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五十四章:老五去“泡茶”
    秦朗几人索性不再寻找,毕竟目的已经达到还被人摆了一道,再多做寻找只能自讨没趣。

    他们回到木屋,豹奴依然守在门口,而秦朗与何晏跪坐下来直接拿出一张白纸,随后在纸上勾勒出几条明细的道路。

    何晏做完这一切,拿着笔在纸上轻描淡写的划了几下,他看了秦朗一眼。

    秦朗立时起身,将图纸装进了一个小圆筒内递给了豹奴,“豹子,这图纸给丞相送过去。”

    只见,豹奴一声口哨,一只雄鹰瞬间从天空飞过来,它锋利的爪子轻轻的踩在豹奴的胳膊上。

    随后,他将装有画纸的圆筒系到了鹰爪之上,紧接着他手臂一震,雄鹰巨大的翅膀立马带着圆筒冲天而起。

    秦朗回过头看着何晏说道:“不知道义父能否查出这股神秘势力?”此时豹奴也走了过来,他靠着墙看着对面的何晏。

    收到他们二人的注视,何晏不禁微笑,他将羽扇在空中摇了摇说道:“真是恼人啊!接着直接躺在身后的垫子上,不过几个呼吸就响起了鼾声。

    瞧见他这样,秦朗也无奈耸耸肩。

    这些日子都在为这张图纸奔波,可以说几人根本就没有好好休息过,就算是昨晚在杂货铺被撂了一夜,终究还是有些劳累。

    看着何晏入睡之后,秦朗自己掏出神秘老头给的图纸看了又看,这一看又让他吃惊不少。

    他发现若是充分利用这张图纸的话,需好多机械设备,而且这些设备巧妙异常,不是一般人可以制造的。

    这已经让秦朗倒吸了口凉气,不过此时却在他的脑海中迅速浮现起两个人影,其中一个就是贾诩,另外一个则是老五破军马钧。

    就目前情况处在非常时期,单说一个贾诩,现在秦朗依旧藏有怀疑他的心思,接连被坑用不想,这其中的蹊跷又有谁能说得清楚。

    思前想后当下诸多不明,贾诩此人他是万万不敢用,纵然他那里有着无数巧妙的机械装备,倘若拿九曜的未来,秦朗还是不敢压上赌注。

    那么只能有一个办法了,那就是尽快找到老五,他可是九曜之中的首席设计师,若是寻了他来,这些机械设备自然不在话下。

    只不过,这老五到现在还没有踪影,寻他回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想想这个足以让秦朗头痛。

    事至此,若是就此半途而废那岂不是亏死,秦朗站了起来走到豹奴身边。

    他拍了拍豹奴的肩膀,看着眯着眼的豹奴说道:“豹子,梓萱哪里有消息了没有?”

    豹子连眼皮都没抬的说道:“快了!”随后他又陷入了沉寂,只留下周围的微风扫着面庞。

    这可让秦朗有些不知所以,不过很快一只雄鹰自天上飞了过来。

    雄鹰的气势很猛,可来到豹奴身旁的时候就温柔的像一只小鸟一般,它将自己的爪子送了过去。

    此时豹奴的眼睛慢慢地睁开了,他拿下雄鹰爪子上的圆筒,看也没看的就递给了秦朗,随后雄鹰又速冲天飞回天空。

    秦朗直接打开了纸条,一行字映入了眼帘,他看完之后心里不由地一沉,暗道:“这老五,怎么会这样?”

    他说完,不得不拉起了刚刚入睡的何晏,毕竟老五的事情刻不容缓。

    当何晏听了事情始末,他立时也站了起来,刚刚朦胧的意识一下子被老五的事迹惹笑。

    “没想到老五还有这一面,去泡茶被抓,你不给钱,人家能不抓你嘛!”秦朗脸上写满无奈,本来老五性格稳重,而且十分谨慎,没想到这回却是犯了这么一个低级错误。

    “信上还说什么了?”何晏急着追问道,他整理了整理自己的面容,又挂上了一副冷冰冰的严肃。

    秦朗立即回答道:“信中梓萱还说,老五是被赵地游侠抓了,而且赵地游侠的秉性你们又不是不知!”

    知道,知道,岂能不知。何晏心中已打好算盘,笑而快吐:“不就是钱嘛!给他不就是了。”

    听他这话怎么听着如此轻松,秦朗大吐苦水:“哪来的钱,这么漫天要价你以为我们拿得出来吗?”他双手抱着脑袋,破事真头大。

    只见何晏此时却摇了摇头说道:“我们没钱,但是有人可为我们存着钱呢!”他说着眼睛眯了起来。

    “有人,你是说?”秦朗疑惑的问道,他看向何晏,此时何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让他既心安又疑惑。

    何晏笑道:“养足精神!今晚我们去看刘皇叔。”说完他又倒了下去开始补觉。

    刘皇叔?秦朗听到他的名字顿时愣住,脑海飞速思虑着,转念间好像明白了什么,随即也同何晏一起倒头睡去。

    豹奴也倚着墙壁眯起了眼睛,不过他的一双耳朵却是直愣愣地竖起,一丝风吹草动都不放过。

    入夜,月亮高高地挂在了天空,行色匆匆的三人在一处刘字大旗前三人停下了步子,今夜风吹的紧裹着战旗不断抖动,守门的士卒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

    他们全身上下鲜亮的铠甲,手中的长枪直直的握在手中,一双眼睛在这黑夜中不住地转动,似乎一丝一毫都尽收眼底。

    秦朗此时躲在一旁的草丛中,他碰了碰身边的豹奴,然后往士卒哪里指了指。

    豹奴立时明白了秦朗的意思,他慢慢的爬了出去然后找到一个地方蹲了下来,低语几声突然就从黑夜中冲出来几只黑色的狼。

    豹奴微微一笑,然后一拍狼的后背,这几只狼瞬间就向着这门口的士卒扑咬过去。

    一个士卒瞬间就被咬断了脖子,鲜血流了一地,场面异常的血腥,另外几名士卒则向着一旁逃跑。

    此时大门完全的暴露出来,几个人影已经悄悄的混了进去。

    在刘备大营中的秦朗几人一路躲躲藏藏,最终还是找到了储物大帐,不过周围却是密密麻麻的站着好几排军士,将此地围得水泄不通。

    本来秦朗是打算让豹奴派出几只灵兽将金子偷出来,不过现在看来是没有可能了,他心里不免一阵焦急。

    何晏凑了过来说道:“大哥,那边有一个巡逻小队,正好三个人。”他说完向着身后望了望。

    果然,一处巡逻小队在来回的走动着,秦朗自然明白何晏的意思,他说着就悄悄的向着前方平移过去。

    “待会儿,我们一人一个,切记不要发出任何声响!”秦朗看着众人说道,他从自己的袖口掏出了一把贾诩给的玄铁飞镖握在手中。

    豹奴咔嚓咔嚓的攥紧了拳头,三人静静的看着,巡逻小队慢慢的走到离自己最近的那一瞬间就冲了上去。

    他们每个人的速度都疾如闪电,几乎在半个呼吸之内就已经来到了这几个人的身边。

    秦朗当机立断,一个飞镖直接扎到了一个人的脖颈之上,鲜血瞬间就流了出来。而此时豹奴也紧随而上,他的拳头宛若铁块一般砸到了一个人的太阳穴上,此人还没来得及嚎叫就没了生息。

    而最后一个人则被何晏直接扭断了脖子,三人仅仅在一个呼吸就解决了战斗,然后直接拉着尸体回到草丛。

    他们三个人直接换上了这三个兵士的衣服,接着大摇大摆的出了草丛,向着仓储大帐走去。

    秦朗走在最前方,他挺着自己的胸膛走向前去,一个兵士瞬间就挡住了他们的去路,严肃冷漠的看着秦朗。

    “你们是什么人?不知道这里平常不准进吗?”兵士眼睛死死地盯着眼前的秦朗。

    秦朗没有表现出一丝的紧张,他整理了整理自己的衣衫说道:“将军让我们来取些东西。”

    “将军?哪个将军?”兵士迅速问道,他显然也不是那么好蒙混过关。

    秦朗听言眉头紧皱吼道:“将军!这军营之中有几个将军!”他的言语十分凌厉,好像一言不合就拔刀相向。

    怎么说兵士毕竟还仅仅是兵士,一听秦朗的口气顿时软了一截,他思考了一会儿说道:“那好,进去吧!”

    兵士说完就让开了一条路,军营不比其他,他自己也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士卒,若是真的招惹了将军身边的人他们可是吃不了兜着走。

    他看着秦朗一行人的身影心里开始思索着,权衡利弊后立马跟身旁的一个壮汉士卒说道:“去问问将军!”

    身旁的壮汉听他说完就跑了出去,不过壮汉没走几步就闻到了一股鲜血味道。

    他微微迟疑一下,循着味道找去,此时一滩血赫然出现在他的眼中,他身体一震一只手试探性的摸向血迹。

    “还带着温热,不好!”壮汉立时说道,他随即冲向仓储大帐,手中的短刀已经拔了出来。

    而此时秦朗等人早就已经在仓储大帐之中拿到了几十金,他们迅速的撤了出来顺着原路返回。

    但是,当他路过守门兵士的时候,秦朗铠甲领子上的几点血迹引起了注意,他眉头一皱。

    “不要让他们跑了!”此时壮汉军士已然冲了回来,他手上的短刀在月色的衬托下散发着森然的寒光。

    身边的守门兵士立时抽出尖刀朝着秦朗劈砍过去,可此时已经有些为时已晚,秦朗几个人脚下抹油逃之夭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