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与冰山(gl) > 第135章 鬼皇之刃,苗刀司马 2
    张无忌与仓决及北域将士一众人等已是暂时撤离出了战区,此刻正聚集在西方的山丘之上,心急如焚地观察着战区的战况。

    远处空中,龙渊激鸣不止,于暗夜中划出一道道亮蓝色的光芒。天山剑雪道长且战且退,吃力地招架着狄殁喷射的烈火。而与激烈打斗的二人相隔不远之处,便是仍未撤离的苏景年与莫若离一众。

    火光明灭,映照得人间昼夜不分。巨兽咆啸,风雪声已是尽数被掩盖了去。龙渊疾舞,将烈火一次又一次地刺穿、击破。

    “将军,将军。”未央抓紧张无忌的披风,晃了晃,急切道“为何还不见王爷撤离?”

    “这。。。”张无忌本在观察战况,正在为涉险的道长按捏冷汗,被未央冷不防这么一问,他也是无从回答。

    “这你都不知道?”一声嘹亮的童音突然于张无忌耳旁响起。

    “谁?!”张无忌大骇,马上转头去看。而待到他转头去看之时,却发现耳边并无异样。除去风声,再无人声。

    张无忌不禁暗自揣度,莫非是罗刹伏兵追来了?!

    勒马抽刀,他大叫一声“埋伏?!”

    仓决闻声,抽箭挽弓,蓄势待发。

    胯下骏马被张无忌勒得嘶鸣不已,众将士闻声也是纷纷拔刀指戈,做起迎战准备。

    “喊什么喊?!吵死了!”那童声又响起来。

    众人分辨了声音之来源,纷纷抬头望去。

    仓决则暗暗松了口气,将已抬起的弓箭放了下来。

    众人抬头仰望,只见一小童约七岁模样,身着赭色藏袍,内着暗金色的内衬,光头无发,脖子上佩戴着一串颗颗有鸡蛋大小的血菩提。

    脚丫溜光,那小童竟是漂浮在空中。

    小童捂着耳朵,嘟着嘴儿责问张无忌道“喊什么喊?!你们中原人怎么一点礼貌都不懂?!见了本座不施礼不说,还要大喊大叫?!还要拔刀相向?!真是无理野蛮至极!”

    在场众将士见状,皆是惊诧不已。

    张无忌吃惊之余,亦是不敢怠慢,大喝一声,回说“何方神圣?!”

    一旁的吐蕃兵士见了小童,则是立马收起兵器,纷纷跪地哭号起来。

    “上师万福!!!上师万福!!!”

    “上师?!!!”张无忌闻言,着实又是吃了一惊,他不可思议地望向仓决。问说“这孩子?!是、是天师大喇嘛?!!!”

    “废话!”小童不悦,反诘道“本座不是天师大喇嘛,难不成你是吗?!”

    “这?”张无忌哑然。

    “还有你们!”指向地上哭号着的吐蕃士兵,小童的声音突然变回了鸾轿中曾响起的中年男子的声音。

    怒道“哭什么哭?!喊什么喊?!本座还没死呢?!见了本座也不说说点吉祥话,成天就知道哭哭哭!一群渣滓!”

    吐蕃兵士被骂的狗血淋头,只得噤了声,只默默地小声啜泣。

    张无忌的视线一直没有离开仓决,只见仓决的脸色并不好看,她收了弓箭,垂首沉声道“上师万福。”

    得了仓决的认证,小童确是天师大喇嘛。张无忌无法,这才收了刀。抱拳秉道“末将张无忌,参见天师大喇嘛。上师万福!”

    “哼!”得意地冲着张无忌嘟了嘟嘴,小童眨眼间就消失了在夜空中。

    “???”张无忌呆在马上。

    众人又是惊诧,近万双眼睛四处张望,仍是寻不见小童。

    “姐姐!姐姐!仓然都想姐姐了呢!”

    一声甜甜的呼唤响起在仓决怀里,正是那消失不见了的小童。只见小童坐在仓决马鞍之上,双手揽着仓决的脖子,甜甜地笑着。

    “上师。”仓决应了声,说“上师安好,吐蕃大幸。”

    “嘿嘿嘿。”小童笑得更开心了,小脸泛起红晕。

    众人见这小童又是飞天,又是能凭空出现、消失,还能变换声相,皆是惊奇不已。一时间议论纷纷,都说吐蕃天师大喇嘛竟是这等小童,真乃是当世奇闻。还说世间之人皆言天师大喇嘛法力无边,可渡万千红尘痛苦,今日一见,果真是法力高强云云。

    张无忌收了抱拳礼,暗自思量起来。心道细细分辨之,仓决将军的五官确实有几分与这小童相像。这小童又唤她为“姐姐”,此二人之关系,怕是非同一般。吐蕃此番远征,名为九州齐心,抗击外辱,实则大有相助北域王之意。而作为吐蕃权利核心的天师大喇嘛竟然也是随大军远征而来,其中的奥妙恐怕绝非只是简简单单的相助罢。一旦北域乘机联合吐蕃,二者以远征为饵,实则图谋围剿金吾卫主力。那主儿的大计,怕是要落空了。

    “上师。”身后的未央突然张口,打断了张无忌的思绪。

    “敢问上师,王爷为何还不撤出?上师可是知晓其中原由?”未央如此问说。

    “嗯?”天师大喇嘛眨巴眨巴眼睛,从仓决怀中露出了小小的光头,去看未央。

    盯着未央看了会,他咯咯咯地笑了起来,回说“这你都不知道啊?果然,漂亮的小姐姐都是傻瓜!哈哈哈~”

    未央闻言,满面通红,“你!”

    “仓然。”仓决打断天师大喇嘛,问说“你果真知道王爷为何不撤离战区?”

    笑了会,天师大喇嘛突然便收了笑,变换声音,冷声道“因为她找死啊。”

    众人又是错愕。

    未央则又惊又怕,一时未能自持,泪珠盈睫。“你胡说!!!”

    北域将士闻言,亦皆是大怒。抽刀拔剑者不在少数。

    “呵,”天师大喇嘛根本不为所动,哼笑道“你们这群渣滓,懂什么?!”

    指着远方正在肆虐玉蝶林的狄殁,天师大喇嘛说“你们可知,此物真身为何?!”

    众人无言。

    “呵,量你们也是不知。”天师大喇嘛继续道“此物乃是人死之后,被曝尸于荒野,任鸟兽虫豸啃噬其骨肉,又受阴损之人施以恶毒之术,让其魂魄困于尸身,永世不得超生。而冤魂怨魄积久不散,恨意擎天,哀怨似海。最终诅咒天地神祇,甘愿堕落迷失于一己之心,以鲜血为食,永生为世人唾弃。得不死之身躯,也永不得超脱之相。这妖物超脱五行之外,早已不在三界之中。连本座的莲花生大士像都耐不得他怎么样,区区一个血肉之躯的北域王竟然还不逃跑,不是找死,又是什么?!”

    “你!你!你胡说!”未央泪水连连,又气又急。

    “嘿嘿嘿,是不是胡说,咱们走着瞧~看看等会谁死~谁死~哈哈哈。”

    天师大喇嘛嘻笑起来,他故意气未央。

    “将军,将军!”未央求起张无忌,说“你快救救她,救救她!妖怪法术高强,她一个人怎么应付得来?”

    “小姐,这。。。”张无忌为难起来。心想此等情景,并非是王爷一人应付不来。怕是再来个几千几万人,也是应付不来的。

    仓决的脸色极阴,问向嬉笑的天师大喇嘛,说“仓然方才是不是说,那妖物‘超脱五行之外,不在三界之中?’”

    “啊呀!!!”自知说错了话,天师大喇嘛忙捂住了嘴,摇头道“没,没,姐姐听错了!”

    仓决见他这般表现,瞬间暴怒。将天师大喇嘛的手硬生生从嘴上扳了下来,厉声呵斥道“你明明知道妖物已是不在三界五行之中,自然是不会被五行之中的火所伤及。那你为什么还要让莲花生大士使出飞火灭世?!为什么?!”

    张无忌虽离得远了些,也是被仓决这一声吓了一跳。

    “我、我、我。”天师大喇嘛眼神闪烁,委屈推诿道“我、我也是才知道。。。”

    “你撒谎!!!”仓决暴怒难平,责问道“你明明知道飞火灭世不会伤及那妖物,为何却仍然冒然使出?!!!你可知你累及了多少吐蕃士兵,多少大齐士兵?!!!如今北域王孤身奋战,命悬一线,你!!!你。。。”

    仓决说着说着,突然停住了,好像是想起来了什么。

    “仓然,”望着天师大喇嘛,她脸色更差,不可置信地问说“你,你是有意为之?”

    “嘿嘿嘿。”原本还在“委屈”的天师大喇嘛,马上换了张脸一般,又嬉笑起来。回说“还是姐姐聪明,还是姐姐懂我~”

    。。。。。。。。。。。。。。。。。。。。。。。。。。。。。。。。。。

    狄殁吞吐着火焰,利爪扑向道长。道长几番抵御,已是疲于招架。

    龙渊冲破火焰,返身回来抵御利爪。可惜剑慢一步,道长已是被利爪击中。

    被拍得直直飞出百米开外,道长重重地砸在雪地上,伤势不轻,他竟是无法立时站起。

    “东方的巫师,多谢你手下‘留情’饶了爱丽丝一命。礼尚往来,本大爷也饶你一命!”狄殁呼出一口白起,腾空一跃而起。

    “站住。。。站住。。。”伏在地上,道长捂着胸口,连连咳出几口淤血。他仍想去追狄殁,可身体却不听他的使唤。

    龙渊闪烁,飞回道长身边,盘旋不断。

    “北域王!”巨兽腾空,很快便找到了玉蝶林里的苏景年一行人。

    “王爷,碍事的人都已经退下了。请王爷与王妃随狄殁回叶尼塞吧!”

    妖兽巨大的血眸睨着苏景年,如此说道。

    “去你姥姥!!!我家王爷才不去!!!”

    陈虎抽刀上前,挡在苏莫身前。蔡越儿挑剑,也是做起进攻架势。

    “哦?恼人的苍蝇竟是如此的多,杀都杀不干净,还落下你们两只。”狄殁挑衅道,又问说“王爷,难不成要狄殁将你身边的人杀个干干净净,王爷才会随狄殁回叶尼塞吗?难道一定要狄殁挟持住王妃,王爷才肯随狄殁回叶尼塞吗?”

    松开了美人的手,苏景年重新握紧了腰间的司马。

    “?”冷眸猛地一缩,莫若离的心里一下子落了空。

    “若离,西方等我。”

    留下这短短的一句话后,苏景年转过身去,面向狄殁,淡淡地说“狄殁。本王与王妃不会随你去叶尼塞。”

    双手用力,苏景年拔出腰间司马。

    她心中默念“司马,凭本王一己之微力,许是真的无法做些什么。可在这世上,但凭本王还有一口气在,就没人能够伤她分毫。”

    一手握紧刀鞘,以拇指推出刀锷;一手顺势外扬,以手臂之力带出刀锋。

    刀刃与刀鞘在外力的作用下,激烈地磨擦开来,花火迸溅。

    司马渐渐露出锋芒,争鸣不止。

    冰冷的刀锋则在月色与火光中闪烁着摄人心魄的牙白色寒光,仿佛是猛兽的獠牙,又像是冷月的独钩。

    鬼皇之刃,苗刀司马,再次出窍了。

    在场之人见了司马,皆心起惊恐。陈虎猛咽了几口,小腿竟是隐约开始颤抖。他说不清为什么会如此地对一把刀心生恐惧。蔡越儿见了司马,下意识连退了两步,也是惊惧。

    “眼随心动,方能看破无边彼岸。”一声叹息,于苏景年心中闪现。

    那声音紧接着说“万般机缘,汝终是无处顿悟啊。可惜、可叹、可悲!长路慢慢,无边无际,只惜汝偏偏选了条最难行的情路。情路苦楚艰涩,入之成魔啊!汝选了此路,就注定了生生世世不得清净,不得解脱。北域王,吾几次三番规劝汝早日脱离情路苦海,汝只置若罔闻,疯魔般义无反顾地投身于此。岂知疯魔过后,毁灭便会随之而来?司马源起鬼皇蚩尤,神力无边,主掌生杀大伐断,早已不再是凡间之物。汝以肉身持之,必损心智天寿。”

    细细分辨,苏景年听得出,说话之人正是附着在司马之上的亡魂。

    “多谢。”苏景年缓缓合上了双眼,说“纵使情路苦楚艰涩,只要她在,本王便在。即便是疯魔,即便是毁灭,本王也只愿予她一人。将军的好意,本王心领了。可若再给将军一次选择的机会,将军想必仍是会选择为了守护爱人水淹泗水,与敌人同归于尽罢。”

    “唉!汝已成魔!汝已成魔!”亡魂哀道,“汝既已知晓了吾之过往,竟仍这般执拗,不听劝阻!罢了,罢了。因缘际会,果报早应。吾便再助汝这一次,只这一次罢!”

    “阿难!!!”莫若离听闻苏景年自顾自地说着骇人的话语,几步上前,她要去拉苏景年的手。

    黑色的火焰眨眼间生发于司马,瞬间便包裹了苏景年的全身,转而消长起伏,大有燎原之势。

    “王妃!!!”陈虎一个跨步上前将莫若离拦在身后,“危险!!!”

    呼的一声,黑色的火焰腾飞而起,直冲碧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