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三十三章:信任危机
    宝图终究算是到手了,无论真假总算有一线希望,秦朗等人细细思量之后还是打算跟着老道去试一试。

    众人传阅一遍之后递给了老道,看到众人没有疑议他微微一笑道:“宝图既得,吾等速速出去吧!”

    秦朗点点头第一个合上了棺木,众人一阵风似的走出了墓穴,众人前脚刚踏出这里,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一直长明的红色蜡烛忽然开始摇晃,最终一下熄灭。

    秦朗带着偃月刀依旧走在最前方,老道自是退居二线,他仔细的端详着手中的地图,然而图上星星点点的标记让老道更是眉头一紧。

    刘伶看着前面的秦朗是一口一口的灌着闷酒,“千杯不倒,唯我酒仙!”他自言自语的说着。

    众人也没有了之前的紧张,毕竟出墓走的都是来时的路线,纵然有危险也是一些被触发的机关。

    不过有人这么想不代表人人这么想,秦朗与何晏依然一副警惕,而洞**部的血蝠越聚越多,这些泛着绿光的眼睛都快把这方天地照亮。

    老道一直观察宝图,但此刻的他嘴角忽然微微上翻,一双老眼冒着一抹诡异的光亮。

    唰唰,两声长枪从黑暗中吐出来直插秦朗胸前,但是偃月刀却早已横在中央,铛的一声众人如闻晨钟。

    铛又是一声,秦朗终究是抵不过这么大的力道而向后猛然退去,不过仅仅两步他就定住了身形。

    后面的老道扬起拂尘,早就站在了秦朗的身旁,其他人也是一副高度戒备。“生死墓!”老道捋了捋胡须说道。

    “来者生,往者死!”何晏抢在老道之前率先说完,老道微微侧目很是欣赏,何晏却全然无视。

    “这么说我们来的时候是生门,而走的时候却是死门!”梓萱惊恐的声音撞响了每一个人的耳膜。

    “怕什么,有我在都是生门!”秦朗霸气的说完直接提着偃月刀向着来时的裂缝进发了。

    秦朗以前就是摸金九曜的主心骨,现在自然也是,剑眉虚张,他的每一步都走得十分小心。

    砰砰砰三声,秦朗又是**了几处机关,“大家速度跟上!”秦朗说完脚步不由得加快。

    秦朗有某种危险要来到的感觉,不过也只是小小的猜测并没有根据,而此时老道看着秦朗却是越来越欣赏了。

    砰砰,又是几处飞镖,虽是千年古墓但是暗处的机关却是没有消去一分的威力,就连这些暗镖都是锃亮,一抹抹的暗绿流光闪动在刀刃之上。

    “大家快走,后面好像有东西跟上来了!”长缨匆忙说道,众人回头。

    刘伶已经在后面开始到处嗅了起来,“是毒气!”刘伶飞也似的冲了过来,众人一身虚汗,此时连老道也镇静,相反他的脸色很是难看。

    “跟我走!”老道说完拉着秦朗率先冲向前去,但是此时跟在身后的何晏倒是一脸诡笑夹杂太多的深意。

    而身后的刘伶与长缨看似紧张却相视一笑,很快众人就看见了裂缝的光芒,近在咫尺却依然不让人省心,又有暗镖从两侧飞出来。

    不过还好暗镖有一个出仓的反应时间,众人猛地一低头,身子一下子就扑到了地上,而走在最前面的秦朗短时间没有缓过神来。

    暗镖出仓,一根根带着暗绿流光的镖头虎视眈眈,秦朗的反应能力自是超强,他直接来了一个鲤鱼打挺,双脚瞬间就踩到了仓门,另一只手直接挥舞着偃月刀横扫过这些蓄势待发的镖头。

    蹭蹭几声这些暗镖就像是拔了牙的老虎一般被硬生生的打了回去,秦朗的力道很大,但众人都惊出了一身虚汗,尤其是长缨就差没有冲过来为秦朗当一下子,老道自然也是心里一紧,看到秦朗的表现却又不自觉又点了点头。

    此时的秦朗横在廊道之上,紧接着他身子一抖,然后一个闪身趴到了地上,而此时的暗镖就像是按捺了许久的洪水,砰的齐声吐露出自己的锋芒。

    “走!”秦朗大吼,身后的几人陆陆续续的在他身边掠过,秦朗最后紧随老道冲到了缝隙之上。

    此时的阳光斜斜的洒了下来,已经是次日早晨,密林的清晨阳光带着暖意,微风扫过众人的面庞,一夜的疲惫一扫而空。

    秦朗一行人连带着老道就这样静静的躺在巨石之上,墓穴之上虽然处处裂缝,但是却很平坦,几人就这样一觉睡到了下午时分。

    几声黄鹂的歌唱回荡在密林上空,秦朗眼睛缓缓地睁开眼睛,众人都还没醒但是老道却端坐在墓穴裂缝之上似乎是在沉思。

    他眉头紧紧的凝成了一股绳,目光掠向远处,几点余晖洒在西边山头之上,不时有鸟儿飞过的天际泛着红光。

    “真的是你吗?”老道在心中想,不过随即他又摇了摇头心里想道:“他做这些又有何道理?”

    老道细细思量了半天,终究是没有任何头绪,之后他回过头时秦朗与何晏已经叫醒了众人。

    沐浴了一天的日光,众人自然活力充沛,几日而来高度紧张的神经终于狠狠地放松了一下。

    而远在曹营的贾诩此时却站在沙盘旁边踱着步子,不难看出他此时正在思考事情。

    “别驾,云湖坝崩了!”一名下人匆匆赶到,贾诩刚刚饮了一口茶水,听到消息猛然喷出一口。

    “什么!崩了!”他脸上瞬间冒出一抹惊恐与担忧,他急忙到了里屋,一张图纸细细的铺开。

    他连连掐了几个手诀,然后双目紧闭,而在天边一处的秦朗等九曜都感到心中一颤,他们都不约而同的感应到了贾诩的气息

    秦朗看了看何晏,之后他慢慢闭上了眼睛,何晏自然知道发生了什么索性就直愣愣地站在他的身边。

    “老二,过来!”秦朗不知什么时候拉住何晏走到别处,他露出一抹忧愁说道:“别驾来信息了,不过……”他欲言又止。

    “不过什么?”何晏跟着问道,秦朗背过身说道:“我跟他说了老道的一些事情,但是他却让我们迅速撤离!”

    何晏稍微震惊,“他每一次都是对我们呼之即来,挥之即去,而这几次去的地方哪一个不是九死无生,阿苏你难道还这么无条件信任这位别驾吗?”

    他羽扇之下,一张俊美的容颜露出一抹凝重,秦朗自然不是迂腐之人,此时他自然明白何晏的用意。

    秦朗细细思量一会儿之后说道:“老二,你打算怎么做!”

    何晏看着他良久然后说道:“暂时切断联系,我们九曜自己完成任务!”

    此话让秦朗不由得点了点头,“就依你说的办!”他随即从自己的胸口摸出了一张玉符。

    玉符之上赫然写着摸金二字,而且摸金的标记也是异常耀眼,秦朗果断的将玉符点燃,他嘴里默念几句之后玉符瞬间化为了灰烬。

    秦朗与何晏对视一眼之后就回到了石板之上,此时众人都已经整装待发,看到秦朗与何晏老道说道:“既然人已经到齐,我们就出发吧,第二处墓穴还在等着我们!”

    老道说完微微一笑,不过此时秦朗与何晏二人的目光却多了几分疑惑。

    确实秦朗与何晏是在赌,最终他们还是把自己的赌资压倒了老道的身上,老道的神秘与手段是完全不逊色于他们九曜的师傅。

    这就像是一股推力和拉力,别驾贾诩那边虽占有九曜但是却近几次的任务却处处潜藏危机又没什么收获,这不得不令秦朗等人有所怀疑。

    而老道虽然说神秘莫测,但是却终究带着他们找到宝图,无论图的真与假,终究是一线希望,所以秦朗是在赌自己的这一步险棋。

    而就在秦朗一行人穿梭在密林之中的时候,远在曹营的别驾贾诩却是眉头一皱,他慌忙铺开了自己的星象图,随即一颗火红的玉石出现在他的手上。

    “黯淡无光,难道……”贾诩连忙将自己的玉石放置到秦朗所在地,之前但是却丝毫没有感应,玉石就像是普通的石头一般没有了应有的光辉。

    “命符!”贾诩大为吃惊,他急忙掏出九曜的命符查看,随即松了口气,命符完好无损。

    面对眼前的状况,贾诩思量片刻之后只确定了一种可能,那就是人为割断联系。

    “秦朗这是要做什么?”贾诩自言自语道,他慢慢收起星象图走到闪盘旁边,居高临下看着沙盘中的天下。

    “守护墓,云湖坝!”贾诩放眼望去,沙盘中两个地方很是显眼,“难道”贾诩想着想着便苦笑起来。

    他终于猜到了他们会割断联系,“看来还是对我心存芥蒂,还是不信任我啊!”贾诩摇着头叹了口气。

    “守护墓,云湖坝,为什么两件事情都会弄成这样,为什么上面下来的消息却处处暗藏杀机!”贾诩已经开始有所怀疑了,他本就不是迂腐之人,自然也不会拘泥于自己的思想。

    军帐外依然是兵马匆匆,曹字大旗在风中凛冽,天色逐渐暗淡,此时贾诩看着桌前的灯火不由得一声长叹。

    “这绝对不是偶然!绝对不是!”贾诩说完背过身去,身后的烛火在黑夜的微风中不断摇曳,忽地贾诩转过身子:“冷眼观烛,我倒是想看看这烛火到底要多顽强!”

    贾诩说完踱着步子走到了一旁,他坐了片刻又站起来在大帐之内来回走动,冷眉之下一双瞳孔在思索着什么。

    “报!别驾,东大营兵马已经集结完毕!”一甲士进来直接跪在地上说道。

    “传令,东大营准备回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