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四十八章:张因
    转眼间,秦朗几个人就七拐八弯的在城内转了起来,这些跟踪者着实有些难甩,他们死死地跟在秦朗几人后面。

    “进了那个巷口我们就到郡守府集合!”秦朗低声说道,几个人都点了点头,没走几步就进入了一个巷子。

    但是跟在后面的吕蒙的人却是没有再敢往前,有了前车之鉴他们可不敢莽撞行事,随即转了几圈就隐藏起来。

    而此时进了巷子的秦朗几人找了个隐蔽的地方,豹奴一个口哨,突然从天空之中飞下一只雄鹰。

    豹奴与雄鹰嘟囔几句,随后雄鹰一飞冲天,豹奴的目光也随着雄鹰的翅膀飞向天空。

    见此,豹奴嘴角微笑着,他随即看向秦朗等人说道:“他们就在巷口西面不远处,现在我负责引开他们,你们借机出去,”

    只见他说完就打算往外走,秦朗却拉住他的肩膀说道:“我们走了你怎么办,你能甩开他们?”

    “我一个人甩掉他们岂不是容易得很!”豹奴粗犷的声音传了出来,随即他闪身就冲出了巷口。

    而秦朗与何晏对视一眼之后,也悄悄的向后退去,这个巷口本是个死巷,围墙足有三米之高。

    这样的高度就算是秦朗也难以跳过去,然而就在他们思考的时候一声清鸣从天空之中射了下来。

    一只巨大的雄鹰此时傲然出现在秦朗面前,这只雄鹰看起来比豹奴手中的那一只明显要大很多。

    秦朗急忙亮出了长刀打算一刀结果了它,何晏却是一把拉住了他的手臂。

    “等等,它好像并不想伤害我们!”何晏说完竟然率先向雄鹰走了过去,他慢慢移动着步伐,然后他的一只手竟然试着去摸了摸还在低空盘旋的雄鹰的头颅。

    这看的秦朗是心惊,这畜生的身体可是比人大一倍,它的爪子也可以抓碎成年人的胸膛。

    但是此时让秦朗惊异的事情发生了,雄鹰一阵低鸣,好像一副很受用的样子落在地上。

    而何晏硕大的汗珠终究落是到地上,他随即一脚踩到雄鹰的背部,紧接着雄鹰展翅何晏没两下就被托起来越过高墙。

    而后秦朗也是同样的方式越过的高墙,秦朗直到落地还像是从梦中走出来一般,他没想到豹奴竟然连这么巨大的雄鹰都能驯服。

    于是,秦朗与何晏就出现在另外一条街道,不过他们都多少做了一些打扮,一般人都认不出来俩人是秦朗和粉朗。

    而就在豹奴冲出巷子的那一刻三个跟踪的人已然跟出去了一个,剩下的两个却依旧在巷口处等待。

    豹奴闪身就没入了人海之中,但身后的跟踪之人显然也是老手,他几步就跟上去。

    豹奴的速度是何等的快,又是一个闪身就已然消失在了一处街道,此时人头攒动显然没有了豹奴的身影。

    而在巷口等待的两个人还没有看到秦朗和何宴俩人出来,这不禁让他们有所怀疑,索性两人就悄悄的走了进去。

    哪里还有秦朗的身影,“可恶!”一个跟踪者大声痛骂,他随即向着巷口跑去。

    不过他刚刚出了巷子却是遇到另外一个追踪者,他脸上阴沉很显然也是跟丢了,“这些人好生狡猾!”头头模样的人说道。

    此时在一座将军府中,三人直愣愣的站在男子面前,“什么!跟丢了!”吕蒙大骂道。

    本来吕蒙看着秦朗等人就十分可疑,况且还和长缨似乎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所以决定派人跟踪。

    却不料想跟丢了,这下就已经打草惊蛇,下一步的行动自然多了几分困难。

    “一帮废物!”吕蒙狠厉的说道,随后他大袖一挥走出屋外。

    此时秦朗几人在气派的大门前停了下来,“这就是郡守府,好生气派!”豹奴站在不远之处说道。

    “这不知要多少民力财力,”秦朗叹了口气说道,几人随后转身来到了郡守府的后院的一个小门前。

    话说此地就住着修墓人后人张因也就是郡守的女婿,由于张因不比郡守谢裴家大势大,所以就来了个倒插门。

    不过他来之后却是整日沉迷于酒色,着实令郡守瞧不起,一直郁郁不得志整日幽居在这座后花园内。

    秦朗走上前去,他轻轻地推了推木门,但是丝毫未动,而且还有不少尘土抖落,很显然这扇门已经很久没有人开启过了。

    秦朗随后慢慢退向后面,墙头不高他凌空一跃就已然跳了上去,此时花园的景象一览无余,处处姹紫嫣红,着实漂亮。

    豹奴与何晏随后也随着秦朗一同跳了进去,但是当几人的身影刚刚落进花园,喊叫声传了出来。

    一个青衣壮汉猛然冲了过来,他立时抽出一把长刀,虎目圆瞪好像冲过来就要把秦朗几人劈成几半。

    看着凶狠的壮汉秦朗自然甩出了长刀,不过他还没出手,豹奴就已然冲了出去,他铁块般的拳头径自朝着壮汉的大刀拼去。

    壮汉的刀刃翁的一声发出鸣响,而他自己也是连连后退,不得不说豹奴这一拳的力道极重,若是砸到人脑袋直接就可以将人脑拍碎。

    壮汉也没有丝毫迟疑的又冲过去第二刀,他也是一身肌肉,身体微微一晃长刀在空中打了个转直接蓄力一击。

    豹奴一跃,一脚踩到了刀刃,身体借力在空中翻滚,下一秒出现在了壮汉身后,他顺手要抓壮汉的脖颈。

    可是他确实低估的壮汉的速度,长刀挥舞犹如秋风扫落叶一般冲过来,豹奴见状不得不向后躲闪。

    但是在这一瞬间,豹奴的二次攻击也在眨眼间完成,他的双手就好像是鬼魅一般缠到壮汉的脖颈之上。

    咔嚓一声清脆的骨头断裂的声音,壮汉扑通倒下,身体溅起阵阵尘土,而豹奴此时却早就已经回到了秦朗身边。

    几人随即快步朝着花园内部走去,但是花园之大已经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想象,几人走走停停却也怎么也绕不出花园中心。

    这里的每一处花屏好像都会动,而且处处摆放都是惊人的相似,所以秦朗几人一时间就这样被困在里面。

    不过何晏此时却停住了脚步说道:“大哥,你发现没有,虽然花都很相似,但这些花朵的气味却是不同,不如我们循着气味再走一遍。”

    何晏说完秦朗立时点了点头,确实若是真的要靠眼睛那可真是难以走出去,而正如何晏所说的每一片区域的花都有着自己的香味。

    若是循着这些不同的花的气味那就定然不会走回头路,至少不会再像之前一样在花园中兜着圈子。

    果然秦朗几人按照花香行走一段时间之后,终于看见了一个亭子,此时正是桃花盛开的季节,一朵朵粉嫩的桃花如美人的脸庞在空中飘舞。

    一位白衣男子此时正对着亭外的桃花独自饮酒,下面一队队的歌女在不停的扭动着身躯,就像是这美丽的桃花一般绽放着自己的光彩。

    “那应该就是张因了,”秦朗对何晏说道,他的目光随即看向那正在独饮的男子,虽然谈不上俊美却也是气宇轩昂。

    “听说这个张因喜好赌博,不如我们晚上行事!”何晏摇着羽扇看着张因一条计策浮上心头。

    秦朗觉得可行,然后他们就慢慢退了出去,这张因若是晚上去赌坊必定从大门走,所以秦朗自然要从大门开始蹲守。

    天色很快就暗了下来,此时暮色中的郡守府就像是金字塔一般气势与辉煌。

    秦朗几人也不知道等了多久,终于看到了正要往外出的张因,他一席青色衣袍穿着很是随便,他先是露出一个脑袋确定无人后才走出来。

    何宴不由得低声笑了起来,“看张因这个样子还不知道有多怕谢裴。”。

    豹奴灌了酒之后,双眼也死死的盯住了张因,要说跟踪谁也比不了豹奴。

    众人目送张因离开郡守府之后也跟了上去,此时夜色正浓虽然视线不清楚,却也是最好的伪装。

    不过终究是在盗墓圈中混了好几年,对于黑夜的适应恐怕没有多少人能比得上摸金九曜。

    这个时候豹奴充当了先锋,他一身黑色劲装紧紧的尾随着张因,可是这小子好像有着非常强的反侦察能力。

    他整整围着闹市转了三圈之后才进入闹市中心,这不禁让豹奴破口大骂,恨不得上去一巴掌拍死他。

    随后张因又在闹市转了一圈之后,终于在一家赌坊门前停了下来,他大摇大摆地径自走了进去。

    “财源赌坊。”秦朗念着牌子上的几个镏金大字道,随后三人就走了进去,此时赌坊正是人声鼎沸的时刻,有人欢欣鼓舞有人垂头丧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