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七十四章:双曹墓会
    雪未停,人已散。

    此去上千里,竟是孤身残影赴南阳。

    哈着气,秦朗带有苦涩的问着阿武,“阿武,此去荆州,曹丕、曹植、曹冲,以及那什么苍穹老道,还有其他的势力,以及本地的人,当然,最重要的是还有黑衣人,他们都不会放过我们,你……害怕吗?”

    马蹄声啼嗒梯踏的稀稀落落,突然间…

    “吁……”

    秦朗狠狠的扯住了麻绳,不应该啊,以阿武的性子,不问不答,逢问必答,如何会不回自己,秦朗猛的回过头去,竟是发现已经空无一人,一路上竟然只有自己这一路马蹄印!

    “该死的,今日竟是失落成这样,连阿武被掳走了,都没有发现。”思及于此,秦朗猛的勒马回头,这么多年的出生入死,已经不简简单单是报恩还恩的事情了,两人之间已经成为了默契的兄弟,兄弟之情,主仆之情,堪比九曜!

    按理来说,阿武的实力不弱,更兼通诡异奇术,而居然有人能够悄无声息的把阿武给强行留下,不让自己发现,只怕,此人的实力至少也在自己师傅关羽实力伯仲之间了。如此人物,难道义父留不得自己了?

    秦朗有些失落,在他的内心之中,曹操是一个大英雄,一直都是,心忧天下,手持七星刀刺董卓,十八路诸侯勤王,曹操身先士卒等等,为何,义父能够容得了天下,偏偏容不得自己,难道,就因为这上天注定的血脉身份?!

    “嘟……”

    不远处的山包上,响起了笛音,这孤曲曲谱本就难得,而能将其演绎至巅峰的,只怕整个天下也就那么几人罢了。

    “曹子建?他找我,还是选择那么熟悉的地方,是送行?不像他的风格啊,呵呵,割袍断义来了。这个时候,必然有义父的暗卫尾随于我,他们不敢,也不会,在这个时候触义父的眉头!”秦朗不屑的一笑,轻轻一点,整个身影已然落到了地上。

    绑好了马绳,秦朗孤身奔着笛音的源头而去了。

    这是一个古墓,曹府的小子们都知道,因为每年,曹操都会带着曹府的男丁们前来祭拜墓主。这个古墓的墓主是一个大儒,所以深得曹操的敬重,因为每年自曹府的香火不断。只是,虽是古墓,却也是曹府的小子们的玩耍之地。

    自然,当年的秦朗曹丕等人也没少在这古墓之中闹腾。

    远远的香火已经点了起来,一团火光,看的出来,上面站着两个身影,如果秦朗没有猜错的话,来人应该是曹丕和曹植了。曾几何时,这两人也曾都虚怀如谷的邀请秦朗共谋大事,也曾经认为秦朗是好兄弟,可是直到现在,一切都变了。

    来到半山的墓旁,秦朗径直的掠过曹丕和曹植,拿起了香火,祭拜了几下,才开口道:“深夜至此,不为相聚,不为送别,为的可是香消情灭?”

    秦朗没有丝毫的委婉,直接开口询问道。

    曹植却是摇了摇头,“父亲已经说了,刺杀与你无关,而我前来,只是与你商量,可否废了你一身龙游之气,龙游之气,分属气的一种,此后你虽会因此武功尽失,身子虚弱,但我必会敬你为国士,为兄弟。”

    废了自己?是义父的意思吗?

    秦朗紧紧的捏着双手,没有说话,而后冷冷的看着曹植,没有回答。

    “阿苏,不论你是否是要染指这天下,我已经得罪你了,此次前来,不为其他,只为……”

    “哐当!”

    曹丕说完,直接把重剑狠狠的折断了!

    汉朝事情的剑,还多是生铁,折起来比较容易,不似现在的钢,任你有千百斤的力量,也不可能轻易将其折断。

    “可。”秦朗微微一笑,并没有说什么。

    曹丕摇了摇头,径直的踏马而去,比起曹植,曹丕相对而言,要豪爽的多了!

    “风逍遥,雨缥缈,风自逍遥,雨自缥缈!阿苏,你,好自为之!”曹植说完之后,拿着手中的酒,往地上一撒,而后一口饮尽,直接把酒瓶丢了。

    秦朗依旧是微微一笑,“可。”

    剑刃分,情谊断,往日后,刀相见;风雨无交,自逍遥,风雨相交,雷霆霹雳!

    “把阿武留下,我们之间是敌是友,与阿武无关。”看着曹植也准备离去,秦朗的语气突然严厉了起来。

    曹植一个不屑,“不说我曹子建没抓你的人,就是抓了你的人又能如何?我所说的你好好思量吧,莫到了风雨飘零时,雷霆乍作,就不好了。”

    曹植说完,秦朗还想说什么,刚刚准备上前,这时一个身影走了出来。

    “朗公子还请自重,植公子累了,歇了。”来人是个将军,虽然秦朗说不上具体名字,但绝对是牙将以上的大将军!

    “嘭!”就在这时,那名牙将被一个神秘人偷袭,猛的倒下了地上,重重的吐了一口血。

    “阿苏?”看清楚神秘人的身份,再看到倒在地上的大将,曹植冷冷的询问着秦朗。

    秦朗看清楚出手之人,竟是阿武,当下有些不敢相信!

    “阿武,我们走!”秦朗没有怪罪阿武,而是带着阿武快速的离去了。曹植皱着眉头,似在思量着什么,可是却是迟迟没有开口,也没有让手下的人做着什么。

    雪夜,最大的好处就是,有一点光,就可以看清楚一片白。

    “阿武,没事吧?”

    阿武摇了摇头,“我发现了黑衣人的踪影,大哥二哥因他们而死,我要他们偿命!”说着,阿武狠狠的要起了牙。

    “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你被他们抓了。”秦朗点了点头。

    “我故意的。”

    ……

    接下来,秦朗和阿武没再说什么了。一句,我故意的,已经够了,已经可以说明一切了。

    主仆之间,兄弟之间,乃至合作之间,从来都不是单方面的意愿。可能秦朗认可了阿武,可是阿武从始至终,都只是为了报恩,至于兄弟,那得看。

    这一次,相信阿武已经看到了,至少,秦朗回去找他了!

    这,就够了!

    如果,秦朗畏惧曹操,或者畏惧曹植等人,而选择忍气吞声,或许,阿武就会真的离去。

    马蹄声,再次响起,只是,不再是继续大道而行,而是叉向了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