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六十七章:庞错!
    秦朗此时止不住内心的震撼,本来还以为进对了墓穴,现在一看自己竟然被玩的团团转。

    “可恶,为什么光武墓穴就这么难找。”秦朗沉声怒道,他紧紧握拳骨指嘎吱作响。

    何晏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大家不要灰心,这虽然不是光武大帝的墓穴,但是却也是一个大帝墓穴,此行不虚!”

    秦朗听言,脸色微微好看了些,不过依旧阴沉的很难看,毕竟大家都付出了这么多。

    作为决策者,他立时调整好了心态说道:“先拿下这座墓,剩下的以后再说!”现在毕竟是在墓穴之中,士气十分重要的,所以秦朗马上得当调整了自个心态。。

    这时何晏又拍着他的肩膀开导道:“大哥,我们九曜早晚会找到光武大墓,来日方长。”他看出了秦朗的急躁与失落,随即出言鼓励道。

    秦朗用力地点了点头,说道:“眼下先对付这两股势力,等他们鹬蚌相争,我们最后渔翁得利。”

    随后众人的视线又再次回归到场上,不过现在却发生了惊天逆转,两位老者竟然直接干掉了十几名黑衣人。

    他们看似手无寸铁,但是每一个人手上的力道都堪比任何一把尖兵利器。砰砰砰又是三声老者力道十足直接劈开了一个黑衣人的脑壳。

    “啊!”一声惨叫,此人身后的几个黑衣人立即向后退开,这一掌力道十足而且霸气外露。

    “跟他拼了!”为首的黑衣人说道,他在边上看到自己的人就这样被切瓜砍菜般被干掉心里怎能不愤怒。

    “给我上!”他又大声怒吼,此时他一个箭步就冲了上去,他手中一把短匕首此时散发着寒意。

    “来吧,来一个杀一个!你们今天一个都走不掉!”壮汉此时意气风发,他挥动着自己的板斧说道。

    此时这个为首黑衣人一刀在一位老者的胸前划过,不过仅仅是划过根本没有破开他一丝衣角。

    反倒是老者反手一掌,让为首黑衣人立时向后退开数步,然后他的另外一只手也跟着拍了上去。为首黑衣人猛然一个后空翻躲开,随着他的影子一把匕首此时也飞了出来,此时直击老者面门。

    老者微微吃惊,他不得不用自己的双手夹住黑衣人的匕首,但是胸口却被旁边的一个黑衣人一脚踹上。

    “额!”老者闷哼一声,转瞬间他手中的匕首就已经扎进了黑衣人的脖颈之中,仅仅半个呼吸黑衣人就已经魂归天外。

    而另外一边的老者更是威猛,他双手立时掐断了两个黑衣人的脖颈,而后他的身子突然向前冲去,又是一个擒拿手直接干掉了眼前的一个人。

    “一起上!”几个黑衣人说道,随后他们都亮出了自己的武器冲了上来,几只匕首加上短刀席卷着暗淡的灯光冲过来。

    “一起上,那你们就一起死好了!”老者说完,不知道从哪里抽出了一把长剑挥了出来。

    刷刷刷三声,老者的身影在几个人的身边飘忽,然后一个利落的收刀之慢慢向前走去。

    而他身后的三个黑衣人却连连倒下去。老者的实力此时此刻毫无保留的使了出来,一把长剑使得是虎虎生风,几乎没有一个黑衣人能够在他的手中又走超过一招,剑剑凌厉如入无人之境。

    此时为首的黑衣人看得心惊,他本以为老道的实力也就如此,但是现在看来确实是小瞧他了。

    本来数十位黑衣杀手现在一下子被干掉这么多他不仅是心痛更多是震惊,当然还带有无比的恐惧。

    只见他收起自己的短刀吼道:“大家往外撤!”说完他自己一个人独自向着廊道发了疯一般冲过去。

    不过现在大多数的黑衣人都是难以脱身,刷刷两声壮汉的两板斧又劈开了一个人的脑。鲜血又是一阵喷涌,现在地面上已经横七竖八的倒下了不少黑衣人的尸体,他们多数都是被直接掐断了脖子一击致命。

    为首黑衣人一路小跑,终于来到了廊道边缘,此刻身后能冲过来的人都是一些身手较高的黑衣人。

    这些人算上为首的黑衣人才刚刚够两个手掌,他们走的十分有格律竟然没有触发一个机关。

    他们一路连跑,外加跳跃迅速的移动着,本以为可以顺利地……

    不过下一秒他们的脸色顿时铁青了起来,因为眼前的巨石已经死死地堵住了出路。

    “怎么会这样!”为首黑衣人惊讶的说道,之后他用力冲着巨石就是一脚,但是无异于杯水车薪。

    而身后的老者与壮汉同样跳跃着冲了上来,他们手中武器此时散发着嗜血的光芒,这些黑衣人不由得战栗。

    为首的黑衣人一看巨石已经死死地堵住了洞口,所以也就转过身来,此时的他咬了咬牙断了逃出去念想。

    “兄弟们,既然活路已经被堵死,那我们就只有一条活路,杀掉眼前这三个人!”为首黑衣人随后抽出了自己的短刀一马当先冲了上来。

    壮汉大喝一声:“小子,我送你一程!”随后他一板斧劈了上去,斧头裹卷着气势凌空压过去。

    本来壮汉就是力道型的战士,现在再配上板斧外加蓄力这一击,更让为首的黑衣人完全无法招架。

    砰的一声,没有想象的血光飞溅,反而壮汉竟然被一脚踹到了胸口,他粗壮的身子一下撞到墙壁之上。

    为首黑衣人猛然跳开,他并没有继续攻击,因为一支哨箭依然射了出来,壮汉一个躲闪不及就被划破了衣角。

    “你到底是何人?倒是有几分魄力!”此时老者说道,随后他似有深意的看向了为首的黑衣人。

    但是为首的黑衣人却有些不屑的笑道:“我是谁对你很重要吗?不要以为你们暂时占据优势我们就会怕你们!”说完又准备再次出手,不过老者此时却伸出手说道:“你以为你还能跑出去吗?”

    他说的异常霸道根本就不给这些黑衣人一丝面子,成王败寇这句话终究是有几分道理。

    现在的黑衣人虽然人数上占据一定优势,不过却都是一些没有实力的家伙罢了,他们依然是菜板上的肉任人切割,而操刀手却恰恰是眼前的三个人。

    老者一脸微笑的向前一步说道:“摘下面罩我饶你们不死!”

    他说完又向前走了两步,他每走一步气势都会增强几分,让为首的男子不由得紧张起来。

    不一会儿,为首黑衣人脸色变得异常难看,他随后说道:“你答应我的!你要说话算话!”他的眼神有些迷离更夹杂着犹豫。

    老者微笑道:“那是自然,不过你还要回答我几个问题!”他说完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势。

    为首黑衣人看了看周围的几个黑衣人随后走上前去,然后他将自己的蒙面摘了下来。

    然而这一刻众人都震惊了,不单单是老者,所有人都张大了嘴巴,脸上写满不可思议。

    “你是庞错!”老者竟然念出了他的名字,这令庞错十分惊讶,没想到竟然有人认得他。

    当然这都不重要,庞错的嘴角此时诡异的一笑,随后他的短刀立时拔出向着老者刺去。

    突如其来的一刀,老者躲避不及闷声一哼鲜血就从腹部流了出来,他立即一脚就把庞错踹到一边。

    而后另外一个老者急忙扶住了他将要倒下的身体,壮汉更是愤怒,他没想到次子心机居然这么深,竟然把老者坑了一把。

    他扬起板斧,不带丝毫感情的砸了上去,这一击带着凌厉的让人无法闪躲。

    但是庞错是何人,他早就预设好了路线。

    只见他在廊道侧面轻轻一踏,然后身子一百八十度大旋转然后安然落地。

    壮汉一斧头落空之后,又转过身回头一斧,这一下庞错倒是没有办法再逃脱,毕竟廊道本就狭窄,再怎么玩也玩不出花来的。

    庞错猛然向后退开,他的手臂阵阵发麻不过终究是逃过了这一击,身后几个黑衣人立时将他包围起来。

    庞错的身份可是镇北军司马的儿子,秦朗没想到今日会在这里竟然会看到他,而且此时他还和这么多的黑衣人在一起。

    这种种疑点顿时在秦朗的脑袋里炸开,他想要揪出什么思路但是无奈庞错已经让他思绪大乱。

    镇北军司马可是一方大将,他的儿子竟然会藏于盗墓组织中,倒是长了见识。

    不过就在秦朗等人惊异的时候,梓萱竟然失声的叫了起来,她抬头玉手此时指向了前方。

    秦朗立时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此时为首的庞错竟然看向了这边,他的眼神之中带着一抹诡异的笑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