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八十三章:分道扬镳
    走在暗道上的三人,没有了方才那么多的话语,暗道之大远超常人想象,绝不是山间之人所能开辟出来的,没有人力和财力都到达一定程度的势力对于开辟这种暗道绝对是有心无力。

    可是慕雪却偏偏知道,这让本来就心怀疑虑秦朗更加确定了自己猜想。

    如果真发生大战,这条暗道完全可以从容通过万千大军,如若那时,对于战场上敌对方的统帅者而言绝对是一个致命的威胁,甚至走出来的大军完全有一战定乾坤的能力。

    以这条暗道的隐秘性,以及秦朗都不知道的情况,那时对准的目标很有可能就是丞相曹操。

    “阿苏,你说山道的山崩是何人所为?总感觉和那群黑衣人脱不了关系,偏偏在我们走在中间的时候发生山崩,也太过于巧合了一些。”

    阿武心中满怀仇恨的向秦朗诉说着自己心中的疑问,没法不仇恨。毕竟秦朗交代下来守护的王猛张夫已经因为那群黑衣人身死,这次又发生这种巨变,若不是身手矫捷,心思稍微细腻一些,秦朗和他可能也已经一同葬身于巨大的落石之下。

    至于慕雪,在阿武看来,这期间的种种与她脱不了关系,为什么对方每每能对他们的踪迹了如指掌,数次的暗害都能把时机把握的恰到好处,都是紧要关头出现,让人无法做好万全防御,下手的都是卡着防御最虚弱的时候。

    “此次乃是有人想要摘脏陷害给神秘黑衣人,除了我们三人,王先生和张先生已经因此而亡,对方既然能派出一批人,就能派出第二批。现在我们的身后很可能有追踪之人。”

    现在加上慕雪和自己,只剩下了三个人,秦朗心中也略微有些抑郁。

    此去东吴,虽然秦朗为主,可是真正能够起到和谈作用的只有王猛和张夫,让他一个武夫,或者盗墓贼去和谈,那不是笑话吗?若不是秦朗有着曹操义子的这么个身份,只怕此次怎么也不会轮到他秦朗。

    而现在被另一股神秘势力刺杀让秦朗实在心有不甘,但他知道现在自己只能忍,至少在脱离危险之前不能做出无谓的举动,那样只会消耗自己的体力,谁也说不准之后是不是还会有什么关口等着自己去闯。

    慕雪,从刚刚发生的种种,几乎已经可以断定,虽然他是乐进将军所赠,但未必存有什么好心,至于这慕雪的所作所为是否与乐进将军有关,也同样不得而知。

    阿武回应道,“那群黑衣人的幕后之人,一定要抓出来,整天像耗子一样在背后暗算,不能这样千日防贼,就算我不再是守护一族的长老,无法再参与族里的事物调动人员查找,他们也一定会露出蛛丝马迹的。”

    “嗯,记住就好”

    三人走在暗道中,再无一丝话语传出,只剩下脚下的“卡兹,卡兹”的声响,暗道旁边俩边的山崖不时有渗透出来的山泉,滴哩哩的流淌着,偶尔遇到凸起的石块,滴答滴答的落在地上,给没有人迹的暗道中带来一丝的生机。

    秦朗看了一眼身后,慕雪凄惨的样子映入眼眸,满身的学血迹,从草草包扎的伤口处还能勉强看到不断的有血迹留出,“阿武,你去扶慕雪一把,她受伤有点严重,我们得尽快脱离这里,不能停留。”

    阿武本不愿去帮慕雪,在阿武心里早已经把慕雪划分为幕后黑手的一份子,但是拒绝的话语还没说出口,一抬头就看到了秦朗的眼睛,那里面有悲痛也有忍耐,还有一丝丝让人捉摸不透的意味,本已准备好的话有咽了下去,只回到一声,“好”。

    阿武去搀扶慕雪,慕雪本来想拒绝的,不说男女授受不亲,就是现在她的身体已经不允许她人性,失血过多的慕雪全身已经没有一块还像原本那样洁白的衣裙,血腥味就算她自己都能闻得出来,加上失血过多,已经开始有点眩晕,更别说带来的体力严重流失,平常走一步的路程流失的体力已经变成三倍五倍甚至更多。

    走在前面的秦朗看了一眼阿武听从自己去搀扶慕雪就没再多关注,他在思考幕后黑手到底是哪一方,荆州的关羽派人来的有点不太现实,并且关羽的性格不太像是这种背地下手的人物,不论是前世还是这个年代,关羽都是那种喜欢在战场上真刀真枪一决胜负的人物,并且自己只能算一个使节,就算杀了自己照样好会有第二批的人前往,说服吴国这是大势,不是区区埋伏一波使节就能终结的。

    剩下的就是朝堂中的宵小和东吴之人了,东吴的心思现在也琢磨不透到底是什么方向,并且离开之时候,曹仁曾经说过,周瑜很可能假死,谋略那么强大的一个人说死就死真的很让人怀疑,就算周瑜真的离世,也不能确定他就没有再离世前安排一些东西,有名的智者都是喜欢算计身后事的,即使周瑜还年轻,但是以他的那个视局不可能做不到这一步。

    三人继续前行,不知过了多久,前面渐渐开始有了比较清晰的视线,暗道破坏的仍旧严重,但因为视线开阔,已经开始比较好走,速度比之前快了一些,但是慕雪的身体更加的严重,现在已经不是阿武扶着走,几乎全部的身子都已经挂在了阿武身上,并且眼色迷离,嘴唇干枯,脸色苍白,看样子是无法再走了,但是现在不能停止,谁也不知道身后的追兵有多远。按图索骥,三人受伤来不及掩饰踪迹,再加上慕雪一路的血迹,完全是在为对方指引方向。

    “我不行了你们走走吧,别管我”慕雪的声音及其微弱的传了出来,说完就双眼一闭昏了过去,阿武将慕雪放下,看向秦朗露出征询的颜色,秦朗知道阿武动了杀心,并且她一个女子放在这指不定后面之人会做出什么事。

    秦朗思虑了一会,微微摇头否定,不论背后之人到底来自何方,至少不应该慕雪背后之人,阿武是守护一族,那么守护一组不可能参与其中,虽然不确定是哪里人,但是看他们从始至终没有对慕雪出手,想来应该不会对慕雪怎么样。

    离开之前,秦朗看了一下手中握着的圣旨印信,颜色微眯看向来路和平放在路上伤口被经过再次包扎失血速度大减的慕雪,头猛的扭转看向阿武,微微点头,俩人加快脚程的快速离开,但这次得仇恨永远的埋在的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