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八十章:师君到
    第二日,秦朗早早的起来练武,而此时,曹仁已经派人过来请秦朗过去了。

    “阿武,你可知道庐江的一些事情?”秦朗边走边问着阿武。

    阿武摇了摇头,“若我还是守护一族,或许找人查询一番,只是,我已经辞去了长老的职务,脱离了守护一族。”

    秦朗走着走着,突然停滞了下来。他怎么也没想到,阿武居然为了他,此去了守护长老的职务,并且彻底的脱离了守护一族,而一心一意的留下来,与他相依为命!

    “嗯。”秦朗闷声的点了一个头。

    近七年的成长,近七年的阅历告诉秦朗,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却也是可以说话的地方。

    慕雪早早的起来练武了,或许是知道秦朗不待见她,高傲知性的她也懒得来碰秦朗的灰,所以慕雪一早就在院里练起了武功。

    阿武比较耿直,倒是没有理解到秦朗的意思,当即上去就细细的教导了慕雪。

    秦朗在一旁静静的看着,约莫三十招左右,他也不再停留,直接离去了。

    不管阿武所说是真是假,至少,这慕雪绝对不简单!其实秦朗看的出来,慕雪的实力,绝对不弱!

    在这么个时期,是没有吃早饭的说法的。所以,曹仁所在的府邸,除了一些处理公务的长史,司隶等官员外,其他就是一些护卫,兵丁了。

    “朗公子,有圣使到了,将军已经在雅堂招待圣使许久了。”一个护卫领着秦朗径直的往雅堂走去。

    “圣使?难道来了圣旨?”秦朗心中隐隐猜到了。毕竟,昨日阿武已经向秦朗打了招呼了。

    “自是来了圣旨,整个府邸上上下下都是忙忙碌碌的,就是为了迎接圣旨,唯恐让圣旨蒙了羞。”护卫感叹的说着。

    秦朗点了点头,两人说话间,已经到了雅堂了。

    “朗公子,许都一别,没想到又见面了。”宣旨的圣使,乃是秦朗的老熟人了,此人乃是梓萱的父亲,师君张鲁。

    “阿苏拜见师君。”秦朗一看,是梓萱的父亲,当即行礼道,言语之中,颇是恭敬。

    师君自然知道秦朗的小心思。

    即便师君也很喜欢他,只可惜,梓萱心中住的从来都不是他!

    “起来吧。”师君扶起了秦朗。“圣恭听,着中更,摸金校尉秦朗听旨。”

    中更乃是秦朗的爵位,这么多年来辛辛苦苦积累的军功所得。

    此时的爵位制度有些混乱,有些时候,很容易就可以获得一个关内侯,但是有些时候,有需要辛辛苦苦的升级。但是对于容易的,多数是一些名将,或是诸侯。对于秦朗这等听命行事的,多数还是需要靠军功才有升级的机会。

    汉朝的爵位,总体上还是以20级为标准的。从一级公士,到二级上造,三级簪褭,四级不更,五级大夫,六级官大夫,七级公大夫,八级公乘,九级五大夫,十级左庶长,十一级右庶长,十二级左更,十三级中更,十四级右更,十五级少上造,十六级大上造,十七级驷车庶长,十八级大庶长,十九级关内侯,二十级列侯。

    中更虽然离关内侯还有一段距离,离列侯更是相距很远,但总体上来说,爵位已经不低了。

    师君点了点头,“中更秦朗,多功勋,特晋大庶长,封摸金将军,赐天子宝剑,领王猛、张夫等,前往江东和谈,共商荆州叛逆关羽。”

    秦朗一听,居然真的是派遣自己前往去东吴,和谈,而且是为了共同对付关羽。

    “大庶长,摸金将军秦朗接旨!”秦朗恭敬的接过了圣旨。

    就在秦朗接过了圣旨之后,师君满意的点了点头,“九曜会东吴,猖掘五公墓。这是丞相让我带给你的话,想来你应该能过理解了吧。”

    秦朗一听,当即大喜,“老二和梓萱他们都没事了吗?”。

    “有老夫在,他们又怎么会有事。丞相使用如此手段,把你赶到这里来,自然是有阴谋的。想来拉拢你的人应该也有不少了吧,往后还会有更多,以老夫的意思,丞相应该是准备复仇吧。昔日周瑜打黄盖,今日丞相逐校尉!或也可成为一方美谈。”师君淡淡的点了点头。

    曹操自负,更是视赤壁之战为一生的耻辱,若是这么想,秦朗倒是有些理解了。

    “梓萱他们无碍就好了。”秦朗笑着说道。

    师君点了点头,“今日我什么都没有说,你们且听且忘,老夫回许昌去了。”

    曹仁笑着,也没有去挽留师君。认识张鲁的人都知道,这老家伙,老则老矣,洒然初真!

    “此次前往江东,必然凶险异常,我就道,兄长怎么就这么放心你去了,原来是有九曜接应你们。也罢,那我就不管了,需要什么直接和叔父说就是。”

    秦朗点了点头,“还请叔父把东吴各个大臣的相关信息介绍一遍,如此我可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不然唯恐坏了义父的大事。”

    曹仁直接把手中的竹简丢给了秦朗,“是这个吗?”。

    秦朗接过竹简打开看了起来。排名第一的就是大都督鲁肃,只是,在备注的信息上则是,坚实的和刘派,反对联曹。其他的一些则是介绍鲁肃的相关消息的。

    “其他的都派人给你送过去了,这些可都是师君从许昌带来的,开始我还以为是什么宝贝,原来是这些东西。此去东吴,叔父有几句话要对你说。”

    秦朗有些疑惑的看着曹仁。

    “我总感觉周瑜的死没那么简单,你若是有机会给我查探一下周府!”说这句话的时候,曹仁的双眼突然凝视了起来。

    毕竟斗了一年多,可谓是逼的曹仁没睡到几个好觉,就这么说去了,就去了,曹仁有些不敢相信,毕竟周瑜的谋略,太过强大。

    至于诸葛亮,那就与曹仁无关了,诸葛亮虽然厉害,可是却离得甚远,一时半会还威胁不到他曹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