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六十四章:诡异的活路
    “想要问什么,说吧!”绿帽首领压低声音说道,他已经走头无路只想求得一线生机。

    不过秦朗却是微微一笑说道:“你怎么知道我们想要一个东西?”接着,他收起长刀,目光径自看向对面的绿帽头领。

    绿帽头领好像抓到了什么似的,此时他没有了刚才的低声下气,既然秦朗等人想从他这里得到东西,那么他们自然不会轻易杀了他。

    他整了整自己的绿色帽檐,清了清嗓子然后说道:“你们要杀我刚刚早就杀了,何必留到现在,”他说完收起了弓弩。

    秦朗微笑道:“你猜的确实很对,不过那是别人,九曜的作风你不懂,你也不要妄图猜透!”

    秦朗的眼神一冷他看了看一旁的豹奴,仅仅半个呼吸豹奴的铁拳就已经向着他的脖颈砸去。

    咔嚓一声,绿帽头领临死前还带着一抹震惊,他人生最后一句话不是痛苦的嚎叫却是:“九曜!”

    秦朗转过身看着众人刚想说什么却看到长缨直接破开一处机关放走了一个弓弩手,“长缨,你干什么?”刘伶怒道,很显然他对长缨的做法很是不满。“你为什么要放走那个人!”梓萱此时也十分不解。

    长缨一时不语,不过看着她的面色好像是有着什么难言的苦衷,众人责备几句之后大都叹了口气。

    毕竟长缨是吴国人这是不争的事实,期间有什么难言之隐众人也都能理解,索性就没有继续深究。

    而秦朗自始至终都没有言语一句,他走到了何晏身旁说道:“那个人,你还认得吗?”他将声音压得很低很显然他不想让其他人听到。

    “那天在赌坊不就是这个人吗?他好像也在赌钱!”何晏思索一下说道,虽然记忆有些模糊但是刚刚再次看到他还是想起了几分。

    “他那天放走我们今日我们放走他自然还了人情,但是我却不明白长缨与此人又是何种关系。”秦朗疑惑的问道。

    何晏摇着羽扇轻轻的摇了摇头说道:“有些事情到了知道的时候自然知道,不该知道的时候切莫强求。”秦朗一脸鄙夷,虽然何晏的话确实有几分道理。随后他学着何晏的样子摇了摇头跟上了其他人的步伐。

    “走吧,现在猛虎已经被降服,而且追兵也已经剿灭,就连最危险的黑衣人都已经被别驾智擒,下面我们就向着这里进军吧!”顺着他手指的方向,一处黑色的洞口出现在众人面前。

    秦朗说完就率先走到了前面,不过豹奴此时却挡在他面前说道:“我说的什么,你还记得吗?”他无奈只能向后退后数步,豹奴走在最前方带领着队伍走了进去。

    洞内很是黑暗,但是这种黑暗众人心中却是一缕光明。

    一条长长的廊道,几只火把散发着几点光明。

    豹奴梓萱与何晏走在前面,身后计都麒麟与魅罗长缨断后,他们一行人走得很慢,几人间隔利于打配合的距离。

    黑色的廊道依旧无限延伸着,没有人知道它的尽头到底在哪里,不过九曜的脚步却是异常坚定。

    刷刷两声传来,在黑色中突然吐出两柄长枪,枪头散发着点点寒破开了黑暗冲了过来。

    豹奴的身影早就在大家看到长枪的时候,消失在众人的视野里,“给我定!”豹奴怒吼一声。

    而本来还是十分凌厉的长枪一下子就被豹奴攥在了手心,不过他的身子却是猛地向后退开数步。

    这长枪的力道虽然没有亲身体验过,但是单单划过的风声,就已经可以感受到他的霸道与威猛。

    “走吧!有我在,没意外!”豹奴拍着胸脯说道,不过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有十几支哨箭飞了出来,带着丝丝长响。

    豹奴微微侧身险险的躲了过去,而后他的一双手一下子就抓住了一支哨箭。

    而后另外一支也被他一脚踢得偏离了方向,豹奴虽然有些措不及防但是终究还是挡住了这一轮的攻击。

    众人都暗道好险,豹奴也不再言语,因为接连而来的机关已经引起了他的足够重视,毕竟身后跟着许多他要守护的成员。

    随着他们不断前进机关,虽然是越来越多,但却都是一些小机关,这样对付一般的盗贼还可以但是对于秦朗等人还是嫩了点。

    虽然说是活路,但是修墓人却是十分精明,他们的活路修的异常巧妙。处处也有着大大小小的机关只是杀伤力并不大。

    这些机关,一来是为了挡住偶然发现这里的盗贼,而来就是为了考验后人,毕竟这里的每一样东西拿出去都价值连城。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他们还是懂的,所以为了不被这些东西弄得家破人亡他们还是选择留下机关。

    毕竟宝物要有能力的人才能占有,若是一个浪荡败家子那么死在这条活路上确实比死在大街上更体面一些。

    秦朗目光如炬继续在廊道内不断观察,虽然没有什么别致的雕刻但是却给人一种肃穆的感觉。

    “应该快到了,毕竟一般墓穴的廊道都不会太长!”何晏边走边说道,他手中的火把一路引领者众人的目光。

    秦朗也点了点头,他现在好像也明白了一些,这活路之所以成为活路并不是因为他只生无死。

    而是他的修建将廊道加长,廊道空间狭小,十分有利于暗器的发射,因此他有着一个无可比拟的好处,那就是这些长廊即是暗器的出口同样也是一种防御。只要多加小心便不会出现危险。

    随着众人愈向前,秦朗的心里也是越来越不安起来,毕竟这一切都显得太过诡异。

    豹奴又是一个闪身躲过了封喉一击,然后他的身子向后退开,头**换,向上一踢,断箭一下子扎到了廊道之上。

    然后,他一只手猛然拍打地面,之后身子就像是长了翅膀一般轻盈的跃了起来。随后豹奴暴喝一声一只脚猛然将一个出箭口打掉。

    秦朗惊呼一声:“小心!”只见豹奴身后又开启了一只巨大的黑洞,一支枪头冒了出来。

    而这时何晏却是冲了上去,半个呼吸他就拿出了马钧的遁甲抵了上去,无奈枪头的力道实在是大,何晏猛然向后翻滚出去。

    不过恰恰是这半个呼吸让豹奴安然落地,他急忙拉住何晏向一旁掠去。

    随后他一双铁拳没有丝毫迟疑的向着刚刚射出半个枪杆的长枪砸去,咔嚓一声,清脆的响声,长枪一下子就被折断。

    又是虚惊一场,这样的事情随了他们一路,但是都被他们一一化解,半晌秦朗终于看到了一丝光明。

    “有长明灯!”秦朗说道,随后众人目光都聚集过去,果然一丝丝光亮映入九曜的眼帘。

    “终于到头了!”豹奴紧绷着神经说道,他现在终于体会到了打头阵的难受,紧绷的神经丝毫不敢松懈。

    他们随后就冲到了长明灯处,而此时的景象让他们都不自觉的吃惊起来,因为一把长剑赫然出现在九曜眼前。

    “那是什么?”豹奴最先冲进长明灯区说道,而后他慢慢的移动身体打算将这把剑拿到手里。

    但是结果往往不那么尽如人意。

    此时数支哨箭已经飞了出来,而且紧跟其后的几十只暗镖都散着杀意。

    秦朗大呼小心,不过他的担心似乎有些多疑,豹奴的速度十分快,几个闪身就安然躲过了这一击。

    之后又是地刺,又是长枪乱舞,豹奴一时间有些仓促,但是凭借着过硬的伸手终究还是来到了长剑面前。

    只见长剑在长明灯的照耀下,散发出清幽的光辉,而且无论是剑身还是剑柄都带着一股无与伦比的霸气。

    但是此时何晏却发觉了一丝诡异,只是豹奴的一只手已经伸了过去,“小心!”秦朗在一旁开了口。

    不过似乎已经晚了,豹奴已经抓住了巨剑,但是巨剑却如同泡影一般一闪即逝,他当即一愣。

    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瞬间被一个铁笼给活生生的困住,豹奴大惊,他急忙用充满气力的双手使劲扳,但是无济于事。这铁笼是用特殊材质做的根本难动分毫。

    “这是用海市蜃楼投影所映射出来的金重投影,中计了!”何晏是开口道,他一双眸子中似乎藏着无尽的智慧。

    “现在先把豹奴就出来,其他的静观其变!”秦朗说道,随后他径自朝着铁笼走了过去。

    豹奴依然在挣扎,不过当他看到秦朗走过来时不由得吼道:“秦老大,你回去,这破笼子还困不住我!”他脸上带着一抹急切,无非就是看到秦朗伤势未愈不想让他以身犯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