了,这口气要他如何咽得下!

    出了客栈,秦朗突然的感觉整个人神清气爽了起来。

    这么个瞬间,秦朗知道了,今夜,自己等人,怕是被人下了毒了。难怪会被那所谓的秦皇鬼影压迫的如此厉害!

    秦朗四周巡视一番:“哼,给我等着!”

    他挥着手中的刀剑,朝一旁的树枝斩去。口中暗暗狠道!

    天气转眼已是深秋,秦朗只披着一件单薄的衣服就冲了出来。

    刚才出来的急,他自己也没有在意。现在回过神来,只觉着周遭的寒风刺骨。再者,以朝廷使臣的身份,如此着装怕是有些不合适。

    正当秦朗想要转身回驿站换身衣服,却发现,一股浓烟从驿站际徐徐升起……

    “怎么回事?”

    秦朗吃惊,自己才出来多久,驿站就出事了!虽然刚刚的事情,八成是老道士的人。可是秦朗自始至终都知道,老道士虽然煞费苦心,但是从来就没有想过害自己!

    两路人马?

    是谁?!

    想到这里,秦朗的脸沉了下来。

    只是,现在阿武和慕雪还在客栈内,不是追究的时候,所以,秦朗咬了咬牙,思量一番,不得不回转客栈。

    此时此刻,客栈之中已经是浓烟滚滚,能见度很低,秦朗从客栈外面的水井里打了一桶水,将自己全身上下都泼洒了一遍。又把自己中衣的袖口撕烂,掩住口鼻,一咬牙就冲了进去!

    “阿武!你在哪里?”

    秦朗一脚踹开阿武紧闭着的房门,迅速闪身进了房间。

    火势是从二楼起来的,沿着楼梯一路烧上来,这下子已经蔓延到了阿武的房间。

    秦朗在阿武的房间里寻找着他的身影。原本悬在房梁上的帘子已经被点燃了,一时之间房间里浓烟滚滚,热气灼人。

    “臭小子,哪里去了?快出来!”

    秦朗一边用湿布条捂住口鼻,一边用右手剥开扑面而来的浓烟。

    “这里!我在这里!”

    突然,秦朗发现,在除了木头被火烧的噼里啪啦的声音之中,他仿佛听见了熟悉的声音,寻着声音,秦朗来到了卧室。

    空荡荡的床上并没有阿武的身影。

    “你在哪里?”

    秦朗大吼,真不让人省心!

    “哎呦喂……”

    正当秦朗打算转身走人的时候,原本锁着的衣柜突然咿呀一声,被人从里面撞开。

    一个壮硕的身影出现在秦朗面前!

    阿武匍匐在地上,房间里灼热的空气已经让他汗流浃背,额头上全是豆大的汗珠。

    “阿武,你什么时候醒的?”

    看着眼前的阿武,秦朗不由的心中一酸,他千里跟着自己,却因为自己,而被连累,险些烧死了。

    “阿苏,我中毒了,浓烟把我熏醒了,只是,此刻,我根本没有力气出去。而浓烟这么大,只能暂时的躲避。”

    “嗯…这仇,我们兄弟记下了,走!”

    秦朗背起阿武,拿着装有圣旨的包裹就是往外冲。

    兄弟不能死,圣旨不能丢!

    “快走!”

    浓烟愈来愈盛,这里不是久留之地。

    就在秦朗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背后,一个人影一动不动的堵在门口,正看着他。

    “慕雪,你来这里做什么?”

    秦朗吓了一跳,这人突然出现,实在是让他猝不及防。

    慕雪冷冷的站在秦朗背后冷若冰霜:“难道这一次又准备留下我吗?”

    秦朗沉默片刻,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

    良久,才才从嘴巴里吐出几个字:“道不同不相为谋,我们不是一路人……”

    慕雪闻言,恨恨的捏着手中的软剑,

    表情隐忍,但是终究没有动手,苍白的脸上更加没有血色,眼角更是滑下了一滴泪!

    上面的话,她无法忘怀!

    “从现在起,你就是秦朗的妻子,辅佐秦朗!”

    可是奈何,此一时,彼一时,秦朗已经完全不信任她!

    她该怎么办?

    呵呵,道不同不相为谋?

    怪谁?

    为何,不久之前,还是要她杀死秦朗,没过去多久,她的相公都定了,而且还是她前不久要杀的人!

    慕雪有些苦涩,只是上面不是她能够抗衡的。她,不得不做,不得不遵守。

    秦朗带着阿武刚刚出来,就看到吕蒙带着兵在门口等着自己。

    “如何?”

    吕蒙率先下马,看见秦朗无事,淡然一笑,

    吕蒙对秦朗的身手有信心,似乎很确信秦朗能够走出来。

    可是当眼睛看到旁边的阿武时有些疑惑,为何秦朗的侍卫阿武受伤了。

    不应该啊,按理来说,阿武的武力应该不至于被小小的火势给难住。能够当秦朗的侍卫,肯定不是一般人!

    要知道,吕蒙可是和阿武对过招的,此人的实力绝对不差,比之寻常的将军都是不差了,为何会被这小小的火势给伤着了。

    难道,出了什么出乎意料的事情?

    吕蒙有些疑惑。

    秦朗将吕蒙的神情尽收眼底,他心底里冷笑,好一个吴侯,好一个吕蒙,看来这场火与他们定然有关系!

    不管到底怎么回事,他秦朗还是那句话,但凡有人对他不利,那他一定会毫不留情的反击回去!不管那人是谁……

    只是不知道那个所谓的秦始皇到底是何方神圣!看这吕蒙的表现,秦朗也是大概猜到了,这怕是吴国的一个下马威。不过,阿武昏迷的事情,应该与他们无关。

    一个迷药,一个放火!

    好巧!

    秦朗冷冷一哼,心里打着盘算:一个迷局,蹊跷太多了,明日,必须要小心,步步为营。

    “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我就知道这天火定然扰不得你!”

    吕蒙的客套话打断了秦朗的思路。

    “此仇,朗,记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