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七十八章:绝杀令
    幽静的曹府内

    一个穿着书生服的中年男子正雅座在曹仁的面前。

    “不知今日相会,将军看出了什么。”中年男子对着曹仁恭敬的行了一礼。

    曹仁正襟危坐在正位之上,轻轻的摇晃着手中的酒,“阿苏是我看到大的,子桓,子建都是我看到大的,他们的心思我也都懂。你回去告诉王家的那个老东西,给我收着点,有我在,别给我乱来。坏了主公的事情,我收拾不了子桓子建,难道还收拾不了他们?”

    中年男子突然瞳孔一缩!

    要知道曹丕下达的可是绝杀令,让他们想尽一切办法来杀死秦朗,而更是明言,曹仁会相助,可是到了现在,竟是遭到了曹仁的威胁。

    “先生不是第一个来的,我想也不会是最后一个来的。但是不论你是第几个来的,都给我记住了,朗公子在南阳的地界内,或者说在我辖制的地界内,我不允许任何人动他!不知,先生可是懂了我的意思。”曹仁双眼瞪的如铜铃般大。

    中年男子登时感到后背一凉,“我等自当谨遵将军的吩咐。”

    曹仁眯着眼睛淡淡的看了一眼中年人,而后摇了摇头,“来人,送客。”

    中年男子连忙朝着曹仁拱了拱手,转身离去了。

    常年征战沙场的武将身上的煞气,不是这些个咬文嚼字的书生能够承受的了的。若是与其他谋士,或许这中年男子能够说上很多,可是在面对曹仁的凶威时,中年男子竟是愣了神了。

    就在出门口之际,中年男子想起了曹丕的锦囊。

    “咬文嚼字,肺腑良言!”

    八个字,如醍醐灌顶一般,使得中年男子眼前一亮!

    “老臣替公子谢过将军,将军的意思我一定带到。在将军的管辖之内,朗公子一切需求,我等一定尽力达到。”中年男子突然的回头,对着曹仁恭敬的弯下了腰。

    曹仁这时才淡淡的点了点头,“不日朗公子将带着天子之令前往孙吴谈判,期间,我不希望朗公子有任何的闪失。自然,在这一年内,最好都别动手,谁先动手,坏了兄长的大事,谁将永远失去争夺那位子的机会。”

    中年男子当即猛猛的点了点头!

    到底是军师算计无双!若是就这么走了,只怕不仅坏了自己公子的事情,还得让曹将军对主公失望。

    “如此,老臣先离去了。”中年男子有些激动,从曹仁的表现之中,他几乎已经可以看的出来,曹仁还是向着自家公子的。

    “代我向丕儿后面的高人说一声,有些时候,得收住,不要做些聪明反被聪明误的事情。送客。”曹仁说完,也不再理会中年男子,直接取出了一卷兵书,仔细的品读了起来。

    在曹营内有资格喝酒的绝对没多少,而因此被各个御史弹劾没事的也没多少,郭嘉算一个,他曹仁算一个!

    少时曹仁无状,到了领军打仗之后,就变成了一个知行合一的大将了。

    令行禁止,也就是这种时刻,在他自己的府邸才会喝酒。

    而郭嘉却是无时无刻的不在喝酒,视曹操的军规为无物,即便曹操经常私下里跟他说没关系,可是总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扫曹操的面子,曹操心中总会感到不爽的,相较而言,曹仁就要会做人多了,他被弹劾之后,曹操也说没事,可是他却不当着众人的面喝了,而是在自己的府邸喝。让人抓不到他的把柄!

    花开数多,各表一枝。

    慕雪刚走,黑衣人就出现在了秦朗的身后,作为一个武力不弱的校尉,秦朗自然是瞬间就反应了过来。

    “阁下本事不俗,不知前来是为了什么。”

    秦朗的昆吾刀离他还有一些距离,所以此刻的秦朗很是谨慎。

    “是为两件事情,一是关将军请公子今夜子时,往邓府一聚;二是有个道士托我给将军送个信,四月十五,庐江一聚。”黑衣人说完,直接跳走了。

    秦朗紧紧的握着双手,黑衣人的身手其实一般,但是隐藏的功夫很好,这种人,绝对是刺杀主角的个中好手,也难怪秦朗想要擒拿了他。只是,秦朗终究紧紧的盯着黑衣人离去的方向而没有动手,不是秦朗不想,而是不能!

    无论是关师那边,还是老道士那边,都说不过去。

    自然比起关师,秦朗更愿意相信,这黑衣人是老道士的人。因为,关师性格高傲,定然不愿意培养这等刺杀之人。

    “阿苏!”

    这时,一阵猛烈的敲门声响起,秦朗一听,是阿武的声音,知道定然发生了什么大事,连忙打开了门。

    “发生什么事情了,阿武?”秦朗连忙打开门。

    阿武急切的说着,“阿苏,我从守护者那里得到消息,丞相准备派遣你去东吴谈判,介时,乘机挟持周循,挖了孙氏的墓!”

    “东吴谈判,挟持周循,挖孙氏墓,这些可谓是秘闻,你居然比我都先知道!”秦朗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阿武。

    阿武憨憨的笑着,“守护一族遍布天下,我大哥二哥更是守护长老,我通晓个中消息有什么不正常的?”

    秦朗点了点头,要知道当年从阿武等人所居住的墓冢之中,盗取出的修墓人的后人,可谓是价值千金的宝贝!这还仅仅只是无数书籍中的一份罢了。

    “除此之外,还有呢?”秦朗可不认为阿武来此仅仅是为了说这个。

    “慕雪姑娘,或与神秘黑衣人有关。”阿武说完,就这么紧紧的盯着秦朗。

    秦朗一蒙,乐进的女儿,与神秘黑衣人有关,乐进在义父手下装疯卖傻,乐进又多次帮自己,乐进又把女儿安排在自己的身边,与之同时神秘黑衣人多年来又与老道士那边合作的不停歇,好复杂!

    乱世的乱,不仅仅在于兵荒马乱,更在于各个势力都是错综复杂,杂乱不知。

    或许就连处在其中的每个人自己,都不能清楚的断定自己属于哪一个阵营。谁又知道,你是否真的在为这个阵营做事呢!

    秦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还有其他人知道吗?”

    阿武摇了摇头,“我练习断头之术时,听到的,或为真,或为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