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二十六章:沉尸之主
    “这是沉尸之主,拥有着整片沉尸的之气的供应。只要脚踏地面就不老不死!”老道大声吼道。

    砰的一声,偃月刀在秦朗的手中震得生响,他急忙后退黑影的长臂一下子就扑了上来,这力道都能够把秦朗硬生生的撕碎。

    秦朗退后几步然后闪到一侧,两只白僵还在与黑影纠缠。

    此时的黑影已经露出了青面獠牙的面孔,一双眼睛散发出来自地狱的血腥之气。

    “去死吧!”秦朗也不管他能不能听得懂,刀片子已经砍到了他的脖颈之处,“砰”巨响之时,偃月刀与黑影脖子之间竟然擦出了火星。

    秦朗暴汗淋漓,凄冷的月色伴随着黑影的长啸传的悠远,老道手里不断掐着法诀和燃烧玉符控制着这仅有的两匹白僵。

    即便秦朗自知这样的战斗早晚会消耗完自己这方的体力,最后落败仅仅是时间问题。

    黑影可是整片沉尸之地的领主,两人就好像是在人家的家里逃跑,假如关了门他们还不是插翅难逃。

    无疑现在秦朗与老道就是这副境况,不过两人却是悍匪直接和主人斗了起来,秦朗的偃月刀也没有任何收锋。

    霹雳般的刀法一阵猛砸,黑影的皮肉显然没有白僵坚硬,但他所拥有的只是源源不断的能量。

    所以秦朗的每一次出刀都能制造一道伤口,秦朗的刀法十分娴熟,这还是要得益于关二爷的赐教。

    秦朗直接踏空而起,身体在空中一个鲤鱼打挺,刀锋席卷着几片落叶飘洒过去,黑影这回也意识到这一刀的强大。

    他向后微微闪躲,砰的一声刀身重重的砸向了地面,但是恼人的是秦朗难以提刀,刀锋插入土中足足有七八分。

    一下子没有拔出刀,黑影的长长的指甲已经划了过来,蹭的一下,一道血线飘了出去。秦朗猛哼一声向后退开。

    偃月刀也随着他向后的身体蹭的一下直接出鞘。

    “好厉害!”秦朗继续挥舞着长刀砍过去。

    老道大吼道:“一一会儿瞅准时机!”

    秦朗微微侧目不敢有丝毫懈怠,只见老道他慢慢的摸出胸前的玉符。

    思索间已经扔了出去,玉符砰的一声直接在空中燃尽,飘飘洒洒的粉末似乎是有魔力一般直接撒到了黑影身上。

    现在,沉尸之主身上的皮毛开始疯狂的燃烧起来,不过他好像全然不惧,好像只要有他脚下这方土体他就是不死之身。

    “闪开!”老道一声暴喝,秦朗急忙退后,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带有着奇异的色彩,沉尸居然硬生生的被白僵抱了起来。

    沉尸疯狂的扭动着身躯,他似乎很害怕离开这方土地。然后,这一刻秦朗的思绪瞬间回归,一刀劈砍上去。

    沉尸身体瞬间就破开了一个大口子,令秦朗惊异的是这个沉尸之主并没有鲜血,他的一切都是一股股的沉尸之气组成。

    黑压压的沉尸之气向秦朗袭来,他不得不飞身闪躲,下一刻沉尸之主疯狂的怒吼传了出来。

    “砰”,一具白僵就被沉尸之主硬生生的捏碎了脑壳。

    “扑哧”,白色的脑浆和墨绿的血液滚滚流了出来。

    伴随着一声怒吼,这具白僵径直的倒了下去,但是紧接着秦朗的偃月刀紧随而至,扑哧又是一声。

    沉尸之主猛然仰天长啸,巨大的獠牙已经露出多半,场面看的十分渗人,噗噗噗又是三声,秦朗的刀法炉火纯青,几个呼吸之间就把这个沉尸之主大卸八块。

    无数的黑色沉尸之气飘散开来,秦朗直接退到一边,此时诡异的事情发生了,这黑压压的沉尸之气直接扑到了这只白僵身上,黑色席卷了他的全身。

    “嗷!”白僵似乎是在呐喊,但是老道早就来到了秦朗身旁,“走!白僵要变异!”这一声直接把秦朗吓了个够呛。

    沉尸之气果然名不虚传,仓促间两人就已经来到了一处山洞前,山洞里面黑压压一片,吐露着神秘的气息。

    秦朗望了望眼前的深不见底的黑洞,又看了看身旁还是全身冷汗的老道,不明白为什么老道要带他来这种鬼地方。

    “不是说告诉我金重之主吗?你这是何意?”秦朗将偃月刀猛地插在地面上,身体一颤盯着眼前的老道。

    “金重之主就在洞内!”老道率先走去留下此句,秦朗自然也跟了上去。

    大灾大难都过来了,还不进去看看那就太不值得了。

    话说洞内简直就没有一处是人待得地方,一进洞口秦朗就好像是置身于千年墓穴一般,洞中充斥着一种天然的腐臭。

    秦朗微微皱起眉头,然后他的身体径直向前探去,身体向前倾斜,靠着墙面的手在不断的摸索。

    但是这一切都随着老道的一阵灯火宣告结束,黑洞是呈球状,所以一根长明灯足以照亮整个黑洞。

    黑暗被驱逐,留下的却是比黑暗更加的黑暗,周围杂七杂八的摆放着各种杂物,但是定睛一看却是各种草药。

    然后是一个大木棚直接吸引了秦朗的注意,他慢慢移动过去,一具尸体赫然出现在他的面前。

    不过,要是寻常尸体自是好说,但是这具尸体却没有头颅。

    “没有头,莫不是!”秦朗好像猜到了什么,相对于此他还是选择慢慢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遇事要冷静,已经紧紧的刻进秦朗的脑海之中。

    老道微微点头默认。

    秦朗现在的震惊完全不下于任何时候,他的目光尽是不可思议,“尸体怎么可以保护的这么好!”他刚刚说完,就找到了答案。

    浓重的草药味道好像是一层保护膜,它直接将尸体和周围的寒气与千里鬼山和小焦山的邪气都隔离在外。

    而这些草药都是超级名贵的贡品,每一滴都似乎蕴含着上好的灵力滋养着这具早就没有了生机的尸体。

    “是你杀了他?”秦朗问道。

    老道默不作声,他在口中默念了几声咒语,然后一张玉符就飘然出现在两人面前。

    他拿出玉符直接拍到了尸体身上,白皙的皮肤中一阵红光闪烁。

    此时奇异的事情发生了,夜市之外一处坟堆中几块巨石慢慢的移动开来。

    砰的一声,一颗带血的人头似乎是微笑的向着黑暗飘去,周围依然寂静,只留下一个沉睡的随从,和眼角的几滴早就风干了的眼泪。

    人头在黑暗中慢慢飘动很是神奇,只是秦朗见到更加神气的远远不止这些。

    大概是一百个呼吸之间,一颗人头像是被黑夜吐出来飘在他们的面前,秦朗看的心惊,急忙向后退开,人头最终稳稳的落到了无头尸体之上。

    一阵奇异的光辉闪着,老道有从自己的眼睛之中挖出了一点白色物质撒到了头与尸体的衔接之处。

    嘎吱一声就好像是骨头脱节一般,无头尸体竟然诡异的动了起来,他的身体随着秦朗的眼珠子慢慢移动。

    无数的草药从他的身体上滑落,然后就是哗啦啦的水声,这具尸体竟然奇迹般的活过来了。

    老道在手中连续掐了几个法诀,这具尸体随着法诀的精妙移动的速度也越来越快,直到最后和常人无异。

    此刻,秦朗的眼神早就被定格在头颅进入洞穴的那一刻,他自是听会所过僵尸之术,只不过那些仅仅是一些皮毛罢了。

    往日秦朗比何晏等人看到白僵的时候要沉稳的多,不过现在再也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震惊。

    起死回生,这是多么大的能耐才能够完成,这具面目苍白的尸体看着老道,虽说站了起来,但他的眼睛中缺乏一股子独属于人的那种神韵。

    无神的眼睛没有任何色彩,“他到底是死的还是活的!”秦朗迫不及待的问道。

    老道叹了口气说道:“可以说是死物,也可以说是活物。”秦朗听的是迷迷糊糊。

    “这就是僵尸。不过是最脆弱的一种,但是也可以说是最具难度的一种!”老道随即补充道,他的眼神中带着迷离让秦朗更加的看不透。

    “难道这就是僵尸之术!”秦朗蹲下身子问道,现在他已经对眼前这位老奴产生了无限的兴趣,就连金重剑主的事情都抛之脑后。

    “僵尸之术!这是世人的说法,僵尸之术其实也叫养尸术,此术之玄妙就是能够让死人变活!”老道简略的说道。

    “养尸术,前辈可否介绍些!”秦朗眼睛盯着这具尸体问道。

    “少主发问,老奴自然回答!此术源于先秦,是先祖为了让客死外地的族人回家而可以研制的一种术法,此术一出死人不出几个呼吸就可端坐,再过几个呼吸即可行走!”

    老道习惯性捋了捋胡须,继续说道:“你刚才所见的白僵即是养尸术的一种,这种白僵养尸只是养尸术的一种,具有无可匹敌的攻击性。”

    “而你现在所见的“起死回生”之法也是养尸术的一种,名叫唤尸,他的玄妙就在于能够调动尸体的记忆让他能够与养尸主自由交流!”

    老道微微侧目看向秦朗,秦朗静静地倾听,半天才回过神来,他的眸子一阵清明,说道:“也就是说我现在可以问他金重的下落了呗!”秦朗明显有些迫不及待。

    但是老道却是微微摇头,“他的金重也只不过是一把假剑,问来又有何用!”他的话让秦朗犹如醍醐灌顶。

    “你是说他所卖的那一把就是他自己的从墓穴中盗出来的?”秦朗十分吃惊,本以为真正的金重宝剑就在他手里。

    但是没想到会是这副境况,“不过少主大可不必失望,他得到的金重宝剑虽然是假的,但是想来这真的自然也不会太远!”

    老道在一旁分析道,他说完一只手径自向着这具尸体探去,苍老的手触碰到这具尸体的胸口,斑驳的血迹依然星星点点。

    秦朗向后退开,这具尸体突然眼前一亮,似乎是回神一般,“这就是唤尸,现在他的记忆也在一步步的苏醒!”

    老道说的很诡异,配合着阴暗的山洞,一切的一切都仿佛披上了层层神秘的面纱。

    “好恐怖的术法!”秦朗自言自语道,他静静的平复自己风起云涌的内心,脚下一方潮湿的土地撒发着浓重而剧烈的恶臭。

    眼前发生的种种,都在秦朗的脑海里运转,老道又是几个玉符烧去,黑色的粉末涂抹在手间向着已经干瘪的人头涂抹开来。

    本来已经干瘪下去的面庞逐渐膨胀,最后一张俊美的脸庞出现在秦朗的眼前,只不过这赤身裸体却有些煞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