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七十九章:战武圣
    漆黑的夜,所幸没有多少雪。

    比起北方,南阳所在的位置,要来的南了一些。也相对温度要来的暖和了一些。

    即便经历了很多的事情,得知关师相召,秦朗不得不孤身前往。

    邓府,自然指的是南阳郡望邓氏所在的府邸。

    邓府的邓芝在刘备处担任着重要官职,所以邓府自然也就成为了刘备的势力在南阳的重要活动会所。

    待到深夜,确定了无人之后,秦朗几个纵身来到了屋顶,而后悄悄的朝着邓府摸去。

    或是同修冷艳锯刀法的原因,秦朗几个一个瞬间就锁定了关羽的位置。

    秦朗几个纵身跳到了屋前,而后恭敬的弯下了腰。

    屋内的烛光已经熄了,没有人回应,秦朗也就依旧在门口弯着腰。

    “咔嗞~”

    “弟子秦朗拜见关师。”秦朗对关羽是发自肺腑的敬佩,直到过去了无数年,秦朗依旧记得十数年前,关师的谆谆教诲。也正是这份教诲,才使得秦朗能够无论何时何地,顺境逆境,都能够保持着一颗谦谦君子之心。

    关羽没有说什么,而是直接拔刀朝着秦朗劈了过来,秦朗连连后退,就在这时,关羽加大了力量,秦朗当下知道,关师是想要检验自己的武功。

    秦朗也是不含糊,当下取下昆吾刀,这时,只看到两柄神器,交相辉映的乒乒乓乓了起来。

    “不错,不错。”关羽满意的点了点头,能够在他手上走上五十招而不败,足以让秦朗自傲了,要知道当初他阵斩华雄也不过用了一招。这倒不是说秦朗就一定比华雄厉害,但是最起码是对秦朗实力的一种肯定了。

    关羽对华雄肯定下了手上,而对秦朗不过是一种考教的心态,两种是不能比的。

    毕竟,在斩杀华雄时,关羽必然全力以赴,用了势,而对战秦朗之时,一无杀心,二无好胜之心,自然刀的威力就下降了很多。

    “都是关师教的好。”秦朗当下拱手说道。

    “我看你那一招似乎变化了一些,与原本的有些区别,各有千秋,你自创的?”关羽默默的点了点头,而后问起了秦朗变化的那一招。

    那一招乃是昔日秦朗与吕蒙对战之时,被吕蒙看破的一招,后来长缨不知通过什么途径知道了这家事情,悄悄的告诉了秦朗,以防日后吃暗亏。秦朗通过长缨所说,也确实觉得这一招有些问题,于是带着长缨和一帮兄弟们折腾了半个月,总算是折腾出了一招勉强能够媲美前面一招,且与整套冷艳锯完全契合的一招。

    “我的兄弟中,有人破了原来的招式,我觉得确实存在破绽,就和兄弟们研究出了这一招。”秦朗如实的对着关羽说。

    关羽如此高傲的人,如何会承认自己修炼的招式的破绽,这时只看到关羽再次扬起青龙偃月刀,直接横空一扫,只一个瞬间,在秦朗身旁的一棵大树倒了下来。

    “你,可看到了?”关羽冷冷的问着秦朗。

    秦朗连连点头,秦朗自然知道关羽的意思。秦朗刚刚的那一招,算是给关羽破了!改了再好,花再多的时间,也不过是关羽的一眼罢了。自然,这是建立在关羽对冷艳锯的刀法已经达到宗师之境的基础上才能看出来的,要是其他刀法,只怕就要仔细琢磨了。

    “关师不是镇守荆州,如何到了南阳?”收了昆吾,秦朗有些不解的问着关羽。

    关羽哈哈大笑,“为何我不能来南阳。这南阳,我已经住了半个月有余了,正好今日邓家的守城将卫说你来了,我就派人去把你叫来,一来是为了叙叙旧,考验考验你的武功,二来,自然是和你说些事情。”

    听到关羽已经来了南阳半个月了,还有今日为自己牵马的守城护卫居然是关羽的人,秦朗不由的满头是汗。

    “关师依旧英雄盖世!”秦朗发自肺腑的说了一句。

    关羽满意的对着秦朗摇了摇手,“阿苏,你母亲可好?”

    说起母亲杜氏,秦朗就是一阵伤怀。他知道,母亲与义父一起演戏试探自己,必然是受了某种威胁的,由此而看,母亲或许过的并不算好!

    “义父很疼爱母亲。”秦朗抬起来,微笑着说道。

    “哎,师妹那个倔脾气,也罢,自己选择的路,总要自己走的。”关羽叹息一声。对于这个师妹,关羽也是充满了愧疚之心,毕竟,身为师兄,其实他并没有尽到照顾的责任,不过,路是杜氏自己选的,怪不得其他人。

    “关师所为何事?”

    关羽突然哈哈的笑了起来,“我来此半个月,自然是为了南阳!孟德挟天子以令诸侯,与谋反无异,我今日找你前来,是为了让你明忠义,弃暗投明。”

    看着关羽这一世豪杰的模样,秦朗有些钦佩!这才是真英雄啊!

    “关师认为我比徐师差了多少?”秦朗淡淡的说着。

    “徐师?”关羽有些不解。

    “徐庶军师。”秦朗直接点明。

    “恩怨分明,好好!”关羽满意的点了点头,“只是,你难道不知道,兄长刘备刘皇叔乃是受了陛下的命令,匡扶社稷。你对孟德之忠,是为愚忠,不若归了皇叔。”

    秦朗摇了摇头,“皇叔未显达之时,关师不还是弃了义父,寻了皇叔,那时,义父还没有做那挟天子以令诸侯的事情罢。再者,我若寻了自己的大义,而害了母亲和众位兄弟的性命,我于心何忍。再者而言,是非忠义,世人皆异,为何刘皇叔所做之事就是匡扶社稷,义父所做事情就不是匡扶社稷。我记得昔日大臣霍光大将军,行使废立昌邑王的事情后,同样还政于天子,为何关师就如此的不信义父。”

    “昔日,孟德也是英雄,我甚佩服他。只是…”

    “道不同,不相为谋,朗告辞!”秦朗对着关羽恭敬的行了一礼,纵身离去。

    看着秦朗离去的方向,关羽轻轻的笑了,若是今日真的说服了秦朗,或许,他反而要伤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