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五十一章:羊皮纸垫桌脚
    “公子过奖了,天下间能有我一块容身之所我就已经很满足了。”张因说完,微微欠身礼谢,他好像想到什么转过头看向秦朗。

    “公子,若是你真的想要那东西我倒是可以给你说出三个地方可以去找找,一个是西街当铺,另一个是给赌坊垫桌脚,再有一个就是赌坊存放货物的库房。”

    听闻张因此话,秦朗与何晏相视一笑,其实他们的内心是崩溃的,这修墓人的宝贝就这样被张因给糟蹋了。

    即便如此,秦朗还是平和的谢道:“那就多谢了。”接着转身就打算去寻找那修墓人的宝贝,不过张因却叫住了他。

    “公子,若是这三处都没有那就是被当柴火烧了,俗话说什么东西都讲究个缘分,有些东西缘分到了自然会遇见,缘分没到自然你想找也找不到。”

    秦朗听完笑道:“张公子所言极是,然而,我总感觉冥冥之中我就是那位有缘之人。”他说完向着张因挥了挥手以示告别。

    而身后的何晏也是微微点头,豹奴更不用说大大咧咧的跟了上去,不一会儿就留下张因一个人站在这里。

    张因看着手中的玉佩不由得一阵感慨,他本就是士子出身,却因为家道中落而在郡守家中做了个倒插门。

    然而就是这个倒插门,让张因在谢府处处受人排挤,毕竟生逢乱世大丈夫就应该战场杀敌成一方功勋,而非呆在这一番安乐净土做一个碌碌无为的上门女婿。

    张因越想越愤恨到最后竟然是紧握着拳头,起初谢裴是比较欣赏张因的才能,毕竟是士子出身他无论是诗词曲赋还是兵法战略都是多有造诣。

    谢裴于是找了个时间就将张因推荐给了东吴孙权,渴望张因能在孙权手下大展宏图为国立功。

    但是孙权也自是识遍天下英雄,所以它对于人才的见解也是有着自己的一套理论,恰恰张因这个倒插门的女婿不符合孙权的口味被拒绝。

    最后孙权还留下了让张因一生都难以忘怀的话:“子贱不足与谋。”张因想着面色变得铁青。

    之后,张因便一蹶不振,没有用武之地,他的人生就好像是失去了一块平衡板,他的生活开始左右摇摆于吃喝玩乐与声色犬马之间。

    长久以往就连一直爱惜他才能的岳父谢裴都开始不待见张因,之后他就更加的堕落,一直到如今他才看到了希望。

    “天下间能有雄才大略犹如曹丞相者,恐怕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他嘟囔几句之后转身径自离开了豫章郡。

    他没有告诉任何一个人,当然也没有带走任何一个人,他讨厌豫章郡,讨厌这个禁锢了他梦想与襟怀抱负的地方。

    日头初升,映红了张因这一方斜斜的肩膀,也映红了整座豫章郡万家房屋与袅袅翠烟。

    秦朗等人此时站在一家当铺门前,秦朗看着当铺的名字说道:“西街当铺,应该就是这里了。”他说完率先走了进去。

    而豹奴紧随其上,身后的何晏几个呼吸之后也径自跟了进去,此地人来人往却也没有多少人注意到三人。

    当铺很大,到处都是鎏金装饰,且气派异常,中间一个大瓶子上写着财源滚滚,当铺毕竟是典当东西的地方,所以一天之内来往的顾客自是不少。但是真正能够典当成功的却是少之又少,客人嫌价钱太少或者伙计嫌货物与价钱不成正比。

    秦朗与何晏一一问询之后,相互摇了摇头,但是当他们刚要走出当铺的时候却听见一声暴喝。

    此时,豹奴手提着一个伙计的衣领从后台走出来,他一脸的凶神恶煞十分渗人,而伙计更是惊恐。

    秦朗暗道:“坏了!”他说完急忙冲了上去,他一把撩开了豹奴的手臂然后将惊魂未定的伙计拉了起来。

    他随即转身说道:“豹子,你给我老实点!”他眼中满含严厉,豹奴立马就退到一边不再言语。

    秦朗随即走上前去歉意的说道:“伙计,我这位兄弟办事有些莽撞,还请见谅。”他说完从自己的胸口拿出几粒碎金递了过去。

    本来伙计十分生气,可看到秦朗手中这几粒金光闪闪的东西之后,立马堆满了笑容。他一把抓过碎金说道:“你这位兄弟好生不客气,伸手竟然跟我要客人典当的物品,这不是坏了我们这里的规矩嘛!”

    伙计说完,恨恨的看了豹奴一眼,随后走回了柜台。

    秦朗接着一把将豹奴拉到当铺门口,死死的抓住豹奴的衣袖生怕他在生出什么乱子。

    何晏在一旁看着豹奴冷言道:“你这是去问东西啊还是去抢劫啊,哪有你这样直接跟人要东西的?”他说完还不忘用羽扇捂住嘴偷笑几声。

    秦朗也瞪了何晏一眼,但是他还没有回头就感受到了豹奴那股子“杀气”,他赶忙拉住豹奴的手臂说道:“你这脾气真要改改!哪有这么冲动的?”

    豹奴冲着何晏冷哼一声,随后花几文钱买了个包子吃了起来,而他们一行人继续向着第二个地点出发。

    “财源赌坊!”秦朗今日是第二次念到这个名字,此时正是人声鼎沸的时刻,他们直接走了进去。

    自然他们也是乔装打扮之后的,秦朗入座手中出现几两银子望着盘中的大小玩起来。不过他每玩一把都会换一个地方,然后何晏与豹奴都会在桌台周围来回转动,毕竟这间赌坊怎么也有十几个桌台,也够几人折腾的。

    来来回回几人走了好几圈,显然终究是没有什么收获,最后秦朗与何晏将目光定格在最后一桌之上。

    这台桌子上的人都是披金挂银,一看就非富即贵,连开骰子的伙计都不是一般人,手中的技术娴熟远超其他伙计。

    秦朗与何晏对视一眼之后走了过去,不过刚走到一半就被一个人给拦了下来,那人浓眉大眼一看就是练家子。

    他虎目圆睁的说道:“客官,这里不许闲人入内!”他说完一推秦朗脸上带着几分谨慎。

    秦朗倒也识趣,他向后退几步然后说道:“不知兄台为何此处不让进,来者是客怎会有不让进之礼?”

    秦朗说完看向壮汉,壮汉本就十分不耐烦看到秦朗又是这幅难缠随即愤怒的说道:“我说不让进就不让进,你就算是叫天王老子来也不行!”

    壮汉的话彻底激怒了豹奴,他一伸手直接拧住了壮汉的脖颈,壮汉只感觉到一股大力掐的自己都快喘不上气了。

    他的脸涨得微红,秦朗此时微微拍了拍豹奴的手臂示意他松开,然后饶有趣味的看向壮汉说道:“不知道我刚才的话你可听到?”

    壮汉刚刚体验到死亡的滋味当然没了脾气,尤其是豹奴那副凶狠的摸样,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主。

    “你们要进去也可以,但是这里有规矩。”他颤抖着声音说着,随后他伸出自己的手做着点钱的动作。

    秦朗自然理解什么意思,虽然拿不出张因所要的一百金,但是他身上还是带着不少钱财,只不过穿的有些寒酸被壮汉瞧不起罢了。

    赌坊本就是变相的钱财交易,所以这里都是依靠财力说话,有钱是大爷没钱在这里什么也不是。

    壮汉在这里也干了好久,所以也是一副金钱眼,毕竟他身后这方桌子上非富即贵,若是突然挤进这几个穷小子他们这赌坊也不用开了,颜面扫地。

    秦朗将金子递了进去,然后披上壮汉递过来的几件白袍之后就走了进去,自然的站在桌台一边押注。

    大家都是来赌博的,所以他进来倒是没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只见伙计一阵摇晃之后,骰骨瞬间扣在了桌面上。

    秦朗一把将自己的注押了大,骰骨等待大家将注押完之后开启,“大!哈哈……”一个壮汉吼道。

    秦朗紧接着又玩了几把,由于周围的人实在是多,所以何晏与豹奴倒是很难看到桌角。

    “这里!”秦朗刚要下注何晏轻微的碰了碰秦朗说道,秦朗身体微微一震不过瞬间就恢复了平静。

    然后他直接转到何晏所在的位置,此时他一双眼睛微微看向下面,果然一个看似羊皮古卷的东西在垫着桌角。

    秦朗倍感无奈,只见他眼珠上转,好计已上心头,突然手一抖金子就掉到了地上。

    他周围的人虽然投入,但还是闪开一个小空间,秦朗赔笑随后急忙弯下腰去抓那个羊皮古卷。

    百密一疏,他却忘了此时它在充当桌脚垫的角色,他用力下瞬间桌子一倾斜,桌子边的人大声惊呼。

    此时刚刚打开的骰子一下子就转动了几下,本来是大的点被移动却成了小,这顿时激怒了一部分人。

    伙计也是一阵不爽,他随即看向秦朗,此时秦朗微微一笑说道:“我只是好奇,没想到这是个桌脚垫。”他说完手里晃动着这本看着脏兮兮的羊皮古卷。

    秦朗也是明白人,很自然地掏出一把碎金子洒到了桌台,诚恳地说道:“不成敬意,大家继续。”

    只见他又很爽快的拿出几粒金子,垫到桌子脚下。

    众人虽然非富即贵但是也没有见到过这种挥金如土的人,随手一拿就是一把碎金子,而且还拿金子垫桌脚,这是多气派啊!

    桌子上的金子刹那间就被一扫而空,而秦朗看向何晏打算向外走去。

    不过此时一道极为不和善的声音传了出来,“给我站住!”

    刚才的壮汉此时喊道,他的声音粗犷而有力,众人的目光又一下子聚集到秦朗三人身上。

    秦朗几人立时站住,何晏轻摇羽扇转过头看向这位大汉,他一双虎眉,粗壮的身体腱子肉不断抖动。

    何晏还没有发话,就看到壮汉突然抡起拳头径自砸向一旁的豹奴,但是豹奴是何人,他一个闪身就躲开了这一击。

    向后退的豹奴哪里会吃这个哑巴亏,手上一拳直接顶了上去,壮汉想退开但是他向后退开的身体却被豹奴一脚勾住。

    眼看这拳即将打到壮汉的脸上,壮汉脑袋猛然一低身子下面的脚就像是抹了滑油一般一下子带着身体从豹奴的下盘穿了过去。

    但是豹奴可不会善罢甘休,他回手又是一拳,但是还未打出,壮汉突然鞠了一躬,这情形倒是轮到豹奴诧异了。

    他急忙收手看向了秦朗,此时秦朗也是丈二和尚摸不找头,当然其他人更是满脸的诧异。

    “本来今日你们打扰我赌博,按我的脾性定不会让你们好过!但是没想到却遇到壮士你,久仰大名。”壮汉心中的崇敬之情不予与言表。

    豹奴本就不会说话,随即他将自己的话茬让给了秦朗。

    秦朗绅士般询问:“不知所为何事,让兄台如此敬仰?”

    “能将阿蒙打伤的人,难道不应该称为壮士吗?”壮汉又走到豹奴身旁说道:“天生神力,怪不得让阿蒙将军都眼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