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七十二章:师君
    随着下人的吼叫,一瞬间,无数的家将都云集了过来。尤其是看到曹操倒地的身影,再联想到今日秦朗破门而入的场景之后,几乎一瞬间就把凶手锁定在了秦朗的身上。

    秦朗深深的看了一眼曹操!他不知道这又是计策,试探,还是义父真的因为重病昏迷,又或是此次真的想要置自己于死地。

    随后秦朗摇了摇头,义父若是真想置他于死地,何须以身犯险,只需要随意吩咐师傅一声即可!当年别驾贾诩也曾经传出过无数的虚假情报,使得秦朗等人多次陷入绝境。所以说,曹操想要杀秦朗只是动动嘴就够了,就能够让秦朗死的神不知鬼不觉。

    只是,这是试探?秦朗不懂。

    就在这时,曹丕冲冲的走了过来。

    “阿苏,你竟然弑父,此等狗贼,天理难容!来人,给我把他拘了。”

    曹丕兴冲冲的样子,家将们犹豫了一下。直接拿着长戟朝秦朗而来。

    “阿苏,你先走,这里交给我!”就在这时,一个强壮异常的汉子冲了出来,此人赫然是秦朗等人七年前所救的壮汉了。七年来,他从报恩,到信服秦朗,着实和秦朗等人一起经历了很多。

    看到壮汉阿武出来,秦朗知道,这次是彻底坏事情了。自然,眼下更不能反抗了,不然,只怕要被曹丕下令直接击杀当场。

    “阿武,退下,此事与你无关,护卫好我的母亲!”秦朗说完话,直接把手别在了身后,算是投降不杀了。“子桓,阿武跟随我多年,性子急了些,此事与他无关,你抓我就是。还有,只盼你能够看在一起长大的情分上,看顾下我的母亲。”

    曹丕深深的看了一眼秦朗,而后默然的点了点头。

    只是他似乎想起了谋士吴质的话,转而神情一震,“有关无关,一切容后再说!”

    就在这时,曹植也是走了出来,一看到曹丕居然和秦朗商谈了起来,当即朝着曹操冲了过去,“来人,来人,传医士啊!”

    “植公子,已经传了医士了,在路上了。”看到曹植如此行为,曹丕身旁的一个谋士服装的中年男子当即一震!曹操可是个能够梦中杀人的强悍角色!

    这次的昏迷,到底是真是假,尚未可知,若是假的,那么此次,主公丕公子可就弱了一筹了。所以当下站出来,表示曹丕已经找了医士了,而并不是对曹操的身体不关心。

    曹植点了点头,狠狠的瞪了秦朗一眼后,悉心的呵护起了曹操。

    秦朗点了点头,“义父醒来,替我和义父道声歉,并替我说句话,若无义父,何来秦朗。”秦朗说完,径直的朝着府内牢房走去。

    几个家将看着秦朗如此配合,也纷纷撤掉了长戟。

    盛名天下的朗公子被抓走了,只留下众人面面相觑。

    遥想当年,曹操最宠爱的三人便就是秦朗、曹植和曹冲了。只是,如此才过了多少年,秦朗竟是锒铛入狱了。

    一柱香后,事情差不多落定了,何晏带着天师张鲁归来,而听到秦朗刺杀曹操被抓之后,何晏只感觉头昏晕眩!秦朗会刺杀曹操?打死他,他都不信!

    “还是来晚了一步!”何晏叹息的说道。

    张鲁四下张望了一番,而后似乎发现了什么。

    “宴公子,老夫先去看看丞相,你…最好什么都不用做,朗公子必定无碍。”张鲁的话使得何晏心中一定。

    聪明人讲话从来都不需要点明。话到三分七分晓!

    何晏一听,瞬间清明白了过来。只怕此事中是有什么不能对自己说的。正好,他也没那么想去了解两个老头子的内心的世界。

    看到何晏适可而止,张鲁满意的点了点头。自家的闺女还是有些眼光的,就凭这份眼力,那绝对是秦朗比不上的。

    秦朗在为人上面,确实要比何晏来的更有优势。就好比,秦朗得了三缕龙游之气尚且能够存于曹府就能够看的出来了。而相比于秦朗,何晏在事情的演算,大局的掌控,以及排布推衍上面,要比秦朗来的高大上的多。

    牢房,对于曹府的其他公子哥而言,绝对是不陌生的。犯了错,就得入牢房,这是曹府的规矩,但唯独秦朗是例外,他是第一次到这里来,或者说是第一个以囚犯的身份到这里来。

    “少主,只要你想走,赳赳老秦兵,悍不畏死!”押解的护卫们刚走,一个穿着普通牢头服饰的老者,静静的走到秦朗的身旁,镇定的说着,似乎只要秦朗一声令下,就准备做些什么似的。

    这个声音,对秦朗而言,这七年中,绝对是没少听。每逢秦朗遇到危险,这些声音总会出现,似乎,整个天下,无论哪个角落都有他们身影一般。

    秦朗没有回答,那老牢头似也是看出了秦朗的心思,也没再说什么,而是递上了一篮子的酒菜。

    “朗公子,九流之地,没什么可招待的,还望你别见怪。”老牢头说完,竟是整个身子矮了一截,就似一个驼子一般,渐步渐缓的离去了。

    秦朗叹息的摇了摇头,这些年来,这些人着实在秦朗的身上耗费了不少力气,只可惜,秦朗从未想过搭理他们。即便,他们费劲心机的帮助秦朗再次谋夺了两缕龙游之气。

    不提秦朗在一旁仔细的思考着什么,只见曹操门口迎来了天师张鲁。

    张鲁敲了敲曹操的门,就在这时,一股杀气扑面而来,“不是说了,不让任何人进来了吗?”

    张鲁笑了笑,“老道只是想来向主公讨杯酒喝,顺便聊聊玄经易理罢了。既如此,老道走就是了。”

    虽说说了走,可是却是一点走的意思都没有,只看到张鲁一动不动的站在那,似是在等着曹操开门。

    “哈哈,到底是留侯的世孙,进来吧。”房内竟是传出了刚刚昏迷而去的曹操的声音!曹操不是昏迷了吗?

    “主公!”房内护卫的大将似还想说些什么,可是却被曹操制止了。

    张鲁四周望了望,而后轻轻的推开门,进入了房内。

    “主公的心思算是了解,老道特来讨些酒喝。”张鲁一进来,却是再次提起了酒。

    曹操却是在翻阅着兵书,一边对应着案前的地图嘀嘀咕咕的说些什么。

    “就知道瞒得过天下人,都瞒不过师君。”曹操叹息的放下了手中的兵书。

    张鲁懂得曹操的意思。曹府是张鲁督人建设的,里面涉及很多玄理。哪里有人,哪里没人,张鲁一眼就看出来了。在曹操和秦朗谈话的周围,显然埋伏了很多的大将勇士,可是这些人却是失踪没有出手,如此也是可以看的出来,曹操并没有真的准备对秦朗下手!

    “老道不知道主公说的什么!哦,对了,这瓶乃是老道为主公调制的治疗腹疼的药石。此药,虽是配置不能,却不能根治。老道有愧主公信任。”

    张鲁以退为进的对着曹操说着。曹操不以为意,“天下药石,以师君的药石为最。若是师君都治不好,那只怕是操的德行不足了。”

    张鲁没有接话,“哦,好了,炼了一炉辟邪丹,忘了熄火了,主公稍待,老道去去就来。”

    看着张鲁屁颠屁颠的离去,曹操的双眼微微闭了起来,目光不由的转向了地牢的方向。

    这么多年,难道就真的只有一个张鲁愿意替秦朗出头?所以曹操准备再等等。有时候,只有真正危急的时候,才最能够看出一个人的力量有多庞大。自然,还有其他的一些算计!

    黑暗之中,一个苍老的声音传出。

    “主公,已经证实为方正墓,虽不一定藏有中兴神器,然从类似的方正墓中估算,其内珠宝财富,至少可充当十万大军的三年军饷!”

    “中兴神器?若真是那么容易得到,操在数十年前就得到了。既如此,就让阿苏带着他们去方正墓吧,至于美周郎的墓,就让子桓去吧。”

    黑暗之中没有回答的声音,似是整个房内,除去曹操之外在没有其他人了一般。便是一直守在门后的大将也是没有发现,在房内,还有着另外的人,乃至更没有发现,此人竟是与主公聊了起来!

    张鲁走后,黑衣人离去,曹操的房内,算是彻底的安静了下来。

    说到张鲁?九曜彼此心连心,早在他的计算之内,只是这些并不是曹操想要看到的。曹操想要看到的,或许正是秦朗没有选择的。比如,老秦人的反扑;比如,阿武的拼死相互。

    张鲁作为一只经年的老狐狸,自然懂得曹操的心思,所以也是没有多说。一个人能够活的舒坦,活的自在,就得学会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尤其是在这乱世之中!很显然,师君张鲁做的不错。

    “天师,情况如何?”看到张鲁冲了出来,何晏急冲冲的跑了过来。

    张鲁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你是问主公的情况如何,还是问朗公子的情况如何。不过,似乎都不算太好,又不算太差。”

    张鲁说完,直接摇身离去了,也是不再理会身旁的何晏。

    何晏当即收到了张鲁的眼神,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义父居然派人监视师君张鲁。张鲁虽说官职不是特别高,可绝对算得上是德高望重的老人了!大事,看来确实是有大事了。

    张鲁走了,何晏却因为误解了张鲁的意思,决定亲自前去向曹操解释。

    “何大公子,你摊上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