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三十九章:十三氏族
    “少主,跟紧我!”老道说完,扬袖走了进去,腐朽之气充斥在书架周围,蛛丝密布。

    秦朗跟随而去,映入眼帘的大书架,高高的伫立在自己面前,上面布满了各种自己见所未见的宝物。

    中间是一幅巨大的羊皮古画依然清晰无比,上面一位将军横刀立马驰骋疆场,他两眉交错成剑,双眼睛尽是锋芒毕露的杀气。

    秦朗看的有些入神,蹭的一声,一只长剑自他的头顶掉落。

    剑锋破开浓重的气息向着他奔袭而来,他猛然向后退开,一只脚直接飞到长剑之上。

    瞬间,长剑在空中一个转弯径直射到了书架之上,书架摇动,紧接着四面八方出现暗镖射入书架前的地面里。

    顿时一片暗红浮现出来,秦朗向后退开,紧接着某处阴风拂过他的面庞又是数十只长剑在此射出。

    秦朗微笑着,本来他是可以稳稳的躲过这次袭击,但是他却正好利用这一剑破开了书架的机关。

    老道赞许的看了看秦朗,然后径直走到书架前,一份份古籍静静地躺在书架之上,老道左右浏览好像是在寻找什么。

    可是就在这时,外面响起了说话的声音,正在四处寻找东西的老道瞬间受惊,他急忙静静听着,不过这一听心里随之颤动。

    老道直接取出冲到书架之前,他飞速的寻找着什么东西,不一会儿,他眼睛发亮,眼见之处是一把太阿剑和一本古籍。

    由于太过仓促,秦朗倒是没有看清这古籍模样,只见老道飞速的将古籍塞到胸口,就在他一只手摸向太阿长剑的时候,墓壁周围蹭蹭几声似乎是什么机关被打开了。

    紧接着,箭雨横飞,秦朗长刀一挥直接打飞了老道面前的暗镖,然后他的长刀顺势几个忽闪挡下了好几处攻击。

    老道瞧见太阿长剑取不成,当机立断决定离开,他向后退开,长长的拂尘一下子卷起几只暗镖,他脚下生风一溜烟的冲出墓室。

    而秦朗自然长刀猛地一扎地面,身体在空中一闪,可算是出了攻击范围。

    不过,两人是才出狼穴又入虎口,只见隧道墓壁之上那些美丽壁画中的人物双眼似乎睁开一半。

    一个个黑色的深洞露了出来,老道暗道一声不好,他紧拉秦朗向前奔袭而去。“可恶!他们启动了机关!”老道恨恨的痛骂着。

    身后几只长箭又再次飞舞,秦朗长刀一阵搅动险险挡了下来,他刚松一口气,周围壁画又再次睁开了眼睛。

    几只箭头又再次露出了脑袋,秦朗不得不再次挥刀打去,他不停的舞动着身子,几处衣衫已然被破开几个口子。

    老道长长的拂尘再次旋转,又是几只暗镖飞出,他也手忙脚乱,幸运的是还是看到了出口。

    “是那壮汉,要不是在墓室内,我肯定取了他的性命!”老道愤怒的说道,然后十分狼狈的向着出口窜去。

    秦朗也看到了墓门,步步为营的向墓口移动,而此时墓门处黑衣人的尸体早就被射成了刺猬,他一跃而过身子瞬间冲出了墓门。

    但是当他回头之时,墓门猛然墩的一声闭合,看的他是冷汗直冒,要是再晚走一步或许自己也会和这些黑衣人一般。

    秦朗环视四周,看到已经在一旁的老道,他浑身衣裳也是破烂不堪,身上也带着几处伤痕,毕竟刚才的封闭式箭雨让他们无处躲闪。

    为今之计,他随即走向老道。

    老道看着秦朗微微欠身说道:“少主,只得到这一本古籍!”他说完尴尬的笑了笑。

    秦朗接过古籍,封面上赫然印着十三氏族二字,古籍印在一个竹简之上,虽然经过岁月的洗礼但是依旧保存得十分完整。

    他看着老道一副失落的模样微微摇头,虽说他不知道老道的目的是何,但是他却显然知道老道并没有达到他的目的。

    两人正思索的时候又是几只飞箭射了过来。“小心!”秦朗猛喝一声,长刀拍身而出,铛铛两声长刀立时打飞暗箭。

    老道眉头一皱的说道:“墓中墓,不好!”他说完,直接拉着秦朗的衣袖向着来时的方向跑去。

    “什么墓中墓?”秦朗连忙问道,他刚刚挡下两处攻击,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了老道的声音。

    老道头也不回的说道:“墓中墓,即是分为内墓和外墓!此地就是外墓!”他说完身形忽然一定。

    秦朗寻声望去两扇石门,顿时碾压过来,他长刀瞬间卡在两扇巨石只见,由于偃月刀材质中本就带着一丝钢,故而十分坚硬。

    两块巨石被迫停住,秦朗与老道刹那间穿过,秦朗收刀两块巨石就像是蓄势待发的子弹一般砰的一声瞬间合上。

    二人二话没说立刻闪身就出了草丛,此时外面依旧是雾气蒙蒙,秦朗微微一怔一时迷失了方向。

    但是,老道却是不然,他直接拉住秦朗,进入了大雾里面,身后留下层层雾气,他本想就这样带着秦朗走出去。而就目前情况看来是不行了,老道感应到了密林之内一股杀机显露出来。

    “少主,一会儿小心!”老道说完独自向前走去。

    秦朗自知事情已经不是那么简单,他眉头紧锁,忽然一道白色身影窜了出来,他当即挥刀相向,不过老道却是立时制止。

    秦朗定睛一看原来是白僵,本来在这白蒙蒙的雾气之中就很难辨别各种事物,外加上这白僵通体泛着白色更是难以确认。

    他收回长刀,白僵眼睛吐露着墨绿光辉,一下子就蹦到老道身旁,双手向前抬着,长长的指甲似乎有很大的杀伤力。

    一身铁板似的肌肉恐,怕也只有玄铁飞镖可以击穿,老道眼睛微眯,耳朵细细的听着这周围的动向。

    秦朗紧紧握着长刀,忽地一声,风过草丛莎莎作响,他的长刀猛然向那处劈去。

    嘎吱一声,长刀好像与一件极为坚硬的东西来了个亲密对接。

    随即,他立时向后退去,然后又是一个翻滚直接一刀冲了上去,草丛中那只黑色的野猪顿时失声哀嚎,它的獠牙被长刀硬生生的削去一个角。

    当他再次一个螺旋刀径自扎进了野猪的胸膛,鲜血扑哧一声流了出来。

    “畜生!”秦朗大喝一声然后收起了长刀。

    老道自然没有业余的时间与精力欣赏某人的刀法,他只感觉心里一紧,然后一个黑影从白雾中逐渐凸显,全身黑色劲装霸气异常。

    虽然,此地尸气十分浓郁,但是,此人身上却没有半点尸气的气息。由此可见,这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他背后那把长刀,黑色的发戴紧紧系在自己额头前面。

    秦朗没有等到老道开口就走上前去,自从关二爷交给他这一套偃月刀法之后,他还没有与人亲自较量过,今天正好一试身手。

    于是,秦朗随即端起长刀,对面劲装男子脸上蒙着黑布,此时也分辨不出面容。

    男子冰冷的眼神看着秦朗,像是看死人一般。

    “你的眼神,让人很讨厌!”秦朗大声怒喝,他的长刀径自冲了过去,而此时这个黑衣人仅仅是灵活地侧身,就躲了过去。

    秦朗反手一刀,长刀在他的手中来回舞动,但是对面黑衣男子仅仅是侧身闪躲,他的长刀自始至终都没有亮出。

    此刻,他顿时愤怒起来,对手不拔刀就是对自己的最大侮辱,于是乎,他立马向后退开,然后后脚猛的一踏地面身子也瞬间冲了上去。

    秦朗在空中一百八十度大回环,一刀扣下。

    那人此时也不得不正视,他身后的长刀一阵白光闪过瞬间出鞘。

    不过,秦朗酝酿已久的出击,岂是这么容易抵挡了。

    “砰”一声,此人向后退开数步。

    秦朗眼神更加冰冷,此时长刀在手,也算是正式来开了架势他傲然立于黑衣男子身前。

    “下面就让你看看什么是真正的刀法!”对方说完。秦朗长刀摆在胸口,身上的气势不可忽视。

    “给我死!”秦朗猛然说道,他的身体向后退开,猛然一个翻滚长刀打出。

    顿时,黑衣男子跳跃躲过了这一记横扫千军的刀法。

    但秦朗的刀法可没有想想那么简单,长刀在空中一个急转弯瞬间冲了上去。

    男子不得不向后翻去,他双脚直接踩到了长刀刀背,身子借力瞬间远离秦朗。

    秦朗微微一笑,紧接着他猛然冲了上去,然后长刀锋芒所向之处都似乎可以听到细小的碎裂之声。

    黑衣男子本来以为此人道法一般,没想到却是如此凌厉,凌厉中带着霸道,霸道中任然夹杂着与生俱来的傲然。

    黑衣男子知道自己不能这么被动,他侧身之后长刀也裹杂着气势席卷而去。

    秦朗怎会没有准备,他一伸手长刀的刀杆砰的一声挡了这一记。

    此时,他一跃而起,长刀就像是游龙一般被他一只手舞动起来。黑衣男子不得不再次后退,避其锋芒。

    “再来!”秦朗说道,此他时打的正高兴,身上的气势也陡然爆发出来。

    说着,又是一刀招呼上去,黑衣男子踩身后的树干,身子跃身而起,长刀向下猛然一劈力道足足有百斤。

    秦朗急忙收手,他刀锋妙转避开了这一击,而就在这时黑衣男子的这一刀稳稳的砸到了地下。秦朗瞅准时机一刀撇过去,黑衣男子本来就是盘在树干上,此时拔刀肯定来不及,他索性用脚一踩,身子顿时向后面翻滚过去。

    长刀也从黑衣男子身体的用力瞬间拔出。

    “破!”秦朗大喝,顿时这棵小树咔嚓一声立时折断。

    黑衣男子借着秦朗挥刀的空隙,也是一刀扫了过来。

    秦朗猛然向后翻去,而长刀此时已经离手,他的身子更加迅速的脱离。

    当下,黑衣男子一看秦朗的大刀已经离手,他不由得一阵欢喜,长刀更是肆无忌惮的挥舞起来。

    可是,此时不知为何秦朗嘴角却掠起不可忽视的微笑。

    黑衣男子正要近身攻击,秦朗猛然一个鲤鱼打挺在他的刀锋之上,并且惊险跃了过去,而长刀瞬间就像是见到主人那样,“啪”一声回到秦朗手中。

    蹭一声,干净利落,秦朗收刀向后离去。

    而身后在雾气中,若隐若现的黑衣男子就这样一直伫立在原地。

    片刻后,扑哧一声鲜血喷洒出来,只见黑衣男子的头颅一下子就掉了下来,他的瞳孔异常的大,好像是看到了十分不可思议的事。

    老道微微一笑说道:“少主,好功夫。”他说完紧跟着又向前走去。

    没走多久,两人一个僵尸就走出了密林,又走了一会儿就直接看到八卦阵。

    此时,长缨三人依旧被困在八卦阵内,而何晏依旧在走走停停,他似乎是在考量每一寸土地,或者每处的变换,顺着巨石相互移动的轨迹,何晏此时寻到了一丝迹象。

    “此子可教也!”老道说完目光带着一抹欣赏看向八卦阵中的何晏,下一秒他的眼神却变得十分冰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