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三十八章:藏宝墓穴
    秦朗不得已只能跟老道前去他所说的墓穴。

    没有了其他九曜老道,也没任何做作隐藏自己的实力,他一道玉符闪了出来,一阵白光闪现,白僵蹭的一声跳到老道身旁。

    秦朗猛然间就感觉到这僵尸的实力远超从前,他瞳孔微缩,没想到这老道竟然还在让白僵隐藏着实力。

    老道独自又走在前面,没多久,两人就已经出了乱石区,一片密林跃然眼前,老道看了看随即掏出自己的地图。

    还是刚刚的图纸,只不过现在老道却用自己的酒壶不断往上浇灌着酒水。

    就在此时奇异的事情出现了,图纸上的图画竟然开始脱落,又过一阵这些墨迹已然完全褪掉。

    秦朗揉了揉眼睛,一副崭新的画卷顿时出现在地图之上,画卷上密密麻麻的印着许多地名,其中就有石阵。

    “可恶!”秦朗在心中暗暗骂道,不仅自己包括整个九曜都被这老道算计了。

    他从一开始进入石阵,就没有想过让大家一起出去,也根本就没有想带着九曜去真正的藏宝之地。

    即便秦朗生气归生气,也没有别的办法。

    老道似乎也察觉到了秦朗的神色,他转过身微笑的说道:“少主,老奴也是迫不得已,毕竟此次前去的地方,我不希望他人踏足!”

    纵使老道发自内心的诚恳,秦朗现在算是明白了,老道现在已经痴迷于自己的复秦大业不能自拔了。

    看着老道秦朗不由得又开始提防起来,比起复秦大业自己又算得了什么那,纵然秦皇后裔在家国面前也不过是一根苇草。

    秦朗腰挎长刀目光如炬,他紧紧的跟着老道的步伐。

    不一会儿,他们就出了密林,烈日当空,天空十分明朗。

    “快到了,少主小心!”老道提醒完后,独自向前走去,白僵依旧在身旁不停的跳动着,双目墨绿。

    老道边走边在地上播撒着一些粉末,秦朗自然不知道这些无名的粉末是什么,可是没多久后面就开始翻滚着巨大的烟雾。

    接着又走了一段路,原本清晰可见的森林顿时变得灰蒙蒙,秦朗不免惊叹,要是让他现在走回去他指定是回不了。

    烟雾滚滚之后,老道擦了把汗,一副奸计得逞的微笑,“少主,走吧!”他没有丝毫迟疑向着一处巨型草丛疾步走了过去。

    野草疯长,已经是初秋依然藏不住郁郁葱葱。

    紧接着只见,老道走到了一个圆形墓冢前说道:“少主,此地就是藏宝图掩埋之地。”

    此时墓穴打开,老道自然不费出灰之力就走了进去,眼前一片漆黑,他挥手只见一个火把燃起。

    秦朗看着圆形墓穴上的一个冢字,虽然遭受岁月的洗练但依然熠熠生辉,“墓冢,墓冢。”他嘟囔两句直接踏步走了进去。

    老道走在前面,秦朗紧紧的跟在后面,两处火把照亮了数米的路程,墓穴隧洞不算宽敞但是很整洁像是经常有人打扫得样子。

    差点被表面给蒙蔽了,刚走两步秦朗就看到老道赫然停在了前面,他疾步走上前去,眼前的景象差点把他吓了一跳。

    七八具黑衣人的尸体就这样躺着,将路口死死地堵住,他们一个个面目狰狞,脸色惨白,死前似乎是在做着激烈的挣扎。

    “好手段!”老道不知在跟谁说话,他转过头看向秦朗脸上也是十分不自然,瞳孔中也没了往日的运筹帷幄。

    他沉默片刻后,说道:“少主,你可知这里什么最可怕吗?”

    老道说后,似有深意的看着秦朗,随后他直接放下火把等待秦朗的回答。

    秦朗看到黑衣人尸体的时候自是吃了一惊,这些黑衣人哪个不是一等一的高手,如今却统统死在这里足以可见此墓的危险。

    听闻老道所问,秦朗赶忙摇了摇头,他此时的注意力已经完全被着几具尸体吸引了,“好恐怖的实力!”他经不住自言自语起来。

    “什么?”老道不知道秦朗在说什么反问道。

    此时,秦朗才从惊讶中反应了过来,他的目光匆匆略过老道的脸庞。

    “没什么,我是说能够杀掉这么多的黑衣神秘人,这些墓室要多恐怖!”秦朗说道,然后他握紧了自己的长刀。

    老道微微一笑,说道:“这里墓穴不可怕,可怕的是守墓势力!”他捋了捋自己的胡须,一副道骨仙风。

    秦朗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你以前来过这里?”他马上问道,总是感觉老道的轻车熟路怎么也不像是第一次来。

    “自然,曾经来过,不过倒是连八卦阵都没闯过。”老道说道,他随后拿起自己的火把考量着墓壁。

    一幅幅悠久而有富有古典美的图画,浮现在秦朗与老道二人眼前,长裙雅布,动若莲移,一颦一笑,足以倾城!

    “他们的实力如何?”秦朗很自然的问道,虽然他的目光却依旧神游在周围的奇画,但是澄澈的眼睛分明闪烁着几丝警惕。

    “那壮汉不足为惧,倒是那两位老者很是恐怖!”老道说道,他好像是在推演着什么,几根手指在手心之上不停的变换。

    秦朗听完不由得一惊,这壮汉的实力已经了得,没想到他身后的两位老者实力更是恐怖,他不由得心生一种人外有人山外有山的感觉。

    老道的眉头忽闪,他嘴里似乎在默念什么。随即几点鲜血就已经从他的指尖冒出,在忽闪火把的光芒内显得异常诡异。

    “怎么?”此时老道睁开双眼秦朗急忙问道,他现在心里也是极度没底,先不说墓穴的恐怖,单单是一个守墓老者就恐怖到如此地步,那么他们的守墓手段那还了得。

    老道两眉慢慢舒展开来,他向着两处张望开来,他随后将火把放在了墙壁之上。

    谁也没料到诡异的事情就出现了,一道道似乎是鲜血的红色东西慢慢的顺着缝隙流了出来。

    秦朗大惊,一股浓重的血腥味随之飘了出来,接着浓重的湿气铺天盖地的袭来,他立马警惕着周围的一切。

    老道脸色难看的说道:“此去吉凶未定,看命吧。”他甩下这句话后,径自迈过几具黑衣人的尸体向着黑暗走去。

    秦朗二话没说跟了上去,他知道老道自是有自己方法,不过现在他倒是有些庆幸没有将九曜带进来。

    老道手指不断在手心之上跳动,然后他的步伐也跟自己的手指在不断变换,几个呼吸间就已经行了数十步。

    蹭蹭蹭,三声刀尖出鞘的声音传了出来,秦朗猛然扫了一眼自己的脚下,不慎一只古铜色的小点被自己一下踩到了墓穴之下。

    “可恶!”秦朗瞬间一个翻滚就来到墓壁旁边,但是那未知的暗器却从他的头顶露了出来。

    “小心!”老道吼道,不过他也不能随便乱动,毕竟身处墓穴之内,每个动作都要深思熟虑。要是贸然救援指挥让自己陷入更被动的境地。

    但是秦朗岂是等闲之辈,他身子一闪灵巧的躲过了这一击,又是一个闪躲,他的身体好像是装了弹簧异常迅速。

    秦朗随即闷哼一声,此时一面墓壁已经凸了出来,而另外一面墓壁也是同样的速度飞速袭来。

    可谓是一步错步步错,仓促间微微躲闪,耳边剧烈地撕裂之声,紧随其后,就是一只暗红的飞镖射了出来,镖头暗红,虽是锈迹斑斑但是依旧十分锋利。

    “砰”爆响,飞镖深深地扎进了墓壁,墓壁周围一阵稀释,原本完好无损的壁画一块一块的掉了下来。

    秦朗自是没有多想,他的长刀猛地一叉地面,身子就好像是炮弹那样打了出去,然后空中一个三百六十度旋转之后安然落地。

    老道此时也是擦了把汗,刚刚的惊险已经让他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墓穴之险,老道都自知不能力敌,况且是秦朗。

    此时,秦朗擦了把汗,心跳加速激烈的冲击着胸口。

    “走吧!”秦朗说道,然后努力挤出了个微笑,他没有太多言语仅仅把长刀握在了手中,刀尖明晃晃的倒映着火把的光辉。

    墓穴隧道之中,不时传来滴水之声,清脆的回荡在这幽深的墓穴中,几点光亮倒挂在隧道上壁,血蝠鲜红的身子里仿佛可以看到剩下的人骨。

    老道依旧不停的掐指算着,但是现在他可要留了个心,不停的感应着秦朗的步伐与呼吸,不管怎么说他也是压力山大。

    秦朗经过刚才的九死一生也留了个心,他仔细的窥测着老道的步伐,步子也随他一般左摇右晃,虽是杂乱无章却终究是很安全的来到了墓室旁边。

    一虎头大门,赫然横在秦朗与老道的面前,虎目圆睁好像是在恐吓着来此地的每一个人,同时也好像是在彰显着墓穴主人生前的光辉与荣耀。

    秦朗自是没有多言,他一步走上前去,墓穴周围依旧偏地苔藓,潮湿的土地松软异常。

    随后,他长刀直接扎到了地面以下,紧接着,他向上猛然一撬石门,

    突然,一阵悸动,再次用力,石门赫然开始发出吱呀吱呀的声响,终究还是没有打开。

    “少主,让老奴来。”老道说的很是谦恭,他直接走到三米开外,一双苍老的手不停的在墓壁上摸索。

    不一会儿,他嘴角微微掠起,只见他使劲用力,秦朗手上的长刀一松,墓门嘎吱一声就打开了。

    带着浓厚的湿土,各种毒物迅速从墓门之下爬出,不时伴随着吱吱的摩擦声。

    随着沉重的墓门开启之后,是另一方世界,它慢慢的移动,一排大书架逐渐在两人的眼中浮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