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七十三章:五曜劫囚
    “曹冲?哼,只会耍些小聪明的废物罢了!”何晏说完,冷冷的一笑,转身离去。

    曹冲刚刚准备好好接着秦朗的事情,来打压一下何晏嚣张的气焰,奈何何晏根本不理会他。使得曹冲气愤不已。只是,曹冲到底是那以称象之法而闻名天下的智者,虽多为何晏不屑,可却是个实实在在的有急智的人。

    “你走好了,九曜一荣俱荣,一毁俱毁!刚刚师君看了父亲大人,想来你也知道!难道你以为,若真没什么事情,师君的面子会不起作用?!秦朗摊上事情了,我路过听得曹丕说,准备借此除去秦朗。如果你想救秦朗,不如帮我好好收拾收拾曹丕,感激不尽!”曹冲说完,冷冷的一哼,直接转身离去了。

    借刀杀人!这一招,曹冲屡试不爽!虽然也因为这一招得罪了不少人,可是着实效果很不错!每每曹冲向他人暗中泄漏七分真三分假的消息的时候,总能够收获各种各样的盟友,虽然不能够使得那些人为自己所用,可是给曹丕增加些麻烦还是能够做到的。

    “你!”何晏一听,双手握拳,狠狠的转身,朝着曹冲挥去,“当年你被曹植兄弟侮辱的时候,是谁出面帮了你?”

    曹冲躲也不躲:“看来不懂眼色的不止他秦朗一人。如今的天下,俨然有六分入了我曹家,若不出意外,这天下往后姓什么,都是可以料想得到的。秦朗若是没有获得龙气也就罢了,如今他获得了龙气,还表现的如此谦逊,给父亲的感觉,只会是韬光养晦!韬光养晦,所图甚大,这个道理你不会不懂吧?再说你吧,曹家上下公子,也就我对你假以辞色吧。若是我得了世子之位,你还是你的‘翩翩浊世佳公子,谈玄论道小京房。’,可若是让曹丕兄弟得了世子之位,嘿嘿!”

    “那又如何!你曹家不过是我何家的家奴出生,再往上追溯,乃是阉人之后,难不成,还要我来向你低三下四!曹家也就是出了个雄才伟略的义父罢了,其余诸子皆狗熊!”何晏冷冷的嘲讽道,再次转身,不再理会曹冲。

    曹氏乃是阉人之后,何家家奴出生!这绝对是耻辱,放在今天,刚当着他曹冲的面如此说的,也就只有何晏了!曹冲咬着牙,“我若得了世子之位,必将你千刀万剐!”

    ……

    夜,很静,若是细听,都能够听到雪花飘零的那份清寂。

    整个牢房内,就一个老牢头和一个秦朗,或许是曹操刻意安排的,又或许是这么多年来,曹府家规着实到位了,曹府的地牢已经很久没有人过来了。

    “公子,要我说,你该成亲了。”老牢头嘿嘿的笑着。

    秦朗听到这话,罕见的低下了头。或许是因为一切来的太突然,此时的秦朗竟是想到了梓萱!只可惜,只可惜…

    “娶妻,生子。我希望我秦朗的儿子是稚子孔融,儒礼天下。”秦朗喝了一杯酒,笑着对老牢头说着。

    老牢头不在意,“皇子辩和皇子协确实可怜,协帝虽活命,丞相挟天子以令诸侯,半点没有自由。少帝更是被董卓所废,命丧黄泉!呜呼哀哉。”

    “所以,我秦朗的后人,更要生在和平年间啊!”秦朗和老牢头针锋相对了起来。

    秦朗知道老牢头的想法,娶妻,重要的不是妻,而是娶妻后面的生子!七年来,他们已经对秦朗绝望了,所以迫切的希望秦朗能够留下个后人,如此他们好好培养,同样是秦皇之后,是谁都一样!

    “哎,我老秦人,又怎会做那噬主之人?”老牢头还想说什么,可就在这时,门外竟是响起了打闹之声。

    “有人劫狱?你们?”秦朗有些愤怒,对方居然真敢如此罔顾他的清白,前来劫囚。

    “公子说笑了,救走公子,老头子一人,足矣。”老牢头轻笑着喝了一杯酒。

    秦朗知道,对方没有骗自己的必要,同样,这么多年来,他们也没有骗过自己什么,只是最多,不跟自己说全罢了。

    “不好,那应该是其他几个兄弟!该死的,一定是前两天的小聚,他们还没离开许昌!哎,是我秦朗误了大家啊!”秦朗叹息的说着。

    “公子确定不随我去救救你那几个兄弟?周围最少有五百精兵,更有三员猛将,看其身形,应该是徐晃将军、张辽将军以及乐进将军了。”老牢头喝着小酒,劝说着秦朗,在他那边,只需劝动秦朗逃狱即可,其他的自有人殿后。

    牢房外的喊杀声越来越大,而九曜也是迅速打到了秦朗所在的地牢。

    来人之中,穿着青色服饰的乃是师君之女老六梓萱,看样子师君的保密工作确实到位了,便是他的女儿,都没有泄漏分毫。而那褪去了稚气,却多了一分傲气的,则是老四刘伶;那一脸高冷的,自是我们的老五马钧大叔了!另外两个则是一脸杀气的老三豹奴以及老二何晏了。

    看到秦朗那有吃有喝的样子,何晏竟是大急了起来。

    “阿苏,快丢掉酒肉。曹丕准备借机除掉你,或许这酒肉就是他的算计!”何晏催促着说道。秦朗一愣,看了看眼前的老牢头!他知道,眼前的老牢头绝对不可能是曹丕的人,他更知道,这酒肉肯定是没有问题的。

    因为这酒是他最喜欢的稻花香,那肉是顶级的鹿肉!若是不知道他喜好的人,是决计不会给的如此恰到好处。而如果说曹丕会给秦朗送稻花香,打死他都不信!

    不过,虽然如此,秦朗还是听着何晏的吩咐,丢掉了手中的肉。

    “子桓与我无仇,为何要害我?”秦朗有些不解的问着何晏。

    何晏也是从曹冲那里听来的,因为人命关天,也是没有细细追查,所以直接把这帮小兄弟叫了出来。

    “不和你多说了,你快走,义父哪里,我替你解释!”何晏对马钧使了一个颜色。

    马钧当下领会,这时,只看到马钧手中多出了一个小钥匙,不待一瞬,只听到咔咔的声音,却是牢门已经洞开。

    秦朗摇了摇头,“我没有罪过,不能走;而且,此事与你们无关,你们快走!”

    何晏就知道秦朗会这么说,所以也是懒得理会秦朗,“野人,你上,给我把他打晕扛走!”

    豹奴听到何晏这个称呼,当下有些愤怒,不过,他也是知道,现在不是动怒的时候,所以豹奴愤怒的看了看何晏,转而直接朝着秦朗扑去。

    刘伶和梓萱则是在一边抵挡着守护的精兵。

    “走!”豹奴飞扑了进去,来到了秦朗的面前,只说了一句话,让秦朗走!

    “豹奴,此事不是你所想的那么简单,我若走了,我就是害了你们所有人!我不能走!”秦朗摇了摇头。

    “走!”豹奴再次吼了一声,听声音,看来豹奴是有些愤怒了!似乎是在对秦朗下最后的通牒!若是再不走,别怪我不客气!

    秦朗刚刚准备出手防御,就在这时,老牢头所说的三个大将走了出来。这三人赫然是大将张辽、徐晃和乐进!

    张辽和徐晃素以沉稳,唯有于禁暴躁多怒!

    张辽和徐晃看到秦朗等人,虽然心中诧异,可是却也不忘对秦朗等人行个礼,毕竟,秦朗等人就算是囚犯,那也是他曹操的义子,身份高贵!唯有于禁怒视着秦朗等人,“主公待尔等不薄,为何你们敢做如此违逆之事。”

    “此事与他们无关,一切皆是我秦朗的过错!还望将军明察!”秦朗当即对着徐晃等人跪下。

    徐晃摇了摇头,“还是等主公来决定吧。”

    徐晃说完,在通道处,曹操的身影逐渐显现!

    曹操的脸上已然褪去了病态,“吃了师君的药,好很多了。今日的事,是与阿苏无关。只是,你们五个是什么意思?造反了?!”

    曹操的语气似在商量,又似在说笑,可是听在秦朗等人耳中,却是异常的威严。

    “丞相,此事…”

    “好了,好了。”看到梓萱想要说些什么,曹操直接罢了罢手,“此事到底是谁的过错,已然不重要。你们五曜犯了过错却是真,因为你秦朗所犯也是真。南阳出了些事情,你前去南阳查看一番,具体事宜,稍后再说。你所之功,换五曜之命,你可敢去?”

    秦朗捏了捏手,心中有些愤怒。即便曹操不使用如此手段,叫他去,他也会去,可是使用手段却会让他感到有些不舒服。

    要说徐晃等人出现在这里是意外,打死他都不信。

    “秦朗愿往!”秦朗跪下来,摆出接受命令的样子。

    “嗯,遥想本相当年,手持七星宝刀,刺杀董卓,一眨眼,十几年过去了。阿苏,你向来沉稳,忠正,只盼你不要让我失望。”曹操说完,叹息的挥了挥手,“此乃一应事宜,你母亲那边,我会为你辞别。今晚,就动身吧。”

    “今晚就走?”秦朗有些愣神。

    “丞相,外面如此大雪,你让阿苏走去哪里?”梓萱有些不忍的对着曹操说道。

    曹操没有理会,“文远,我记得你和我说,大耳贼似是有所动作啊,我们去书房细谈。”

    “是,主公。”

    曹操一行人,三员顶级大将,数百精兵就这么退了。其目的,竟然仅仅是为了,让秦朗动身前去南阳!

    南阳到底有什么宝贝,值得堂堂大汉丞相如此大动干戈!

    秦朗笑了笑,“还望诸位好好照顾我的母亲,秦朗在此谢过诸位。”

    “出去。”就在这时,一个壮汉被丢了过来。

    秦朗一看,居然是阿武!

    阿武转头一声怒吼,“夫人让我保护你,她说她在许昌无碍。”

    “母亲,也知道了!”秦朗有些落寞的低下了头。“阿武,我们走吧!”

    阿武拿着秦朗的长刀,点了点头,“哎。”

    豹奴想要追出去,可是却被马钧拦了下来。

    “此事,才刚刚开始!”何晏紧紧的握着拳头,咔咔的声音顿时响却了整个地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