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五十七章:智擒神秘人
    而此时,这些神秘黑衣人终于有了动作,他们开始一个人两个人的往静水居里走来,慢慢地形成了包围之势。

    接着,阁楼之上马钧径自走了下来,他一屁股坐在贾诩身边,刚刚在阁楼之上他早就已经察觉到了蹊跷。

    秦朗微微一笑说道:“老五,你来了,那我们就可以走了。”他说完起身直接向着静水居外走去。

    而身边的贾诩此时紧随而上递给了秦朗一块湿布,后身边的几个人都捂住了鼻孔向着一旁走去。

    就在这时,一股墨绿的浓雾从西面的街巷袭来,卷带着杀气。

    秦朗立时说道:“没想到这些黑衣人这么凶残,自己人都不放过!”他说着感激的看向贾诩,随后也向着一旁跑去。

    这些在外围的乔装黑衣人看到墨绿的烟雾顿然一怔,只见一个身穿商人衣袍的男子立时喝到:“走!”

    但是现在已经太晚了,随着周围一阵隆隆之声,在好几处巷口顿时涌出几位青衣壮汉,他们手中都拿着一个不知名的机械。

    凤头昂眼,木质身段却显示出不俗的威严。

    转眼之间,他们的口中瞬间吐出数只大网在空中一下子连成了片。

    而后凤嘴一张数只巨大的飞镖立时将网顶住,这些乔装黑衣人一下子就被困住,这突如其来的袭击让他们眼中带着惊恐。

    但是另外一些在客栈之中的人,其实早就在烟雾升起的时候有些察觉,此时更是一瞬间就没了踪影。

    但是贾诩这次带来的人也不多,一个天罗地网已经失去了大半的人手,所以一时间也只能看到煮熟的鸭子就这样飞走了。

    而这些人刚刚走到一个巷口,就发出阵阵惨叫,并应声倒下,只见一只只豺狼虎豹一下子就涌了过来。

    这些乔装的黑衣人本就是惊弓之鸟,这一下顿时没了反抗之力,仅仅几个呼吸这些人就被野兽咬死。

    之后就见豹奴端坐在一只猛虎身上,慢悠悠的丛巷子走了进来,但是看到天罗地网他也是一惊。

    “大哥!”他喊了一声,随后豹奴从猛虎身上一跃而下冲了过来,而他身后的野兽则各自拖着各自的尸体慢慢向着城外走去。

    “豹奴终究是豹奴!天生的野兽直觉!”贾诩看到豹奴赞赏道,而后他径自向着天罗地网之下的黑衣人走去。

    随后又从巷口冲出来好几个壮汉,他们直接掀开天罗地网将这些神秘黑衣人一一控制住。

    贾诩望着这些黑衣人不觉间松了口气,若是刚刚出了一点差错现在自己可就要和这些乔装神秘人下场对换一下了。

    而在边上的秦朗看了看马钧说道:“你的家伙?”他一脸的微笑,毕竟九曜集齐他们就可以开始下一步的行动了。

    马钧本就是一个不苟言笑的人,只见他摆了摆手说道:“我们要相信别驾,事情会一步步水落石出的。”

    秦朗自然知道马钧的意思,但是他就迈不开这一步,水墓被淹云湖坝崩溃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在是太巧了。

    “我倒是想相信,但是需要别驾给我一个完全相信的理由。”秦朗说道,随后他看向场上的乔装黑衣人又看了看与他们对峙的贾诩。

    马钧无奈的说道:“这还不算是理由吗?”他说着指向了这些乔装黑衣人。

    终究是官渡之战的大功臣,破军马钧天生就有着一股成熟稳重,所以事事都考虑大局,可以说他现在最不想看到的就是九曜与贾诩之间闹分歧。

    但是事情往往会事与愿为,何晏上前一步说道:“这或许是别驾的壮士断腕之举,怎么能说是令人信服的理由?”

    马钧看了看何晏没有言语,他只能寄希望于此时的贾诩,毕竟要撬开这些黑衣人的口以他的能力倒不是很难。

    秦朗几人又坐回了原地,但是他们的眼睛却是一点也没有离开场上的贾诩和这些黑衣人。

    不知过了多久,贾诩慢慢的走了过来,而这些乔装黑衣人则被一一押到随之而来的大部队的马车中。

    贾诩看了看秦朗说道:“他们说的和我想的基本吻合,一定是他!”他眼中顿时爆发出凶光。

    “你说的是谁?”秦朗立时问道,但是他的话刚说出口就感觉有些唐突了,毕竟以贾诩的心思怎会这么快告诉自己等人。

    果然不出秦朗等人的预料,贾诩只是摇摇头没有说话,他转过身看向这些黑衣人幽幽的说道:“纠缠数年,我今日终于将他们捉住!”

    贾诩说完转身说道:“不管秦校尉相不相信我贾诩,你们都要听我一言!”他说着拿出了一张字条摆在桌子上。

    秦朗等人随即瞅了瞅,字条白纸黑字的写着:“山有猛虎,人中豹奴!”随后一阵风吹过来纸条就这样诡异的化为了灰烬。

    秦朗等人一怔,他们正要发问却看到贾诩已经走出了静水居,他摇晃着自己的手向着身后的秦朗等人说道:“切记!切记!”

    此时,秦朗等人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不过他们倒是死死地记在了心里,不管贾诩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他们该要做的终究还是要做。

    贾诩撩开了马车的帘子,笑盈盈的脸马上僵硬成了一张严肃的铁面,他猛然将自己的拳头狠狠地砸向了座位上。

    铁青的面色下他摸出了一只玉佩,此为他的一位同僚,不过此时却是在黑衣人身上发现,这就已经说明那人不是幕后就是知道他们什么秘密。

    他一双手不断的摸索着手中的玉佩,突然想到了什么,说:“不好!赶快会许昌。”

    此话刚落,马车外骏马长嘶一声留下了滚滚长烟在街道之上漫天飞舞。

    话说贾诩与玉佩的主人也算是朝中同僚,虽然不能确定是那人是何身份,但是他唯一敢确定的就是现在这个人定然不是主谋。

    一来此人根据贾诩的模糊记忆定然不是大员,那他就没有什么能力去调动一个这么庞大的组织。

    二来根据玉佩的成色与质地一看就不是上等之材,但是此人却随身佩带可见他更加不是家财万贯,由商买官。

    三来此人玉佩之上有着很深的印痕,而且隐隐有着血痕,虽然经过仔细的打磨但是这渗入玉心的血色却是很难被挖掉。

    根据第三条就可以推断此人应该是被追杀,而且在临死前为了留下什么印记而用自己的指甲狠狠地划过玉佩。

    但是这一幕,刚好被现在玉佩的所有者黑衣人所发现,于是他就打磨一下化为己有,但是最终却阴差阳错的落到了贾诩手里。

    贾诩不断的看着手中的这块玉佩,然后他的手指微微一抖,默默地念到:“走投无路,绝处逢生!”

    他似笑非笑的摇了摇头,“这次老天都在帮我,我倒要看看你到时候有何面目面见主公!”

    “此行不虚,此行不虚啊!”贾诩坐在马车之内不停的念叨,但是他的脸上却是五味杂陈。

    乔装黑衣人的话虽然不可全信,但是以贾诩的能力却也辨得出有几分真假,他这回就是要回去亲自揭发此人。

    他想以主公曹操的过人之处心中自会有论断,而且加上这玉佩之主的证据或许就会给这黑衣人的幕后者强有力一击。

    想着想着贾诩不觉间诡笑一声,此时他摸着自己的胡须不一会儿就陷入了沉思,马车依旧在疾驰,车轮卷起落叶,再次落地时依然沉静安然。

    静水居内秦朗等人端坐在大厅之中,秦朗看了看豹奴说道:“豹子,你的消息发出去了吗?”

    豹奴当即说道:“早在我解决尾巴的时候已经发出去了,相信其他人很快就会赶到,到时候我们就会九曜齐聚。”

    他说完看向一旁的马钧说道:“老五,你怎么现在才过来,你知不知道我们九曜可就你一个机械大师,少了你可不行!”

    豹奴说话大大咧咧但是话却在里,马钧摇了摇手说道:“什么大师,不敢不敢,三哥说笑了。”

    豹奴随即倒了一杯茶牛饮下肚,哈哈笑道:“还是那么一副木头的样子,过啥奖,我说你是大师你就是大师!”

    在一旁沉静许久的何晏适时说道:“老五,你这次到底去了何方,为何现在才出现,”说完将嘴边的茶水品了品。

    马钧听言说道:“赤壁之战开启的时候我就混入了那诸葛孔明的军营,想在大战时趁虚而入搞一些情报,所以就现在才赶回来。”

    “诸葛军营!果真不愧是老五,那诸葛是何等人物,能够瞒过他的眼睛这普天之下恐怕也只有五弟你了。”何晏不觉赞赏道。

    “过誉了,我只不过用了些雕虫小技罢了,那诸葛只是没有遇见。”马钧挥手说道,本来不苟言笑的他此时也不得不挤出几丝笑容。

    然而就在众人谈论之时,静水居外传来了阵阵脚步声,一道道身影顿时映入众人的眼帘。

    “五哥,终于看到你了!”长缨上前拍了拍马钧的肩膀笑道,她本就是一个爽快的女子。

    “人未到,声先到,独属长缨一人。”秦朗笑道,此时他也起身看着众位一个个的从外面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