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六十五章:老三被困
    不光是豹奴心里着急,其他九曜自然也不愿意看到秦朗独身一人冲过去,他们随后都冲了过去。

    “跟在我后面。”马钧此时出现在秦朗面前,此时他手拿着一只铁盾,盾牌散发着银色的光芒。

    当当当三声,马钧猛然向后退开,秦朗立时在后面抵住了他的身体说道:“小心!”

    马钧用力抵住,他扭动着盾牌,射过来的枪头直接被盾牌上的机关绞碎。

    而后何晏等人跟了上来。虽然豹奴刚刚进来的时候触发了一些机关,但是这分明是少数,大多数还在暗处隐藏。

    “可恶!”刘伶暗骂一声,他轻轻一跃躲过一直暗镖。

    而一旁的长缨同样是金刀一闪,他与暗镖一阵纠缠之后脱离开来,又是几个鹊起莺落已然到达了豹奴近旁。

    不过现在,豹奴不管用多大的气力都是难以破开这个铁笼,这不禁让豹奴十分愤怒,他哪里见过这么硬气的铁笼。

    长缨金刀铛铛两声径自朝着铁笼砍去,不过无异于杯水车薪,铁笼仅仅冒出几丝火星之后依然完好无损。

    “可恶,这破笼子!”豹奴吼道,他一身肌肉都在不断抖动,同时脸上的横肉更是在不断抽搐。

    “破笼子你还打不开哪。”一道十分不和谐的声音传了过来,刘伶带着一定方帽跑了过来。

    豹奴想要说什么不过还是忍了回去,他知道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老四,你能破开吗?”

    刘伶听言摸了摸铁笼的材质微微思索一阵,他一时半会儿也是很难探测出铁笼的材质所以不敢妄言。

    “这铁笼从下面也是很难打开!”何晏说道。不知什么时候何晏已经来到了笼子底下,他反复的摸索着笼子有些疑惑。

    “下面,我怎么没想到!”豹奴好像发现新大陆一般,随后他双手抱拳硬生生的将全身的气力聚于掌上。

    “给我起。”豹奴爆喝,不过结果却正如何晏所料根本无济于事,铁笼纹丝不动就像是一座大山伫立在那里。

    “这铁笼在掉落的一瞬间就已经和下面的接口无缝隙的结合了,而且通过观察这个接口还是一次性的接口,一时半会儿根本难以打开!”何晏说道。

    秦朗此时也走了过来,他跟在马俊身后说道:“老五,你有办法吗?”

    这一问让马钧倒是有些无奈,“我的机械都是灵巧型的,破开铁笼需要霸道型的机械,而且需要超强破坏力,这些我都已经用在了战场上,哪里想到今天会用到。”马钧说道,随后他用手撞了撞铁笼。

    “这应该是不久前安装的!”马钧突然说道,随后他用自己的手指指向一道依然十分新的痕迹。

    “不久前!这里少说也有百年未开启,怎么会有人在这里安装铁笼!”刘伶惊讶的说道。

    刘伶秦朗几人怀着同样的疑惑,这百年未开启的墓穴突然有人安装铁笼说出去鬼才相信。

    “难道是修墓人或者是守墓人来过?”何晏说道,不过随后他就否定了这一种猜测,且不说这这一支已经绝迹就算是残存他们的后人也不会安然进入这里。

    那么守墓人就更不可能。

    这条活路本就是修墓人所留,然而修墓人与守墓人虽然是一字之差但是终究不是一脉相承,所以这条活路落入守墓人手中的可能性并不大。

    一个个的可能性被排除,众人一时间也难以寻到源头,“大家合力一击,试试看能否破开!”秦朗此时端起了长刀说道。

    众人都点了点头,随后他们都拿出了自己的武器,然后豹奴向后退开等待着众人的至强一击。

    “破!”秦朗大喝一声,他的长刀直接砍到了铁笼之上,而后他双手聚力猛然一压,笼子吱呀一声有些变形。

    随后,九曜的武器一一砸了下去,力道简直堪比小型炸药一般强大,笼子隆隆作响开始变形。

    不过终究是没有破开,这倒是让秦朗等人郁闷和急切。毕竟身在墓穴之中,每一秒都是危机四伏。

    虽然是在活路,但是刚刚他们进来的时候已经看到了,活路之上依然暗藏杀机,不愧为光武大帝的墓穴不是什么小狗小猫都可以进来的。

    秦朗怒吼一声又是一刀冲了上去,但是笼子除了变的更加扭曲以外没有什么更大的变化。

    “可恶,这到底是什么材质!”秦朗说道,随后他用自己的手用力一摇有些发烫的铁笼,铁笼依然是纹丝不动。

    “似曾相识!”此时刘伶突然说道,他从一开始的时候不敢确定,但是他通过扭曲的笼子散发出来的味道,与成色硬度对比分析之后终于下了结论。

    “你见过?”何晏不惊询问道,同时边上的秦朗也投过来惊异的目光,毕竟这种笼子他可是生平第一次见。

    刘伶想了想说道:“我曾经跟随先生云游四方,在一处刑场自是遇到过这种情况!”随后他的眼睛一阵迷离仿佛又回到当日的情景。

    “师傅,这人还能活吗?”刘伶背着药箱问道,他稚嫩的脸庞带着一抹似乎永远也摆脱不了的稚气。

    旁边一位穿着青衣的老者捋了捋胡须说道:“医者父母心,就算是不能看好也要尽力为之,他们都是一条生命。”

    刘伶随后递过去一只刀具,他看着躺着的这位服刑犯心里感觉怪怪的,他不明白为何要为他看病。

    因为像这样被人推来午门处斩的服刑犯,不用多想都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他不懂救了他们是否是对遇害者的一种不公。

    不过,当他看到眼下奄奄一息的服刑犯的时候,心里却又徒升起一种怜悯之情使他不得不去帮助他,也不能不去帮助他。

    “这就是医者心,这就是仁!”半晌老者幽幽的说道,一旁的刘伶突然被老者的话惊醒。

    他的心思老者始终是猜得透透的,当然,这一次也不例外。

    老者的话让刘伶顿时感到豁然开朗似乎身处黑暗中看到一点光明。

    老者似笑非笑的摸了摸刘伶的脑袋之后,他独自起身就离开了,看着已经开始苏醒的服刑犯刘伶疑惑着起身。

    虽说是在铁笼之外,但是却依然能够感受到笼子带来的森然寒意,它似乎饮了不少服刑犯的鲜血。

    而且铁笼之上的丝丝划痕让刘伶似乎可以想象得到它可以承受了多大的冲击,它笼住了多少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这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铁笼,竟然能够留下这么多的刀枪剑戟的伤害,可依然没有丝毫损坏,而就是这一次让他永远的记住了这个铁笼。

    画面中刘伶的身影慢慢模糊,现在的他又看到了这个笼子不禁有些感慨,不过他很快就恢复了状态。

    “你有几分把握?”秦朗在一旁问道,听完刘伶的话他不禁眉头一皱,铁笼破开的难度远超他的想象。

    “给我时间,我试一下!”刘伶说道。

    秦朗点了点头说道:“那好,我们警戒!”说完秦朗就独自来到了墓穴廊道口附近。

    而后几人都各自镇守一方将刘伶与马钧围在圈内。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而刘伶的药剂也是失败了再次配置,配置了再次失败,不一会儿浓重的药味已经充斥了整个内洞。

    “好了!”突然刘伶说道,一股酸味袭击了几人的鼻孔,而后钢铁笼子开始慢慢软化起来。

    此时,马钧立时拿出了自己的机械手臂,一双钢铁般的爪子在长明灯的照耀下异常的耀眼。

    砰的一声,铁笼立时被撑开,但是令人惊异的事情却出现了,只见铁笼竟在撑开的时候直接粉碎。

    按理说在刘伶的药剂下应该是直接软化,这声炸裂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一个好好的机械手臂就这样化为了粉末。

    不过豹奴终究是救了出来,但是他还没有说几句话就听到了外面传来了打斗声。

    虽然,墓穴隔音效果很好但是这打斗声却传的十分清楚,九曜每一个人都是十分震惊。

    毕竟这墓穴是刚刚才打开的,却在这个时候传来打斗声,那就说明这里已经被人捷足先登了。

    不过他们可没有时间思考这些事情,九曜急忙找了个地方然后躲了起来,现在敌在明我在暗秦朗倒要看看是何方神圣。

    脚步越来越近了,不一会儿一伙黑衣人就冲了进来,他们身穿黑色紧身衣,而且都用黑色面罩蒙着脸。

    秦朗几人当即相互看了看不过都没有吱声,既然是大都就会是双方的行为,双方的行为就肯定还会有一方势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