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与冰山(gl) > 第132章 淮北之乱
    “圣上、圣上明鉴呐!”

    高英伏在兴庆殿冰冷的地砖上,痛哭流涕。

    “迎春戍边已有几月,数次送抵的折子都未能送到圣上案前!军情急迫,片刻耽搁不得!今日老奴斗胆,恳请圣上亲阅迎春加急军书!”

    瞟了眼跪在地上的高英,坐在龙椅上的惠帝没好气地又翻了翻手中的奏折。

    心道:高迎春先前所呈之军书,朕早遍悉数看过。无非是请命增军,或是调拨粮食赈灾。只不过朕不想批准,才找了个由头说是折子丢失了在传递的途中。高英素来狡诈,难不成朕的说词有什么不妥?让他起了疑心了?

    快速翻过前几页诰命问安的书章,淮北的局势映入惠帝眼中。

    “淮北民乱日渐扩展,加之今夏大旱,灾民乱民混杂掺交,人数更众。十里八乡暗自勾结,结群不轨。更为有甚,少数心怀不轨之徒乘乱大肆作案。周郡调拨之赈灾粮饷方到淮北大仓,便被贼人洗劫一空。杀衙卫,盗粮仓,此乃谋逆叛上之重罪,然贼人丝毫无恐惧之感,光天化日之下将贼脏分发于市井之中,曰'圣上昏庸,国事紊乱。天威震怒,故降旱罚之于民。'妄图激起民怨,其用意之险恶令臣错愕之余,深感隐忧。然臣数次带兵围剿贼人,却收效甚微。一来,此等歹徒穷凶极恶之极,且组织严密武艺高强。二来,民意已然偏离经道,竟自发为贼人做起掩护,实乃令将士官兵心寒!臣朔夜惶恐至极,深忧淮北民情积重难返,恐酿大祸。受隆恩而为圣上戍边要塞,倘若淮北有异,臣高迎春为顾及九州大局,只得发兵大举镇摄乱民,届时淮北必然死尸遍野,军民无幸。奈何臣多次请命增兵无果,赈灾粮饷远水难救此急迫近渴。望圣上明察淮北之处绝境,早做增兵增粮决断!”

    冷哼一声,惠帝将折子合上,仍在案上。

    心中默默念道:“这穷凶极恶之歹徒,怕是你分家凭空捏造出来的罢。目的,便是让朕多调遣些兵马为你分家所用。看来,分家确是察觉到了朕的用意,需早做提防了。”

    转念一想,惠帝又是释然,“黄天实乃不负朕真龙天子之威,此时淮北大旱民乱,恰巧可以钳制分家势力。加之朕日益疏远如妃与十九,里家的如意算盘也是落了空。如此一来,只待朕的箭无虚发大将军班师回朝,便可除去里分二家之势力,辅佐太子继位。”

    按耐心中烦闷,惠帝故作沉吟,半晌后,方长叹曰:“起来罢。你伴随朕左右数十载,你的心思,朕不说了然个十分八分,七分还是有的。而这七分,又无非都用在了朕与大齐身上。旁人若是僭越,妄论国事,朕是不会多做理睬的,杀了便是。而你的话,朕确是要重视的。”

    惠帝话中有话,暗讽高英一门心思都在皇位与江山上。高英本就心中有鬼,直。听得汗毛直竖。

    伏在地上,高英猛咽了口,回说:“圣上明鉴,奴才的心思诚然都挂念在圣上与大齐身上,从未曾胆敢有半分的怠慢。”

    “替朕传口喻,调遣金吾卫五万,归属高迎春管辖震慑乱民。大军即刻前往淮北,不得有误!周边郡县调拨粮草十五万担于淮北,即日筹集!”

    “得令!奴才这便去传旨,这便去!”高英满脸堆笑,连连磕头。

    “去吧。”

    “是。”高英起身,碎步退了出去。

    大殿内,又只得惠帝一人。

    “唉。”

    一声长叹响起,又缓缓淹没于虚无。

    惠帝双手支撑在案上,从龙椅上缓缓起身。下了一层层的台阶,他从高高在上的龙位上走了下来。

    回身深深地凝望着那一片璀璨夺目的暗金色,惠帝自言自语:“这皇位,就果真如此吸引人么。。。”

    。。。。。。。。。。。。。。。。。。。。。。。。

    “咿?”

    如妃眨眨眼,问说:“这是什么花朵?”

    将手中的墨锭置放在砚台旁,如妃起身来看永宁所画的花朵。

    “这花的花瓣儿,一看便知乃是蔷薇。可这花朵的颜色和绘制的手法,确真真是从未曾见过的。贞一,如何得来?”

    二人说话间的片刻功夫,黑色的玫瑰已是爬满了整个北域疆域。

    略作沉吟,永宁笑着回说:“本宫也不知这花朵的来历。只是偶然与未央瞧见了,觉着十分的好看,便拓摩了下来。想来,也算是缘分。”

    目光被玫瑰的瑰丽所深深的吸引,永宁续道:“这,许是本宫的什么未了尘缘罢。”

    。。。。。。。。。。。。。。。。。。。。。。。。。。。。

    “唵、嘛、呢、叭、咪、吽。”

    六字真言轰然响起,犹如雷霆万钧,震得在场众人肝胆俱颤。

    吐蕃天师大喇嘛与一众随从飘然而至,已是悬浮于众人头上。

    金鸾轿佛光绽放,华彩普照大地,一时间酷寒尽散,温暖如春。鸾轿四角铃铛铮铮作响,好似清泉叮咚。

    “啊!”本是对天山剑雪道长穷追猛打,听闻六字真言后,爱丽丝表情痛苦地捂着耳朵,转身便逃。

    然而佛光照耀之下,她却是逃脱不得,顷刻间化为一团白烟,往地上坠落而去。

    “多谢神人相助!”天山剑雪道长抱拳谢道,转而便去追爱丽丝。

    反身又是射杀了一名上扑的罗刹士兵,仓决闻声抬头望向天空,口中念道:“上师?!”

    “哦哦!上师来了!上师来!”其余吐蕃士兵爆发一阵猛烈喝彩,杀敌愈发勇猛无比。

    “我滴个祖宗奶奶亲亲喂,”陈虎难以抑制心中的激动,他双手合十,虔诚地碎念:“阿弥陀佛!阿弥陀佛!我佛慈悲,我佛显灵了!”

    蔡越儿被陈虎这几句话搞得莫名其妙,心道:哪儿跟哪儿啊?吐蕃的佛教与中原的佛教哪里是一个路数?这北域的将军委实傻的有些可爱。

    “鬼皇之刃,苗刀司马。。。司马、司马。。。”苏景年对天师大喇嘛之出现,好似并不过多在意。

    从方才起,她就仿佛着了魔一般,嘴里反反复复念叨着这几句话。

    “阿难!”莫若离察觉苏景年明显有别于常,问说:“怎么?”

    “司、司马。若离,司马。。。”苏景年只觉脑子里嗡嗡作响,逐渐混沌起来。眼前的莫若离明明距离她只有咫尺之遥,却在她眼中渐渐开始模糊起来。

    “北域王,凭汝一己之力可驾驭司马乎?”脑海中的声音如是问道。

    莫若离见她一副失魂落魄模样,异色眸中写满茫然,与记忆中锦州城外她被司马亡魂所摄的那一幕景象十分相似。

    “阿难!”美人咬牙,强忍剧痛向苏景年靠近。抚住苏景年的手,安慰道:“危难已是解除,阿难勿要担心。”

    “可,司马。。。”苏景年的左手牢牢地握紧司马,并没有松开之意。

    “妖孽!!!哪里逃?!!!”天山剑雪道长手执黄符,一路飞杀而下,直奔雪地上蜷缩成一团的爱丽丝。

    眼看着道长就要杀到,自己马上就要落得个魂飞魄散的下场。爱丽丝痛苦地哀嚎道:“主人,救我!!!”

    “今日纵使神仙下凡也救不了你!”道长大喝一声,“受死罢!!!”

    黄符应声燃烧起来,而几尺的距离开外,便是蜷缩在地上的爱丽丝。

    “东方人,你们未免有些目中无人了!”

    一道蓝光激闪而来,狄殁紧随其后,咆哮嘶吼,声如洪雷。

    只见那蓝光直直刺向天山剑雪道长。

    “龙渊?!”道长心下吃惊,忙闪身躲避。

    “嗵!”蓝光划过道长身侧,一头扎向远处的玉蝶林深处。

    天山剑雪道长落地一看,八卦袍子竟被龙渊生生划破了一个大口子。

    这厢边,狄殁已是杀向金鸾轿。

    “唵、嘛、呢、叭、咪、吽。你这物倒是有趣,本座慈悲,念你千年修行实属不易,本打算放你一马。”轿内响起一男性声音。

    “本大爷无需你放过,”狄殁冷笑,说:“更不谁的需要任何慈悲。”

    “不依不饶,真是找死!”男声的语气急转直下。

    风铃奏鸣,金光灿灿耀眼更甚。鸾轿大门瞬息开合,一座金色佛像飞出轿外,转而不断演变化。眨眼间,佛像已有百余尺之高。

    “莲花生大士怜见,收了这物!”

    男声一声命令之下,佛像的眼珠动了动,竟是活动了起来。身着一身赭红藏袍,佛像法相庄严,双目嗔视狄殁。

    “莲花生大士!是莲花生大士!”吐蕃士兵呼喊声更盛。

    “赫耳墨斯之羽翼,乃是吾之姓名;”狄殁收起笑容。