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八十四章:小乔
    很快,秦朗就来到了吴郡,为了了解情况,他当然就先来到了一家酒馆。

    酒馆这种地方,人多嘴杂,尤其是人一喝多了,说话就特别随意,什么小道消息,官方公告,那是张口就来。

    秦朗要了一壶酒,几碟小菜,就和阿武对饮了起来。

    看似他俩实在喝酒,实则是分心二用。他们一边喝酒,一边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听着听着,秦朗就有些疑惑了起来,怎么这些人的谈话内容,十句里面有八九句是在谈论小乔呢。

    “听说了吗,周乔氏准备出家为尼了,哎,遥想周郎当年,潇洒间,曹军全军覆没,我等与曹军可谓生死之仇,没想到,周郎骨灰没冷几年,主公竟是要联合曹军了。”

    “谁说不是呢?可怜的周乔氏啊,这是为守夫志呢!”

    “慎言,慎言……”

    ……

    现在这个时间,周瑜已经故去多年了,小乔可是一个遗孀,也就是寡妇。

    正所谓寡妇门前是非多,这小乔可真出名嘿。

    只是,在这他们出使之际,就出现了小乔的流言蜚语,这就不得不让人推敲一番了。

    四周的议论声可真是多得不得了,这里面会不会有点什么蹊跷?

    秦朗用一根筷子敲着碗,静静思索了起来……

    周瑜生前极力主张连同刘备合力对抗曹操,周瑜死后,乃是鲁肃继位,秉承了周瑜的意志,一直以来都是,采取联刘抗曹。小乔如此高调,只怕小乔的事情是有心人故意为之,其目的就是为了以群众的压力,或者是让孙权念起周瑜,以此增加说服力。

    而整个江东,能够有此魄力说服小乔的,只怕,也只有那个乐善好施的鲁肃了。

    看来鲁肃是得到了消息,这次是铁了心要联刘抗曹了。

    想到这里,他又开始考虑,究竟该如何才能打探小乔的府邸,或者说,其他官员的措施。或者说,江东民众的心,几乎已经可以看出是,畏惧义父,不敢与义父联盟,那么如何才能够解除这些民众的畏惧之心。

    听这些小道消息,那肯定是不靠谱的,自己必须得拿到确切消息才行!

    现在,他满腹心事,越是不能理解,他就越是想要弄清楚,这种想要叹其究竟却无迹可寻的事情,着实让他憋闷异常。此刻的秦朗在思考着吴郡各个官员的主张以及相关信息,只希望能够找到一个救命稻草。

    江东百姓的畏惧之心不除,此行必然不会有什么结果的。

    就这样,秦朗坐在小小的酒馆里发起了呆,一时间脑子里思绪纷飞,各种念头不断地涌现而出。

    阿武看到秦朗发呆,也不说话,只是一边喝酒,一边吃着菜。

    他并不是第一次见到秦朗这般情况,早就已经习以为常了,每当秦朗有解决不了的问题的时候,就会这样。

    但是阿武并不担心,因为秦朗十分的聪明,通常他很快就能够想通,自己只要耐心的等他想出结果就行了!

    秦朗苦苦思索着,想到了东吴这样行事的可能性。

    “只可惜了,世人只知周郎,不知孔明啊。如今刘皇叔已经西取蜀地,昔日借去东吴的荆州,也不知何日能还。孔明一计,千军亡,皇叔强则强矣,可惜了,江东之辈,忘了昔日的赔了夫人又折兵了!”

    秦朗故意叹息的大声说道。

    “什么,刘皇叔,取了蜀地了?那岂不是实力比我江东还强了?”

    “不行,不行,我江东不可参与刘皇叔和曹军的大战啊,以免殃及啊!”

    “赔了夫人又折兵!这是何故?”

    ……

    一时之间,秦朗的周围再次热闹了起来。

    就在秦朗高兴民众之言终于被控制的时候,只感觉背后一刷,似乎东西掉了一般。

    秦朗失神的举起了酒杯,正要放到唇边,他忽然觉得好像少了点什么东西。

    等他回过神来,立刻摸向了身后,还没摸到后背,他就已经暗叫了一声不妙!

    果不其然,秦朗一直背在身上的那个包裹,已经不翼而飞了。

    秦朗心中骇然,那里面可是装着圣旨呢,万一被有心之人拿走的话,那事情可就麻烦了。

    但他却并没有声张,也许拿走包袱的只是普通的小偷,自己若是声张,那才真的是不打自招了。

    他一边心不在焉的喝着酒,一边比刚才更加仔细的打量着酒馆里的众人,只见大家都在喝着酒,与同来之人高谈阔论的说着话,没有任何人有异样的表现。

    他细细思索着,若是普通的盗贼,自然只会拿那些黄白之物,包裹还有圣旨那种醒目的东西,自然不会留在身上,应该是就近扔到附近才对。

    想到这里,秦朗不敢怠慢,冲着阿武说了一声:“你在此等我,我去去就回。”

    阿武心中虽然好奇,但是仍旧点了点头。

    秦朗已经窜出了酒馆,开始向着四边搜索,想要寻找包裹的下落。

    盗贼自然不会在光天化日之下毁灭证据,于是秦朗立刻就往附近偏僻的地方搜寻而去。

    这一找不要紧,越找越是冷汗涔涔,不仅包裹没有找到,反而自己被人盯上了。

    难道对方不仅仅是为了偷东西?

    难道对方正是为了诱自己出门?

    难道对方想要对自己群起而攻吗?

    一时间,秦朗的脑子里又转过了这许多的念头。

    跟着他的人却越来越多了……

    其实这是秦朗会错意了,他净是往一些偏僻的地方走,还对自己的行踪好不避讳,这样一个人不被别人怀疑才怪!

    他们本就是第一次来到吴郡,面生的很,再加上行踪诡异,反而被当地的人当做了盗贼。

    当时的社会环境当中,盗贼的惩处力度可是很大的,举报的也能够拿到赏银。

    这些人紧紧跟着他,只待他一有不对,就立刻上前抓住他,带到官府去领取赏银!

    秦朗看到这些人只是跟着自己,却并没有任何异动,心里也安心不少。

    索性秦朗也不去理会他们,爱跟就跟着吧,反正跟自己没什么关系。

    他一边戒备着,一边更加快速的穿梭着,查找着,等他把附近可疑的地方都找了一遍的时候,仍旧是一无所获。

    于是他只好一边思索一边向着小酒馆走去,跟着他的那些人眼看他不是想要偷东西,反而更像是在寻找失物,也都带着遗憾散开了。

    秦朗失神的走着,等他抬起来头的时候,已经又回到了刚才的酒馆。

    他叹了一口气就向着酒馆里面走去,冷不防被迎面而来的一个人装了个满怀。

    秦朗抬头一看,撞上的正是一个眉清目秀、面目俊朗的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