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与冰山(gl) > 第133章 天师无情飞火灭世
    叶尼塞的夜晚静谧而安详,呼啸的北风裹挟着小雪花默默地坠入在罗刹大军的营地里。

    城墙上角楼里的哨兵抱着□□,缩在羊毛毯子里,只露出一个头。

    “真冷啊。。。也不知道黄金骑士大人那边战况怎么样了。。。”哨兵念叨着,吸了吸鼻子,抬手把脸上挂着的冰霜抹掉了少许。

    眼前的远山与苍原都掩盖在浓郁的黑暗中,他视线所及一片漆黑。这雪夜乌云密布,星月遁隐。

    咚咚咚。木质的角楼楼梯急促地响了起来。

    哨兵闻声,急忙从毯子里爬出来,站好。

    伊丽莎白一身银甲,登上了角楼。金色的长发披散着,与蓝色的披风一同,随着风声舞动。

    “狄殁那边,有没有派传令兵回来?!”伊丽莎白的言辞语气间,满是焦虑。

    “天佑伊丽莎白殿下!回伊丽莎白大殿下!狄殁大人没有派传令兵回来!”哨兵站的笔直,如实回说。

    “没有。。。没有么。。。”伊丽莎白望向远方,不再说话。

    她握了握手中的金色钥匙,那钥匙热得委实发烫。

    。。。。。。。。。。。。。。。。。。。。。。。。。。。。。。。。。。。。。。

    狄殁的出现解了爱丽丝的燃眉之急,她化为一团白烟,极速往北逃去。

    可天山剑雪道长怎能轻易放过她,抄起黄符,他又是追了去。

    狄殁不理会这二人,与佛像对峙起来。

    莲花大师像怒视狄殁,高余百丈,不怒自威。

    “妖物,”金鸾轿内传出男子的笑声,“休要怪本座无情了。”

    “莲花生大士怜见,收了这物!”男子一声令下,莲花生大士的佛像动了起来。

    “赫耳墨斯之羽翼,乃是吾之姓名。”狄殁收起脸上惯有的笑容,念起咒语。

    “快看!是莲花生大士!是莲花生大士!”地上的吐蕃士兵无不欢呼雀跃,见到了天师大喇嘛他们就仿佛看见了胜利,杀敌之热情更盛。

    “众将士听令!!!勿要恋战!!!”仓决见了莲花生大士的佛像,心就凉了下来。勒稳战马,她提弓急声命令道:“往西方撤离!!!快!!!快!!!”

    听闻仓决如此呼喊,张无忌虽然是不知其用意,但是从仓决急切的言语中他隐隐约约嗅到了一丝丝危险的味道。未央此刻就坐在他身后,他不能冒险让主儿最看重的妹妹受到伤害。

    “王爷!!!陈元帅!!!西方汇合!!!”张无忌高声呼喊。

    “张将军且先撤去!!!西方汇合!!!”远处响起了陈虎的回音。

    “好!”张无忌调转马头,率领金吾卫往西方退去。

    “上师庇佑!!!吐蕃无敌!!!上师庇佑!!!吐蕃无敌!!!”

    绝大部分吐蕃士兵们并不听从仓决撤退之命令,见了天使大喇嘛与莲花生大士大佛像后,就像发了疯似的追杀围剿罗刹残部。

    “撤退!!!撤退!!!撤退!!!”仓决见状心急如焚,却又无能为力。吐蕃士兵见了天使大喇嘛后,几乎已不再听从她的军令。

    “可恶!!!可恶!!!”明明预见了接下来将会发生的惨剧,仓决却完全无法阻止事情的发生。无奈,她只得率领小部往西退去。

    “北域王,凭汝一己之力可驾驭司马乎?”

    苏景年的脑子昏昏沉沉的,她被脑海中突然出现的一个声音搅得心绪不宁。

    过去经历的一幕幕走马灯一样出现在苏景年的眼前,那些被她忘却的,被她铭记的,通通开始涌现出来。前世的高楼大厦,今生的广袤山河,无数的景色与人物一闪而现又瞬间消失。眼前的画面变了又变,不变的只有这一句发自内心的声音。这声音似指引,又似责问。一声声一句句,沉沉地叩击在她的心门之上。这是她从未有过的感官体验,痛苦与喜悦的感受瞬息万变地交替出现。

    前所未有的迷茫透过苏景年的双眼显现,让人完完全全地无法读懂。

    一旁的莫若离抚着苏景年的手,细细地观察着发生在苏景年眼神中稍纵即逝的变化。

    “王爷、王妃!”陈虎背起十七,又抱起地上昏睡的墨殇。说:“我们也往西方撤离!!!仓决将军如此急切命令,想必定要有大事发生!!!”

    蔡越儿不言不语,只仰着头看着莲花生大士像,若有所思。

    “司马、司马。。。”苏景年好像根本听不到陈虎的询问,脸色愈发的差了。

    见张无忌与仓决俨然已经西退,陈虎更急。问说:“王爷!!!早做决断!!!”

    苏景年仍是不言不语,只定定地立在原地。

    见她如此反常表现,略作思量,莫若离张口道:“劳烦将军,率领北域将士与蔡将军一同西退。殇儿,也烦请将军费心照顾了。”

    “那王爷与王妃。。。”陈虎的跟着心悬了起来,莫若离的答案似乎不言而喻。

    果然。莫若离摇头,轻声回道:“她在哪里,我便在哪里。她不走,我便不走。”

    陈虎即便声心中有所准备,可听闻美人如此回答,他还是完完全全地呆住了。

    眼前的女子云淡风轻地诉说着一件好似与她自己并不相关的事情,可字里行间却透着一股不容丝毫质疑的坚定。这个女子究竟是冷静淡漠到了何等的地步?于此险象环生的瞬间竟能将生死完全置身度外,从容至此?又是何等的温婉多情,才能在此等危如累卵的时刻道出以生死性命相许的誓言呐?!

    陈虎不禁由衷慨叹,天下间,恐怕真的只有这位冰雪美人,才配得上北域王了。

    那厢边。

    “嘎嘎嘎嘎。。。”莲花生大士佛像的嘴缓缓张开了。

    “不好!!!”蔡越儿见状大惊,转身对众人说:“快跑!!!飞火灭世!!!”

    不等她说完,只见星星点点的火光出现于佛像口中。火光闪闪,逐渐汇聚于中心。突然,毫无预兆般火光爆燃,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火焰球。火焰翻滚搅动,继而竟从天而降,向空中对狄殁喷射而来。

    火焰只用一瞬间便吞噬了狄殁,然而火势完全不见减弱,转而向地面坠落而去。

    玉蝶林顿时哀嚎一片,火光冲天,浓烟滚滚。焦糊的味道顺着西北风吹遍战场,众人无不错愕惊怕。

    “迷途的羔羊,请引领吾走向不灭之光。赫耳墨斯之鸟,振翅飞翔!”

    火焰中的狄殁缓缓念出最后一声咒语,便冲出火焰,红色的光芒包裹着的全身。

    “哈哈哈哈,死吧!都死吧!哈哈哈哈,姐姐真是聪明,知道本座要放火,哈哈哈哈!”轿子内男子大笑不止。

    莲花生大士佛像见狄殁飞出火焰的包围,便调转火焰方向,又向狄殁身上喷去。

    狄殁一个闪身,又躲了过去。

    火焰穿过狄殁身后,射向地面。数百士兵瞬间被烧成了火人。哭嚎声、求救声响起一片。

    几个回合间,玉蝶林已经是一片火海,敌我皆是四处逃蹿,伤亡惨重。

    “可恶哇!!!”仓决远望玉蝶林,紧紧地握着手中的缰绳。

    “王爷、王妃!!!”陈虎被浓烟呛得睁不开眼,劝说:“风往东面吹!!!我们快往西面撤!!!”

    “陈元帅说得不错!”蔡越儿捂住口鼻,说:“飞火灭世乃是吐蕃天师大喇嘛亲传的秘术,万千飞火,威力无边,出之可灭当世啊!我等凡夫肉身根本无法与之抗衡!”

    莫若离屏住气息,默默地闭上了双眼,眼前的景象她真的不忍再多看一眼。

    陈虎与蔡越儿怎会知道各中原由,只认为莫若离是下定了决心陪着苏景年。

    陈虎实在是没了法子,只得命令黑甲铁骑护好十七与墨殇,而他与蔡越儿为苏莫二人做起警戒。

    雪夜大火,此情此景,与莫若离儿时经历的景象实在是太过于相似。肩膀上已经痊愈的旧伤,竟然也开始隐隐作疼起来。不由得,莫若离下意识地攥紧了苏景年的手。

    似有所感,苏景年转眼去看莫若离。

    神奇的事情就在此时发生了,莫若离那段痛苦的记忆竟然出现在了苏景年的眼前。

    那雪夜陨落的听雪宫与莫若离苦涩的眼泪化作里一只只蝴蝶,飞入了苏景年的眼中。

    狄殁闪转腾挪,虽也是被火焰击中数次,损伤却是不多,只是身上裹着的红色光芒愈发亮眼,不多时间在夜空中已是十分的亮眼。

    “哼,自大的东方人。”狄殁裂开嘴,露出森森白牙。望向大地说:“吾之从属,觉醒吧!!!”

    只听大地之下轰隆作响,地面上战死的、烧死的兵士竟然融化开来,纷纷化为一滩腥臭的血水。血水渐渐汇集至战场中央,然后升腾沸起,不断地向飞翔涌向狄殁。

    “来吧,吾之从属,与吾和为一体吧!!!”狄殁张开嘴,让血水注入自己的身体。红色光芒愈发的刺眼,狄殁的身体随之不断涨大、变化。几个呼吸间,已是变成了一只血色巨兽,似狼似虎,不辩真身。血色巨兽咆哮嘶吼,一双血红色的兽眼死死盯着天上的金鸾轿。

    “给本座烧!烧!烧!”天师大喇嘛见飞火灭世竟完全伤不到狄殁,反而让其借了势,已然是没了耐心,气急败坏。

    莲花生大士听闻指令,转头对准狄殁,继续喷射火焰。血色巨兽全然不惧,一跃而起,奔着火焰撕咬而去。

    地面上,莫若离已经被随风四散的焦糊味熏得几欲呕吐,空气中焦糊的味道与她记忆中皇甫宝宝身上烧焦的味道极其相似。

    “别怕。”

    一股玫瑰清香突然出现,驱散了周遭的恶臭与焦糊,也驱散了莫若离心头的恐惧与愤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