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二十八章:沉骨之洞
    “记住!这里的每一处地方,你们都不能驻足三个呼吸以上!”老道幽幽的望着远处的黑夜。

    小焦山掩着一轮明月散发着奇异的光辉,秦朗刚要抬步前去,身后的何晏却是一把拉住了他的衣袖。

    秦朗微微疑惑,但是出于对何晏的信任还是没有继续前进。

    “前辈,晚辈与阿苏还有要事,不如你们前去取图,稍后我们在山洞集合。”

    老道没有多想,毕竟他还是感觉自己的少主对大秦还是有一丝感情的,要不他也不会冒着危险去通知自己逃跑。

    这老道微微点头,带着刘伶长缨还有梓萱三人慢慢消失在黑夜之中。

    秦朗知道,看到老道消失在黑夜之后才回过头。

    他以为何晏还是因为刚刚的事情而生气,不过他这次猜错了,何晏一脸含笑的望着自己。

    何晏很少会笑,就连秦朗这多年的兄弟也没有见过几次。“为何发笑?”他的脸上立时堆满了疑惑。

    “阿苏!晏无事!”何晏一把搂住秦朗的肩膀,秦朗的脸上瞬间留下两行热泪。

    他能够感觉得到,何晏对自己的感情,尤其是在紫金大殿内他的那句话更是让秦朗终生难忘。

    何晏虽说平日了一副神机妙算很是了得,但是对于情感从来说,他反应迟缓,木到可以说是个呆子。

    所以他才会对自己的生死兄弟是一副冷冷的面孔,对梓萱的爱慕毫无察觉。

    “到底是何事?”秦朗借着夜色擦了擦眼泪。

    “知晏者,朗也!”何晏说完就拉着秦朗往回走去。

    “你难道真的相信这老道!”何晏目光中带着疑惑。

    秦朗吃惊随即跟上了何晏,赶忙问道:“你感觉有什么问题?”

    何晏羽扇轻摇,一抹诡笑出现在他的脸上,“这就要问问这尸体了!”

    此话让秦朗不由得身体一震,“老道的手段高明,恐怕山洞我们是回不去了!”秦朗也跟着老道接触了一段时间了,对于老道他还是有些许了解,说不定老道又用了什么鬼法子,所以此时回去还是有些担心到底能不能进去。

    “你不相信我?”何晏露出一抹自信,他的双眼睛藏不住锋芒毕露。

    不过事情总是事与愿为,周围恐怖的嚎叫在阴风中一圈圈的传递到秦朗的耳畔,周围浓重的尸气依旧是沉闷异常。

    “小心!”秦朗的偃月刀散发着点点寒光警惕着周围的异动,任何的风吹草动在这一刻都有可能是危险的来临的预兆。

    “那是什么?”他看着前方一具白色的僵尸砰砰的冲了过来,一身的黑气缠绕让秦朗一时没有认出。

    “来的时候就是这家伙!没想到跟到这里来了!”何晏愤怒的说道,秦朗定睛一看也是傻了眼。

    这正是他与老道来的时候带的那只白僵,只不过现在他身上缭绕着丝丝黑气,很是诡异。

    秦朗看得心惊,他的偃月刀丝毫不敢怠慢,带着月光直接冲了上去,这一刀带着无比的霸气。

    砰的一声,白僵竟然纹丝不动,他的身体处处都有黑气缠绕,白色而僵硬的皮简直是难以穿透。

    白僵的身子猛然间就冲了过来,秦朗急忙冲到何晏身边,又一声“砰”,秦朗向后退开数步,不过他很快就定住了身子。

    白僵好像是有人操控那般又再次冲了过来,这畜生目露凶光,一双锋利的爪子疯狂的抓挠着。

    秦朗自是知道这白僵的气力,要是被抓挠到,后果简直是不可想象,秦朗的偃月刀微微蓄力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进攻。

    不过,在他出刀之前已经有一只玄铁飞镖率先冲了出去,“砰”巨响后,白僵的身体就被玄铁飞镖射出一个大洞。

    飞镖从败将的身体穿出的那刻,秦朗的偃月刀毫无保留的就跟上一刀,这刀来的十分灵巧。

    白僵的身体坚硬如铁,偃月刀刀锋在白僵身体上微微一过,一道划痕径自冲向玄铁飞镖所过之处。

    扑哧又是一刀,偃月刀直接进入了白僵的体内,秦朗本身就是一身浩然正气,自是诸多邪物的克星,手上配上义薄云天的关二爷赐予的偃月刀更是如虎添翼。

    “给我破!”秦朗怒吼刀锋开始疯狂的在白僵的身体内搅拌,然后瞬间就把白僵的身体挑到了空中。

    离开了地面的白僵像是失去了供养之地,墨绿色的血液疯狂的涌了出来,此时不觉间白僵的身体逐渐软倒下去知道双眼失去了生机。

    秦朗大口大口的呼吸着,他猛然一甩就把白僵打飞出去,而后身子随即瘫软在地上。

    此时,何晏却是没有丝毫迟疑的就把白僵的双眼挖了出来,一对眼球就这样血淋淋的呈现在何晏面前。

    他有力的大手直接就捏碎了那颗眼珠,一抹墨绿洒了出来异常恶心的气味让何晏不觉得摇了摇头。

    那只被挖去眼睛的白僵此时也是彻底失去了生机,而此时此刻在遥远的黑夜中老道胸口微微一痛。

    随后他的指尖洒出了几滴鲜血,一抹凝重浮现在他的眼中,不过他的异动其余几位九曜根本就没有察觉。

    一行人继续赶路,不过老道却是轻松了许多,毕竟有梓萱这半仙之体的存在,不管是什么邪物都是退避三舍这倒是省了不少气力。

    “背月小焦!”老道像是自言自语的说道,此时小焦山身后背负着一轮明月,阴冷的风从沉尸之地吹过来播撒着诡异与神秘莫测。

    “快些走吧!”老道像是感应到什么,随后一行人就接着山路一步步的向前走去。而他们身后刚刚离去的土地就开始分裂,几人的脚印瞬间就消失不见。

    且说山路多么崎岖不论,单单是这黑夜和周围的挫骨嶙峋都让人毛骨悚然。

    “背月小焦,沉骨之地!”老道在心中默念。

    他的思绪也神游在这方黑夜之中,但是梓萱却是满脸的痛苦,毕竟小焦山乃是极阴之地,虽然她的半仙之体可以对魔物造成巨大的破坏,但是同样极阴之地的反噬对半仙之体也是伤害最大的。

    “沉骨之洞!”长缨率先说了出来,她刚想上前一旁的梓萱一个踉跄,长缨急忙扶住她说道:“梓萱,怎么了!”

    长缨担忧挂满脸上,但是梓萱急忙捂住了他的嘴说道:“宝图要紧!”虽然声音很小但是老道却是听得分明。

    他也没有心思管这些,他的眼里只有复秦大业,再就是说服这个有些“叛逆”的少主。

    洞口漆黑,没有人知道里面隐藏着什么,世代的修墓人都将自己的生路宝图藏于一处不为人知的地方。

    而越是珍贵的宝图越是难以发现,比如说眼前这鬼地方,老道八辈子都不想来一次,百里小焦,沉骨之地!

    这是何等的凶险,要不是有身后这位半仙少女的帮助自己还真的不敢确定能不能活着走过来。

    不过现在显然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了,老道微微转过头说道:“大家小心!”

    几人点点头,命是自己的,几人当然知道小心,自是让出一条路让老道先行,老道自是不做作紧跟着就一步踏了进去。

    老道一伸手一抹灯火,从一拂尘的另外一端燃烧起来,漆黑的洞内立时明亮起来,随即几人又向前探去。而另外一边秦朗与何晏也走到了山洞口,此刻的山洞依旧是平静无奇。

    秦朗与何晏对视一眼直接进入洞内,然而他们越走越深,已经完全超出了秦朗的预测。

    何晏眉头皱起,他拉住秦朗继续前进的身体说道:“阿苏,往回走!”

    秦朗不假思索,脚下生风一溜烟就出了山洞。何晏也紧紧的跟了上来,但是两人刚刚回头就看到那个莫名的山洞开始愈合,不一会儿就成了一处石壁。

    两人惊出一身冷汗,没想到此处倒是巧妙的障眼法,那么问题了来了真正的洞穴到底在何处。

    为什么原路返回却碰的这种情况,秦朗看着沉思的何晏,何晏捏了捏地上的土,松松软软根本就没有之前的干硬或者潮湿。

    这就说明他们已经出了沉尸之地,因为尸骨要么是极阴的寒潮之气,要么就是极其干燥的埋骨之气。

    而此地的土壤松松软软明显就是一般的土层,所以秦朗判断此处应该是离山洞很远,而且是越来越远。

    “是不是错了方向?”秦朗将偃月刀插到地上问道。

    “这是有人刻意为之!”何晏话中的意思秦朗怎会不知。

    “我已说老道不是善类,不幸言中!”何晏拍拍手上的土渣摇着羽扇,秦朗也蹲在地上静静思索。

    随着月色的清辉,何晏的眼睛渐渐明亮,秦朗自然也站了起来,两人没有任何语言径自朝着黑夜走去。

    不一会儿,何晏就开始在地上仔细的寻找起来。借着月色,他终于像是发现了新大陆那般发现了新情况。

    一根白色的拂尘线条出现在何晏纤细的手掌之中,秦朗看着这跟异常细小的白线像是明白了什么。

    他也急忙学着何晏寻找起来,两人就这样走走停停约莫上百个呼吸的时间,一座大山就出现在两人面前。

    漆黑的洞穴好像是等着秦朗越何晏,秦朗心中一喜急忙冲了上去,何晏自然也是没有稍作迟疑。

    说也很快,两人就出现在圆形洞内,秦朗当即走上中间的那口大缸,一具尸体直愣愣地倒在里面。

    只不过那些草药早就已经枯萎,里面也不再是清澈的水而是散发着浓重血腥味的血水,何晏急忙走上前去。

    他手上拿出了一些碎末,之后诡异的一笑又将粉末洒在尸体之上,短暂的寂静之后尸体猛然一震。

    可见,尸体终究是没有站起来,他的身体在猛然颤动几下之后就再也没有了一丝反应,何晏看了看秦朗,秦朗则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不得不说,这具尸体已经彻底的失去了生机,老道早就已经做了手脚,这些何晏都事先猜到了,不过他还是抱有一丝幻想。

    尸体慢慢的沉入水底,直至消失在这浓浓的血水之中,而这大缸里的血腥味也在不断的浓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