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三十六章:抛头壮汉
    秦朗几人当即一震,此时壮汉已经走上前来,但是他的头颅依然在空中漂浮,没有头颅的身子似乎更加灵活。

    他从身后瞬间抽出一把斧头在拿在手中,斧头带着凌厉的气势瞬间就冲着秦朗几人削了过来。

    几人都大吃一惊,“请听我说,我们不是……”秦朗还没有说完就被壮汉这一板斧打断,紧接着秦朗立时闪身。

    但是他的身体刚刚立定,身后就猛虎就冲了过来,其他九曜还没来得及动手,老道身子一闪就已经来到了白虎身旁。

    他长长的拂尘扫过巨虎的白色皮毛,似乎蕴含着千斤之力,白虎身子就像是炮弹一般倒飞出去。

    而此时老道也是深深喘息,显然刚才这一下自是废了不少气力,身后何晏与长缨等人也上前来。

    而飞出去的白虎的身子在地上一跃而起,又再次扑过来,随之而来的还有壮汉的板斧,秦朗偃月刀稳稳的接住壮汉的一击。

    而白虎也被老道与长缨挡住,秦朗猛然向后退闪,一只脑袋瞬间就出现在他之前站立的地方。

    头颅血淋淋的甚是吓人,秦朗挥动偃月刀几次攻击下来,倒是与壮汉拼了个平手,接着壮汉的板斧,又是一阵狂风暴雨般的袭击。

    “你去死吧!”地上的头颅又再次起来向着秦朗扑去,此时刘伶出现在秦朗的身前,砰的一声,他抬脚就把头颅奔飞。

    秦朗的偃月刀挡住这阵疯狂攻击,随后他反守为攻刀刀致命,壮汉一时间措手不及连连后退。

    他直接将偃月刀在后背打出,无头壮汉侧身一躲闪避开来,这令秦朗很是郁闷,明明这具身体已经没有了头颅为什么依然可以感应他的攻击。

    秦朗微微后退向头颅看去,现在的头颅倒是像一只疯狗似的到处咬人,刘伶麻利的身子处处闪躲。

    刘伶医术虽高,但是对付这怪异的头颅依然有些吃力,秦朗握紧偃月刀后脚猛地向后一蹬,身子随着刀势斩过去。

    无头尸体向后退开,他的板斧十分迅速的砸歪了秦朗的偃月刀,由于力道的错位秦朗身子一阵踉跄倒下。

    但是板斧此时毫不留情面的又再次削过来,秦朗一个跳蹲大刀直接横扫这片天地,壮汉一斧头抡空,但是那股子巨力难以及时卸掉,身子向前不由得一扑。

    这一下正好与偃月刀来了个亲密对撞,“啊!”刘伶倒在地上,他的双手抵住眼前的头颅闷哼一声,在危急之时刘伶一口吐沫喷出去。

    头颅立时感到面前针针灼热向后退开,随即刘伶迅速向边上滚了过去,一颗颗豆大的汗珠流了下来。

    不得不说,若是刚刚没有秦朗的攻击,这颗头颅或许已经咬到自己的脖颈,刘伶的手在口慢慢抹着。

    早就已经准备好的粉末握在手中,他嘴角微微上扬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过来我就让你死无葬身之地!”他说完就将粉末从胸口带了出来。

    而此时头颅身体左腿已经裂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鲜血像不要钱似的向外冒,秦朗又是一刀扫过去。

    这具身体已经出处于不利地位,自然不敢硬碰,板斧向旁边一挥,偃月刀瞬间偏离方向,砰的一声重重地砸到了地上。

    而这具身体随之躲闪就来到秦朗身旁,板斧借着日光闪耀着光辉。

    秦朗眼睛微眯身子立时向着边上滚去。

    尸体一斧头抡空自然也不敢贸然攻击,而旁边的头颅也陷入一时的沉寂,毕竟身体的伤痛,还是时时刺激着他的神经。

    刘伶慢慢的游走在头颅身边,而这颗头颅此时此刻似乎也是感觉到了危机开始向后退开,她看了看手中的粉末,眼角闪着精光微笑。

    老道这边自然更是不用说,他一身手段层出不穷,他的拂尘似乎拥有着无比巨大的力道,每每白虎刚刚近身就被一拂尘扫飞。

    白虎是什么,这可是森林之王,虎啸镇千山可不是徒有虚名,“嗷!”巨虎发怒嚎叫了一声紧接着爪子扑了上来。

    老道刚刚喘了口气,又被白虎缠身顿时也有些吃不消,不过还好长缨已经将手中的金刀扎进了白虎的前爪。

    巨大的肉垫被金刀整个的穿透,长缨没有丝毫犹豫抽刀,一道血线瞬间就冲了出来,白虎顿时咆哮了起来。

    “畜生,还不臣服!”长缨继续攻击没有停止,此时反倒是有些凌厉,白虎雪色的尾巴找准时间一下子卷上来。

    长缨见到猛然回挡,不过白虎的力道哪里仅仅是一个凡人能够抵挡,况且她还仅仅是一个女子。

    果然长缨倒飞出去,噗的一声一口鲜血喷了出来,金刀在空中打了几个旋转直愣愣的扎到了地上。

    白虎再次咆哮,这畜生天生就有一种无形的气势,似乎在诉说着自己的威严是不可被亵渎的,虎目圆睁再次威胁着众人。

    秦朗见势急忙冲了过去,而这边的尸体哪里会容许他前去救援,几个板斧直接击退他。尸体的板斧异常碍眼,他的内心不由得多了几分急切。

    不过就在白虎咆哮而去的时候,一条白绫刹那间就围住了它的脖颈,“不许你伤害长缨姐姐!”梓萱柔弱的声音传了出来。

    她眉目凝成了一股绳,但是白虎的力道是何等的大,虎头一动梓萱就被甩飞出去,而就在这一瞬间老道已经完成了自己的符文。

    “出来!”老道面目峥嵘,一直白僵从密绿的草丛间瞬间冲出来,沉重的尸气立时黑压压的充斥着周围。

    秦朗等人都微微一惊,这只白僵的尸气早就已经超出了他们的想象,本就是尸气沉重之地这只白僵竟然能够再次将尸气上升一个层次,由此可见这具白僵的恐怖。

    “传说尸气越浓白僵越是凶狠,眼前这只”……何晏支着身子看向这只仿佛从天而降的白僵。

    本来就知道老道的不凡,没想到能力却是恐怖到如此的地步,此时何晏差不多已经卸掉了担忧。

    因为白僵一出,单单在气势上就已经甩了白虎几条街,此时这畜生似乎也是感觉到什么,显然这只白虎极具灵性,所以有些感应自然不会意外。

    白僵墨绿的眼睛一亮,脚下就像是装了弹簧一般冲了过去,白虎灵敏地闪躲随后爪子扫了过去。

    白虎身体很是灵活,但白僵却是不然,子硬生生的拍在了白僵的尸体之上,砰的一声,白僵的双脚瞬间就已经被黄土埋没。

    “去!”老道一挥手,白僵像是见了将军的士兵奋不顾生的从黄土中跳出,又再次冲了过去,白虎侧身跳跃。

    巨大的虎头再次发出阵阵咆哮。

    “去!”老道又再次命令道。

    白净一跃而起速度异常的快,白虎长长的尾巴蓄势以待,砰的一声扫到白僵近前。

    但是白僵的举动却是直接众人,一双毫无血色的手掌猛然一抓,白虎一阵惨叫,白僵又是反手一拽,白虎巨大的身躯一阵颤抖。

    长长的尾巴直愣愣的拽在白僵手中,“破!”老道喝到,白僵瞳孔缩小直接将尾巴一节节的硬生生的断开。

    白虎咆哮,但是却没有丝毫作用,白僵的力道似乎连白虎都难以抵挡。“畜生,给我死!”长缨不知何时依然出现在白虎身后。

    金刀一晃硬生生的扎进了白虎的脖颈,又是一刀,鲜血横流刀刀致命,白虎愤怒地咆哮之后身子开始扭曲,没多久之后便没了生息。

    而还在与秦朗对峙的尸体与头颅瞬间疯狂,“嗷!”头颅发出不像人一般的嘶吼,板斧瞬间气势暴涨,秦朗不敢硬接。

    他身子退后,偃月刀一开一合有攻有防,尸体拖着板斧,三斧头犹如暴雨梨花砍下来,秦朗险险躲过前两斧,横向抵挡的偃月刀怎会料到这最后一板斧却是从侧面突击。

    秦朗刀身下压斧头一阵火星,但是气势却没有一丝减弱,“死吧!”头颅大吼,紧接着秦朗借力一个后空翻身形点在了三米之外。

    滴滴汗珠流下来,他握着偃月刀的手一阵颤抖,“找死!”在一旁的刘伶看着头颅又开始目露凶光,心中愤怒。

    白色粉末铺天盖地的蔓延开来,头颅目光如炬直接闪到了空中,而就在他刚刚悬浮的地方,此处花草早就没了生机,甚至连地皮都已将开裂。

    头颅怪异的发出一声诡笑之后便向着身体奔去,此时身体似乎也有意接纳头颅,这个时候秦朗自然不愿意就这样让他得逞。

    他闪身就来到了尸体身边,偃月刀横在尸体身前,而身体手中的板斧一撩偃月刀瞬间崩飞。

    秦朗又是连击,但是终究没有抵挡住头颅与身体的步伐,毕竟身体与头颅心心相印,他一个不留神头颅直接归位。

    但是秦朗没有丝毫停歇,偃月刀轻吟一声又裹杂着狂风暴雨般的气势冲了过去,壮汉微微侧身,此时他竟然一只手直接抓住了秦朗的偃月刀。

    未凝固的鲜血依旧在流淌,他连山的笑容显得异常诡异,“可恶!”

    秦朗此时发现偃月刀,竟然就像是困在空中一般纹丝不动。

    “噗!”,壮汉猛地一口鲜血在喉管中流了出来。

    刘伶一把长剑已经穿过他的脖颈,“滚!”壮汉好像没有一丝损伤,抬腿一脚就把刘伶直接蹬飞。

    而秦朗抽出偃月刀连连后退,此时众人也围了上来,壮汉慢慢的将自己的喉管塞回了自己的脖颈,鲜血依旧在不停的流淌。

    “莽撞!”一声爆喝从身后传了出来,众人立时回头,两道人影出现在白虎身旁,此时他们的脸色很难看。

    如同壮汉一般苍白,此时秦朗向后退开,他默默移到众人身前,秦朗已经注意到此二人身上的气势一点也不输壮汉,而且还隐隐有超越他的趋势。

    看到来人,秦朗几人心里一紧,不过却都没有显出紧张的模样,大家都是见过世面的人自是有些胆魄。

    壮汉过去摸了摸白虎的皮毛,之后心里不由地惋惜,毕竟白虎的稀有程度可想而知,“你们今天可以死了!”

    二人说话的时候带着一股无形的气势,秦朗几人仿佛是掉入了寒冷的深渊,“我命由我不由天,阁下想要取我命还需问问在下的偃月刀答不答应!”

    秦朗率先迈出一步,这一步不仅仅是为自己争取生机也是一个领袖的责任,而这时长缨也走了出来。

    她是队长自然身先士卒,况且她更放心不下秦朗,长缨美目扫过秦朗俊美的面庞,而此时秦朗也在看着自己,冰冷中带着一抹温情,她不由得脸颊微红。

    “一会儿,小心!”秦朗说完就全神贯注的看着眼前的两人,不过两人却分毫没有想要动手的意思。

    “老三,给我回来!小虎死了,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其中一位年长的老者说完,他看向场上的壮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