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三十五章:宝图之地
    此时已经快到乱石岭,而尸气却是越来越浓郁,众人都开始提起戒备心,不得不说自从经历的猛虎事件,众人都格外的小心。

    秦朗依然是一马当先,顺着老道的方向,很快就已经可以看到密密麻麻的石山,这些石山显然都是长年累月积累而来。

    众多石山环绕中间,一巨型的石山出现在众人的眼前,巍峨挺拔直插云霄,秦朗看着眼前一望无际的石山不由得感慨颇多。

    老道此时踱着步子走上前来,他用自己的宝图对着石山看了又看,随之确定了便带着众人就走了进去。

    他们一行人就直接跟着老道,老道拿着地图左看右看,此时他似乎在寻找什么东西却没有任何结果。

    “前辈,怎么了?”秦朗说完看向地图,老道将地图送了过去说道:“秦公子,此处很显然已经不是图中记载的模样了。”

    秦朗随即拿过地图仔细看了又看,然而终究是没有找到一丝相似的地方,他叹了口气说道:“石山围成的石林,很容易迷路的!”

    他走到一处石柱之上看了又看,拿着大刀向上猛然一刻,一道巨大的印记瞬间留在石柱之上。

    长缨随即也在一旁拿着金刀留下了印记,“走吧!大家跟紧!”秦朗说完将地图还给了老道径自向前走去。

    石林顾名思义,此处就是一处由石头山或者石柱围成的密林,而且处处惊人相似,一个不小心就会被困在里面。

    他们一行人很快就离开了此处,而就在刚刚的是石柱上那一道深深地印痕此时却悄然退去,诡异之极。

    日头已经偏西,秦朗等人现在依然在石林之中转悠,似乎有某种魔力在冥冥之中操控着这些石柱。

    “大家停下!”何晏停住身子说道,此时羽扇在他手中微微轻摇说道:“我等都爬上石柱,此地每一根石柱相距都不足一步,相信我们可以踩着石柱走出去。”

    说完,他率先踏地而起直接爬上了一根石柱,随即身后秦朗也随即上了石柱,紧接着众人全都上了石柱。

    石柱之上与石柱之下确实不是一番光景,此时秦朗看向远方片片石林尽收眼底,众人借着太阳还没有落山径自朝着山头冲了过去。

    秦朗第一个迈出了石林,身后一干人等也都一一平安的走了出来。

    老道没有言语,而是看向这座巍峨的山脉,山顶直插云霄,仿佛要捅破天际一般。

    何晏紧跟着秦朗走在前面,身后长缨拿着金刀处处警惕,此处的尸气更是浓郁的不能言语,惹得众人心里一阵沉闷。

    此刻,秦朗率先走向山脉。

    “这里按照此图来说,应该是有真正的宝图存在!”老道跟在后面说道。

    “真正宝图,其实越是真正的宝图越难以信任。”梓萱说完擦了一把香汗,身后刘伶继续喝着酒,他现在感觉这漫天的尸气只有杯中的酒才能驱赶了。

    长缨目光扫视在这方寸山脚下的每一处景色,依旧谨慎着。

    不一会儿,几人就已经走到了半山腰,半山腰离地差不多有几百米。

    此时,空气开始稀薄,但尸气却依然浓重。没多久,众人就来到一处平原之内,这里绿草依然在疯长,百米之外没有一户人家。

    几人就这样漫无目的的寻找着,而地图之上的景物与此处的景物是越来越不相似,最后众人索性直接把地图扔到一边独自寻找。

    随着太阳已在天边慢慢沉下,行走了一天的路程众人早就开始疲惫,黑夜随之席卷而来。

    秦朗他们直接席地而坐,每几个时辰就轮班一换,毕竟是荒郊野岭而且尸气还这么浓郁,所以众人都不敢有所马虎。

    夜幕拉了下来,周围黑暗四涌,秦朗首先站了出来,此刻他显然已经有些疲惫,白天与猛虎搏斗和高度紧张的神经早就让他筋疲力竭。

    “休息下吧!”何晏说完就要替秦朗的班。“不累!我守夜,放心!”秦朗说完拍了拍何晏的肩膀。

    何晏自然也知道他的性子也没有多言,随即退了回去。

    夜风徐徐吹动着秦朗的刘海与披肩长发,谦谦丰润公子傲立月下,显出别特独有的魅力。

    此时,秦朗转过头却发现远处一点灯火点亮了黑夜,他微微震惊,正当他打算一探究竟的时候,想起了还在睡梦中的众人。

    随即有止住了步子,转而他又想去那地看去那点灯火却又瞬间消失,他使劲的揉了揉眼睛,终究是没有了一丝光亮。

    “应该是鬼火吧!”秦朗自言自语的说道,接着他慢慢的坐下,高山傍晚的空气虽然夹杂着尸气但是却依然难得的清新。

    秦朗是在后半夜睡过去的,次日的阳光来的很准时,他提起偃月刀看向整装待发的众人说道:“走吧,今天务必找到藏宝图!”

    见他提起了一夜的精神,对此表现老道心里有数,微笑的看着秦朗。

    路久见人心,老道现在感觉秦朗越来越有一个队长的担当了。

    而同时他也越来越感觉到他身上有一种包容天地的霸气,这种霸气就是君王之气,是能容纳天下的胸怀,和能够领导天下的责任。

    众人穿过一处处草丛,终于离开了此处高地,远方个小木屋此时引起了众人的注意,“那是什么!”刘伶嘴里含着酒水说道。

    “一所房子,不对!是一处人家!”秦朗说完看向众人,大家都不约而同的走了过去,老道跟在后面明显的有些疑惑。

    而此时的何晏也站在老道身旁,他们都在思考着同样一个问题,荒郊野岭的怎么会有人家,而起还在这种尸气凝聚的阴沟,汇聚三山尸气此乃险地!

    何晏与老道想了一会儿也跟了上去,此时秦朗他们已经到达了木屋,屋子四周是一片空地,空地之上撒着星星点点的花粉醉人心脾。

    就在众人陶醉在这股花粉中时,老道却是急忙喊道:“捂住口鼻。”此时众人脑袋中嗡的一声都纷纷扬起了衣袖。

    刘伶急忙拿出一些粉末,然后他星星点点的撒到这些花粉之上,这个时候秦朗等人才反应过来。

    这当真是凶险异常,一个不小心就会中招,秦朗环视四周然后向着昨晚的空地望去,正好有一条视线可以直通此处。

    秦朗不由得内心里想起了昨晚的鬼火,“看来不是鬼火!那这所屋子里应该是有人居住的。”

    可是还没等到秦朗转身回望,众人就已经来到了屋子跟前,何晏从窗户向着屋子内看去,虽是白天但是屋子内却包裹得严严实实一片漆黑。

    何晏的目光正要离开忽然一只眼睛赫然与他对视,他大叫一声吓得不轻,这一双幽蓝色的眼睛恐怖异常。

    “怎么了!”秦朗在身后扶住了猛然向后退开的何晏,何宴没有说话仅仅是指向屋内。

    秦朗在昨晚就感觉这所屋子的不对,今天又遭遇花粉一事自然更加怀疑这所小屋,此时他将偃月刀紧紧的握在手中。

    他慢慢的靠近屋子,此时此刻众人都已经屏住了呼吸,他上前一脚就把木门踹开。

    嘎吱一声,黑暗顿时被驱赶而去。

    瞬间秦朗立马向后退开,只见漆黑的屋内又是一只老虎冲了出来,这只老虎一身雪白,一只蓝色眼睛好像能够摄人魂魄。

    秦朗大声吼道:“向后退!”

    其他人自然也是第一时间注意到了这只白虎,刘伶急忙洒出一把粉末。

    老虎猛然向后退开,“此虎极具灵性,众人小心!”此前沉默寡言的老道此时率先喊了出来。

    吊颈白额巨虎瞬间扑了过来,秦朗偃月刀发出一声龙吟横扫过去,白虎咆哮一声钢鞭似的尾巴朝着秦朗的肚子就扫了过去。

    “小心!”何晏双手狠狠地抓住了白虎尾巴,本来他就有些瘦弱此时被这一只力道巨大的钢鞭缠住了身子自然也是一个踉跄。

    秦朗一刀抡空,回过头时何晏已经被打飞,刘伶看了看长缨然后一同冲了前去。

    长缨的金刀速度十分的快,几乎是每一刀都划在了白虎身上,不过令人吃惊的是白虎的身子是何种的坚硬。

    金刀点出几道锋芒仅仅留下几道血印,而刘伶更是无从下手,而此虎好像是对刘伶总是特别照顾并不太攻击他。

    “嗷!”的一声咆哮山林般的巨吼传了出来,秦朗急忙闪身冲向前去,何晏移到木屋旁边喘着粗气。

    梓萱连忙扶起何晏,神色自是十分担忧,秦朗的刀法出神入化,每一刀都劈到了巨虎身上。

    几刀下来,巨虎也是有了不小的创伤,但是林中霸王就是林中霸王,两只巨爪处处留锋,秦朗三人不得不慢慢聚集到一起。

    而就在众人与这只吊颈白额对视的时候,一个人影从后面悄然而至,此人的到来其实老道早就已经注意到了,不过就是说不出奇怪之处,所以一时间倒是没有提醒秦朗几人。

    “小白!”老虎听到叫喊很是乖巧的趴到了此人身旁,他们几人抬头望去一个粗壮的男子来到闯进了众人的视线。

    众人心下里不禁起了疑惑,此人竟然能够让一只白虎臣服,到底是有何种能力,有此种能力的人为什么会屈尊于这么一出偏僻的小山沟。

    秦朗与何晏由不得不将目光投向了老道,自始至终老道一路都是指指点点的,但遇到危险从来是袖手旁观。

    要是老道没有不会武功倒也罢了,但是秦朗几人分明知道老道的手段,却丝毫不出手,其中的道理自然解释不通。

    老道看到众人紧紧微微一笑,随后他又看向这位粗壮男子,男子脸色惨白,没有一丝的表情。

    秦朗随后看向这位壮汉说道:“不知先生可是在此地隐居?”何晏此时也走到近旁看着眼前的壮汉。

    “你们来这里做什么?”壮汉此时冰冷的声音传了出来,冰冷的仿佛是来自九幽的魔神吐露着冰冷的寒气。

    老道眼神一闪似乎是发现了什么,不过没有说出什么。

    “我们来寻找一样东西!”秦朗微微欠身很是恭敬的说道。

    此时令众人心惊的事情发生了,此人瞳孔一缩双手直接拽下了自己的脑袋,鲜血顿时喷洒出来。

    这颗头颅被他抱在怀中,不停的流着鲜血,秦朗瞬间向后退开几步,而一旁的梓萱身子一软差点倒下。

    只见此人又将胸口处的头颅瞬间就抛向空中,空中的头颅发出一声冷笑,“来墓冢寻找东西,你们是不是不想活了!”

    此人说话带着一股无形的气势,但是给众人带来冲击的还是这空中带血的头颅,不可思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