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四十六章:兵分三路
    众人走了不久就看到了一处密林,此时秦朗的感应是越来越强烈,这就说明何晏等人就在附近。

    几人直接进了密林,参天大树遮挡着太阳,撒乱的光线淅淅沥沥的射了进来,虫鸟竞相争鸣。

    秦朗七拐八弯终于看到了何晏的身影,不过他刚走几步一个闪身直接跳离了原地,此时一把板斧直接劈了下来,他惊魂未定紧接着一斧头又斩了下来。

    斧头凌厉的气势让秦朗向后滚离了数米,落叶纷飞,一个壮汉的身影出现在众人面前。

    而在壮汉的前面一身影飞速攻击下去,闪电般的速度让壮汉一时间反应不过来,壮汉板斧相迎受力向后退了几步。

    不过此时,这道身影没有丝毫停歇又是一脚飞身过来,壮汉板斧向前舞动带起阵阵劲风,可是无论他如何攻击都无济于事。

    豹奴的速度如闪电般飞快,而壮汉却恰恰又是力量型战士故而一开始就落了下风,砰砰砰三脚豹奴都狠狠的砸在了壮汉的肩膀。

    壮汉本是打算追杀何晏等人,没想到却是碰见了回来的秦朗,而且还有一个这么逆天的小子,他心里不由得暗暗叫苦。

    他的头颅又被他甩了出去,这回倒是轮到豹奴一惊,纵然他曾经活生生的拔掉过好多人的人头,但是今日有人拔掉自己的脑袋这还是破天荒头一回。

    壮汉手中的头颅瞬间冲向了豹奴,他血淋淋的头颅上的嘴一开一合,令人恐怖。

    不过豹奴终究是大漠王子,他抬脚直接朝着头颅踢过去,砰一声壮汉的身体震抖,头颅一下子就回到了原位。

    壮汉整了整头颅又是一板斧削了上来,他的力道十分巨大,豹奴不由得处处躲闪,砰砰两声他的板斧狠狠的砸到了地上。

    “给我死!”秦朗此时也冲了上来,他的长刀在天空中划过了一个圈,唰唰唰三声直接破开了壮汉的衣襟。

    又是一刀,秦朗刀锋如龙,蹭蹭两声在壮汉周围破开,阵阵劲风疾驰而过卷起一片片落叶。

    壮汉正应对豹奴的攻击,岂能想到秦朗也会发动如此凌厉的进攻,他当下难以抵挡。

    壮汉猛哼向后退开,豹奴也落到了秦朗旁边,凶狠的看着壮汉。

    壮汉自知眼前两人的威猛,也不由得打了退堂鼓,他的板斧横在胸前身体向后慢慢退去。

    何晏与刘伶等人也来到近前,他们看到慢慢退去的壮汉一阵心惊,本以为藏的很隐蔽了去没想到还是被壮汉追了上来。

    秦朗看着何晏说道:“都已经到了。”说完他将目光送给了一旁站着的麒麟魅罗与豹奴。

    何晏微微扫了一眼,大家都是有着深厚的感情所以也没有做作简单的打了个招呼,便又开始研究起十三氏族来。

    秦朗看着铺开的十三氏族图谱说道:“老二,有什么发现吗?”

    何晏点着头说道:“经过这段时间的推敲已经基本锁定了三处修墓人后人所在地,一处是许昌,另外一处是彭城,最后一个便是江东豫章郡,”他说完看向边上的长缨。

    长缨一步走上前来说道:“豫章郡乃是我江东大郡,人口十几万,郡守谢裴则奉我表哥孙权之命镇守一方。”

    接着,长缨顿了顿来到秦朗身边继续说道:“不过这第三处后人乃是郡守谢裴的外孙,其人倒也不是十分出众。”

    秦朗系数了解胡,不由得思考起来,既然已经从十三氏族图谱里找到了这修墓人后人,那就意味着某种可能。或者这么说,秦朗等人又无形之间,开辟了另外一条通往光武大帝墓穴的通道。

    此时摆在秦朗面前的两条路,一条是守护之墓,循着守护墓找到光武大帝的墓穴自然不是问题,但里面处处暗藏杀机,这足以从水墓被淹与云湖坝崩溃窥探一二。

    另外一条则是十三氏族的图谱,这里面的每一个后人都应该是知道他们的修墓祖先留下的活路,如此想来比走守护墓更为安全可靠。

    不过,若是走修墓人之后这一条路那就要多费些周折了,秦朗随即和众人商量了一番,最后还是决定选择后者。

    “若是老五在还好说,可是没有老五咱们走守护之墓无疑是自寻死路,里面的危险可想而知。”何晏随即说到,他的脸上依然是一副惊魂未定样子。

    老五破军马钧可是摸金九曜中的首席技术员,可是当时不可多得的科学家与技术员,天下中曾有人将他和诸葛孔明相提并论。

    “老五研发构造自是强势,若是当初让老五他好好研究下水墓的构,恐怕就不会出现上次的情况了。”秦朗的眼中闪过一丝惋惜。

    水墓被淹着实令人惋惜,毕竟是千辛万苦寻来的线索,却被一场打大水淹了,这放在谁身上都不舒服。

    众人都认同秦朗的观点,但老五到现在都不知所踪。

    秦朗踱着步子思考一会儿之后说道:“我们不如兵分三路。”

    而众人都是十分错愕不知道秦朗是何意。

    秦朗诡异的一笑说道:“我与何晏还有长缨负责去豫章郡寻找谢裴与他的外孙,而麒麟与豹奴负责保护守护之墓,而魅罗刘伶与梓萱则负责联系失联的老五。”

    他说完看向何晏,毕竟何晏才是队伍之中智囊。

    何晏微微思量片刻后,说道:“豹奴与长缨换一下,这样比较稳妥。”他很自然转向秦朗。

    秦朗本是打算利用长缨的身份与对吴地的熟识来进行任务,但是何晏却正好将他们对调,让他有些搞不懂。

    这时候,何晏就像看出他的心思,出策谋划道:“长缨随我们去吴地会省去很多麻烦,但是你可曾想过长缨现在是以摸金九曜的身份去执行任务,一旦被发现那后果不堪设想。”

    听着何晏说完秦朗似乎明白了什么,他点了点头说道:“那就按照老二所说的做,大家都准备一下,稍后就各自领命出发!”

    秦朗白色的长袍被微风吹动,身上英气逼人着实一种大将之风,长缨不由间有些沉醉。

    “长缨姐,好久不见!”魅罗莲步轻移来到长缨身旁打断了正在思春的长缨。

    长缨猛然回过头来,看着一旁的魅罗脸颊微微发烫,随即转过脸去打趣道:“这么长时间也不来看看姐姐,看来你是真的把你这个姐姐忘了。”

    魅罗听言,急忙笑盈盈的挽起了长缨的玉臂说道:“这不是父王看我看的太紧,我想出来还不是要偷偷摸摸,”她的小嘴顿时嘟了起来,一副乖巧可人的样子。

    两人随后又闲聊了几句,其他人也都是一副老朋友相见的样子,在说着旧话,唯独豹奴死死的盯着高傲的何晏。

    大约一炷香的时间,众人就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此时秦朗站了起来说道:“大家就此别过,我们用这个联系。”说完他拿出了一张摸金玉符。

    众人都会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就出发了,而秦朗与何晏还有豹奴也向着豫章郡的方向奔赴。

    秦朗几人乘了快马日夜赶往吴地,上马时太阳刚刚露出一个头,而下马休息时已是夜深人静。

    竹林之中飘散着一股子花香与竹笋的气息,秦朗几人选择了一片空地,然后何晏拿出了刘伶给的一瓶粉末慢慢的撒在了周围。

    不一会儿,一种独特的气味传遍了周围,秦朗与豹奴自然不知道是啥东西,却终究是多了份保障。

    夜色已深,豹奴似鹰一般的双眼巡视着周围,而一旁的何晏与秦朗还在打着瞌睡,不时传来的猫头鹰的声音让豹奴时刻知道身边的情况。

    豹奴天生的驯兽天赋,使得他对各种生灵都有一种天生的亲和力与控制力,只要是置身树林草丛或者平原,他一声讯号生灵都会俯首称臣。

    莎莎的声音随着风传进豹奴的耳朵,仅仅半个呼吸,豹奴就已然离开了原地,下一秒他却出现在了树干之上。

    而此时的秦朗也是微微睁开了眼睛,他睡的也是很轻,作为摸金中的首席他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与义务去保护每个成员。

    他的长刀微微在月色下晃动,展露出冰冷的寒光,但是秦朗并没有动,豹奴已经出去现在就剩下个何晏与秦朗,何晏自然还在熟睡,秦朗不敢轻易离去。

    不过,在树顶之上的豹奴也是一个劲地朝着秦朗瞅,他的视线就算在黑夜中也极其的清晰。

    黑夜中,一只巨大的黑色生物,一双血红的眼睛此时死死地盯着还在装睡的秦朗,白色的指甲让人毛骨悚然。

    “不好!”豹奴好像猜到什么,他一个飞身就冲向秦朗等人,但是这黑影的反应自是不慢,巨大的脚掌猛地蹬地面,飞身扑了过去。

    但是论速度还是豹奴快了三分,只见他一手拉住何晏另外一直手刚要拉住秦朗却发现那里还有秦朗。

    蹭蹭两声豹奴已然离开了原地,何晏被猛地一拉立时醒来,映入眼帘的是一只巨大的黑熊。

    它巨大的爪子,轻而易举拍碎了一颗古树。

    咔嚓,又是一颗古树被拦腰折断,巨大的力道让大地都在不停的颤动。

    紧接着,秦朗的身影顿时出现在豹奴与何晏的眼中,他一把长刀就好像是从九天射出来的一道寒光,自上而下带着凌厉的气势。

    唰,长刀狠狠的砸在了毫无防备的巨熊身上,巨熊立时哀嚎一声,它巨大的爪子疯狂的抓挠。

    秦朗不得不连连后退,他刚刚的一击已经破开了巨熊的皮毛,长刀上的鲜血顺着刀刃流了下来。

    豹奴忽地一跃而起,他的眼中带着无尽的战意,毕竟身为驯兽师的他,对这种天生凶悍的生灵总是带着一股强烈的征服欲望。

    唰唰两声,豹奴的步子十分快,一个呼吸已然稳稳的落到了巨熊的头顶,巨熊暴怒起来,对它这种森林霸主来说让人踩到了头顶是一件极其羞耻的事。

    “给我趴下!”豹奴大喝一声,他随即出拳重重地砸到了巨熊的鼻梁之上,然后紧接着双腿就骑到巨熊的后背。

    只见,豹奴双手紧紧的搂住了巨熊的脖颈,任凭巨熊如何晃动豹奴就是不肯放松,砰砰两声巨熊开始用后背不断的撞击着大树试图依靠挤压力干掉豹奴。

    但是畜生终究是畜生,豹奴一下子就来到巨熊头顶猛然一拳,巨熊被打的有些发蒙,它的身体摇晃几下就疯狂的扭动了起来。

    此时豹奴又直接跨到巨熊的背部,一双手死死地拉住巨熊的耳朵,它的爪子疯狂的在空中抓挠却是无济于事。

    就这样循环往复几次,巨熊怒吼几声之后蹲到了地上。

    而在一旁的秦朗与何晏相视微笑,巨熊的动作然说明了它的内心。

    而此时豹奴自豪的跳下来看着巨熊,他粗糙的双手抚摸着它潮湿的鼻子,嘴里好像在嘟囔什么。

    巨熊立时起身撞断几棵树向着森林深处跑去,秦朗拍着豹奴的肩膀说道:“还好有你,要不这大家伙可有我们受的。”

    秦朗现在还有一丝后怕,刚才的一刀给巨熊带来了不小的冲击但是这样只会让巨熊更加的疯狂。

    到时候恐怕巨熊就会更加的疯狂攻击,那么秦朗等人可就难以应付了,此时的秦朗看着看了看一旁的何晏,不觉间就投过去一个赞赏的眼神。

    或许当初何晏让豹奴前来也是考虑这一层了吧,秦朗随后转身说道:“这一下我倒是全然没了睡意,走吧继续赶路!”

    秦朗说完自己率先上马,而身后的何晏与豹奴也一并上马,几个呼吸之后几人就已经消失在无尽的夜色之中。

    而就在他们离开不久此地,巨熊洒下的鲜血,瞬间被一旁的枯草吸收,不一会儿就消失不见。

    秦朗几人终于在第三天的上午来到了豫章郡,这个时候的城内是一片繁华的景象。

    人们熙熙攘攘,叫卖声不绝于耳,不愧是一座大郡,人声鼎沸繁华无比,秦朗几人走走停停差点误认为这里就是吴地京城。

    “看来这谢裴还真有好手段,此城的繁华完全不亚于我们的许都。”秦朗看着宽阔的街道说道。

    何晏也是一阵点头:“此城确实是繁华,甚是气派,气派!”何晏说道,他可是从来不会轻易去夸某座城或者某个人。

    显然,此城确实值得赞许,只见正中间就是郡守府,它占据了整座城池的中心,而且面积也多达四分之一。

    就像是一只守护兽一般时刻守护者它的领地,秦朗几人转入一座酒楼,要了几杯酒之后算是安定了下来。

    他们故意坐在了临窗的位子,街道的情况一览无余。“客官,你的酒与菜。”小二躬身端上美味。

    秦朗微笑示意,他刚刚拿起筷子想要夹菜豹奴却是一直手伸了过去,整个盘子一下子就落到他的手中。

    在他震惊的眼光之下,豹奴竟然是用手直接将饭菜填进了肚中,不一会儿整盘菜就这样被消灭光。

    秦朗倒是无所谓何晏却是一片嫌弃,他随即说道:“真是的,这里是中原,就要用中原的礼仪,你这样子成何体统!”

    还在狼吐虎咽的豹奴一听可就不乐意了,他立马将盘子扔在了桌子上,目光凶狠说道:“我心中没有礼仪,只有吃饱不饿!”

    何晏听闻更是鄙夷,不过他知道豹奴的性子,若是真的惹到了他整座客栈可能都会被翻个底朝天。

    看到何晏没了言语,豹奴又是端起了一个盘子开始疯狂的扫荡起来,他的吃相确实不雅,没多久就开始被人指指点点。

    秦朗此时一把抓住豹奴的手臂说道:“豹子,好好吃!”他的目光中带着一抹严厉与斥责。

    但是豹奴不但没有丝毫生气反倒是别扭的拿起了筷子,但是他的嘴里却是嘟囔道:“大哥,这样吃好麻烦的!”

    秦朗低声说道:“豹子,我们是来打探信息的,本来就不想惹人注意,所以做事要低调,你身上和常人不同的地方也要改改。”

    听闻他所言,豹奴点了点头,随即他将自己已经撩开了半截的衣服又拉了回去,一口一口的吃了起来。

    何晏斟上了一杯小酒美滋滋的喝了起来,谁知豹奴却一下子夺过了酒壶,好像置气一口灌了下去。

    “好酒伤喉,豹子你可要注意了!”何晏笑道,平时总是冷冰冰的他,此时却破天荒的豹奴打趣。

    而对面的豹奴好像也是不买何晏的帐,随即就一口闷了下去并说道:“在我们那里,这种酒还真不算是烈酒!”

    豹奴生于大漠,为单于后代,自然是整日过着茹毛饮血的生活,大口喝酒大口吃肉那才是他们痛快地活法。

    何晏此时没了言语,他自是识大体之人也知道适可而止,豹奴的脾气除了秦朗就数他最了解了。

    几人酒足饭饱之后就出了酒楼,但是就在出酒楼的瞬间一个人影却是撞进了秦朗的眼睛。

    他一身白色衣袍,长长的白色腰带系在他的腰部上,显得英姿飒爽,但此时他却是一刀冲了过来。

    秦朗反应也是迅速,他闪身巧妙的躲开,但是下一秒他就被一道快如闪电的身影挡在前。

    不是豹奴又是谁,此时的豹奴也是一脸的杀气,刚才与何晏再酒席之上斗嘴着实不爽,此时正好一个小子冲过来,豹奴就率先出手撒气。

    这白袍小将是东吴吕蒙,此次他是来偷偷喝酒,不料看到了秦朗一行人,吕蒙当日看到秦朗的刀法不凡,欲上前挑战一番。

    可是,他又顾及自己是将军的身份要是公然闹事可是有损形象,所以他就转了个弯直接便衣在酒楼门口等候。

    所以就出现了现在这幕,他只是想教训一下秦朗可是没想到面前倒是冲出来一个愣小子。

    吕蒙是何人,当即刀锋一转杀到豹奴跟前,但是豹奴的速度真的是恐怖的惊人,眨眼就避过刀锋。

    唰唰又是两刀,豹奴直接无视,他的一记重拳猛然砸了过去,吕蒙猛地向后退开,这气势和速度已经让他开始重视眼前这个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