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七十六章:神将乐进
    阿武曾经和乐进对过阵,被乐进擒拿,所以对乐进很是忌惮。

    至于秦朗更是没得说了,曹府的诸将,谁不知道,曹营之中,论武力而言,除去许诸、典韦,或许就这乐进为先了。乐进的武力绝对是排得上号的!

    “不知道乐将军在笑什么?”秦朗不解的问着乐进。

    乐进摇了摇头,“都道,七年过去了,昔日的‘襟怀丰神如秋水,气韵晴明似长天’的朗公子已然变成了‘人中老谋,胸纳天下’的白狐狸了。看来却是天下都走了眼了。”

    看到乐进摇着头一脸叹息的神情,秦朗突然一震,当即把今日的一幕幕都过了一遍,从开始感受到的若有若无的杀气,再到最后乐进的怒斥,似乎乐进,是在帮自己?

    曹操是个好大喜功的人,很多时候,当手下表现的过于激动的时候,他则会以相对淡定和善的态度来安抚一个人。

    这个特点,也把握好,很不容易。因为一旦被曹操发现了,那可就危险了。毕竟,曹操这个人,很大程度上,多疑!

    可是,堂堂五子良将,曹操信任的大将,心腹,居然会为了秦朗而故意的拿捏曹操,利用曹操的性格弱点为秦朗谋生。

    “嘶……”秦朗的脑海之中出现了一个大大的感叹号,这个瞬间,秦朗几乎已经断定了,堂堂乐进将军,居然会是老道士那边的人!!!

    “这个墓穴,你入了十几次了,我也在这里见过你几次了。我来此处,一是为了黑衣人,二是为了告诉朗公子,我乐氏永霸公的墓,其实一直都在邯郸,此墓虽为暗墓,却为幌墓。所以,日后祭拜,可前往邯郸登高而祭。三嘛,此女乃是我乐文谦的私女,大妇不让其进门,自幼托生于老将彭山府内,所以习得些武术,日后就麻烦朗公子照顾一二了。”

    乐进的话,使得秦朗一震,更使得阿武一震。

    天下人,天下事。

    任谁能给想到,乐家当年抓了阿武祖上,乃至斩杀了满门,仅仅是为了诓骗天下群雄!而且堂堂大将军,居然就这么把女儿送给了自己,这是为什么?秦朗有些不解。

    要说真的信了乐进的话,那秦朗才是真的傻了。毕竟,从刚刚的谈话之中,秦朗也是看出,乐进远不是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粗暴无知,相反尤为的睿智机敏,更是能够圆滑的利用曹操的各种性格。

    在这方面上,无论是徐晃还是张辽,都是远远做不到的。

    “乐将军是为何?”秦朗深深的看了一眼乐进。他没想到,能在永霸公的墓穴见到乐进,也没想到,能在永霸公的墓穴见到永霸公的后人,更没想到,永霸公的后人,居然是乐进!

    “慕雪,这就是我说的朗公子,此生,他便就是你的唯一,他是生是死,你都跟着他吧。这满墓的金银宝器就作为一点心意吧。”乐进轻笑着说道。

    不知为何,听完这些话,秦朗的额头突然冒出了无数的冷汗!

    居然试探自己,乐进居然在试探自己。那么说,义父应该也在附近了!

    不是秦朗突然这么圆滑机智了,而是这个世道,若没有一点防护之心,或许不知道多少年前,秦朗就已经去见秦始皇了。

    “朗十年如一日,十年前,是,十年后还是。”秦朗严肃的捏着手。

    乐进哈哈一笑,“你小子啊,是也罢,不是也罢。主公也不在这里。主公的才略胸怀非彼时高祖可比,可是,主公的胸襟也未必就能够比高祖好上多少。主公好忌,霸业未成,天下还未一统,已有诸多谋士大将被其设计害死了。如许攸、祭酒等,皆是如此!祭酒都能够下的去手,我区区一员武将,又如何敢锋芒揭露。”

    “祭酒?”这一瞬间,秦朗彻底颤抖了起来。

    他自然知道乐进说的祭酒是谁!

    绝世鬼才,郭嘉,郭奉孝!

    曹操三哭奉孝更是成为一世美谈。只是,又有谁知道,郭嘉智超张良,可是我们的曹丞相却是不敢容人了,以至于到了赤壁大败后,经过郭嘉的坟头,痛哭谋士无能!

    “主公的病好了,我们这帮老将,也是到了战死沙场的时候了,自然这是老将的荣耀,可是我怕的不是战死沙场,而是怕死的不明不白。”乐进轻轻的闭上了眼睛。

    狡兔死,走狗烹。

    历史早就一遍又一遍的重演了。

    高祖刘邦,岂是杀了几个功臣。武帝刘彻更是紧接着暗杀了两个绝世名将!到了现在,主公不但杀了许攸等谋士武将,就连祭酒都下得去手,要知道,曹魏王朝这结实的基础,能够拥有这庞大的北方,可谓全是祭酒的功劳!

    乐进作为曹操的心腹,知道这些事情,自然也可以理解。

    “好了,你们看看有什么可以拿的,都带走吧。慕雪,去吧,跟着朗公子去吧。”乐进叹息的说着。

    就在这时,一个穿着夜行服的女子恭敬的走到乐进的面前,“知道了,父亲大人。”

    女子很冷艳,并没有其他的动作,而后淡淡的瞥了一眼秦朗,似乎并没有参拜秦朗的意思。或许是还没有认可秦朗吧。

    “将军知道我会来?”秦朗突然的抬头,紧紧的盯着乐进。他是怎么知道自己一定会来的。

    “我知道你定然会在临走之前,前来祭拜先祖,所以在此等候多时,你若过来,我便会让慕雪跟着你走。若是没有过来,说明那份赤子之心已然逝去,那样的话,你祭拜先祖的情分也算就此消散了。”乐进同样深深的看了一眼秦朗。

    秦朗被看的瞳孔一缩。

    “此乃我的松枪的枪环,南阳有一守城将领名张古,曾经受我之恩,一直想要报答于我,我跟他说了,日后有人持我枪环而去之时,就是他报恩之日。这枚枪环就赠予你了,或可为你所用。自然,自今日之后,你我为路人。”

    乐进说话间把一枚枪环抛给了秦朗。

    秦朗来不及拒绝,乐进三五步,跳出了古墓,也不知去了何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