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七十七章 :会曹仁
    乐进走了,秦朗和阿武再次上路了,只是这次却是多了一个人,不,一个女人,两柄刀,万金!

    “当年义父为了拉拢关师,许诺了美女无双,万金,神器,都未能打动师傅,唯有拉出了赤兔宝马才让关师心动。哎,我秦朗竟与关师相差这么多,竟是把自己逼到了如此绝境,兄弟们更是因我而有了牢狱之灾。难怪关师只愿意收我为记名弟子,而不愿意收我为关门弟子。”秦朗的叹息的想着。

    同样是万金,秦朗总感觉自己的万金有些来路不正,盗墓所得,一点都不荣光!

    “乐小姐,此去一路凶险……”

    “天涯海角,父命难为。”慕雪坐在秦朗的前面,于秦朗二人共乘一骑。

    所幸,乐慕雪也算是习过武的,对于个中艰辛倒也没有说什么。

    对于慕雪的性格,秦朗也是有些了解了,拥有罗睺的知性,可是却也有麒麟的冷傲。对于这样一个女子,秦朗有些不知所措,因为不熟悉,路上也几乎没有说什么话。

    南阳乃是诸葛亮的家乡,同时也是上次赤壁大战后,魏国夺得的部分城池。

    秦朗三人下了马,径直的来到了城门口。

    因为关羽陈兵南郡,使得南阳的形势一度紧张。尤其是此时刘备夺得了益州,刘备一方气势正甚,而关羽千里走单骑、过五关斩六将的事情更是闻名诸侯,守城老将即便再丰富,也难免谨慎。

    “值战事,下马,出示令牌。”守城兵高高的叉起了两个长戟。

    秦朗从怀中取了一枚校尉的令牌,“我乃校尉,你可去通报一声,就说许昌秦朗请求入城。”

    来人一听,居然是曹将军吩咐注意的朗公子。

    “小人有眼不识泰山,不知朗公子将至,未曾远迎,还请恕罪。曹将军在府衙等候将军多时了。”说话间,守城兵直接为他们三人打开了城门,亲自为秦朗牵马,入城了。

    秦朗虽然不为曹植等人所喜,但是这怎么说都是曹操府内内斗,就算斗的再厉害,随便出来一个,也不是他们这些兵丁可比的。

    离赤壁之战已经过去了七年。这七年里,开始的两年,可谓是苦了曹仁了。

    曹仁镇守江陵,与周瑜斗智斗勇,愣生生的挡住了周瑜的攻势,为曹操取得了充足的休养生息的时间,直至周瑜死后,曹仁才放下心来。

    只是,近年来,刘备的动作比较频繁,使得曹操不得不谨慎。尤其是,关羽镇守荆州,辖制五郡,如今陈兵南郡,其目的不言而喻。

    “阿苏拜见叔父。”秦朗对着曹仁恭敬的行了一礼。

    曹仁罢了罢手,“你小子,这么多年了,还是这副死样子。也就阿兄喜欢你这样子,跟我就别来这套了。来,已经备好了酒宴了,我们边吃边说。”

    “谢过叔父。”秦朗当下对着阿武和慕雪吩咐了一句,便随着曹仁去酒宴了。在这等类似于家宴,又有些高端的场合,女人是没有出席的资格的,尤其是目前慕雪还没什么名分。至于阿武,更加不行了,这七年来,谁不知道朗公子有个护卫叫做阿武!

    酒过三巡,曹仁开口了。

    “阿苏,你是我看到大的,我问你一句,你可是真的夺了那龙游之气?”曹仁双目如炬,紧紧的盯着秦朗。

    秦朗想要解释,可是看到曹仁的目光之后,于是他还是默默的点了点头。

    看到秦朗的样子,曹仁却是哈哈的大笑了起来,“那你可有争夺天下之心。”

    曹仁这话,可谓诛心!秦朗冷冷一笑,举起了酒杯:“关师教我一生忠义,此生,但求能够成为关师这样的大英雄。若能如母亲所想,不求闻达,一世安康,朗也愿。”秦朗说完,一口酒直接喝了下去,“好酒,好酒啊!”

    “哈哈,你个小阿苏,居然跟你叔父玩起了心眼了,看来是真的长大了。罢了罢了。阿兄让我给你带句话,几个小崽子斗的厉害,他也准备出征了,怕有人对你母亲,对你不利。所以以这种形式把你赶了出来。这样别人就会认为你母亲是为质,牵制你的人,便会对她好些。而出来了,这帮崽子的手也就伸不了这么长了。”曹仁似醉非醉的喝着。

    曹仁若有若无的说着,可是听到秦朗的耳中却不是那么个事了。

    乐进的话,曹丕曹植的话,义父自己的话,以及曹仁的话,到底哪个话是真,或者说难道都是真,又或者是,难道都是假。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这个世道谁又说的清楚。尤其是其中还有着当世第一人,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曹操!

    秦朗没有说话,而是继续一个劲的吃饭,也不知道是听进去了还是没有听进去。

    “阿苏啊,近年来,叔父也是歇得没有了雄心壮志,云长勇武,就连我也不得不谨慎对待啊!”曹仁叹息的说着。

    秦朗自然听出了,这是一种警示,我知道你和关羽是师徒关系,但是你们分属不同的阵营,可千万别分不清,找不到自己的定位!

    “当年关师曾说过,若相遇,你死我活。”秦朗说完,一头闷了下来,似是喝醉了。就这样这场酒宴就在这对话之中,结束了,两个人其实并没有吃多少,只是喝了一些酒罢了。

    看到秦朗装醉,不想再说什么了,曹仁微微的笑着,没有说什么。

    黑夜,宵禁,整个南阳都是静悄悄的,可是秦朗却是迎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慕雪,你不必服侍我,我们习武之人,常年累月的出走在外,这点还是会的。”看着抱着被褥前来的慕雪,秦朗直接拒绝了。

    对于这个慕雪,秦朗还真的谈不上什么感情,再加上这等危急时刻,他也完全没有谈其他事情的兴致。

    “嗯。”慕雪轻轻的点了点头,转身就是离去了。

    就在慕雪刚走,只听到嗖的一声,一个黑衣人出现在了秦朗的身后。

    此刻,在曹仁的府内,同样迎来了不速之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