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五十三章:水墓阁
    话说这水墓阁是何种地方,乃是修墓人挪用各代帝王之墓内的陪葬品所建立起来的势力,为的就是能够保证修墓人的传承。他们也是大陆最神秘的组织之一,百年来几乎无声无息,但是却又起着不可代替的作用。

    传闻,他们只和修墓人有联系,但是这些修墓人也多数隐居山野,所以这水墓阁更是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不过好在羊皮纸卷中留下了豫章郡的水墓阁分部,秦朗与何晏商量后再决定晚上在行动。

    天空阴晴变化,像小朋友的脸说变就变,竟然下起了倾盆大雨,行人四处躲藏。

    夜幕慢慢拉了下来,此时秦朗一行人经过简单的乔装打扮之后,便顶着大雨出发了。

    大雨,虽然给秦朗几人造成了麻烦但却是利大于弊,平日早就应该华灯初上,如今秦朗几人确实没看到几丝光亮。

    他们三人匆匆在雨中行走着,但此时却看到一处地方正张灯结彩,莺歌燕舞好不热闹。

    雨肆无忌惮下着,虽很大,可门口依然有许许多多的主顾不停的进进出出,一排打扮得花枝招展的美女在不停地招揽着客人。

    “老二,你确定是这里吗?”秦朗无奈的说道,本以为是个如何凶险的地方却没想到是一处妓院。

    何晏也是一下子懵了,他也没想到此处是这种地方。很显然,平日他本就自视清高,现在让他进这种地方真有些不自然。

    但是秦朗独自进去,他也多少有些不放心,更何况还有豹奴这小子,要是一不小心捅个篓子他们可又是吃不了兜着走。

    秦朗看了看何晏,他叹了口气终于还是走了进去,豹奴此时确实有些不好意思,但是看到秦朗进去了,他也不想淋雨只好走了进去。

    门口一排姑娘一看到俊美的秦朗都纷纷迎了上来,秦朗的容貌不得不说还真是个招牌。

    而后跟上来的何晏却也是引起了不小的喧哗,但是何晏千年化了的冰冷,这些庸脂俗粉在他的眼中没有丝毫价值。

    最后,豹奴一走上来却是没有人相迎,毕竟他一身杀气而且长相不但不俊美而且还十分凶悍,这样的人躲都来不及还主动迎上去这不是找死是做什么,所以豹奴一下子就被撂在了那里。

    只不过,秦朗与何晏都是明确自己目的性,他们不一会儿就逃脱了这些人的控制直接走到了里面。

    妓院里面与外面更是两重天,这里到处都是粉红色的挂饰,还有数不胜数的绫罗绸缎包裹的墙围。

    处处都是歌舞升平,好多公子哥都是醉生梦死般沉浸在这些女人的温柔乡里,何晏冷哼一声径自走向了二楼。

    既然说这里就是水墓阁,那这里定然会有水墓阁的接待人员,但是秦朗几乎找遍了整个二楼竟然还是没有发现一丝一毫的可疑之处。

    “大哥,这里就是个十足的窑子,来这里干嘛?”豹奴终于忍受不了周围的眼光说道,他这一身行头怎么看怎么别扭。

    秦朗没有言语,他自己思考起来,这里就是指定的水墓阁之所,但是为什么没有接应人员。

    此时,何晏直接拿出了羊皮纸放在自己的手里左顾右看起来,他游走在各种人多的地方而且还是故意放慢了脚步。

    秦朗好像明白了何晏的用意,也自觉的跟在他的周围,来这里的都是一些花花公子自然都对破羊皮纸不感兴趣。

    但是何晏依旧不停的转悠着,不曾料想一个老者此时抓住了他的衣袖说道:“不知公子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吗?”

    老者佝偻着身子,慢悠悠的踱着步子站在何晏面前,然而他的样子倒是怎么看都不像是这里的人。

    何晏有自己的心思,他说道:“前辈,我家墓中有水,不知何人能解?”他说的比较委婉,其实也是一种变相的试探。

    果然不然,老者身子微微一震,他随即说道:“墓中有水,那不如将墓倒过来。”他摸着自己的胡须,颇有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

    秦朗在边上静静地观察着,对于他们的对话,他不禁自言自语:“墓中有水自是墓水,而倒过来不就是水墓吗,难道?”他抬起头看向老者。

    不过此时老者已经带着何晏上楼了,秦朗也急冲冲地跟了上去。

    三楼几乎是没什么主顾,空中却充斥着花粉的气息但这里异常安静

    秦朗跟在何晏身后,他们转过几处拐角来到一间朴实的屋子面前,老者一把推开了木门。

    屋子不算大也还算整洁,秦朗几人入座之后,这个老者微笑的对他们说道:“烦请各位公子贡献一滴精血,这是规矩,也是礼节。”

    他说完拿出了三只小瓶子,秦朗几个人都例行公事一般将自己的精血贡献了出去,老者随后收好一个转身走出房间,并带上了门。

    此时,秦朗转头看向何晏,何摇了摇头示意秦朗不要动,秦朗看到他的表情只好端坐在这里。

    不一会儿,老头和两个老太婆走了进来,秦朗起身相迎。

    老头急忙摆了摆手,同时看向秦朗说道:“不知木公可安好?”他看着秦朗的眼神带着一丝暖意,使秦朗无形之中感到一股亲切感。

    但秦朗哪里知道木公是谁当即愣了一愣,随即回礼恭敬地说道:“前辈所言木公,在下不知。”

    老头保持着仙风道骨的摸样,他摸着自己花白的胡须,然后微微一笑说道:“那这些,你们拿去吧。”

    随即,老头从身后两位老太婆身上拿出了一份竹简和一卷图纸递给了秦朗。

    秦朗急忙接过来,他还以为要大费一番周章,没想到却是如此轻易的得到了想要的东西。

    何晏虽然没有言语,当下他得做最重要的事,便是一直在观摩着老头的一举一动,最后确定没有什么可疑之后才缓缓的起身。

    老头郑重地看着秦朗,坦诚地说道:“你们能够找到这里自然也见过张因,所以老夫倒是有个任务托付给你们。”

    秦朗自然点点头,毕竟老头二话没说就拿出了他们所需要的东西作为回礼,做些事情是理所应当。

    老头瞧见秦朗答应得爽快,随即微笑道:“好,你手中的图纸中有你们想要的东西,而这份竹简则由你们交给张因,然后我们则会在他死后收回。”

    老头说完之后,神秘笑言,“丰润公子,我想不会食言吧!”

    秦朗立时一震,没想到老头竟然知道自己的来历,转念一想如果水墓阁连这点实力都没有的话自然不会叫水墓阁了。

    他当即只能点了点头,身后的何晏也是微微欠身示意无碍。

    此时,老头也点头微笑后,向着门口走去。

    秦朗看着手中的图纸与竹简不由得有些疑惑,抬头打算向老头问一些问题但是只感觉脑袋一晕瞬间就失去了意识。后面的何晏与豹奴亦如此,而此时正在开门的老头背着身对后面的两个老太婆说道:“安顿好他们。”

    大雨下了整夜,第二天雨后初晴,阳光斜斜地射入了屋内,此时在一家杂货铺内,秦朗几人正倒在一张桌子上。

    此时秦朗的手指微微动了动,他随后抬起了头看着眼前的两个人,豹奴与何晏此时还在沉睡。

    秦朗直接起身环视四周,他的头脑经过一夜的闷睡,还处于混沌状态,他使劲的摇了摇头。

    接着,映入他眼帘的是个杂货铺,周围堆放着各种物品摆件,而秦朗就在这些物品之间的一张空桌子旁边。

    他努力的回想着昨夜的情景,不过脑袋总是微微疼痛,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好像是想到了什么,急忙摸向自己的胸口。

    随即秦朗松了口气,图纸和竹简还在,他将何晏与豹奴摇醒之后就走出了杂货铺。当秦朗看着这牌坊之时,心中不免莫名的疑惑。

    何晏更是从醒来之后,就陷入了深深地沉思,毕竟平白无故的就让人给弄晕,这门之事放谁心里都会别扭半天,更何况是何晏本人。

    然而,就在众人还在垂头丧气的时候,何晏突然眉渐开,嘴角笑起。他说道:“昨晚,我们顺着地图走寻到了那家妓院,那么今天我们不如再走一回。”说着,何晏从自己的胸口摸了起来。

    不料想,令他吃惊的是此时那份羊皮纸竟然没了踪影,秦朗看着他震惊的样子猜到几分心里早有定论:“看来,他们是早有准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