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八十七章:势
    阿武挥刀劈向吕蒙其实看起来壮烈,但是重伤在身的阿武怎么能对本就武力远在自己之上的吕蒙造成伤害,之间吕蒙拿手中长刀轻轻一挑然后扭手一挥就将阿武远远的再次抛了出去。

    “碰”的一声,阿武撞到的酒店的柜台,酒店老板挨在了一块,阿武还想再打,摇摇晃晃的身躯硬是支撑着手中被扔出去都没舍得放弃的利器想要再次站起,但是俩腿不断打颤的架势确实是再无一战之力,本来就有的伤势再次加重,阿武忍不住胸口一甜吐出一大口鲜血,然后软绵绵的到了下去。

    但倒下的阿武也是阿武,实在不容许有人侮辱甚至伤害他的大哥秦朗,看着脚下还踩着圣旨的吕蒙,强撑着一口气还想再次站起来,秦朗看着阿武身前那抹鲜血,那么刺眼,那么心痛,一切都是因为自己,一切都是因为吕蒙这叛逆的宵小。

    “阿武,别在站起来了,你已经受重伤,不能再伤势加重了,剩下的让大哥对付,你先躺下!”秦朗咬牙切齿的看向吕蒙,“今日你我不死不休,谁伤我兄弟,我取谁性命!”

    看着吕蒙脚下那亮的刺眼的金黄色圣旨,秦朗心中早已经把吕蒙当做的叛逆贼子,就算这圣旨是曹操带下,但在秦朗心中,吕蒙仍然是犯上作乱的逆贼。

    就算他是东吴大将,就算对方身上有自己义父的气势,就算武力远不及对方,但对秦朗来说,也绝对不缺乏再战的勇气,狭路相逢勇者胜,更何况今天不是自己退让就可以的。

    更何况,吕蒙脚踩圣旨,明摆着就是不尊君山,视皇权如无物,就算是东吴郡的建军,也一定是叛军,迟早会起兵造反,现在没举事,只是准备不够而已!

    “阿苏,你一定要杀了这个逆贼,无父无君的叛逆,人人得而诛之,对于守护一族来说,皇权是至高无上的,守护的意义不只是天下黎明,还有皇权稳固,天下一统。”

    阿武微弱的声音更刺激了秦朗心中的戾气,手中的刀再次举起,亮剑精神,秦朗从不缺乏,如果没有敢打敢拼的勇气,秦朗也不会走到今天,不会也不敢在遭遇数次埋伏后还敢只带着阿武一人前往东吴当使节。

    举起刀的秦朗在吕蒙眼中一样是个不值得重视的喽啰,无力的试探刚才已经结束,因此心中有底的吕蒙根本不在乎秦朗挥刀冲向自己身影。

    但是吕蒙又不想这么快的击杀秦朗,毕竟圣旨在身,击杀皇帝的使节,在名义上会为东吴带来很不利的影响,也会影响自己以后得晋升。

    因此,吕蒙抱着猫戏老鼠的心思,和秦朗打的你来我往,身上没有出现一丝伤痕,秦朗却有旧伤添新疤,再次本划出了三道鲜血淋漓的口子,身上的伤势看起来比阿武还重,甚至有点像因为奄奄一息昏迷过去被放在暗道上的慕雪!

    但秦朗决不认输,再次的站起的秦朗尽管知道无力能打败吕蒙,但是对吕蒙的愤恨,和阿武对自己的寄托让他强烈的催眠自己不能倒下。

    轻轻的握刀抬手,秦朗双眼开始微微眯起,不是放弃了进攻只想在吕蒙刀下活下来,而是这一刻秦朗已经放下了一切,放下了生与死的纠结,放下了使命和前途,现在秦朗的眼中只有吕蒙那狂傲不可一世的身影,心中只有击杀对方这一个念头,除此之外一切都与他无关。

    慢慢的秦朗的气势在发生了变化,这一刻秦朗的丹田之中升起了一股龙游之气,一路冲破奇经八脉,秦朗感觉自己的身体出现了无穷的力气,莫名的多了种无敌的自信,面前的吕蒙不再是那么高不可攀,自己可以平视甚至俯视对方!

    吕蒙的眼中,这一刻的秦朗也不再是自己可以一言而决生死的蝼蚁,秦朗的气势在吕蒙看来有种如龙似虎的刚烈和霸道,好像天地都可以在这种意志下劈裂。吕蒙颜色开始凝重,此时,吕蒙已经将秦朗当成了同一个等级的对手,稍微不留心,可能就是重伤甚至死亡的结局。

    吕蒙手中的刀也不在是软绵绵的下垂之态,不在轻视秦朗的吕蒙做出了和秦朗一样的起手式,以来招架等会秦朗的雷霆之击,最初始的才是最强的,处处漏洞的起手式其实才是最好的防御架势,因为不虑胜先虑败,武术也是一样!

    积蓄大势已经的秦朗终于发出了勇猛的一击,“哐当!”一声,在外人都看不清的刀影下俩人的刀已经交叉在一起。

    接下来,只听见“噗,碰……噗.....”的几声轻响,俩人的身影从重合之态迅速分开,这时才发现,吕蒙手中那普通的长刀已经在刚才秦朗冲上来抵挡秦朗随身宝刀金乌的那一刻被斩成俩截,吕蒙手上拿着的只是剩下一半长度的刀柄!

    吕蒙从没受伤的身上也被秦朗在肩头砍出了一道深深的伤痕,献血直流,让络腮满脸的吕蒙更多了几分狰狞!

    但外人却不知,俩人方才下手最重的却不是刀,而是贴身短打的几招章法,尽管秦朗将吕蒙武器毁掉仍然不低吕蒙对武技多年的浸染,防御不及被吕蒙在身上劈了一掌,虽然没有吕蒙出血的伤痕看起来来严重,但是本就受伤伤上加伤的身体让秦朗现在的状态只在吕蒙之下而没有任何优势。

    再次对视的俩人做好防御,开始一动不动的寻找对方的漏洞以求发动迅猛一击,一瞬定胜负,但俩人都是多年生死场上走下来的幸存者,对于防守已经成为一种本能,很难有机会被外人所趁,旁边的阿武也只能奄奄一息的看着俩人的僵持。秦朗心中对阿武的伤势虽有担心,但却不敢分神,只能和吕蒙一样全神贯注在对方身上。

    双方大战,几乎找找致命,双方似乎都是找到了对手,竟是都不顾命的打斗了起来,一时间,竟然难舍难分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