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三十四:贾诩的心思
    贾诩眉头一皱,很显然他很讨厌自己的思绪被打乱。“诺!”甲士说完退出帐内翻身跃马不一会儿就消失在滚滚烟尘之中。

    随后,贾诩看着甲士渐行渐远忽然想到了什么,他急忙铺开自己的星象图,此时几个醒目的标记跃然图上。

    他手指在星象图之上连连挥动,一会儿凝眉一会儿笑逐颜开,“守护墓!”他说完手指指着一个已经划了红色叉痕的地方。

    “云湖坝!”随即他手指又微微一动转到另外一个带有鲜艳红色印记的地方,四周绿水包围着这方古墓,不过此地的叉痕却是异常耀眼。

    “两处死地!消息却来自上面,莫非与……”贾诩不想再猜想下去,但是终究是斗不过自己的内心。

    他挥毫泼墨在桌子上写下赵辞良与梁云两个名字,“你们到底与这两次行动有何关系?”

    贾诩想着,目光看向星象图,此时几条星线错综复杂,不过细细看来彼此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

    “守护墓,云湖坝,同为水淹,难道是计出一人?”贾诩似乎发现了什么不过又捉摸不透,他继续推演星图。

    星图的奥秘实在是太多,就连诸葛与徐庶的大神都难以参透,贾诩更是难窥天机,不过它现在在贾诩的手中却是一份利器。

    “梁云,赵辞良……”贾诩细细想着每一处细节,他脑海中像是过电影一般思考着这些时日的发生的事情。

    虽然身在曹营但是贾诩却依然密切关注着天下之事,尤其是此次曹操大败曹营出现了不小的异动。

    贾诩看着身前的星图,此时几条明显的星线都在莫名奇妙的朝着一处聚集,错综复杂却暗含纹理,他看向几处星线连接的地方赫然写着河内二字。

    贾诩大吃一惊,“河内!这个赵辞良为什么处处为河内服务,为何此处星线云集!”脑中的疑团越来越大。

    贾诩思索片刻之后眉目一亮,他似乎猜到什么,“这河内到底是哪个家族在操控这一切,就连官位到底有多高让赵辞良都不得不为他效命!”

    随着贾诩的推测进一步深入,事情变得越来越不简单,这趟浑水是越来越深,此时的他不由得再次推演起来。

    烛火在不停地闪动,此时一阵风吹了进来,蜡烛瞬间被吹灭,帐内一下子就陷入了黑暗。

    贾诩却大喝一声:“啊!”

    瞬间,他的手指之上迸出了一丝鲜血,但同时他的脑海中各种信息也归类整合的差不多了,一次可能是意外,两次,那绝不是意外。

    他顾不得擦掉手中的鲜血,“看来这个家族势力在一直影响着九曜的行动,难怪之前的两次行动处处显示出杀机!如果是这样那秦朗等九曜岂不是很危险!”贾诩想着身体一颤,他捋了捋自己的胡须,愁容满面。

    他又再次催动了联络之术,但是却依然没有任何音讯,秦朗等人现在是和贾诩完全的切断了联系。

    秦朗感应不到贾诩,而贾诩更是难以感应到秦朗,月色入户,清辉洒着银芒带入帐内,夜陷入一片寂静之中。

    而在密林中刚刚出来的秦朗一行人都是灰头土脸,他们身上带着片片落叶,此时老道看着身后的密林擦了把汗说道:“再晚一步我们谁都别想出来了!”

    众人知道老道没有危言怂听,密林显然没有进去时那么顺利,它们好像是故意守护此墓似的,里面的阴邪之物发了狂似的阻拦他们的去路。

    老道随后看向前方说道:“走吧,第二处!”他没有停留就带着宝图出发了,众人紧紧的跟了上去。

    “美酒佳景,当真惬意!”刘伶抿了一口酒壶中的美酒,一双大眼睛在周围游走,长缨微微一笑,长发撩人。

    秦朗与何晏对视一眼没有太多言语,而彼此之间已经开始戒备,虽然老道口口声声说去宝图之地,但他们终究还是对老道心存疑虑。

    尤其是何晏早就在墓穴之中就与刘伶开始试探老道,果不其然就在刘伶施放毒气之后老道第一时间带着众人逃出了墓穴。

    而且看着他那轻车熟路的模样自然不会是第一次来,这不得不让何晏再一次起疑,老道的神秘使与计谋让何宴也感觉到棋逢对手。

    他们一行人骑乘驿站快马,自然没有花费多长时间就到了第二处埋藏宝图之地,一阵长长的马嘶之后众人的身影出现在一片密林之中。

    秦朗眉头微微皱起,“马儿不宜前往!”老道撂下一句话之后率先下马,佝偻着身子铺开藏宝图。

    古卷之上的纹络与此地却是完全吻合,秦朗等人自然也明白此处就在羊皮古卷所记载的第二处藏宝之地。

    “走吧!天黑之前我们必须走出密林!”秦朗率先说完自己一步走向前去,老道微微一笑也紧随着跟了上去。

    何晏摇着羽扇看了看天色,随即和其他人也跟了上去,刘伶与长缨走在队伍后面断后,而秦朗则提着偃月刀走在最前方。

    “左拐!”老道指着地图说道,他看向远方的乱石岭目光如炬,秦朗自是没有丝毫迟疑,偃月刀向着每一处未知的草丛探去。

    忽然一只黑色的大虫瞬间冲了过来,是花间中一只巨虎,两只爪子带着凌厉的气势,秦朗猛然向后退开。

    他的偃月刀立时摆在胸口,这只巨虎两只前爪刚刚触碰到偃月刀,秦朗就感觉像是千斤巨鼎向着自己压了过来。

    不过秦朗还算反应机敏,只见他一个巧劲直接将巨虎的力道瞬间就卸掉了一半,之后秦朗没有丝毫迟疑的带着偃月刀冲了上去。

    老道微微点头看着秦朗,而身后的众人这才反应过来,尤其是梓萱一声惊呼显然是吓得不轻。

    这样一只巨虎力道可是足足有千斤,这要是一爪子拍到人身上那还不立时就去见了阎王。

    长缨金刀光芒一闪跟着冲了上去,刘伶却是一副想上前去帮忙却又迈不开步子的样子,这些何晏却是看在眼中。

    这种情况下,他现在显然没有时间考虑这些,何晏一个箭步就冲了上去,“小心!”梓萱像是说给何晏又像是说给场上的众人听。

    身后的刘伶思索一阵之后还是冲了上去,长缨一上场金刀就带着精芒瞬间爆发出强有力的杀伤力。

    巨虎好像是很怕金刀,而秦朗的偃月刀也丝毫不落下风,两人轮番攻击竟然让巨虎连连后退。

    而随着何晏与刘伶的加入形势开始急剧逆转,此时秦朗抬着自己的偃月刀一个呼吸就冲了上去。

    巨虎受惊,它的双爪立时挡住了这一刀,他的爪子就像是钢铁一般坚硬,秦朗的偃月刀竟然难动分毫。

    不过秦朗此时却没有注意到巨虎的另外一件威力巨大的武器,一条似钢鞭一般的尾巴瞬间就扫了过来。

    秦朗偃月刀被巨虎的双爪抵住已无法抽出身来,这一尾巴扫过来自然无处闪躲,不过就在尾巴近身的时候一把金刀出现在他的面前。

    之后就是一股气浪让秦朗的眼睛都难以睁开,本来瘦弱的长缨一下子就被巨大的力道击飞,巨虎咆哮一声钢爪向下猛然一压,瞬间秦朗双腿就硬生生的跪在地上。

    何晏一跃而上,身体矫健地就骑到了巨虎之上,此时的秦朗抓住时机瞬间脱身,而刘伶赫然出现在秦朗离开的地方。

    他双手在自己的胸口一抹一把粉末立时出现,噗的一声洒了过去,而巨虎也猛然咆哮一声。

    秦朗微微抬头何晏已经将一把长刀扎入了巨虎的后背上,巨虎疯狂的抖动着身子,而在巨虎爪下的刘伶来不及闪身,赫然出现在巨虎爪下。

    刘伶眼睛中巨虎的爪子瞬间就放大,秦朗不由一惊,瞬间就冲了上去偃月刀直接劈开了巨虎的爪子。

    巨虎咆哮一声,秦朗的身体立马就飞了出去,刘伶刚刚缓过神就看到巨虎的尾巴被秦朗的身体硬生生挡住。

    刘伶在地上打了个滚立时就躲到了安全地带,而此时巨虎已经开始晃晃悠悠,显然刘伶的麻醉散已经起了作用。

    长缨一把就把秦朗拉了起来,两人没有迟疑偃月刀径直的插进了巨虎的脖颈,而此时长缨的金刀也瞬间插进了巨虎的眼睛。

    这时何晏一个翻身跳了下来,巨虎仰天长啸,身上的鲜血不要钱似的喷了出来,不一会儿就倒在地上没了生机。

    秦朗等人瞬间松了口气,而自始至终老道的都是一副很淡漠的样子,他好像全然没有将这只猛虎看在眼里。

    “走吧!”何晏冷冷的说了声,很显然他对于刚才老道无动于衷很是生气,众人随即再次踏上征程。

    但是刘伶显然有些不自在,回想刚才要不是秦朗他或许早就死在了巨虎的爪下,他抬起眼皮看向秦朗,此时的他却依然云淡风轻的样子,没有把刚才的事情放在心上。

    众人越接近墓地尸气也就越来越浓郁,梓萱贵为半仙之体自然对于尸气的感觉十分敏感,她捂住鼻孔说道:“尸气越来越浓郁了,前辈你”

    梓萱没说完何晏就率先打断了他的话说道:“此处的尸气已经开始泛黄,最少已经有上百年了!”

    听闻何晏的话众人随即释然,本来大家都是对老道存在怀疑,而此时的尸气浓郁更加重了内心的疑惑。

    老道微微一笑的看了眼何晏,但是何晏却依然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他现在对老道根本就没有一丝的好感。

    刚才替他圆场,也不过是为了这次行动的团结一致,他可不想还没有到墓穴就已经人心涣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