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三十章:神秘势力
    何宴看着眼前的尸体一阵错愕,何晏还没开口这具尸体就率先发出声音:“你们是为了宝图而来吧!”

    这具尸体好像全然能够读懂两人的心思,秦朗点点头算是默认,尸体紧接着看了看何晏说道:“能将我唤醒,也是道术高强之辈啊!”

    尸体说的断断续续,但是语气却很坚定,他一双无神的眼睛死死地盯着秦朗与何晏。

    当下有个很大的疑问在秦朗悬着:“这跟宝图有什么关系吗?”

    何晏不耐烦的说道,“好,好!”尸体蠕动着僵硬的嘴唇,他直入正题的说道:“宝物在云湖坝!不过,”

    “云湖坝!”秦朗微微惊讶。

    “云湖坝,云湖之地!”何晏微微摇着羽扇,“不过什么?”秦朗察觉到尸体似乎是欲言又止,何晏微微侧目。

    “此地,早就已经被神秘势力传播出去,天下间至少七八个势力已经知道此地,你们前去希望很渺茫!”尸体继续说道。

    秦朗有些吃惊,但是很快就平静下来问道:“神秘势力?哪个神秘势力!”何晏眼神焦急,似乎也是很想知道这股势力到底来自何处。

    “这处洞穴由谁带你们来,那这股神秘势力自是和他有着千丝万屡的关联!”尸体沉闷的声音一下子撞响了俩人的心中。

    “你是说那老道。”何晏与秦朗异口同声的说道,“我早就说老道绝不仅仅于此,看来心机够深啊!”

    “他这样做的目的又是什么?”秦朗自言自语,不过想了半天,依旧没有丝毫头绪,“那道人似乎与吴国高官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吴国高官!”何晏紧接着问道:“何人?”。

    秦朗听到吴国时也是十分错愕,他现在倒是有些怀疑老道的真实目的了。

    “何人不知,但是老道绝不仅仅是你们见到的那么简单!”尸体幽幽的说道,此时他已经可以慢慢做出一些轻微的表情。

    他努力挤出一丝笑容说道:“不过你们如果想去云湖坝的话,我倒是可以告诉你们另外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

    听闻,秦朗立时起身,何晏淡淡的吐出一个字:“说!”。

    尸体面无表情,一口一口的寒气从他的嘴里冒出来。

    “那个人是释放云湖坝消息的一个重要一环,他好像是叫徐……”尸体僵硬的吐出一个徐字。

    但是后面的话,秦朗是没有机会听到了,一只暗镖似乎早已经蓄势待发,他微微侧身偃月刀借势而出,一声龙吟咆哮着向着暗镖打去,铛的一声暗镖直接被挡了回去。

    何晏疾步向着飞镖的方向追去,可想而知,黑暗的洞穴早就查不出暗镖从何而来。

    但是紧随着秦朗的一声惊呼,让何晏心中一紧。“坏了!”何晏暗道,两步就冲回了大缸旁边。

    此时一股股的热气从大缸上飘了出来,而且还伴随着各种各样的异味,秦朗的眼中一块块奇异的石头。

    “阿苏!黄石!”何晏极度失望的说道,一抹凝重狠狠地趴在他的眉间,两人对视一眼然后消失在黑暗中。

    且说,远在百里之外的小焦山,此时老道的拂尘就像是钢鞭一般抽在最后一具白骨之上,哗啦一声这具脆弱的白骨瞬间就被击碎。

    长缨在地上重重的拔出金刀,刀尖之上带着点点星芒,而刘伶手中的酒壶慢慢的洒到一具白骨之上。

    那白骨遭遇这些酒壶中的酒之后直接开始消融,最红化成了白色粉末,刘伶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的点到这些白色粉末之上。

    他慢慢的嗅了嗅这些粉末,一股浓重的草药味外加长久以来的腐烂尸骨味钻入他的鼻中,但是正当他要做进一步观察的时候,阵阵灼热从他的指尖流入神经。

    “这是什么!”刘伶也是十分震惊,灼热的尸骨,他敢肯定不是自己的酒水所致。

    刘伶思索间长缨等人的脚步已经离开了这处洞穴,他用一个小瓶小心奕奕的保存了一些白色尸骨之后也跟着走了出去。

    几人走走绕绕了一段距离,不过好在走了出来,老道长长的拂尘在空中一扬,然后精美宝盒出现在他的手上。

    宝盒周身散发着古朴的颜色,一股悠久的檀香流入众人的鼻尖,几人的目光齐聚,都等着老道打开宝盒。

    老道微微一笑,苍老的手掌嘎吱一声就打开了宝盒的盖子,此时宝盒里面并没有流光溢彩而是沉睡着一张破旧的牛皮纸卷。

    老道顺手拿了出来,一个个红点与黑线错综复杂,但是老道却是会心一笑说道:“尸体的话还是不能全信啊!”

    长缨拿着金刀问道:“宝图有假?”一双黛眉微微张开,她的内心自然是十分担忧宝图故而第一个开口问道。

    老道摇摇头然后又点点头说道:“是宝图,但又不是宝图!”他一挥拂尘目光看向了小焦山之巅。

    “前辈,你这是何意!”刘伶赶忙问道。

    但是老道声音突冷:“大家快走!小焦背月,期间的变数纵然是我都不敢保证全身而退!”

    摸金九曜哪一个不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存在,自然听说过小焦山的凶名。“小焦背月!”梓萱眼观看向山巅,一轮明月慢慢隐藏到小焦山之后,清冷的月光泛着鲜艳的血红色照在地上。

    一行人没有稍作停留就朝着山脚出发了,此时此时随着月色的逐渐变红,小焦山的土壤从山巅开始一寸寸的变成了沼泽。

    不过此种沼泽并非尘世所见,每一处都泛着红色气泡,想来这小焦山每一寸土地也都是沉尸之地的一部分。

    一路疯狂的奔袭,终于在百个呼吸之间回到了山脚,稍作歇息之后天色已经开始微微发亮。

    而小焦山上的血月也开始慢慢褪去,“回去吧!”老道起身率先向着山洞的方向走去,而后刘伶与长缨还有梓萱紧随而去。

    “前辈,宝图到底有何变数?”刘伶继续追问。老道爽朗一笑说道:“这根本就不是宝图!”

    “不是宝图!”长缨惊呼而且有些愤怒,毕竟一晚上的鏖战换来的却是个假图,放到谁身上都不会好受,更何况长缨这个暴脾气。

    “假图,前辈莫不是你早就知道此图有假吧!”刘伶眼珠子微微一转然后看向老道,刘伶本就不是木讷之人遇到现在这种情况自然也多个心眼。

    “早知道?早知道我还去非这么大的气力去夺图吗?刚才的白骨你们也看到了,稍有不慎,这些白骨近身代价你可想而知!“老道严肃的说着。

    众人都看出老道多少有些生气了,梓萱赶忙走到老道身边说道:“前辈,我等绝非此意!”

    梓萱真诚的态度,老道再怎么样也没了脾气,刘伶此时也直接沉默不语,但是他心中的疑惑根本不会被老道所说的这几话打消的。

    长缨也没有多言,他们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但是长缨紧随其后问道:“前辈,这份古卷虽不是宝图却也不会让我们白来一趟吧!”

    老道似乎早就知道长缨会问他,于是亲自解释:“虽然此份不是宝图,但是却与宝图有着莫大的关联!”

    “莫大的关联。”长缨低声自语然后说道:“前辈能否一看!”长缨说完刘伶与梓萱也瞅过去。

    老道从袖口拿出宝盒十分大方的递了过去,长缨自然没有多想,刘伶与梓萱也凑了上来。

    古卷之内红色的朱砂与黑色的墨迹交错纵横拼凑出各种路线,三人看的有些痴迷,但是终究没有搞出什么头绪。

    老道似有深意的看向三人说道:“走吧,我们去第一个宝图藏身之处!”

    “不过,先要与何晏他们汇合。”刘伶一边喝酒一边说道。

    老道很自然的点了点头,几人当下里没有停留便向着山洞就开始进发了,而此时此刻在山洞之内的秦朗与何晏却思绪万千。

    黄石是何物秦朗自然不太清楚,但是博览群书的何晏却是清楚异常,“黄石融水,这尸体直接就废掉了!”

    “废掉了?”秦朗不敢相信,他还意外这尸体为何再度陷入了沉睡,秦朗的双手继续摸向这具尸体。

    但是无论他怎么感应尸体依然没有丝毫异象,尸体就像是陷入了深深的沉睡,倒是一股死气迎面而来。

    “阿苏,不要抱希望了!黄石入水就算是再强的活尸也会在顷刻间化为一具躯壳!”何晏有些气愤的说道,他并不是在危言耸听,黄石乃是一种克制邪物的宝贝,入水即融,消散于无形。

    现在看来这两具活尸已经全然没有了用处,“可恶!”何晏大吼道,刚刚就要得到的一丝线索就这样硬生生的断了。

    秦朗自然也是满脸错愕,全然没有了任何反应的尸体已经让秦朗失去了继续感应的信心。

    “看来这是有心之人啊!”何晏看向黄石洒出来的方。

    一处暗洞直通山顶,漆黑的洞内有一只幽蓝色眼睛忽闪忽闪的让人心里发怵,只不过两人根本就没有心思去管这些。

    “走吧,这个山洞已经没有我们想要的东西了。”秦朗失望的说完径自走了出去,何晏轻摇羽扇一副凝重的表情。

    “终于出来了!光明还真是可爱!”秦朗自漆黑的山洞迈出。

    第一缕阳光洒到他那俊美的容颜之上,秦朗大有一副如获新生的感觉,随后他转过头何晏也走了出来。

    “你还在想那个人吗?”见他若有所思的样子,秦朗问道。

    何晏自言自语的说道:“徐,姓徐的有权有势的人,天下间能有几位!”

    “不多,但是也绝对不少!”秦朗紧接着说道,他其实也在一直思考这个徐姓之人,但无异于大海捞针。

    “船到桥头自然直,到时候自会有结果。”何晏思索无果半晌吐出一句,秦朗拍了拍他的肩膀两人一同看向不远处。

    此时一行人正疾步赶过来,一把金刀在阳光下异常耀眼,不是长缨一行人又是何人,此时众人的脸上都带着一股疲倦。

    黑黑的眼圈已经完全把众人的眼眶包围,老道看到秦朗一脸欣喜的说道:“秦公子,还真是准时!”

    “前辈,这是哪里话,昨晚本应一同前去,不料……”秦朗没有再说下去,何晏在一旁踱着步子走过来笑道:“不知前辈一去可有收获!”

    秦朗自然也看向老道,他也是十分关注宝图,毕竟牵动着光武古墓,所以一丝一毫的线索他都不会放过,更何况这次可是藏宝图。

    “宝图自是没有希望了,但是宝图的藏身之所我倒是有了眉目!”老道自信满满地说道。

    听了这话,秦朗与何晏对视一眼,他们知道现在就算是着急也没有丝毫用处,倒是不如随遇而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