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四十章:破阵而出
    老道的变化秦朗自然看在眼里,不过他现在可没有时间考虑别的,自己的兄弟姐妹只要在八卦阵中多待一分钟就多一分危险,这也是对他自己的煎熬。

    “现在你可以去救他们了吧!”秦朗冷冷的说道,对于老道不主动表态很是不满。

    老道心知肚明秦朗的急切,但是他却一脸平静的说道:“少主,你可知我此次拿出的竹简的来历!”

    秦朗瞳孔一缩,他没有想到老道会主动岔开话题,纵有一腔怒火,但看到自己的兄弟依然在八卦阵中的时候,却都没了脾气。

    他自是聪明人,他主动问道:“还请赐教。”随即摆出一副谦恭的模样,他现在只能服软,要是激怒老道,这一撂挑子不干了自己也是无处说理。

    老道显然也是一副很受用的样子,但是他还是欠身说道:“少主,此竹简名为十三氏族,分别记录着修墓人十三脉的传承。自周天子起,天下帝墓皆由十三氏族负责建造,所以有了这册竹简,几乎相当于可以锁定无数修墓人的后代了!”

    “锁定无数修墓人的后代!”秦朗说完倒吸一口凉气,锁定无数修墓人后代这是多么恐怖的消息,如果这个都能锁定,那岂不是锁定了无数的墓穴吗。

    秦朗此时不禁对这卷竹简来了兴趣,他走上前去问道:“前辈,此竹简果真如此厉害?”

    老道看到秦朗的表情,不由得一笑说道:“竹简虽然记载了无数修墓人的后代,但是如今又能存活多少呐?”话落,他不由得叹息,从他的眼神中不难看出一抹苍凉。

    其实,秦朗自然也知道老道话中的深意,修墓人一生不是伴随着死人就是伴随着死亡,他们在墓穴中生存在墓穴中死亡。

    无数盗墓势力,若想平安进去盗墓就必须找到当年的修墓人,然后从他们的口中套出生路,但是他们如果说是死路一条,如果不说同样是死路一条。

    所以无数的修墓人因此而丧命,他们是帝王的家奴,也同样是最落魄的一支势力,为此才会衍生出老道的感慨。

    秦朗苦笑,他看着手中的竹简好像想到了什么,不过又是微微摇头,看着手中的竹简一阵茫然。

    而就在他们二人刚刚走出的密林之内,一个壮汉的身影立时出现,他背着两把板斧满脸的凶神恶煞。

    他似乎是在寻找什么,茫茫白色雾气之中,一道道脚印在壮汉的眼中爬过,突然他好像是看到什么。

    一血淋淋的头颅此刻暴露在一处草丛中,几只饿狼此时正在舔食者一具尸体,壮汉瞳孔一缩,他立时拔起一只胳膊。紧接着,一具无头尸体立时出现在壮汉眼中。

    此时的壮汉惊讶之神写满脸上,他慢慢拿起了长刀,看着刀锋之上的缺口好像已经猜到了什么,“威力如此之大,用刀高手啊!”他转过身自言自语道。

    密林中依然是雾气蒙蒙,壮汉直接抓住一只野犬,他的牙齿就像野兽般的锋利,瞬间就扎进野犬的脖颈。

    然后,他的喉管一热鲜血瞬间滑入胸腔,壮汉猛然一喝,没有截到盗墓者,令壮汉很是不爽,他喝完硬生生的将野狗的尸体撕裂开来。

    老道看着秦朗发呆的表情不免微笑,他长长的拂尘一扬,之前缠着壮汉的白僵也瞬间消失,然后他直接走下山去,“八卦阵就在山脚下,我们要赶快了!”

    秦朗听到此话,心中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他直接把竹简放入怀中然后跟了上去,山脚下依然巨石林立不时传来唰唰的声音。

    秦朗与老道不出几十个呼吸,就已然来到了八卦阵前,此时此刻大阵早就已经凝聚成形,老道撕开一番,便直接从兑金走了进去。

    他自然是跟着老道的步子,丝毫都不敢马虎,毕竟这阵是在时刻变换,如果一个不小心两人就会被巨石阵分开,到那时秦朗的麻烦也就来了。

    老道踱着步子不紧不慢,他的手指时而掐算时而捻成一点,再怎么说他还是有几分能耐。片刻之后,秦朗就已经见到了何晏的身影。

    此时的何晏全身的灰头土脸,好在他没有半点放弃,看到秦朗他不禁一惊,毕竟他们分别在不同的阵区却能在这里相见,何晏着实有几分惊讶。

    不过当他看到,在边上的老道满腹运筹帷幄的样子时候,顿时明白了一切。“阿苏!”秦朗几步上前,生怕巨石一个变化就把两人隔离。

    秦朗看到何晏平安无事自然也是十分高兴,他用力抱住他心里激动着,“走吧!我们破阵!”他慢慢的说道。

    何晏重重的点了点头,随后二人的目光直接聚集到老道身上。

    老道却是一脸的凝重,八卦阵不同于其他的阵法,此阵是从皇帝时期就有了雏形历代,如今早就已经完善到极致。

    故而,现在老道也不得不一步一步来,他不停的掐算着自己的道路,拿出一根根红色蜡烛点到巨石旁边。

    秦朗与何晏当人不懂只是为什么,但是奇怪的是这些蜡烛只要是一亮,这些巨石瞬间就不再移动,相反他们还会逐渐退回原处。

    秦朗他俩对视一眼,此时这些巨石一步步的退去,不一会儿兑金阵区的巨石就已经退去。

    而长缨梓萱与刘伶的身影也出现在众人的面前,秦朗顿时一喜,众人平安,他心中的巨石着实落地。

    “阿苏!”梓萱喊道,她第一个看到秦朗也是第一个冲了过来,毕竟他在梓萱眼中始终是一个哥哥的形象,现在又看到他自然十分高兴。

    而在身旁的长缨看到梓萱扑了上去身体,不由得定了定,即便这一秒她也是多么想扑上去,不过她总是感觉有种淡淡的薄膜横在两人之间。

    但是刘伶却满脸愤怒的说道:“前辈,你不告而别似乎有些有失礼节吧!”看来他还在为刚才老道的突然离去而生气。

    此时,老道也是一脸的深沉,“留你们在这里,其实也是另外一种保护!”

    老道的声音传到众人耳朵里不由得让众人一惊,何晏他马上就联想到了事情的不简单,尤其是老道与秦朗一时出现这里面必有蹊跷。

    何晏目光如炬盯着老道说道:“前辈,还请明说!”他的声音很是阴冷,毕竟大家都是一个团队,抛弃别人自己开小灶这可是大忌。

    “明说?呵呵!”老道似笑非笑的说道,他随手一指八卦阵,此时阵型除了兑金大部分都没有退离。

    “你们能破此阵?”老道的声音满含不容置疑,这是一种自信,是一种对自己实力的绝对自信。

    秦朗看着老道不由得摇摇头,如果老道说出自己两人的行动后会有什么结果,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也许事情不会这么糟糕。

    不过事情的发展显然已经超出了秦朗预计范围,随后老道将自己和秦朗的行动说了出来之后众人都是一阵气愤。

    “难道你为了得到宝图就可以让我们在这里当那三人的诱饵吗?”刘伶说道,他越说越气。最后一捋袖子一副要开打的架势。

    此时老道自然也是十分的不爽,毕竟自己在墓地之中吃了瘪子现在又要听刘伶在这里发牢骚,老道也是处于愤怒的边缘。

    要说老道的脾气好那只是一部分,要不是托了秦朗这层关系以老道的资质与阅历恐怕连看都不会看九曜一眼。

    而这时刘伶突然抽出了长剑就冲了上来,他的速度非常的快到众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而老道自然也不是吃素的,他长长的拂尘顿时扫过众人的眼帘,一下子就与长剑缠斗在一起,不过说来也奇怪,老道的拂尘虽然柔软但和钢铁缠斗不输分毫。

    刘伶看到长剑被困,一个闪身就来到拂尘攻击范围之外,但是没等到刘伶进攻老道就已经一拂尘扫了过来。

    众人此时才反应过来,看到老道的拂尘心里一惊,这拂尘的力道众人可是知道,一拂尘下去就算是白虎都要避让三分,更何况眼前这个细皮嫩肉的刘伶。

    秦朗瞬间就冲了上去,不得不说此时的秦朗也急了,毕竟老道的实力摆在那里,要是刘伶有个三长两短自己可就交待不清了。

    众人此时也都是想到这里,大家一起出手瞬间将老道的一击接了下来,而刘伶也被秦朗一刀挡住,然后在身后一个擒拿手按住刘伶。

    两人都处于极度暴动的状态,秦朗与何晏对视一眼,他们索性直接把刘伶绑了起来让他先冷静一下。

    刘伶一阵大骂,秦朗扔给他一个酒壶之后就铺开了从古墓中带出来的竹简,一个个名字顿时跃然竹简之上。

    众人虽然对老道十分的不满但是也没有别的办法,现在不如看看这竹简来的实在,随着秦朗的手慢慢铺开众人的目光也被吸引过来。

    而老道却是一副十分生气的模样,他负手而立,刘伶则在一旁喝着闷酒,嘟嘟囔囔的十分不服气。

    且说这竹简,众人看到的第一眼就开始怀疑它的真假,毕竟老道已经利用过他们一次不能保证他会不会再利用自己一次。

    此时众人都留了个心眼。“你怎么看,老二,”秦朗说道,众人也齐齐向着何晏望去。

    何晏在竹简之上细细摩挲,何晏的指尖感受到了竹简的粗糙,而这种粗糙感是由于悠长的时间所造成的,他又将竹简拿到手中细细的嗅了嗅。

    何晏的眉头似皱非皱说道:“此竹简至少有上千年的历史,假不了!”他说完眼睛就开始在竹简之上不断扫视。

    众人就像是服用了镇定剂一般也开始研究起来这副竹简,此时大阵依旧在不停的转动,不过兑金区却显露出一个巨大的缺口。

    “不好!”老道看着兑金区说道,众人正聚精会神的看着竹简听到老道的呼声都寻声望去。

    此时兑金区一根根烛火都在忽闪,很显然一阵风就能把它吹灭,而吹灭烛火的后果众人自然可想而知。

    秦朗连忙收起竹简,他第一个跟在老道身后向前走去,众人也都紧紧的跟在后面。

    刘伶虽然已经松绑,可依然满含怨气,只是终究是没有爆发出来。

    再怎么说,他虽然小但却不是不知事理的人,顾全大局是每一个团队成功的关键,尤其是九曜这样的团队。

    忽然一根蜡烛直接被吹灭,一块巨石顿时平移过来,红色蜡烛顿时被碾压成粉末,秦朗连忙退开躲了过去。

    看到这老道不由得又加快了脚步,众人自是急切的想冲出这破阵,索性跟的更紧,不过老道终究是不失众望的带大家走了出来。

    外面依旧是阳光明媚,眼下众人尽情的在和煦的阳光下享受着这难得的悠闲,“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秦朗笑呵呵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