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二十九章:冰寒之玉
    “看来这具尸体是没有任何希望了!”秦朗遗憾的说道,何晏皱着眉头没有言语,他开始在圆形洞内左看右看。

    这时何宴意外的发现,这处山洞远不止外面的圆形洞穴这么简单,这里还有着一个可以容一个人通过的缝隙。

    里面依然是满是漆黑,何晏走了进去秦朗自然也跟了上去,这处神秘的洞穴给了他太多的震撼。他有些期待里面还会有什么在等待着自己,就在秦朗与何晏行走间,一处空旷的洞穴展现在两人面前。

    但是奇怪的是此处洞穴与外面无异,一样的摆设,一样的气味,一样的大缸,与外面洞穴设置没有一分差别。

    两人又在洞内四处转了转,不过却是没有什么发现,就在秦朗慢慢摸索的时候又是一道一人多的缝隙出现在两人面前。

    何晏拿着手中的火把慢慢向前探去,秦朗率先走上前去,同时他将自己的偃月刀微微向前探出。

    借着微弱的火光向着前面的黑暗探去,两人猛地一跳就又再次进入一个空间,只不过此空间依然是相同的摆设,与前面的俩个没有任何差别。

    秦朗眉头紧皱的说道:“老二,你说我们是不是又进入了迷阵!”

    毕竟前面秦朗与何晏就不知不觉的进入了一个迷阵,所以这次他也自然多了份担忧。

    “继续看看!”何晏说完继续在山洞里开始寻找起来,又是一道缝隙,同样的大小甚至是连缺口都是一般大小。

    秦朗心里不免思虑,何晏率先走上前去,火把又再次从缝隙中走了出来,刹那间整个洞内都变的豁然开朗。

    不过这回是连何晏都开始疑惑了,经过的几个洞的洞内内都是同样的摆设,同样的气味,就连大缸内都是一样的血红的颜色。

    “不会真是这样吧!”秦朗将偃月刀猛然插在石壁之上。

    何晏看着散发着寒光的石壁突然说道:“阿苏!偃月刀就插在这里,走!”

    他连看都不用看就向着同样的方向走去,不过此时又是一道巨大的缝隙出现在两人面前。

    不过现在这座洞内却没有偃月刀,石壁上也是完好无损,秦朗与何晏对视一眼好像明白了什么。

    随后两人慢慢向后退去,然后直接出了一个又一个的洞穴,直到来到第二个洞内他们才停下。

    然后两人的目光都开始搜寻起来,既然每一个洞穴都不一样那自然都有着各自的独到用处。

    安静下来,秦朗细细的嗅着空气中浓重的草药味道外加血水味,突然胸口处一丝清凉的气息顺着他的鼻孔飘了出来。

    何晏自是没有察觉,但是秦朗却分明看的很清楚,此时这一丝凉气慢慢的跃入了中间的那一口大缸中。

    浓重的血水散发着刺鼻的血腥味,不时上泛的气泡似乎夹杂着许多杂质,秦朗将一根木棒向里面探去。

    木棒没有没入血水中多深就触碰到一个弹弹的东西,秦朗心里立刻沉下,他看了看刚刚走上前来的何晏。

    何晏自是查遍了这处洞穴,依然是一无所获,所以他的目光就投射到了这处最诡异的大缸上。

    “有东西!”秦朗说完就伸开袖子然后双手径直的插了进去,血水很是浓郁,简直就是一大缸粥。

    秦朗的手有些颤抖的继续伸着,突然就是一个十分富有弹性的物体,秦朗想也没想直接把它拉了出来,是一具尸体。

    血水哗啦啦的从尸体上滑落,不过这具尸体散发着浓郁的死气。

    “死了!”何晏看也没看的就走下台去。

    被血水浸泡了太久,身体上的弹性都是由浮肿引起的,此时秦朗也不自觉的向后退开。

    他简单的处理了下自己的手,“看来里面几口大缸都是这种情况!”“老道早就把该问的问完了!这一具具的死尸就是结果!”何晏用羽扇驱逐着周围的尸气。

    “走吧!这洞内说不定还有活尸!”何晏说着就径自向前走去,现在秦朗算是明白了老道的套路与心机。

    他总是感觉不妙,这个外表口口声声叫着自己少主的老道有着什么惊天大阴谋,想追查却又无从下手。

    又穿过好几个洞穴来到了最后的一个圆形洞内,相同的摆设但是仔细看来又有些不同。

    “寻找与之前洞穴不同的地方!那就是机关所在!”何晏忽然明白了过来提醒到秦朗,率先寻找起来,每一处每一个缝隙他都没有放过。

    “这里!”秦朗发现一处黑色的小口,里面有着很深的空间,黑漆漆的口子让人看着就心里发毛。

    何晏起身走过来,他将秦朗的偃月刀反拿在手中。

    一米多长的刀身就这样慢慢的进入了小黑洞,然后何晏的手一震,他的身体瞬间被唤醒,心里冷静下来。

    “怎么?”秦朗默默注视着何晏的表情,他没有言语表情很是凝重,过了片刻愁眉才散开。

    偃月刀抽了出来,同时就在离他们两人不远地方,一处石门诡异的被打开了,石门内飘着出一股草药味。

    何晏与秦朗捂住口鼻向里面走去,但是刚刚走进去火把就瞬间灭掉,他们两人对视一眼,等了一会儿之后才点燃火把再次起身探去。

    严重的缺氧致使火把都无法点燃,如果贸然进去恐怕也会落个窒息而亡,两人借着火把将洞内的景象尽收眼底。

    眼前的景象直接把何晏与秦朗吓了一跳,两处超大的大缸静静地伫立在中央地带,周围是成堆成堆的草药。

    这些少说也可以供养一只千人的队伍的草药,但是却被硬生生的供养着这两口大缸内露出半截身子的活尸。

    “这肯定就是活尸了!”秦朗首先走向前去,他们来这里的目的是就为了活尸口中的秘密,其他的东西自然也提起不了她的兴趣。

    何晏看着眼前的场景微微震惊,不过瞬间就反应过来,“小心!”何晏眼尖直接喊了出来,不过沉着冷静的秦朗早就反应过来。

    腾腾两声他的双脚直接踩过大缸的缸身,然后身体一个一百八十度后空翻直接躲过了这惊险的暗镖。

    砰砰砰三声,飞镖径自插入了一处石壁之中,细看石壁竟然被硬生生的打碎好几个大洞。

    秦朗安然落地,虽然刚刚的一刻让人心惊但是秦朗却没有丝毫退缩之意,相反,何晏此时也跟了上来,他双眼凌厉的观察这周围可能有危险的地方。

    这次两人安然的走了上来,大缸内的情景一览无余,中间的两具尸体最是耀眼。

    “你看他们嘴里好像有东西!”秦朗没有等何晏反应过来就伸手探过去,不料从底下水中瞬间就冲出来一只暗飞镖。

    何晏的羽扇蹭的一下挡在了秦朗的手前,砰的一声羽扇震落几根羽毛,秦朗大惊,偃月刀径自向下面插去。

    谁也没料到,出了空空如也,缸底什么都没有。

    “不可思议!”秦朗虚汗直冒,刚刚的暗镖的力道他可是清清楚楚的看到。

    啪嗒一声秦朗从尸体口中取出一个明亮的珠子,“这是什么?”秦朗看着手中的玉石有些疑惑。

    不过何晏却笑着摇摇头说道:“此乃冰寒之玉!纵然是腐尸依旧可以恢复如初,而且保存千年不老不腐!”

    说落,他就把这冰寒之玉塞到了这具尸体之上,本来已经要腐烂的尸体又开始散发着冰寒之气。

    随后,他掏出自己的宝物盒,一撮粉末被他拿在手中,依葫芦画瓢那般学着老道默默念着口诀,然后将这些粉末撒到尸体之上。

    缺万万没有先到,没有想象之中的情景,这些尸体依然是死死地伫立在那口大缸内,缸内的草药依旧散发发着浓郁的草药的气息。

    秦朗一看没有动静又向旁边看去,洞内不大甚至连外面的一半都没有,但是却堆积着成吨的草药。

    就在秦朗目光环视四周,黑夜中的一排东西激起了他的兴趣。

    秦朗走了过去,小心翼翼的看着对面的的黑影,他很顺利的就到了黑影面前,但是下一秒他不知道是开心还是惊恐。

    那里赫然排列着七具僵尸,他们的头上都贴着黄符,每一道黄符上都用红色的朱砂笔描绘着秦朗看不懂的图案。

    火把又再一次靠近,这些僵尸一个个的都是红色的血眼,一双嗜人的眼珠看的秦朗发毛。

    他小心翼翼退开,虽然僵尸并不多见但是秦朗却是提不起丝毫兴趣,此时大缸旁边的何晏却是连连惊呼。

    毕竟,这唤尸之术实在是难懂,何晏自视甚高,但是现在也没有丝毫办法让着两具尸体乖乖说话。

    但是,此时远在小焦山的老道倒是心里一惊,他刚刚取到宝图就感到心弦一紧,他已经感应到洞内已经进去了人。

    而且此人还发现了他的那两口大缸内的活尸,“到底是谁!自是有些手段!”老道在心里细细思量。

    却丝毫没有头绪,但老道此时也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想这些问题,毕竟眼前的敌人还没有清理干净。

    一队队的白骨,好像是有人操控那样刻意的向着老道一行人袭来,不过长缨与刘伶还是比较平静。

    梓萱也是在边上伺机出手,老道赞赏这几个人的定力,作为一个长辈他率先做出了榜样。

    长长的拂尘扫过黑暗的空间,这些白骨瞬间就被一扫而碎,噼里啪啦的声音在洞内回响着。

    且说秦朗这边,何晏依旧是不死心,何晏心高气傲不肯轻易认输,他上上下下做了好几十次实验。

    但是毫无用处,这些活尸好像是哑巴静静的伫立着,一滴滴汗珠从何宴的额头流到脸上在滴到地上。

    而在一旁的秦朗也几乎把墓穴翻了个边,却还是没有什么发现倒是触碰到好几个藏有暗镖的机关。每一处都藏的十分精妙,弱势稍微不注意还真有可能这些暗镖射穿身体。

    秦朗忽然想到了什么,回过头打量着这两具尸体。,某种似曾熟悉的感觉又在他的身体感应里作祟,秦朗顺着这股感应慢慢的摸向了其中的一具尸体。

    当秦朗修长的手指刚刚触碰到这具尸体的时候,身体内的龙气就好像是找到了新的乐园,秦朗自是很享受这种感觉,而尸体也是一阵颤动。

    “这种振动!唤尸成功了吗?”秦朗有些惊讶,俊美的容颜之上闪过一抹不可思议,而何晏更是猜不透这种感觉。

    “理论上是成功了!”何晏说道,他目光死死地盯在这具尸体之上,此时尸体的震动频率一次一次的开始变加快。

    直到整具僵硬的尸体开始微微变得悚然起来,秦朗和何宴两人摒住呼吸,就在一刹那这具尸体竟然睁开了双眼。

    幽蓝色的双眼甚至可以瞧见鬼火的存在,他的嘴中吐露着寒气让人可以想象他到底在这里泡了多久,甚至连湿气都一点点的转变成了寒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