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二十七章:背月之山
    “啊!”僵硬的尸体闷哼一身,他微微摇了摇头看向眼前的两个人,老道和秦朗也都死死地盯着眼前的人。

    沉默在山洞之内蔓延,滴水轻轻的敲打着坚硬的石壁,三人的气息依然是那么的浓重。

    “是你!”尸体看到老道微微侧目,他的脸部依然紧绷,毕竟头颅离开尸体太久,有些面部表情一时间很难表现出来。

    老道仅仅点了点头,说道:“你答应过我的事情可以说了吧!”

    尸体冰冷的双唇开启,一抹叹息滚了出来。

    “我本是光武修墓人之后,祖祖辈辈世代栖居在墓穴旁边,虽是日积月累星辰变幻,但是从未怠慢。

    但是天知道后人有没有私心,所以历代修墓人为了保护自己那些后人,每次修一座墓穴都会习惯性的修一条生路!”

    “生路!”秦朗惊呼,边上的老道笑而不语,似乎这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他继续看向尸体。

    尸体努力的挤出一丝苦笑,然后幽幽的说道:“所谓生路自然是没有布下那些机关陷阱,更没有那些杀人利器的一条道,就连常年累月的保存方法他们都事先考虑好了!”

    “但是其中的艰险只有真正进去的人才会体会得到,那是一种来自地狱的恐怖,我的几个兄弟都是有命去,没命回!”尸体吐出一缕寒气。

    “虽说,可谓福泽后人,但是也仅仅是后人,因为根本就没有人愿意将这个惊天秘密透露给别人!”尸体说完像是自嘲似的看了看自己这因为药物浸泡而有些浮肿的身体。

    “然而这留给后人的生路有一个魔咒,每一个后人都仅仅只能够拿出一件宝物!拿多了恐怕就会永远的留在墓中!”尸体说着仿佛看到自己同伴一时贪心多拿一件宝物之后惨死的情景。

    “太恐怖了。不过这种贪心之人罪有应得,留着他们早晚会给墓穴招来大难!”尸体随即补充道。

    “所以你拿的就是金重!”秦朗急忙问道。

    “此剑锋芒外露,当我进入墓穴的时候就喜欢上了它。”尸体说的时候眼冒精光。

    “不过,却是把假的!”尸体随即低下头,“但是我依然不死心!依然想大赚一笔!但……”

    尸体没有继续说下去,不过老道与秦朗都已经知道他想要表达的意思了,不过这也恰恰印证了此人并非老道所杀。

    “不通知你的那些同伴吗?”老道似有深意的说道,秦朗没有多言。

    接着,老道闭上眼,手指变换嘴中默念几句之后突然睁开了眼睛。

    老道看着尸体说道:“宝图在哪里?”显然他已经没有继续听下去的耐心了直接切入正题。

    秦朗使用秘术通知了何晏等人,虽然已经开始有了间隙但是九曜毕竟是九曜,他们依然是一个集体,依然情同手足。

    “说!宝图在哪里!”老道看到面无表情的尸体猛然喝道。

    “要我告诉你们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前提你们必须一人必须拿一件宝物!”尸体说的有气无力但是却异常坚定。

    “这你大可不用管,只管告诉我们宝图在哪里即可。”老道目光如炬不可抗拒,但是尸体却是更加的强硬。

    “不答应,宝图没有!”秦朗是不知道尸体到底是哪来的这么强大的意志。

    老道一惊嘴角撇起一抹笑容。“你可知道不说的后果!”他手指一闪,一只玉符出现在他的手中。

    “大不了尸骨无存!我们守墓人祖祖辈辈死的人还少吗?”尸体虽然努力挤出的一丝笑容,可很是渗人。

    “好了,那就让你享受下!”老道将玉符在手中捏碎,然后洒在尸体之上,一股子灼痛从由外而里慢慢渗透。

    这股子灼热让秦朗都感觉到沉闷,尸体空冷的面孔逐渐痛苦,然后变得狰狞,不一会儿灼痛就开始入侵到了尸体的内腑。

    一些本就该停止了运作的内脏,在这股子灼热的刺痛下开始变得红润,然后出现了一些细小的空洞。

    不少鲜血从这些空洞里流了出来,带些暗红的血迹让这些器脏好像又焕发生机,“说还是不说!”老道狠厉的问道。

    秦朗看着老道狰狞的面容心里也是一沉,早就看出了老道并非是那些善类,从这次的离间计到现在的焚烧尸体,本来以为看清楚的秦朗开始有些朦胧。

    原来,老道在他的眼中又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啊!”尸体终于控制不住嘶吼起来,这声音在圆形洞内显得十分刺耳,像是怪物的吼叫一般。

    “说不说!”老道又拿出一只玉符开始洒在尸体身上,有些还直接落到了缸内,顿时缸内的草药就被蒸干。

    一大缸的水开始沸腾起来,而里面的尸体当即感受到更加的灼热,表面开始泛红,那些因长时间浸泡而出现的浮肿直接被灼热烤的只剩下了一层薄薄的皮。

    乱七八糟的碎肉开始脱落,缸里面一瞬间就变得血腥异常,而尸体黄色的牙齿唰的一下暴露出来。

    缸内的怒吼让秦朗都能感到周围气流的颤动,“要我说可以,你们要答应我另外一个条件!”老道立马停住了手上的动作。

    “说!”简洁的一个字让人体会到老道的雷厉风行,“我当初卖剑的时候带了一个随从,你们可知?”尸体颤抖着声音说道。

    很显然,刚才灼热焚烧的后劲依然没有过去,“那个随从,我自是见过!”老道当即说道。

    “他在哪里?”尸体急切的问道,“你倒是很上心,主仆情深啊!”老道调笑道,随后他拿出了一件挂饰说道:“此物你可认得?”

    秦朗目光微张,这眼熟的挂饰不是那随从的又是谁的,秦朗那日的时候还特意的注意了下,毕竟这木龙挂坠是很少有人挂的。

    “他怎么样?”尸体看到木龙挂坠之后,双眼立时蒙上一层朦胧。

    “你可知他的下落!”尸体再次连声问道。

    不过,姜还是老的辣,老道却是一副笑而不语的样子提出要求,“你说过的,这是你的条件也同样是我的条件!”

    秦朗不仅赞叹老道的老谋深算。

    “我说!我说!”剧烈的灼痛摧毁了他的肉体,而兄弟之间的感情却是硬生生的摧毁了他的精神。

    尸体犹豫一下说道:“宝图就在小焦山!沉骨之洞!”

    老道听后两眉间掠起一抹凝重,“背月之山!”秦朗在心里也是惊呼。

    “小焦背月,宝图!”老道思索一会儿之后看向尸体,明显此时的尸体已经完全没有了刚才的强势。

    心中的秘密已经说出,他自是没有了依仗,假如现在老道一把火烧了他这具半死不活的尸体他也是毫无办法。

    “他很好!”秦朗的声音传了过来,他很欣赏尸体,想来他在世的时候也是一位性情中人。

    “那就好,那是我最好的兄弟!我不希望他遭到任何伤害!”尸体像是说给自己听但是却又像说给他们听。

    “他一直在寻找杀你的人,你看对了人!”秦朗也是一个重情义之人,见到此人倒是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这是自然,我们修墓人世代隐居,根本就很难接触到尘世,所以我们之间也就少了许多猜忌与虚名虚利!”尸体感到秦朗有着一种天然的亲和力不由得也多说几句。

    这几句话字字都是尸体的感情流露,不由得尸体眼眉之下两行热泪流了下来。

    “他很好,今后也会很好!”秦朗似有深意的看着尸体,微微笑道:“相信我!”

    尸体使劲的点了点头,秦朗感动但是更多的是吃惊,这具尸体不仅恢复了记忆而且还有这么浓重的感情。

    秦朗说完转身回到一边,尸体好像还有话说,不过当看到老道的眼神还是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始终在沉思的老道一挥手将尸体上的术法解除,尸体的双眼瞬间就褪去了光彩,身体就像没有了支柱一般无力的倒下。

    “阿苏!”秦朗刚刚转身就看到脸上写满担忧的梓萱,随即身后何晏等人也陆陆续续的进入洞穴。

    不过,他们此时显得很是狼狈,但还是比较幸运的找到了洞口,千里鬼山哪里是浪得虚名的。

    “阿苏!”何晏向秦朗走了过去。

    “你还叫他阿苏!”刘伶怒道,很显然的还在生秦朗的气。

    长缨脸色倒是有些不自然,要说众人中谁最难受那要当属长缨了,美目藏满了对秦朗的情。

    “阿苏,宝图那?”何晏在传信中得知了秦朗的所见所闻,期间他的内心也起了不小的波澜。

    但是来到洞穴之后他更是震惊,刚刚尸体开口他就在外面,看得是真真切切,唤尸术更是他前所未闻的。

    “到齐了吗?到齐了就随我去取宝图吧!”老道简略的说道,然后身子没做停留的就走出了洞穴。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过终究还是跟了上去,清冷的夜风吹动着众人的衣衫。

    漆黑的夜色笼罩着整片沉尸之地,夜风怒吼好似百鬼夜哭,没有人知道黑暗的深处到底有什么在等待着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