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四十七章:被跟踪
    豹奴继续攻击,他的攻击异常的迅猛,几乎没有给吕蒙一个反应的时间,他的手爪十分迅速的拍到了吕蒙的白袍之上。

    吕蒙闷哼一声向后迅速退开,不过豹奴终究是豹奴,大漠给予了他熊鹰一般的敏锐,与猎豹一般的速度。

    吕蒙一把大刀,在人流攒动的街道之上也是施展不开,很快就落了下风。

    但是豹奴好像就是来自九天的雄鹰一下子扑了下来,此时吕蒙一个措手不及,脸上被活生生的抓了一块肉。

    吕蒙闷哼一声,直接向后退去,他捂住脸庞,身后的随从立时冲了过去,他们都围住了吕蒙,生怕他再受到任何伤害。

    “年轻人,你的武功不错嘛!”吕蒙夸奖道,他出了奇的平静,而且目光之中也是带有一丝赞赏。

    本来众人以为吕蒙会大发雷霆,却没想到此时的他会这么平静,都说吕蒙是一位没有读过多少书的大将,如今看来着襟怀气度倒是比常人高出不少。

    “好汉,不如跟我回到都督哪里,我一定向他推荐,到时候封侯拜将不在话下!”吕蒙直接开口说道,本来是来教训一下秦朗这小子,却没想到发现了这块宝这不禁让爱才的吕蒙十分高兴。

    “你们都督还不够资格!”豹奴低声说道,他的身子又像闪电一般想猛扑过去,但是无奈周围围住吕蒙的人实在是太多一时间无从下手。

    此时在一旁的何晏眼球滚动,他看了看秦朗,秦朗自然知道何晏的意思,他急忙冲了过去,赶忙拉住了豹奴的手腕向着一旁逃去。

    而后何晏也紧随其上,不一会儿几个人直接消失在了拥挤的人群之中,但是身后的吕蒙却依然没有生气,他随即给身边的一个人使了个眼色。

    见状,那人怎么都明白了吕蒙的意思,几个呼吸之间就消失在了人群中,而他去的方向正是秦朗他们离开的方向。

    此时,还在奔袭中的秦朗面脸的焦虑,毕竟刚刚面对的可是东吴吕蒙,此人虽然不是阴险小人,但招惹到他也得不到什么好果子吃。

    刚才若非何晏提醒恐怕豹奴已经将吕蒙一爪干掉,那个时候秦朗可就真的没有办法善终了。

    若秦朗此时没有拦住,到时候捅出娄子,不但秦朗找人找不到,而且还有可能连或者走出豫章郡都是问题了。

    几人不一会儿就已将来到了另外一条街道,相对来说,此条街道人流着实有些少,一排排的都是达官贵人的官邸。

    每一座都是气势恢宏,秦朗几人却是一个也没有看,毕竟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郡守谢裴以及他的外孙。

    但秦朗几人刚走几步豹奴就停下了脚步,此时后面已经有人跟了上来,不过此人很谨慎小心,若非豹奴根本就察觉不出来。

    但几人毕竟是这里的地头蛇,秦朗无奈地看着豹奴,此时豹奴却向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这里正好是一个巷口里面也是一个死胡同。

    秦朗几人转身走了进去,他们就打算让这些跟踪之人有来无回,毕竟秦朗此行的目的可是郡守府。

    上次就已经被吕蒙怀疑,这次若是再让他知道自己此行专门去郡守府那自己可就百口莫辩了,到时候恐怕吕蒙直接军队包围自几人,几人就只有乖乖束手就擒的份。

    几个人进到巷子之后,跟踪的几个人此时却在巷子前徘徊了一下就闪到了一旁,这时又来了一伙人,他们个个凶神恶煞。

    很显然这伙子人也是一路跟踪秦朗而来的,他们一行人却依旧往巷子深处走去,豹奴时刻掌握着身后的情况。

    为了不打草惊蛇,豹奴让天上的雄鹰为自己侦查,没多久一只雄鹰已然来到豹奴近旁,他或是摇头或是鸣叫。

    只见豹奴点了点头,转身对何宴和秦朗说道:“现在我们后面好像是换了一伙人,他们好像也是冲给我们来的!”

    说完秦朗等人在转弯之后,就来到了一处死胡同口处,秦朗微微向后面看去,果然这伙人紧紧的跟在后面。

    他们一脸的凶神恶煞,毫无保留的亮出了手中的家伙,此时秦朗眉头微皱说道:“大家做好准备,既然要杀人就不要留一个活口!”

    他说完脸颊之上流露出一抹狠,他把自己的长刀亮了出来,而身边豹奴也是将绷带死死的缠到自己的手腕之上。

    何晏依旧云淡风轻的样子,在他的眼中这几个人早就已经是死人了。

    正午的日头特别高,躲在拐弯处的秦朗几人不一会儿就感觉到汗流浃背,然后几个人影最先映入他们的眼帘。

    就在这几个人来到秦朗近前的时候秦朗一刀冲了上去,那人一个措不及防直接被秦朗这刀洞穿了胸口。

    他的瞳孔猛然放大,不过已经太晚了,刀锋已经完全的扎进了他的心脏,扑哧……长刀立马就被秦朗拔了出来。

    这个人的身体猛然一震,直接跪倒地上,此时身后的人也反应过来,直接抡刀砍向秦朗的脖颈。

    秦朗的长刀稳稳地砸到地面,他的脚下就好像是装了弹簧一般直接弹射出去,而这人却是一刀打空。

    当他迅速回刀的时候已经着实太晚了,秦朗的长刀已经亲吻到了他的脖颈。

    咔嚓一声骨头断裂的声音,此人直接被长刀抡飞,而他则是在地上扭动了几下身躯便再也没有了动静。

    他们一行人一共是八个人,上来就被轻而易举的解决了两个着实让后面六个人有些害怕。

    但是毕竟做杀手已经很久,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几人相互对视一眼直接就冲了上来。

    秦朗一个转身就是一个回旋刀立时迎过去,但这些人好像早就知道这一刀的力道。

    两个杀手顿时迎了上来,他们挥舞着短刀硬是狠狠地挡住了这一击,铛的一声,秦朗的手一震急忙向后飞身跳开。

    这些杀手抓住时机几刀又是迎了上来,但是他们怎么会得逞,只见,一只沙包大的拳头砰的一声,直接与一个杀手的脑袋来了个亲密对撞。

    此击,已经让这个杀手一阵眩晕,他已经没有清醒的机会了,只见一把长刀瞬间就穿透了他的脖颈。

    扑哧一声,鲜血顿时洒了一地,此时另外一名杀手猛然向后退开,但是秦朗与豹奴的攻势没有缩减的意思。

    只见豹奴上去就是猛拳招呼上,一个杀手瞬间就被击飞,而后跟上来的秦朗也是长刀挥舞的虎虎生风。

    这几个杀手简直连还手之力都没有就又被干掉两个,剩下的另外四个人一同举起了短刀朝着秦朗劈过来。

    他们本来打算是招呼豹奴的,不过看到他全身上下的野兽气息着实令他们打了退堂鼓,倒是秦朗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样怎么看是最好对付的那一个。

    秦朗丝毫不惧,他的长刀就像是一条巨龙一般飞身冲了过去,不过这四个人也是老杀手,混身力道自然不容小觑。

    砰砰砰砰四声,秦朗向后退开大步,身子用力抖,刀锋在空中带起了一个弧度,然后猛然杀了一个回马枪。

    杀手一时不慎就被打伤了肩膀,鲜血飘飞出来,他还没来得及感受疼痛的感觉,下一刻,他的头颅就已经飞离身体。

    另一边,豹奴一拳咔嚓一声硬是直接将一个人的手骨折断,又是一记重拳砸下去,此人顿时胸口一闷,鲜血从他的嘴角流了出来。

    豹奴的每记重拳都是带着威猛与力道,使得这几个杀手死的死伤的伤。

    一会儿,这八个杀手都被活活干掉,本来灰白的地面此时变得鲜血淋漓,让人作呕。

    何晏摇着羽扇徒步走到秦朗跟前,他俯下身子伸手向着这几个人胸口摸去,摸到了一个硬邦邦的东西。

    何晏急忙拿了出来,一块青铜腰牌出现在他的手中,但是腰牌的字迹着实有些模糊,好像是被人刻意抹去痕迹。

    秦朗一惊,他好像想到了什么,就在刚刚他斩杀第一个杀手的时候此人就始终默默地站在后面。

    现在想来着实可疑,他们是完全有能力进行包抄攻击,若是这样秦朗也不会一击得手。

    现在考虑这些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死无对证,这杀手的来头自然也不清楚。

    “看来我们是在进城之前就已经被盯上了!”何晏查看了尸体后说道,他随即起身拍了拍手。

    “进城之前?”豹奴此时有些惊讶,毕竟进城之前可是在一片荒野中走过,若是被人跟踪自己可是第一时间应该察觉。

    何晏点了点头说道:“之所以说进城之前是因为他的脚下有和我们一样的泥土,还十分的粘稠说明是雨后初晴的道路,但是此郡城到处都是石板地面若是出现这种粘土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他分析完,又看着豹奴说道:“之所以你没有察觉到他们也是因为这一场雨,直接压制住了万物的气息,到处充斥着雨水的湿气,若是他们离我们远些跟踪,你是绝对发现不了的!”

    豹奴点了点头,显然他们同意何晏的观点,随即说道:“走吧,我们还有个小尾巴,看我如何甩掉他们!”

    随即几个人就一同出了巷子,而后那几个白衣跟踪者也跟了上去,他们对于秦朗几人能够平安出来倒是没有任何惊讶,毕竟能够和吕蒙对战占据上风的人,绝对不是这几个喽啰能够轻易摆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