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五十二章:神秘的壮汉
    秦朗听到壮汉的话也很惊讶,没想到豹奴的事情这么快就传遍了整个豫章郡,所以他当即就想离开。

    不过此时壮汉却先一步来到秦朗面前说道:“公子,请留步。”他看着行事谨慎的秦朗微微一笑。

    “请问兄台拦我所为何事?”秦朗语气颇为不耐烦,他现在就想快点离开,毕竟他们现在可是在整个豫章郡“小有名气”。

    壮汉挺了挺胸膛,随后将秦朗拉到了赌坊外面,寻觅到一个角落里,便开诚布公地说道:“公子,我不会难为于你,毕竟定武中郎将孙郎与我交好!”

    秦朗听到定武中郎将时,他瞳孔微微放大,在他心里其实这个名字早就已经淡去,毕竟都是已经死去很久的人了。

    只见,秦朗还是点了点头说道:“孙郎自是有所耳闻。”他笑着对一旁的何晏使了个眼色。

    壮汉此时正全神贯注的看着秦朗,他却没注意到一旁的何晏早就已经拉着豹奴离开了,他自豪满满地说道:“公子,这里是吴地,我只想告诉你,在这里还是不要抱有什么不切实际的幻想了!”

    秦朗正思考之时,就注意到壮汉提起了一壶酒独饮了起来,他看这壮汉古怪,行了一礼后赶紧离开了。

    看着秦朗离开的身影,壮汉好像是完成了什么大事一样,他随手将自己酒壶中的酒洒到了地上。他默默低语:“兄弟,好酒!”说完,他的眼睛盯着脚下的石板,嘴角随后勾起了一丝弧度。

    秦朗与何晏快步的移动着,而身后的豹奴则负责检查是否有尾巴,几人走走停停来到一个巷口。

    没过多久,秦朗看到一个人影从高墙之上忽然跳了下来,豹奴的脸庞出现在两人的视野里。

    豹奴看到秦朗没有言语,而是向后微微看了看,秦朗立时知道了他的意思,而何晏更是紧紧的贴着墙。

    不得不说,刚才壮汉这声吼直接招惹到了有心之人,毕竟豹奴可是吕蒙将军想要的人,要是将他们捉回去那可不是大功一件。

    所以不少势力早就已经蠢蠢欲动,这豫章郡大大小小的势力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但是绝对够秦朗等人喝上一壶的。

    “怎么办?”秦朗眉头皱了起来,他现在纠结于是不是要解决这些人,若是解决之后是否会对自己的后续行动产生影响。

    他一时间也拿不定主意,此时外面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他的心跳也是越来越急,杀还是不杀仅在一念之间。

    就在此刻,“杀!”何晏的话打破僵局,他的声音好像是来自九幽一般寒冷,不过却给了秦朗定心丸,何晏说杀自然有他的道理。

    豹奴瞬间动身,他的速度飞快半个呼吸就不见了踪影,此时跟在后面的几个拿刀的壮士眼神一震。一个长相凶狠的男子出现在他们的眼前,这几个壮士看到这个男子不由得笑道:“兄台,随我们走一遭如何?”

    这几个壮士说完就要去抓豹奴,谁知下一秒,咔嚓一声清脆的骨头断裂的声音传了出来。

    “啊!”悲痛地惨叫,一个壮士的手腕立刻就被扭断,然后仅仅一瞬间他的脑袋又被硬生生的摘了下来。

    鲜血顿时就如同喷泉般喷了出来,又是半个呼吸,豹奴的另外一只手直接扭断一个人的脖颈。

    后面的人身体震吓,仅仅一个呼吸就损失两个弟兄这是什么概念,然而后面几人还是对视一眼冲了上来。

    他们的短刀十分有默契的向着豹奴砍来,豹奴顺手将自己手中的人头扔了出去,后面的人拼命地闪躲。

    而豹奴就趁着这个时机全部都冲了上去,他的速度快的都看不到残影。咔嚓,又是一声一个壮士的脑袋又是耷拉了下来。

    豹奴并没有收手,而是一个回旋踢将脚甩到那壮士的脸上,而后他的身体微微倾斜,一把刀瞬间在他的鼻尖掠过。

    几丝细发掉落,看的一旁的秦朗是一阵心惊,不过他还是选择观战,豹奴的脾气他了解,他最不希望别人打扰他的战斗即使对方是秦朗本人。

    咔嚓咔嚓,又是两声,豹奴的手就好像是地狱死神手中的镰刀,不停的收割着这些壮士的生命。

    不一会儿,遍地早已血流成河,各种碎尸断臂摆了一地,好在此地极少有人走动要不早就引来了官府。

    “你是最后一个,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死法!”豹奴的声音不夹杂丝毫情感,他随后将自己的手放进了他的胸口。

    这最后一个壮汉早就已经吓傻了,本来几人是打算实在不行就把豹奴给抓去,却没想到给人家来了个反杀。

    “我跟你拼了!”壮汉大吼道,他的短刀左右忽闪来势迅猛,他的脚下用力一蹬身体立时飞身而过。

    豹奴却是十分不屑,这人竟然在空中与自己对决,“真是可笑!”豹奴冷冷的说道,随后他一个口哨。

    只见一只雄鹰瞬间从一座楼台的顶端俯冲了下来,它那双眼睛死死地盯着,在空中蓄力一击的壮汉。

    唰一声,就在秦朗眨眼的时候空中的壮汉已经没了踪影,他微微抬起了头雄鹰已经将此人从地面带起。

    砰的一声,壮汉一下子就掉在了地上,鲜血四溅,短短两个呼吸他没了声息。

    短短一时,豹奴就干掉了这股追踪势力给了秦朗不小的震撼,虽然深知豹奴的实力却没想到如此恐怖。

    然而,震惊不仅仅是留给秦朗与何晏的,此时在几个隐蔽的地方有好几股势力都是一副同样的表情。

    这些人都是这豫章郡大大小小的势力,无疑他们此次的目标也是豹奴,但是却没想到此人的实力如此恐怖连天杀帮的人都能这么轻易的干掉。

    话说这天杀帮也算是豫章郡中大势力,手下有几百帮众,个个凶狠异常,出入于豫章郡周围的丛林中干着打家劫舍的勾当,但是没想到今日出现在这里败的如此凄惨。

    就在此刻,秦朗与何晏也走了出来,他们怎会没感觉到周围的上百双眼睛。

    秦朗大笑道:“豹子,如此实力我看谁还敢打我们的注意,我们仅仅是一队商客,却不成想处处都有人打我们的主意,今日你杀得让我好生痛快!”

    豹奴也不是没脑子的人,他自知秦朗平白无故是不会说这些话的,他挠着头说道:“大哥,若是他们再来,我一定让他们都有来无回!”

    豹奴的声音显得很大,好像是故意说给其他人听的一般。

    他又直接提起地上的一具尸体双手猛然一用力只见尸体瞬间就被撕裂,鲜血淋漓,血腥味弥漫整个小巷。

    随后他们一行人就逐渐消失在了跟踪者的眼眶之中,没有一个人敢跟上去,毕竟刚才这一记杀鸡儆猴却是起到了震撼的作用。

    秦朗几个人又围着豫章郡城转了几圈,之后终于还是找了相对僻静的地方安顿下来,期间何晏早就已经布置好了几个暗号。

    他们现在的任务就是加紧准备研究这份羊皮纸,毕竟这里的秘密才是他们一行人来这里的主要目的。

    秦朗与何晏于是蹲坐在一处木屋内,豹奴正守在门口处。

    而在木屋之外几十米处布满了大大小小的鸟雀,他们都是豹奴的眼睛,一旦有风吹草动他就会第一时间知道并做出反应。

    木屋之内,秦朗从胸口取出了一份羊皮纸,虽然脏兮兮的,但是他依然小心的摩挲生怕它们再受到一丝损伤。

    他慢慢铺开了羊皮纸,里面图画配上文字密密麻麻的写了一堆,不过这还不是令秦朗最头疼的,最头疼的是这些字他都不认识。

    看着一脸无奈的秦朗,何晏摇着羽扇说道:“大哥,我原本以为这种文字早就已经绝迹了,没想到却出现在这里。”

    秦朗听出话中有话,他急忙问道:“老二,你懂吗?”随即看向何晏,再怎么说好不容易得来的羊皮纸,他可不想因为看不懂文字而半途而废。

    何晏起身收起了羊皮纸说道:“羊皮纸中虽然记载了许多东西,但是分流聚合最终都指向了一个地方!”

    秦朗静待解答。

    可何晏却是戛然而止,他面色突然一凛,“水墓阁!”三个字瞬间从他的嘴中蹦了出来。

    于此同时,秦朗也是一惊,毕竟这个字眼是如此的熟悉,几乎所有盗墓势力都了然于胸。他眼神中也添了几分不自然,毕竟水墓阁这股势力那就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几乎是难以寻到。

    “对!而且这份羊皮纸中还记载了水墓阁的寻找方法,”何晏说完随后向着一旁走去。

    秦朗拿着手中的羊皮纸左右对了对,一双眼睛散光随即看向了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