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八十六章:煞神
    长缨真的望了个清清楚楚,这一时间就给吓住了,脸色微微发白,黄布金龙,圣旨无疑,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秦朗眉头一皱,就要出手将那圣旨给收起来,他弯下腰去,当是时,斜里忽然挑出一柄大刀来。

    秦朗一个激灵,半个身子猛地向后侧去,大刀堪堪削过他衣角一寸,“铮”的一声落在了长缨面前的地上,硬黄地里生生下陷了十寸。

    好险!

    秦朗蹬蹬倒退了三四步的距离,眼神向来人望去。那个大汉乌眸高鼻,半个脸都覆盖着络腮胡子,盯着他的眼神且犀且利。秦朗转眼一想,这不正是吴郡大将吕蒙?

    秦朗心里暗暗有愤怒又有吃惊,较之七年前,这汉子又多了好大的煞气,大刀横于身前,颇有人挡杀人、佛挡杀佛的感觉,浑身上下散发着嗜血的味道,令人不敢靠近。

    这时酒馆里的众人都是两股战战,几欲先走。有几人的酒杯洒出了酒,碗碟也因为刚才那一下震动摔落在地,但是也没有一个人敢有丝毫动作,没有一个人敢发声,更没有一个人敢带头先走,就生怕这大汉一个不顺把他们劈砍了去。

    这时吕蒙四下一望,冷笑一声:“你小子,焉坏焉坏的,越来越让我看不上了。”

    酒馆众人听见这几句粗鄙的话,竟然丝毫不觉得难堪,反而都一副如释重负的模样,有几个对秦朗几人露出了同情还有嘲笑的眼神,不敢在看戏,跟着其他的人往酒馆外面没命的跑了。

    这时候阿武早已挡在了秦朗的身前,要想伤阿苏,不管来人是谁,首先就得吃他一记霸天刃!

    看着吕蒙那嚣张的表情,长缨轻轻一笑。

    秦朗知道长缨身份不简单,吕蒙必然不敢动她。遥想起昔日一言喝走吕蒙,长缨的身份又岂是吕蒙能够动的的。

    阿武一看,吕蒙的脚正踩着秦朗的包袱,那可是自己和阿苏的东西,顿时一股气冲上脑子,挥出他的霸天刃,直接向吕蒙身上砍去!

    只听见他大喝一声,那长刃就要与吕蒙的身体来个亲密接触,吕蒙抬起眼来,大刀自下往上猛地一击。

    阿武是个直肠子,不会变通他的路数,现在只好一脸一头蒙的一下子被吕蒙给挑了出去,狠狠摔在酒柜旁,劈里啪啦一顿响,酒坛子碎了不止十数个。就见一个胖子颤巍巍的大叫一声,“啊呀!小儿我的酒!”

    斜眼往那边一瞄,吕蒙的长刀丝毫没有停顿的就犀利地划去。就一声破空声响,秦朗甚至来不及发声,吕蒙已然一刀朝着阿武劈了过去。

    秦朗目呲欲裂,且惊且惧。

    长缨一怔,没想到,这吕蒙的威势已然强大成这样,比之自己等人的师傅更为甚之。到底是绝世神将,一时间,长缨那一直小瞧吕蒙的心也是渐渐收了起来。比之当年,此刻的吕蒙已然走上了神台,说是大将也毫不为过!

    吕蒙转回头来静静的勾起嘴角笑了笑。

    “怎么,你小子,怂了?”

    秦朗眼睛瞪得很大,喘着粗气。阿武倒在酒柜旁边直不起身体,拼命的想要起来也无济于事,这个时候吕蒙已经朝着秦朗的方向走去了,踏过了那块金黄的圣旨。

    竟然有如此冷血之人。难道就因为七年未见,就因为这里是吴郡,他吕蒙就敢如此嚣张吗?

    秦朗抽出了他的昆吾刀,刀身摩擦着刀鞘发出呲呲的声响。这是在给秦朗自己壮胆的。

    吕蒙还是挂着那让人有些讨厌的冷笑,嘴里不时吐露粗鄙之言:“爷爷我也真是不敢相信,丞相就派了你这么个人来谈判,还带着你的这一干窝囊废物。”

    秦朗并不说话,昆吾刀横在胸前,他看了看已然被吕蒙击倒在地的阿武,当下盛怒出击。

    吕蒙喝了一声!长刀从店掌柜身上移开,还滴着温热的血,直冲秦朗面门而来,飒飒生风,挥舞间气势又上一层楼,凶神恶煞如恶灵附身,秦朗虽然不会被这种气势所吓到但心里却还是紧张的要命,他的实战经验虽然很足,但是与吕蒙这类绝世神将对战的经验毕竟很少。

    虽说与神秘人小打小闹,哪及吕蒙挥洒百万兵,抢夺千百郡来的气势磅礴!

    虽然昆吾刀在手,可一时也不知能发挥出几分,吕蒙手中的刀只是普通的长刀啊!

    秦朗恍惚间竟然觉得像是与关师在过招!

    眼看长刀逼近,秦朗身子往左面一歪,昆吾刀就势向前狠挥,但是吕蒙只是轻轻的改变了一下长刀的方向,依旧直逼秦朗的面门,秦朗无法,只能把昆吾刀强收回来,方向一变他却没办法好好的控制了,“蹭”的一下昆吾刀被打落在一旁。

    他自己也被吕蒙另一只手从身侧偷袭,狠狠的撞在了一张桌子上,“咔擦”桌子松裂了。

    秦朗就蹦的一下摔在地上,好在昆吾刀离手不远。吕蒙的长刀砍下来的时候秦朗急速抓住了昆吾,用昆吾撑着身体向旁边挪移数寸!

    长刀再一次堪堪落在他的不远。秦朗冷汗直下,握住昆吾刀的力气变得更大了。

    吕蒙壮硕的身材这个时候起到了更加大的震慑,一只手拿着血粼粼长刀的模样简直恐怖到了极致。

    秦朗滚落在旁边,慢慢的爬起来,刚才那一下撞击到了腰部,虽然险而又险的躲开了一记,大师他的情况一点也不好受,腰就像要断了一样,生疼生疼。

    他现在基本上快动不了了,但是还有他的伙伴躺在地上,如果他认输了,吕蒙想必也是不会放过他们的。

    所以只能硬撑,秦朗自我催眠下,几乎要忘了自己受伤这件事。吕蒙眼神凛冽,看见秦朗是个硬骨头,杀气反倒更重。

    只是哈哈大笑,森森白牙,在这气氛中平添诡异。

    “阿苏见他额头上的汗水流的满脸,刀身插在地上一直颤抖着。他的手想必也是受了重伤。

    秦朗双目几乎要喷出火来。阿武咬着牙,也不顾及身上的疼痛了,霸天挥舞,冲向了吕蒙。

    吕蒙站在那里,看着阿武无谓的动作,嘴角之中满是不屑,比之秦朗,阿武还要不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